武侠迷程大哥 / 人文历史宗教... / 它是伊斯兰大国,跟土耳其仇深似海,期间...

分享

   

它是伊斯兰大国,跟土耳其仇深似海,期间做了件事,改变了世界

2017-03-10  武侠迷程...

什叶、逊尼同列伊斯兰两大主流教派,彼此间长期存在冲突。

不过,整体而言,逊尼派之影响力,还是远超什叶的。逊尼派教徒几乎了占据西亚、中亚、北非、南亚、东南亚等伊斯兰文明势力范围的绝大部分地方。至于什叶派,则主要局限在伊朗,塔吉克斯坦,以及伊拉克的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差不多就是伊朗高原及其周边。

它是伊斯兰大国,跟土耳其仇深似海,期间做了件事,改变了世界

从这一分布格局便知,伊朗是什叶派的领头羊和最大世俗力量支撑。不过伊朗的这种什叶派身份,并非伊斯兰教一创立就形成的。在整个中世纪,伊朗都是以逊尼派为主。直到16世纪,萨法维王朝上位后,伊朗才在帝国政府的大力推动下,由逊尼向什叶转型。

萨法维王朝为何要推动这种转型。

通常的观点,是因为萨法维王室出身什叶,所以上台后积极带动国家转型。

不过这其实只不过是表面原因而已。在上一节《地缘政治69:什叶派与逊尼派的矛盾成因》中,云石君曾就什叶派的存在价值做个分析:抛开教义认识分歧这种意识形态冲突表象,本质而言,什叶派不过是中东各边缘势力,抗拒伊斯兰强权帝国的一个意识形态工具罢了——考虑到历史上的伊斯兰帝国多是尊奉逊尼,边缘势力要在帝国的强大世俗压力下,保持自身独立性,就有必要在教派认同上形成差异,增加民众与强权帝国之间的隔阂,免得他们被帝国同化。

但如果边缘势力因某种机缘巧合翻身上位,成为伊斯兰世界的新统治者,那为了巩固自身统治,他们就必须要争取占绝大多数的逊尼派穆斯林的情感认同,所以这些昔日的什叶派势力,就会有意识的改奉逊尼——毕竟相对于得来不易的统治权,尊奉哪个教派,确实不是一件很要紧的事。

有关这种转变,历史上有个最好的例子:阿拉伯帝国的阿拔斯王朝,其王族在上位之前前,一直都尊奉什叶派。可一旦成为帝国的权力主宰,阿拔斯王室立马就选择皈依逊尼——这叫与广大人民群众保持同一阵线。

基于这种逻辑,虽然萨法维王室起初是什叶派,但它既然获得了伊朗统治权,那完全没道理因为一己之私好,逼迫逊尼派国民改奉什叶——这不是摆明了与民众为敌么?

而另一种解释是:伊朗的这种改变,跟伊朗高原、阿拉伯半岛、小亚细亚半岛三者间的地缘矛盾有关。阿拉伯半岛、小亚细亚半岛和伊朗高原,同列中东三大主要地缘板块。三者呈品字型分布,没有任何一方具备压倒其他二者的绝对优势,因此三大地缘势力间,也长期性的就中东统治权发生冲突。

萨法维帝国作为当时伊朗高原的代表地缘势力,不可避免的会跟奥斯曼土耳其,以及阿拉伯民族势力,就中东秩序主导权产生冲突——而后两个都是逊尼派。基于此,伊朗有意在教派认同方面与二者形成差异,也不是说不过去。

但这仍旧不是最主要原因。毕竟中东三大地缘板块的结构性矛盾一直存在,可萨法维帝国以前的历代伊朗政权,并没有在教派认同方面,与其他两强做过切割。

之所以如此,同样有其道理。伊朗高原本身便是中东的一大强势地缘板块,以此为基的政治势力,如果力量强大,当然希望更进一步,谋求整个中东。既然如此,它又怎么会让自己跟占伊斯兰世界绝大多数的逊尼派之间形成隔阂——这不是摆明了要增加其它地区穆斯林对自己的反感么?;而如果政权孱弱,那就更不敢这么做了——周围都是逊尼派,自己却去改尊什叶,这不是白送给周边势力以圣战之名,发动群众消灭自己的理由么?

所以,萨法维王朝之所以在伊朗改尊什叶,其实另有缘由。在云石君看来,伊朗之所以如此,跟当时称霸亚欧非三大陆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有着直接的关联。

它是伊斯兰大国,跟土耳其仇深似海,期间做了件事,改变了世界

伊朗萨法维王朝兴起时,阿拉伯民族势力早已没落,但突厥系的奥斯曼土耳其,却正处在鼎盛期。土耳其和伊朗都有一统伊斯兰世界的壮志雄心,不过双方都不具备消灭对方的绝对实力,这导致伊土两国围绕中东,展开长期拉锯。

就综合国力来说,奥斯曼土耳其作为当时的超级大国,比仅仅是中东区域强国的伊朗萨法维帝国,还是要强大不少。对伊朗而言,既然它正面对抗,不足以压过土耳其,那么要想扭转被动,就必须另辟蹊径:一方面,它要想办法增强自身国力,另一方面,它又要竭尽所能,挖对方墙角。

通常来说,提升国力的办法有二,首先是内部挖潜,提高国家文明成色,就像近代的欧洲人,通过不断的技术革命,提高自身的文明质量。不过很明显,伊朗没有这个条件,所以它只能在横向扩张方面动脑筋,通过拓土开疆,做大国家体量,来增加国家的实力,至于伊朗所选择的扩张对象,则是东方的阿富汗,和北方的图兰低地。

阿富汗本身就是伊朗高原在东方的延伸,至于图兰低地,则与伊朗高原山水相连,并且地缘上被伊朗高原压制。所以伊朗的这种拓展战略,是符合地缘规律的。而另一个有利因素则是,伊朗的存在,将地处中亚板块的图兰低地、阿富汗,和西亚隔绝开来,这能够确保伊朗在经略中亚的过程重,避免奥斯曼土耳其的直接干扰。

它是伊斯兰大国,跟土耳其仇深似海,期间做了件事,改变了世界

只是,虽然由于伊朗的地缘阻断,土耳其不便直接介入中亚,但这并不代表着它就束手无策了。要对中亚施加影响,土耳其还有两种办法:首先,在征服阿拉伯后,土耳其苏丹获得了逊尼派的哈里发头衔,是逊尼派宗主(至少名义上如此);其次,除了塔吉克族外,中亚各部在族系划分层面,都可归入突厥语族,与土耳其存在一些渊源,土耳其可以通过这个纽带,争取中亚各部的情感认同。

这样一来,伊朗就棘手了:第一,要是它继续原先的逊尼派信仰,那起码在名分上,它始终被土耳其压过一头——萨法维王室自然不会承认什么土耳其苏丹的哈里发头屑,但它不承认,并不意味着中亚部族也不认,甚至伊朗国内的逊尼派穆斯林,也不排除会被这种因素影响;其次,中亚各部出身突厥语族,如果土耳其真打族群这张牌,那伊朗也很难彻底抵御这种影响。这两点之存在,在相当程度上制约了伊朗对中亚的经营。

对此,伊朗必须采取措施。而其应对之策就是,脱离逊尼,皈依什叶。

首先,皈依什叶,可以在国内清除土耳其苏丹作为逊尼派哈里发所可能导致的潜在不稳定因素,强化民众对萨法维帝国的向心力与认同感。

其次,伊朗横亘于中东和中亚之间,一旦它皈依什叶,西亚逊尼派大本营,向中亚投射影响力的地缘通道就被拦腰阻断。

当然,短期内,这种搞法也会加重伊朗与中亚各部的隔阂,但考虑到中亚各部实力有限,这种程度的冲击伊朗是能够承受的。而从长远出发,只要对中亚的经营成效渐显,什叶派在当地站稳脚跟落,这不仅能够使中亚在文化认同方面倒向自己,疏远西亚;还可以借助这种教派立场差异,抵消中亚部族基于突厥语族而对土耳其形成的亲近感,有助于伊朗对该板块的消化吸收。

综上所述,伊朗皈依什叶,其根本之目的,是通过这种方法,构建出一套以己为主的思想文化体系,这番不仅能够让自己的统治更稳固,对经营中亚也大有裨益。

它是伊斯兰大国,跟土耳其仇深似海,期间做了件事,改变了世界

可惜的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工业文明的不期而来,让伊朗的如意算盘尚未充分实践,便被冲击的粉碎。随着工业革命的爆发,基督教世界实现了对伊斯兰世界的整体性压制。中亚也成为俄、英两大欧系势力的逐鹿场。甚至伊朗本身,也在英俄南北夹击下自顾不暇,对中亚经营,当然也就成为画饼一张。既然无力图谋中亚,光大什叶派自然也就无从谈起,伊朗只得继续“光荣孤立”,在以逊尼为主的伊斯兰世界中,成为一个孤独的异类。

而与伊朗的衰落同步,曾经煊赫了几百年的伊斯兰世界,也在西方的强势进逼下,陷入严重的危机。

伊斯兰世界为何会在与西方的竞争中显出颓势?为何中世纪称霸海上的伊斯兰,在人类进入海洋时代后,反而被欧洲大幅反超?关注微信公众号:云石,云石君在下一节《地缘政治71:基督教世界为何会在近代反超伊斯兰世界》,中继续为您解读。

本文为云石地缘政治系列第70节——解码伊斯兰之第7部分,对地缘政治和国际关系感兴趣的朋友,请用微信搜索公众号:云石,收看云石地缘政治系列全部文章。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