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头1018 / 文化 杂谈 / 古代男人写诗,竟然也为撩汉? | 意外

0 0

   

古代男人写诗,竟然也为撩汉? | 意外

2017-03-11  木头1018


前几天,意公子刷微博时,突然发现了一条很无厘头的热搜:



“李白太过分了”???


点开一看,原来是一张知乎截图:



李白可能没想到,千百年后,凭借着“负心汉”的形象成为新晋网红。



没想你们是这样的大李杜!


不过最让人惊讶的是,在唐朝文人圈,这样虐恋情深的基情故事时常上演,而且诗人之间的N角恋关系,混乱到令人发指。



下面,咱们还就从这对“最虐CP组合”大李杜说起。



    




先别急着心疼杜甫,让我们看看李白。 



其实他不止《赠汪伦》,更中意浩然兄。


他曾经在《赠孟浩然》中写下: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


之后多次写诗以表爱意:


《黄鹤楼赠孟浩然之广陵》

(这首你还背过)

《淮南对雪赠孟浩然》

《游溧阳北湖亭望瓦屋山怀古赠孟浩然》


然而,基情的小船,说翻就翻...



 



可惜,孟浩然心里已经有了别人...别的男人。


 

 

 


看完之后,是不是有种之前的唐诗都白学了的感觉?


其实唐代也不全是这么虐的基情故事,也有很多为人称道、一言不合就撒狗粮的CP。


比如下面这对“作死与共”的“牛柳”CP。



这两人实在太有缘了。二十多年来,同登进士科、同在京兆府当官、同在御史台、一起升官,一起提倡古文运动…


之后,让这两人共同升官就罢了,就连被贬都要放他们缠缠绵绵到天涯。


要说到这两人为何一同被贬,主要还是怪小刘同志作死,而且还是作死的最高级手法——以诗作死。


话说那年,在外搬砖多年的刘禹锡,好不容易被皇帝召回京城。恰逢帝都三月花开正浓,小刘一时兴起,邀上好基友柳宗元一行在京都赏花。


赏花就赏花吧,还要装X发个朋友圈。



结果被“微信治国”的皇帝看到,勃然大怒!


你这个刘禹锡,刚把你调回京城,你就蹬鼻子上脸,还敢说我不会用人,给老子滚犊子!还有这下面点赞的都什么意思!都给我一起滚!



因为这条忘了屏蔽皇帝的朋友圈,下面点赞的韩泰被贬为漳州刺史,柳宗元贬为柳州刺史,韩晔贬为汀州刺史,陈谏贬为封州刺史。


而“罪魁祸首”刘禹锡被贬到最远的播州。


被贬之后,柳宗元纷纷发了心情:



柳宗元听说刘禹锡被贬到播州后,大怒:


“竟敢把我的锡锡发配到那种快递都不到的地方!我...


可以代替他去吗?”


柳宗元立马就向朝廷申请让自己发配到条件最差的播州。



最后,这两人没有白头偕老,也没有同生共死。柳宗元先走一步,而刘禹锡帮柳宗元带大了孩子。



如果说他们的基情,只停留在精神上,那么下面这对可以说达到了“灵肉合一”的地步,是历史上公认的最佳模范CP,好人关系极好,好到连两人的妻子都可以共享...


也就是我们前2期微信中,提到的“元白”组合:



元稹和白居易二人放在现在,肯定是在朋友圈遭人讨厌的那一类,因为这两人秀恩爱秀得太频繁了。


据考证,元稹写给白居易的唱和诗有182首,白居易回给元稹的诗有212首。这个“秀恩爱”的次数之多,是名副其实的全唐之冠。


那年元稹23岁,白居易30,两人被分配到同一个单位工作,初次相遇,基情一触即发。


这两人成为同事后,天天都黏在一起,携手游遍长安城,每到一处都要拿出自拍杆,发发朋友圈。


有一次,他们组织了一场盛(yin)大(luan)的趴体后,元稹写了首诗,记录下了当时的心情:


美人醉灯下,左右流横波。

王孙醉床上,颠倒眠绮罗。

君今劝我醉,劝醉意如何?


——《酬乐天劝醉》节选


翻译一下,这首诗大意是:


今晚的海天盛筵,你先把美人们灌醉,这些美人玉体横陈,倒在灯下不省人事。


接着你又把各位王孙公子灌醉,公子哥们一个个都横七竖八地抱着美人而眠。(这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3P、4P都有了,而你白居易现在又来劝我喝醉,所以你到底是想对我做什么?(我当你是朋友,而你却想上我)

 


连意公子这样的老司机看到这样赤裸裸的约P诗,也不免老脸一红。


宋朝吃瓜boy杨万里都表示:


读遍元诗与白诗,一生少傅重微之。再三不晓渠何意,半是交情半是私。


他说,看这两人的诗,要说他们没干过,打死我都不信!


好景不长,领导看这元白二人天天只知道带薪旅游,还旁若无人地大秀恩爱,心中暗恨,于是棒打鸳鸯,硬生生拆散元白。于是苦逼的元白只能异地恋。


没想到异地恋后,更是成天发私信、对情诗,一发不可收拾。



考虑到担心通州太热,这下给老白心疼得不行,赶紧给自己的好基友寄去衣物。


 

听说元稹生病,老白又巴巴地寄去药品。


 

如此刷屏秀恩爱持续了三十年,直到小元与世长辞。


白居易因此痛不欲生,甚至写下“公虽不归,我应继往”。


这样的句子,愿追随元稹的脚步,结束此生。


如此深情,实在难以让人将他俩的感情归为友情一类。就算是夫妻之情,恐也尚未至此。


 

话说回来,其实今天这些基情满满的“铁证”,实际上都是当时文人相互交游、唱和留下的诗句。正如白居易所言:“小通则以诗相戒,小穷则以诗相勉,索居则以诗相慰,同处则以诗相娱。”


不管是开头混乱的虐恋组合,还是撒狗粮的CP,他们之所以被另一方吸引,绝大部分是出于对对方才情的认可与欣赏。诗文酬唱,成为他们神交的最好方式。


与其说他们是“好基友”,倒不如说他们是真正的soulmate,就像伯牙与钟子期,在山水琴弦之间,“心事一言知,既为同心友”。


遇见知己不易,且行且珍惜。


 



* 还没看过瘾?关注“意外艺术”,在后台回复“艺术很难吗”,意公子已经为你把视频打包好啦~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