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战国七雄大事件之荆楚800年

2017-03-12  Q歌达人   |  转藏
   

战国七雄大事件之荆楚800年

楚国八百年

战国七雄大事件之荆楚800年

秦灭楚之战

战国七雄大事件之荆楚800年

荆楚

公元前1042年,周成王时,熊绎受封南蛮之地,建立楚国。熊绎身处荆山(今湖北省西部、汉江两岸)偏远之地,乘坐柴车、身穿破衣以开辟丛生的杂草,跋山涉水以事奉周天子,只能用桃木弓、枣木箭作为进贡周康王在位时期,熊绎与齐国国君齐丁公、卫国国君卫康伯、晋国国君晋侯燮、鲁国国君伯禽一起辅佐周康王。 由于齐、晋、鲁、卫四国与周天子亲缘较近,因此都得到周康王赐予宝器,而楚国与周天子无亲缘关系,所以没有得赐宝器

公元前1006年,熊绎去世,熊艾继承楚君之位,在位25年,期间发生周昭王南伐楚国之事。

公元前764年,周平王七年,在位27年的楚若敖去世,因死后葬在若敖,故被尊为“若敖”,这是楚君有谥号的开始。

公元前758年,楚霄敖去世,熊眴继位,是为楚厉王(亦称楚蚡冒)。楚厉王在位时期,开疆拓土,征服陉隰[xí],“和氏璧”的轶事就发生在这一时期。

公元前741年,楚厉王去世,熊通杀害楚厉王的儿子,自立为楚国国君,是为楚武王。

公元前738年,楚武王为开疆拓土攻击权国。当时,楚国的国都还在丹水一带,权国位于楚国的南面,虽然楚国的东面有申国,但进攻申国须渡汉水。申楚之间,有邓国和卢国,东面还有一个实力雄厚的随国,只有权国孤悬乏援,又是由殷人遗民建立起来,成为楚南下扩张的障碍和攻击他国时的后顾之忧,同时权与楚若即若离,很难博得楚人的信任。楚王采取了近交远攻的策略,与邓、卢国和亲,娶邓女为正夫人,娶卢女为侧夫人,稳住卢邓两国,在进攻权的时候,放过了与楚最近的罗国,南下直取权国。楚灭掉权国后,武王熊通将权国的故地设为县,令大夫斗缗为县尹。是我国行政制度史上最早设县的行政改革。

公元前706年,楚武王入侵随国,要随候替自己传话给周天子提升自己的名号。随侯畏惧楚国的兵威,照办不误,派遣使者向周天子进言,请求尊封楚国国君名号,但周天子没有同意。

公元前704年,随侯通报楚国,说周天子拒绝提高楚君的名号。楚武王闻讯大怒说:“我的祖先鬻熊,是周文王的老师,很早就去世。周成王提举我的先公,竟然只封高他子男爵的土地,让他住在楚地,蛮夷部族都顺服于楚国,而周王室不提升楚国爵位,我就只好自称尊号。”于是当即自称王号,称为“楚武王”。楚武王称王,开诸侯僭号称王之先河,当时周王室衰微,对楚国无可奈何。

公元前703年春天,巴国派遣韩服向楚国报告,请求和邓国友好。楚武王派遣道朔带领巴国的使者到邓国访问。邓国南部边境的鄾地人攻击他们,并掠夺财礼,杀死道朔和巴国的使者。楚武王派遣薳章责备邓国,邓国人拒不接受。同年夏天,楚国派遣斗廉率领楚军和巴军包围鄾地。邓国的养甥、聃甥率领邓军救援鄾地。邓军三次向巴军发起冲锋,不能得胜。斗廉率军在巴军之中列为横阵,当与邓军交战时,假装败逃。邓军追逐楚军,巴军就处于他们背后。楚、巴两军夹攻邓军,邓军大败。鄾地人黄昏后溃散。

公元前701年,楚国的莫敖(官名)屈瑕打算和贰、轸两国结盟。郧国人的军队驻扎在蒲骚,准备和随、绞、州、蓼四国一起进攻楚国军队。屈瑕在蒲骚打败郧国军队,和贰、轸两国订立盟约回国。

公元前700年,楚武王派兵攻打绞国,军队驻扎在南门。屈瑕说:“绞国地小而人轻浮,轻浮就缺少主意。请对砍柴的人不设保卫,用这引诱他们。”楚武王听从屈瑕的意见。绞军俘获三十个砍柴人。第二天,绞军争着出城,把楚国的砍柴人赶到山里。楚军坐等在北门,同时在山下设伏兵,大败绞军,强迫绞国订立城下之盟而回国。在进攻绞国的这次战役中,楚军分兵渡过彭水。罗国准备攻打楚军,派遣伯嘉前去侦探,三次遍数楚军的人数。

公元前699年春天,楚武王派屈瑕率军攻打罗国,斗伯比为他送行。回来时,对他的御者说:“屈瑕一定失败。走路把脚抬得很高,表明他的心神不稳定。”于是进见楚武王,说:“一定要增派军队!”楚武王拒绝他,回宫告诉夫人邓曼。邓曼说:“大夫斗伯比的意思不在人数的多少,而是说君王要以诚信来镇抚百姓,以德义来训诫官员,而以刑法来使屈瑕畏惧。屈瑕已经满足于蒲骚这一次战功,他会自以为是,必然轻视罗国。君王如果不加控制,不是等于不设防范吗!斗伯比所说的请君王训诫百姓而好好地安抚督察他们,召集官员们而勉之以美德,见到屈瑕而告诉他上天对他的过错是不会宽恕的。不是这样,斗伯比难道不知道楚国军队已经全部出发?”楚武王派赖国人追赶屈瑕,但没有追上。屈瑕派人在军中通告:“敢于进谏的人要受刑罚!”到达鄢水,楚军由于渡河而次序大乱。全军乱七八糟毫无秩序,而且还不设防。到达罗国,罗国和卢戎的军队从两边夹攻楚军,把楚军打得大败。屈瑕吊死在荒谷,其他将领们被囚禁在冶父,等待处罚。楚武王说:“这是我的罪过。”于是把将领们全都赦免。

公元前690年,周天子召见随侯,责备他奉立楚国为王。此后随国对楚国的态度不免有些冷漠。楚武王很生气,认为随侯背叛自己。同年三月,楚武王再次派兵大举攻打随国。楚武王于出征途中死在樠 [mán]树下面。令尹斗祁、莫敖屈重秘不发丧,开通新路,并在溠水筑桥,在随国境外建筑营垒。随国人恐惧,向楚军求和。屈重以楚王的名义进入随国,和随侯结盟,而且邀请随侯在汉水转湾处会见,然后退兵。渡过汉水以后公布丧事。楚武王死后,其子熊赀继位,是为楚文王。楚文王继位后,开始从丹阳迁都郢都。

公元前688年冬天,楚文王举兵北上讨伐申国(故址在今河南南阳)。楚、申之间有邓国(在今湖北襄樊一带),楚伐申,必须假道于邓。邓与楚为姻亲,当时的邓国国君邓祁侯是楚文王之舅。楚文王虽有伐邓之意,一时尚无口实。楚文王引兵过邓时,邓祁侯设宴款待。骓甥、聃甥和养甥请求邓祁侯杀掉楚王,邓祁侯不许,于是三人说:“亡邓国者,必是此人。等到他灭了申国,再来灭邓国,就好像咬噬您的肚脐一样,再也来不及图谋应付了。要杀他,只有乘这个时候。”邓祁侯不听按正规的礼仪接待楚文王后,楚文王继续北上,攻灭了申国,除掉周朝南土最大的一个异姓国,将申变成楚国的一个大县。此时,邓虽幸存,但已危若釜底游鱼。次年春天,楚师在自申返楚的途中伐邓。

公元前684年,楚文王派兵攻打蔡国(今河南上蔡县)。楚文王此次伐蔡,意在拔除中原南部最大的一个姬姓封国。楚文王伐蔡的缘由,从表面上说,是应息侯之请,去惩罚无无礼的蔡侯。息是蔡的南邻,故址在今河南息县。蔡夫人和息夫人是姐妹,都出身于陈国公室。蔡侯先娶,息侯后娶。息夫人美貌,自陈过蔡,将赴息,蔡侯以姐夫名义阻留求见,有轻浮的言谈举止。

息侯得知此事后,非常生气,于是派人对楚国国君楚文王说:“请您假装进攻我国,我向蔡国求援,蔡哀侯一定会派军队来,楚国再乘机攻击蔡国,可以建立战功。”楚文王听从息侯的计策立即整军出征。九月,楚师与蔡师在莘地(今河南汝南境内)相遇,楚师勇锐,蔡师一触即溃,蔡哀侯被楚师俘获并被带回郢都。

前680年,蔡哀侯因在莘地战败被俘,于是心怀怨恨,便设计报复息侯,在楚文王面前称赞息夫人的容貌极美。楚文王听到蔡哀侯之言,想得到息夫人,于是以巡游为名来到息国。息侯款待楚文王,楚文王见息夫人果然容貌极美。次日,楚文王设宴招待息侯,乘机以武力俘虏息侯,灭亡息国,并让息侯担任守卫城门的士兵。息夫人闻讯后,想投井自杀,但遭斗丹劝阻作罢。息夫人为保全息侯的性命,无奈嫁给楚文王。

息夫人进入楚宫三年,为楚文王生下两个儿子:楚堵敖和楚成王。息夫人从未主动说过话,楚王问她是什么缘故,息夫人回答说:“我一个女人,伺候两个丈夫,即使不能死掉,又有什么话可说的?”楚文王认为是蔡哀侯的缘故才灭亡息国,于是再度派兵攻打蔡国,同年七月,楚军进入蔡国。并继续扣留蔡哀侯,蔡哀侯在楚国被软禁9年后去世。

公元前679年,齐、宋、陈、卫、郑五国国君会盟于鄄邑。齐,成为五国中的霸主。楚文王为逐鹿而深入中原腹地,向正在成为霸主的齐国示威,于五国会盟的次年,举兵伐郑。史称“郑居天下之中”。

公元前678年(楚文王十二年),为彻底打通北入中原的通道,与齐桓公抗衡,出兵攻邓,一举灭掉邓国。

公元前676年(文王十四年)秋,巴师袭击楚国权县的所那自。楚国君臣轻视巴人,疏于防范,终至于酿成大祸。事出突然,权尹阎敖因无备而弃守,只身泅水逃命以致巴师长驱北上,一度进逼郢都的南门。文王大怒,处死阎敖,他的族人作乱竟与巴国同谋反叛。

公元前675年春,文王在津地(今湖北江陵县或枝江县)被巴军打得大败。文王率楚师回到郢都,司官门守卫之责的大臣鬻拳拒不迎纳。文王无奈,为了以功补过,就转而进攻黄国(在今河南潢川县)。黄国是淮河上游的一个小国,公族为嬴姓,西北与息县为邻。文王接受因轻敌而致的教训,调将用兵又像先前那样得心应手,在踖陵打败了黄国的军队,文王迅即撤兵,到达湫地时得了病。夏季,六月十五日,在一个名为渊的地方,楚文王暴病而死。鬻拳把他安葬在夕室,然后自己也自杀身亡,葬在地宫的宫门内。

公元前672年,楚堵敖想杀害弟弟熊恽,熊恽于是逃到随国(今湖北随州西北)。熊恽在得到随国人的支持后,便联合随国人袭击并杀死楚堵敖,夺得国君之位,是为楚成王。

公元前671年,楚成王刚一登位,就布施仁德恩惠,与诸侯修好结盟,派人向周天子进贡,周天子赐给他祭肉,说:“镇守南方、平定夷越各族的动乱,不要侵犯中原各国。”于是楚国的疆土扩展到千里之外。

公元前666年,楚国子元伐郑失败后,楚成王和斗子文相继在公元前659年至公元前657年连续攻打郑国,郑国招架不住,郑国国君郑文公想与楚国求和,但遭郑国大夫孔叔劝阻。因此齐、楚两国关系极其紧张。

公元前656年春天,齐桓公为遏制楚国北进,亲率齐、鲁、宋、陈、卫、郑、许、曹等八国联军南下攻打蔡国。蔡军溃败,齐桓公紧接着进攻楚国。楚成王派遣屈完带兵到八国联军的驻地。

公元前655年楚成王以子文为大将,在弦国毫无戒备的情况下,一举灭掉弦国。弦国君王只身逃至其同盟国黄国。

公元前649年冬天,楚成王因黄国(今河南潢川西北)不向楚国进贡品,于是出兵攻打黄国。

公元前648年,楚成王攻打江国(今河南息县西)。同年夏天,楚军灭亡黄国。

公元前646年,灭亡英国(今安徽金寨东南)。至此楚国势力已推进到淮河中游一带。

公元前645年春天,楚成王由于徐国(今江苏泗洪南)依靠中原诸侯的缘故,于是出兵攻打徐国。同年三月,齐桓公与宋、鲁、陈、卫、郑、许、曹等国在牡丘(今山东聊城东北,当时属齐地)结盟,决定救援徐国。各国国君在匡地(今河南睢县西)等待,由鲁国大夫孟穆伯率领各国军队前往援救徐国。同年秋天,齐国等国军队攻打楚国的同盟国厉国(今湖北随州东北),企图抄袭楚国后方,以解除徐国之围。同年冬天,宋国趁曹国军队远出,袭击曹国。楚国于是乘机大举进攻,在娄林(今安徽泗县东北)打败徐国。同年,管仲去世。此后两年,齐桓公虽曾讨伐厉国、英国,以报“娄林之役”的失败,企图挽回在淮泗地区的败势,但已无济于事。

公元前643年,齐桓公去世,齐国霸势转衰。

公元前642年,郑文公开始到楚国朝见。楚成王把铜赐给他,不久又后悔,和他盟誓说:“不要拿来铸造武器。”所以郑文公用它铸造三座钟。

公元前640年,随国依靠汉水东边各诸侯的力量背叛楚国。同年冬天,楚国的斗谷於菟率领军队进攻随国,讲和以后回国。

公元前639年,宋襄公想组织盟会,传召楚国参加。楚成王发怒说:“传召我,我将好好地去参加,趁机袭击侮辱他。”于是楚成王前往,到达盂地后,抓住宋襄公侮辱一番,不久放他回宋国。

公元前638年,郑文公南下朝奉楚国。楚成王北上讨伐宋国,在泓水边打败宋军,射伤宋襄公,宋襄公因此受伤而死。

公元前637年,晋国公子重耳经过楚国,楚成王以诸侯的礼节招待他,然后赠给很多财物送他到秦国去。

公元前633年,鲁僖公来到楚国请求发兵攻打齐国,楚国派申侯领兵攻打齐国,攻取谷城,把齐桓公儿子公子雍安置在谷城。齐桓公七个儿子都逃到楚国,楚成王都封他们为上大夫。同年,楚成王因夔国不祭祀楚国先祖祝融、鬻 [yù]熊,于是派兵灭亡夔 [kuí]国。同年夏天,攻打宋国,宋国向晋国告急求救,晋国救援宋国,楚成王罢兵而回。将军子玉请求与晋国交战,楚成王说:“晋君重耳曾逃亡在外很久,最后得以返回,上天正在帮他兴盛,不能抵挡。”子玉坚持请战,楚成王便只给少量部队让他带去。晋军果然在城濮打败子玉,楚成王生气,于是杀死子玉。

公元前626年,楚成王想废黜商臣,改立王子职为太子。同年十月,商臣率领宫中的警卫军包围楚成王,并且逼楚成王自杀。楚成王请求吃了熊掌以后再死,企图拖延时间,等待外援,但商臣不答应。十月十八日,楚成王上吊自杀。商臣即位,是为楚穆王。

公元前624年秋天,楚国军队包围江国(今河南息县西南),晋国的先仆率军攻打楚国以救援江国。同年冬天,晋国把江国的事情报告周襄王,王叔桓公、晋国的阳处父攻打楚国以救援江国。攻打方城山关口时,遭遇楚国的息公子朱,于是撤军回国。

公元前623年秋天,楚穆王趁秦国与晋国交战之机,迅速出兵灭亡江国。

公元前622年,秦军攻打楚国的郢(下郢,今河南淅川西南),楚穆王未予理会。不久,楚穆王迁建新都,史称上郢(今湖北宜城东南)。同年秋天,楚穆王因六国(今安徽六安北)背叛楚国亲近东夷,于是派遣成大心和仲归率军灭亡六国。同年冬天,楚穆王派遣公子燮率军灭亡蓼国(今河南固始东北)。

公元前618年春天,楚国从狼渊出兵(今河南许昌西)攻打郑国。囚禁郑国的公子坚、公子龙和乐耳,迫使郑国与楚国讲和。公子遂会合晋国赵盾、宋国华耦、卫国孔达、许国大夫来救援郑国,但由于他们出兵迟缓,所以没有碰上楚军。

同年夏天,楚穆王因陈国归服晋国,于是出兵攻打陈国,攻克陈国的壶丘(今河南新蔡东南)。同年秋天,公子朱从东夷进攻陈国,陈国军队击败公子朱,俘虏公子筏。陈国以小胜大,害怕楚国遭到报复,便和楚国讲和。同年冬天,楚穆王派遣越椒访问鲁国,以示亲善。

公元前617年,楚国大夫斗宜申(子西)和仲归(子家)策划杀害楚穆王。楚穆王得知后,于同年五月诛杀斗宜申和仲归,使其统治更加稳定。同年秋天,楚穆王和陈国国君陈恭公、郑国国君郑穆公在息地会见。同年冬天,楚穆王、陈恭公、郑穆公和蔡国国君蔡庄侯一起领兵驻扎在厥貉(今河南项城境),准备攻打宋国。宋国国君宋昭公被迫请求归服,并亲自引导楚穆王在孟诸(今河南商丘东北)打猎。宋、郑、陈等中原国家转而依附楚国。

公元前616年春天,楚穆王因在厥貉会见时,麇国(今湖北西北部)中途逃走回国,于是兴兵攻打麇国。楚将成大心在防渚(今湖北房县)打败麇军。后潘崇再次率军攻打麇国,兵锋直抵锡穴(麇国都城,今陕西白河东南)。

公元前615年春天,楚国令尹大孙伯去世,楚穆王任命成嘉(子孔)担任令尹。同年夏天,楚穆王因群舒(包括舒鸠、舒蓼、舒庸、舒鲍等部)背叛楚国,于是派成嘉率军镇压,俘虏舒国国君、宗国国君,进而攻打巢国,使楚国势力进一步向江淮地区(今安徽中、西部)发展。

前613年秋天,公子燮、斗克趁令尹成嘉出兵征战,宣布郢都戒严,又使人行刺成嘉,阴谋失败。成嘉和潘崇迅速回师围攻郢都。八月,公子燮和斗克挟持楚庄王从郢都突围,准备外逃,另立政府。途经庐地的时候,二人被庐大夫戢梁诱杀,楚庄王才得以获救,重返郢都。

前612年,晋国卿大夫赵盾派遣上将军郤缺率领晋国上、下二军突袭一直依附于楚国的附庸国蔡国(今河南上蔡县一带),竟在楚国的家门口向蔡国发起猛攻,蔡庄侯一面抗拒晋军,一面派人向楚国求救,楚庄王视而不见。不久蔡都失陷,国破家亡之际,蔡庄侯只能与郤缺签订城下之盟。蔡庄侯丧权辱国,于第二年(前611年)就悲愤而亡,楚王宫依然载歌载舞。

前611年,楚国发生大饥荒。巴国东部的山戎族趁机袭扰楚国西南边境,一直打到阜山(今湖北房县一带)。楚国组织防御,派部队在大林一带布防。东方的夷、越之族也趁机作乱,派兵入侵楚国的东南边境,攻占了阳丘,直接威胁訾枝(今湖北钟祥一带)。一直臣服于楚国的庸国也发动各蛮族部落造反,而前不久才被楚国征服的麇国人也带领各夷族部落在选地集结,准备进攻郢都。短短三年间,各地的告急文书雪片般飞往郢都,各城各地都开始戒严,空气中弥漫着一种紧张的气氛。天灾人祸逼得楚国几陷崩溃。而少不经事的楚庄王,却一如既往地躲在深宫之中,整日田猎饮酒,不理政务,朝中之事交由成嘉、斗般、斗椒等若敖氏一族代理,还在宫门口挂起块大牌,上边写着:“进谏者,杀毋赦”楚庄王经伍举、苏从等人的劝谏,决定此后远离酒色,亲自处理朝政,楚庄王开启霸业自此始。

楚庄王撇开令尹斗般,乘坐战车到抗击庸国的前线,与前方部队会师,亲自指挥,将楚军分为两队:子越从石溪出兵;子贝从仞地出兵,并联络秦国、巴国及蛮族部落合攻敌人。楚王督战,将士们猛攻庸国。不久,庸国不支,宣告灭亡,楚庄王取得了亲政以来的第一场胜仗。楚庄王平乱、灭庸后,统治趋于稳定,产生北上图霸之志。

前608年,郑以晋无信,伐齐、伐宋,皆因受齐、宋赂,半途而废,于是叛晋而“受盟于楚”。

同年陈共公卒,楚庄王不派人前往吊唁,陈灵公一气之下,与晋结盟。楚庄王见时机已到,立即亲率大军攻陈,接着又攻宋。晋赵盾率军会宋、陈、卫、曹诸国军队于棐林,攻郑以救陈、宋。同年冬,晋为摆脱被动局面,从赵穿计,攻打秦之盟国崇,想迫使秦来救,然后便于向秦求成,不料秦国并不理会。晋又攻郑,以报北林之战。

前607年春,郑受楚命攻宋,以打击晋国。

前606年春,楚庄王亲领大军北上,以“勤王”名义攻打陆浑之戎(散居黄河南、熊耳山北之阴地,又称阴地戎,后被晋国灭),至于洛水,直抵周天子都城洛邑附近,在周王室边境陈兵示威,“观兵于周疆”。周定王惶恐不安,派周大夫王孙满慰劳楚庄王。楚庄王在接见王孙满时,问九鼎之大小、轻重,意在“示欲逼周取天下”,由自己取而代之。王孙满见楚国国势炽盛,只得委婉地答道:“在德不在鼎,……周德虽衰,天命未改,鼎之轻重,未可问也。”楚庄王一方面以“楚国折钓之喙,足以为九鼎”表示蔑视;另一方面也意识到取代周王室条件还不成熟,便退兵了。

前605年,楚庄王以若敖氏为相。他们怕朝野大臣向楚庄王进谗言,害怕自己被诛连,反而攻打庄王,楚庄王一举击击灭若敖氏全族

前601年,楚庄王大军灭舒国。

前599年,晋楚爆发颖北之战,楚庄王伐邲之战形势郑,晋国士会率领晋军救郑,击败了楚庄王率领的楚军。

前598年,楚庄王以陈国大臣夏徵舒为乱为名伐陈,诛杀夏徵舒。破陈之后,以陈国故地设置县。群臣都向楚庄王道贺,申叔时出使齐国归来,唯独他不道贺。楚庄王问他,他回答:王上因为陈国内乱而率诸侯讨伐,本来是义举如今却占据其地,以后何以称霸天下。于是楚庄王恢复陈国朝廷。

前597年开春,楚庄王亲统楚国三军精锐部队悉数北伐郑国。经过长达三个月的激战,楚军占领郑国,郑襄公袒胸露臂向楚军请罪以求和。楚庄王同意郑国媾和,楚、郑结盟,楚军后退三十里。

楚国围攻郑国,晋国派荀林父率三军救郑,双方在邲地(今河南郑州北)展开争夺(邲之战,又称“两棠之役”),在作战中,楚军利用晋军内部分歧、指挥无力等弱点,又顾忌秦军从背后偷袭,适时出击,战胜对手,从而一洗城濮之战中失败的耻辱,在中原争霸斗争中暂时占了上风。楚庄王也由于此役的胜利而一举奠定了“春秋五霸”的地位。

前595年,楚庄王遣申舟使齐而没有借道,遭到宋文公及右师华元等人的反感。宋国人一不做二不休,杀死申舟,楚庄王为之大怒,尽起三军,攻打宋都睢阳。与宋国相持了整整九月。天下诸侯为之震惊不已。又是畏惧,又是敬佩,又是不满。所畏惧者,楚国国力之强,远远超出众诸侯的意料。楚国居然能长达九月供应着千里之外的三军,国家综合实力由此可见。纵然诸侯各国有坚固的城池,楚国亦不足持。面对楚国咄咄逼人的攻势,宋文公带领臣民坚守城池长达半年,城内已是易子相食,饥寒交迫。

前594年开春,宋文公派遣乐婴齐往晋国,向晋景公求救。晋景公询问众卿,大夫伯宗反对出兵,认为此时楚军国势鼎盛,有上天眷恋,难与争锋。晋景公纳其言,派遣解扬告知宋国人晋援将至,并鼓励宋国人坚持抗战。事实上,晋还没有从邲之战的阴影中走出来,不敢再轻易向楚军宣战。至同年五月,攻守双方都不能再坚持。宋右师华元突围,趁夜潜入楚营,登上子反的床。子反不备,为华元劫持。华元对子反将宋国国情据实以告,子反醉醺醺的也告诉华元:“楚军的粮草只剩几日之用”,无奈之下,子反与华元私下盟誓。后子反将事情经过一五一十告知楚庄王。庄王知道围破宋都已成妄想,担心军卒久在国外,国内田地无人耕种,势必荒芜,酿成来年粮灾。最后以宋国与楚结盟,楚国退兵为结束。自此长达九个月之久的跨年度攻坚战,虽以楚国无功而返而告终,但也让中原诸侯谈楚色变。

公元前590年,子重任令尹,申公巫臣奉命出使齐国,乘机带夏姬逃往晋国。被晋国任为邢(今河南温县东北)大夫。司马子反建议楚共王给晋国送礼,让晋不重用巫臣,楚共王没有答应。子重即与司马子反(公子侧)合谋,杀害了巫臣的族人和清尹弗忌、连尹襄老的儿子黑要。并夺取了他们的家财。

公元前584年,巫臣为报灭门之仇,征得晋景公许可,出使吴国(都城在今江苏苏州市),,使晋与吴结好,一致对付楚国,并使其子狐庸在吴任行人之官,教吴车战,连续攻楚。使子反、子重一年七次疲于奔命,原来属于楚国的蛮夷小国,都被吴国占领,吴国实力大增,成为楚国劲敌。

公元前580年,因为宋国的华元和令尹子重、晋国正卿栾书的私人关系好,所以达成了晋楚第一次弭兵之会。

公元前577年,郑国攻打许国,攻入了许都外城,许国被迫割地媾和。许国作为楚国的附庸,郑国的行动自然要引起楚国的干涉。第二年,楚国便发兵攻打郑国,迫使郑国屈服于己。郑国叛晋后,仗恃有楚国作后盾,兴师进攻许国。郑国的所作所为,直接违反了诸侯的盟约,且为楚国势力的北上提供便利条件。对此晋国自然不能坐视不管,于是下决心讨伐郑国。

公元前575年,晋国以栾书为中军主帅,并联合齐、鲁、卫等国一道出兵攻打郑国。郑国向楚国求救,楚共王于是派兵援救郑国。楚军与晋军在鄢陵(今河南鄢陵西南)交战,晋军打败楚军,晋将魏锜射中了楚共王的眼睛。共王被射伤眼睛后,羞怒交加,命令养由基将魏锜杀死。给了他两枝箭,养由基果然不辱使命,将射伤楚共王之人射死,便把另一枝箭交还给楚共王。到了晚上司马子反想整顿再战,但晋军放楚国俘虏回来,瓦解了军心。楚共王听到晋军中的情况,要召见子反谋划对策,便传唤司马子反。子反贪酒,恰逢侍从竖阳谷捧上酒来,子反喝的大醉,呼之不应,扶之不起。楚共王说:'这是上天要让楚国失败了,我不能在这里等待了'。就在夜里率军逃走了。

公元前560年秋天,楚共王去世,熊招继位,是为楚康王。吴国趁楚国大丧、楚康王新立之机,派兵攻打楚国。楚国将领养由基迅速奔向吴军,令尹子庚率军跟随。养由基说:“吴国乘我国有丧事,认为我们不会出兵,必然轻视我们而不存戒备之心。您设置三处伏兵来等我,我去引诱他们。”子庚听从养由基的建议。吴、楚两军在庸浦作战,楚军大败吴军,俘虏吴军将领公子党。

公元前559年秋天,楚康王由于庸浦之战的缘故,派子囊在棠地出兵攻打吴国。吴军不出战,楚军于是返回。子囊殿后,认为吴国无能因而不加警戒。吴军从皋舟的险道上拦腰截击楚军,楚军不能彼此救应,吴军打败他们,俘虏楚国的公子宜谷。

公元前558年,楚康王任命公子午为令尹,公子罢戎为右尹,蒍子冯为大司马,公子橐师为右司马,公子成为左司马,屈到为莫敖,公子追舒为箴尹,屈荡为连尹,养由基为宫厩尹,以此安定国内百姓。

公元前555年,楚军进攻郑国,驻扎在鱼陵。右翼部队在上棘筑城,徒步渡过颍水,驻扎在旃然水边。蒍子冯、公子格率领精锐部队攻打费滑、胥靡、献于、雍梁,向右绕过梅山,入侵郑国东北部,到达虫牢然后回去。子庚进攻纯门,在城下居住两晚然后回去。军队渡过鱼齿山下的滍水,遇到大雨,楚军士兵大多被冻伤,服杂役的人几乎死光。

公元前552年夏天,子庚去世。楚康王任命薳子冯担任令尹,薳子冯与申叔豫商议,申叔豫认为楚康王年轻,而且宠臣很多,国事难办。于是薳子冯就以有病为由推辞不干,楚康王便改派子南担任令尹。

公元前548年,秋天,舒鸠因离吴国太近,实在难以抵挡吴国的攻伐之苦,就乘楚国令尹蒍子冯去逝之机,咬着牙,迫不得已的归服了吴国。楚康王怒火中烧,命令新上任的令尹子木率大军前往攻讨。楚军一路势如破竹,轻取舒鸠战略重镇离城(今安徽省舒城县西)。舒鸠难挡楚军铁蹄,求救于新主,吴国为保护新入盟的小兄弟,自然领兵来救。楚吴两军在战场上相持不下,僵持了七天七夜。

大将子疆认为久居敌方区域不利,应速战,令尹子木接受其“私卒诱之,精兵会之”的建议,派其带领一队人马向吴国挑战,将吴兵引入伏击圈,将吴军打的鬼哭狼嚎,抱头鼠窜。一举灭掉了叛服无常的舒鸠。灭鸠设县强有力的打击了吴国对楚国的挑战行为,以实际行动证明了楚国在康王之时仍在对吴作战中具有主动地位。楚国在东面与吴国的争霸战,不仅威服了吴国,也为楚国在中原与晋国争霸起了配合作用。为晋楚弭兵作出了巨大贡献。

公元前546年,晋、楚订立了罢战息兵,平分霸权的盟约。

公元前542年,楚郏敖任命叔父公子围为令尹,主管军事。

公元前541年,公子围出使郑国,半路上听说楚郏敖生病就返回楚国。同年十二月己酉日,公子围进王宫探视楚郏敖病情,用帽带子勒死楚郏敖,并杀死楚郏敖的儿子莫和平夏,公子比逃到晋国。

公元前537年,楚灵王大会诸侯,派人去各国,请他们来楚国的申地会合,可是,灵王却并没有利用好这次会盟的机会,鲁国和卫国没来参加,宋国更是只派了一个代表。这使灵王很不愉快,尤其对于晋国没有参加,更使灵王恼怒不已。

公元前533年,楚灵王派弃疾率军灭亡陈国。

公元前531年,楚灵王召来蔡国国君蔡灵侯,将他灌醉后杀死。并命弃疾平定蔡国,让他担任陈、蔡的地方长官。

公元前530年,楚灵王率军驻扎在乾溪,准备讨伐徐国。当初,楚灵王在申地与诸侯会师时,侮辱越国大夫常寿过,杀死蔡国大夫观起。

公元前529年春天,楚灵王贪恋乾溪,不愿离开。当时观起之子观从逃到吴国后,劝说吴王讨伐楚国,挑拨越国大夫常寿过作乱,作为吴国的间谍。伪造弃疾的命令召回在晋国的子比。然后到蔡国,与吴国、越国的军队想袭击蔡国。让子比会见弃疾,并在邓邑订立盟约。于是进入郢都杀死楚灵王的太子禄,拥立子比为王,是为楚初王。子晰为令尹,弃疾为司马。而后观从率军到乾溪,告诉楚军说:“楚国已有新王,先回去的人,恢复原有爵位封邑田地房屋。后回去的一律流放他们。”楚军都溃散,离开楚灵王回到国都。

公元前527年,太子建年15,费无忌对平王说太子建可以成家了。平王为太子建聘秦女孟嬴为夫人,命费无极到秦国去迎亲,费无极发现孟嬴貌美,当孟嬴到郢都后,费无极劝平王自娶。平王好色,不管儿子作何感想,居然掉包,自娶孟嬴为夫人,由此,平王对费无极就格外宠信了。

公元前523年,平王采纳费无忌的建议,派太子建去镇守城父,名义是派太子建管方城以外,由平王自己管方城以内。次年费无忌诬告太子建与伍奢密谋以齐,晋为外援发动叛乱。平王信以为真,召见伍奢,严加诘问把伍奢关押起来,派城父司马奋扬去杀死太子建。奋扬情知太子建无辜,暗中派人先去向太子建告密,太子建逃到宋国去了。

公元前521年,宋元公与华氏由相恶而相攻,宋元公以齐、晋、卫3国为外援,华氏的外援只有一个吴国,宋元公令华氏诸大夫及其同党逃到楚国。

公元前519年,吴伐楚,公子光为元帅,楚令尹子瑕抱病偕司马蒍越出征,子瑕死于途中,至鸡父(今河南固始县东南),楚师尚未列阵即行溃退,楚国损兵折将,失地丢人。

公元前518年,吴楚发生边民纠纷,吴国边邑卑梁(今安徽天长县西北)与楚国边邑钟离(今安徽凤台县东北)毗连,都种桑育蚕,一吴女与一楚女因争桑树而扭打。事态越闹越大,楚女家人杀死吴女家人,卑梁大夫征发邑兵进攻钟离。恰巧,楚国扩建了舟师,平王自将东巡,闻变,当即攻破梁。平王的队伍浩浩荡荡地转悠了一圈,以为达到了威慑吴人的目的,就奏凯回国了。楚师刚撤离吴国就攻占了钟离和巢邑。

公元前514年(楚昭王二年),吴王僚趁楚平王驾崩,楚国国内局势动荡之机,派兵攻打楚国。

公元前512年(楚昭王四年),吴王阖闾要求徐国引渡公子掩余,要求钟吾引渡公子烛庸,二公子无奈,向楚国请求避难。楚昭王令监马尹大公迎接二公子,把他们安置在养邑(今河南沈丘县),为二公子筑城,并以城父和胡邑割田,扩大二公子的封邑。吴王阖闾因徐国和钟吾纵容二公子逃奔楚国,一举攻灭了二国。接着命伍子胥为行人,询问攻打楚国计策,伍子胥建议三分吴军,轮流骚扰楚国。不久,伍子胥就受命执政,位同上卿。吴王阖闾与伍子胥、孙武、伯嚭率军攻打楚国,夺取楚国的舒邑,诛杀公子掩余和公子烛庸。

公元前511年(楚昭王五年),吴又侵扰楚国,攻伐到夷,并向潜、六进逼。楚沈尹戌帅师救潜,吴师便归。接着,吴师又围攻楚的弦,左司马戍、右司马稽帅师救弦,到达豫章,吴师又归

公元前509年秋天,楚国派子常、囊瓦攻打吴国,吴军在豫章大败楚军,接着又攻克巢,活捉楚守巢大夫公子繁。

公元前506年吴军乘舟溯淮水而上,然后舍舟而行,通过汉东之隘道,直向楚都进逼。楚国闻吴师来犯,也发兵渡过汉水,在小别山至大别山与吴进行了三战,楚师皆不利。接着,吴、楚二军相峙于柏举。阖庐之弟夫概先以其部下五千人击楚子常之卒,楚师乱,吴大军出而追击,一直追到清发水(今水,在湖北安陆县)。在楚师一半已渡过河水时夫概出击,楚师没有斗心,又大败而逃。楚师在路上饥饿难忍,准备炊事而食。吴军奋力扑击,楚师弃食奔逃。吴军在雍再一次击败楚师。在孙武、伍员的直接指挥下,经过五次大战,只用了十几天工夫,就攻入了楚都郢。楚昭王逃往随国。

楚大夫申包胥跑到秦国求援,昭王长庶兄子西建树王旗,安定人心,招集散兵,组织抗战。

公元前505年,这场战争把另外几个国家也或深或浅地牵址进去了。周天子见楚国为吴师所破,自顾不暇,派刺客到楚国,杀死了王子朝。蔡国因负责吴师的补给而缺粮,向鲁国求助,鲁国送了些粟给蔡国。越王允常见吴师主力久出不归,乘隙袭扰吴国。秦师500乘,以子蒲、子虎为帅,出武关,过申县,败夫概王于沂邑。与此同时,散而复聚的楚师败吴师于军祥(今湖北随州市西南)。秦师纵横于方城内外,楚师出没于汉水南北,楚人则支援秦师和楚师而阻扰吴师,吴师穷于应付。是年秋,楚秦合兵击灭为虎作伥的唐国。阖闾见前方大势已去,后方大患日亟,当即命全军撤回吴国。

公元前504年四月十五日,吴国的太子终累打败楚国的水军,俘虏了潘子臣、小惟子和七个大夫。楚国大为恐惧,害怕灭亡。子期又带着陆军在繁扬被战败。令尹子西高兴地说:“现在可以治理了。”从这时开始把郢都迁到鄀地,改革政治,来安定楚国。迁都后新都仍称之为郢,以示不忘其旧。 从昭王十一年冬起作为首都的郢,称为“载郢”。

公元前496年二月,楚国灭亡了顿国

前495年二月,楚国灭亡胡国,俘虏了胡子豹。

前494年春天,楚昭王联合陈、随、许发兵包围蔡国国都。蔡国人把男女奴隶分别排列捆绑作为礼物出降。楚昭王让蔡国迁移到长江、汝水之间就回去了。

前491年夏季,楚国攻下夷虎,开始策划向北方扩张


前489的春天,吴国攻打陈国,楚昭王救助陈国,驻军在城父。十一月十七日,楚昭王在军中逝世。

公元前487年,子西将楚平王之子太子建(楚惠王伯父)的儿子胜(白公胜)从吴国召回楚国,任命他为巢邑大夫,称为白公。白公胜喜欢用兵而能礼贤下士,总想为父亲报仇。

公元前483年,白公胜向令尹子西请求出兵讨伐郑国。当初,白公胜的父亲太子建逃到郑国,郑国人杀死他,白公胜于是逃到吴国,子西又让他回到楚国,因此白公胜怨恨郑国,才想讨伐郑国。子西答应他,但是没有发兵。

公元前481年,晋国讨伐郑国,郑国向楚国告急,楚国派子西救援郑国,子西救援郑国后接受郑国贿赂而回。白公胜很生气,于是就和敢死的勇士石乞等人在朝堂上突袭杀死令尹子西、子綦,趁机劫持楚惠王,把他囚禁在高府,想杀死他。楚惠王的随从屈固背着楚惠王逃到楚惠王母亲越姬(越王勾践之女)的宫里。白公胜自立为楚王。一个月后,叶公沈诸梁在蔡(州来,今安徽凤台)听闻白公胜谋反,征发楚国方城之外军队前来镇压。叶公沈诸梁由都城北门而入,得到箴尹固和楚国国人的协助,打败白公胜,白公胜因走投无路,于是自缢身亡,楚惠王恢复王位。

公元前480年夏天,楚惠王派子西、子期攻打吴国。

公元前478年,楚惠王因白公胜之乱时,陈国侵袭楚国,便派子西之子公孙朝率军夺取陈国的麦子。陈国人抵抗战败,公孙朝于是包围陈国。同年七月初八日,公孙朝之军杀死陈国国君陈湣公,灭亡陈国,并以陈地设置为县。

公元前477年,巴人攻打楚国,包围楚国的鄾地。同年三月,楚国将领公孙宁、吴由于、薳固在鄾地击败巴军。

公元前476年春天,越国为迷惑吴国,而出兵攻打楚国。同年夏天,楚惠王派公子庆、公孙宽率军追击越军,追至冥地时没有赶上越军,于是退兵回师。同年秋天,楚惠王为报复越国,派叶公沈诸梁率军攻打东夷,三夷百姓(今浙江宁波、台州、温州一带)与楚国在敖地(东夷之地,今浙江滨海处)结盟,楚国的势力发展到东海,之后楚国不断向淮海一带扩张。当时吴国逐渐强大起来,欺辱齐国、晋国,攻打楚国。

公元前447年,楚惠王派兵攻灭蔡国,蔡国国君蔡侯齐逃亡他国。

公元前445年,楚惠王灭亡杞国(今山东安丘东北)。[20自越国灭亡吴国后,越国无力统治江淮、淮北地区,楚国趁机扩张到泗水一带,并借机攻打宋国。

公元前439年,楚惠王命鲁国人公输般制造云梯,准备向宋国进攻。后为墨子所阻止。

公元前431年,楚简王出兵北伐,灭亡莒国(今山东莒县),以莒为邑。

公元前413年,楚简王派兵攻打魏国,攻至上洛(今陕西洛南)。

前402年,楚声王被“盗”所杀,其子熊疑继位,是为楚悼王。

公元前400年,三晋联军败楚师于乘丘(今山东巨野县西南)。

公元前393年,楚国攻打韩国,夺取了负黍(今河南登封县西南)。

公元前391年,三晋联军又来报复,大败楚师于大梁(今河南开封西北)、榆关(今河南新郑东北)。楚国不仅丢失了这两处重要的战略要地,连楚国侵占郑国的大梁等地也被魏国夺去,弄得楚国无法招架,只得“厚赂于秦”,请求秦国援助,秦国于是出兵攻占韩国的六邑,三晋便转而对付秦国,这样才减轻了楚国的压力。

公元前386年—前381年,楚悼王吴起为令尹,实行变法。

公元前381年,楚悼王命吴起统大军救赵。吴起分析了当时的战局,如果直接赴赵,一是路途较远,楚军需要长途跋涉;二是魏军的主力都到了赵地,而自己国内空虚,不如直接攻魏,攻魏薄弱的地方,这样,既可解赵之围,又可迅速取得战果。这一着果然十分灵验,楚军攻势凌厉,前线的魏军只得赶紧撤回,在州西被楚军打得大败。楚军所向披靡,横扫中原,一直打到黄河边;而赵军也趁势反击,占领魏的棘蒲等地。魏军成了缩头乌龟,齐军则跑回老家了。这一仗打出了楚军的威风,不仅收复了北方原陈、蔡被三晋占去的土地,并又新拓卫一些土地。而且,从战略意义来看,楚、赵从此修好,赵不再参与魏、韩伐楚,从此也就瓦解了三晋联盟,实际是楚在魏的后方找到了一个牵制魏的力量。这样,魏已再不是楚最可怕的劲敌了。正当楚军取得决定性的胜利,捷报不断向郢都都传来的时候,悼王可能太兴奋、太激动了,突然病逝。吴起只得从前线赶回都城,进宫料理悼王的后事。然而,旧贵族屈宜臼、阳城君等人不甘心失败,认为复仇的时机已经到了,他们纠集在一起,借到王宫对悼王进行悼念之机,丧心病狂地向吴起发起突然袭击。吴起情知自己性命难保,急中生智,临死卧伏王尸,并大喊“群臣乱王”,这些疯狂的贵族,仍未停息,继续射杀吴起。乱箭射中吴起,同时也射中王尸。他们将吴起射死犹不解恨,还把吴起的尸体拿出去肢解了,可见他们对吴起的痛恨程度。

公元前381年,楚悼王刚死,旧贵族射杀楚悼王生前宠信的大臣吴起。于是,无处躲藏的吴起跑入灵堂,伏在楚悼王的尸体上,并大喊“群臣乱王”,但那些疯狂的贵族并没有因此而停息,继续射杀吴起。乱箭射中吴起的同时也射中了楚悼王的尸体。楚肃王继位后,以伤害悼王尸体罪,收捕作乱贵族七十余家,并处以三族之刑。而这些正是在吴起料想之中的,故《吕氏春秋·贵卒》的作者认为,这是“吴起之智”。

公元前377年,蜀伐楚,取兹方(今湖北松滋),楚被迫筑扦关(今湖北宜昌市西),进行防御。

公元前375年,魏攻楚,战于榆关(今河南中牟西南),韩国乘机而攻灭郑国,并迁都至郑(今河南新郑)。

前363年楚自汉中南有巴、黔中。

前358年楚伐魏,决河水以攻长垣。

前353年 楚使景舍伐魏。魏拔邯郸,楚取魏睢濊间地。

前344年景舍西伐蔡,厄以淮水填以巫山,克高蔡俘蔡圣侯,灭蔡。

前340年,宣王卒,子威王熊商立。

公元前337年,楚国与韩国、赵国奉行“联秦制魏”的方针。楚威王与韩昭侯、赵肃侯都派使者前往秦国,向秦惠文王致贺。与此同时,蜀王使者亦前往秦国向秦惠文王致贺。

公元前333年,楚威王因齐国僭越称王,同时齐国孟尝君的父亲田婴欺骗楚国,于是亲率大军伐齐,在徐州大败齐军,并要挟齐国必须驱逐田婴。

公元前328年熊槐继承王位,史称楚怀王。同年,魏趁楚丧,伐楚取径山,楚未有反击。

公元前323年,楚国打着送魏公子高返回魏国的旗号,派大司马昭阳带兵攻入魏国,在襄陵大破魏国军队,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夺取了魏国的八座城池,一血径山之耻。

公元前319年,在公孙衍的穿梭下,楚、齐、赵、魏、韩、燕、义渠很快就形成了七国合纵攻伐秦国的局面。

公元前318年,韩赵魏燕等国公推楚怀王为纵长,从东西两个方向攻秦。楚怀王声名大噪,俨然成为魏惠王之后的又一位霸主。但由于列国各有异心,合纵为秦所破。这时的天下形成了齐、楚、秦三大势力,而齐、楚间形成了联盟。

公元前313年,齐楚联军攻取秦的曲沃,斩断了秦东出的触角。

公元前312年,秦国张仪欺骗怀王要其以断绝齐国之交换取秦国割让六百里商于之地,怀王中计,与齐国断交后只得六里地。怀王恼怒不已,发兵进攻秦国,被魏章大破于丹阳,怀王再召集全国的部队,发动进攻,再惨败于蓝田。

前311年秦国攻取召陵,三战皆败,韩魏趁机进攻楚国在中原的领土,楚国大国地位瓦解,从此走向没落。

公元前306年,楚国乘越内乱的时候,联合齐国进攻越国,占领越国位于原吴国故地的国都,杀死越王无疆,把原来吴国一直到浙江的土地全部攻下,并设江东为郡。越国因此分崩离析,残部逃往越国故地,各族子弟们竞争权位,有的称王,有的称君,居住在长江南部的沿海。

公元前301年,齐联合韩魏大败楚军于垂沙,与此同时,秦也出兵大败楚国。楚国进一步沉沦。

公元前299年,秦国攻占了楚国八座城池,秦昭襄王约怀王在武关会面。怀王不听昭睢、屈原劝告,决定前往武关,结果被秦国扣留。秦王逼迫他割地保命,被仍肩负国家责任感的楚怀王严词拒绝。秦无法达成挟持楚怀王轻松拿到楚国领地的夙愿,无奈下只能一直囚禁楚怀王。怀王被扣留期间,楚人立太子为王,是为楚顷襄王。

公元前297年,楚怀王逃走,秦人封锁通往楚地的道路。怀王逃到赵境,赵国不敢收留他,怀王企图逃往魏国,但被秦国追兵捉回。

公元前296年,楚怀王忧郁成疾,命丧咸阳。秦国把遗体送还楚国,“楚人皆怜之,如悲亲戚”。

公元前278年,秦国大将白起带兵南下,攻破了楚国国都。屈原亦在同年五月五日这天投汨罗江自杀。

楚襄王六年,秦国以白起为将攻韩伊阙(又名龙门,在今河南洛阳市南),斩杀韩军24万。秦昭王并写信给楚王,要率领诸侯与楚'争一旦之命'。楚襄王只得同秦讲和,并从秦国娶秦女为妇。以后的十四年、十五年襄王都与秦昭王相会,表示服于秦。楚襄王十八年,楚国有一位善用弱弓射雁的人,楚王听说后觉得稀奇,就召来询问。此人却是一位主张合纵的纵横家,他用楚国过去的光荣历史和今天的耻辱激励楚王。

楚襄王也有向秦报仇之志,经他这一激,于是派使臣往诸侯国,进行合纵伐秦的活动。秦国听到这一消息,当然是不满的,于是决心给楚国更大的打击。

十九年,秦起兵伐楚,楚军败,割上庸、汉水以北土地给秦讲和。

二十年,秦将白起攻占楚鄢(今湖北宜城东南)、西陵(今湖北宜昌县西北)。

二十一年,白起攻占楚国都郢(今湖北江陵纪南城),焚烧了楚王的坟墓夷陵(今湖北宜昌县西南)。楚军溃不成军,于是退到陈(今河南淮阳),将陈作为都城,仍称作郢。

同年,秦攻占楚国巫郡、黔中郡。

楚王迁都到陈后,聚集楚东地的武装,仅得10余万人,向西虽然夺回了被秦占去的江旁15个邑设郡,但已不能同秦抗衡。

公元前272年,楚顷襄王与秦国讲和,派太子熊完到秦国作人质,同时派左徒黄歇前往秦国侍奉熊完。

公元前263年,楚顷襄王患病,熊完逃回楚国。同年秋天,楚顷襄王去世,熊完即位,是为楚考烈王。楚考烈王即位后,以黄歇担任令尹,将淮北十二县封给他,号春申君。同年,楚考烈王由陈国故都陈郢(今河南淮阳)迁都寿春(今安徽寿县)。楚、赵结盟,楚考烈王令春申君以八万大军,奔赴赵国。

公元前262年,秦国对楚国发起进攻,以试探楚国态度。黄歇为奉行其“亲秦附秦”路线,割让州陵(今湖北咸宁西北)给秦国,楚国势力更加衰弱,而秦国则对楚国继续维持“善楚”政策。接着,秦国执行“远交近攻”策略,兵锋集中指向三晋。

前235年,秦国继攻赵国之后,命大将辛梧率四郡兵马,联合魏国,对楚国发起攻击,后无功而退。

公元前228年,楚幽王去世,熊犹继位,是为楚哀王。楚哀王在位仅两个多月,就被异母兄负刍的门客杀死,其母王太后李嫣嫣也被杀,舅舅李园家满门抄斩。负刍自立为楚王。

公元前226年,秦国派兵攻打楚国,大败楚军,楚国丢失十几座城池。楚王负刍向秦国提出,拟献青阳(今湖南长沙)以西土地来求和。但秦国仍派二十万大军攻打楚国的平舆(今河南平舆北)、寝(今安徽临泉)和陈城(今河南淮阳)等地。楚军趁秦军不备,进行反击,大败秦军,杀死秦军七位都尉,收回失地。

公元前224年,楚王负刍因不愿献出青阳以西土地,并派兵袭击原楚国都城郢都所在地的秦国南郡(今湖北武汉以西至四川巫山以东,郡治设在今湖北江陵东北郢城,后迁至江陵)。同年,秦国派出六十万大军攻打楚国。秦军将领王翦在蕲地打败楚军。

公元前223年,秦军将领王翦、蒙武率军攻进楚都寿春(今安徽寿县),俘虏楚王负刍,楚国灭亡。秦国取消楚国名号,将楚地设置为郡。

楚国灭亡后,楚国的将军项燕立昌平君为楚王,于淮南继续反秦。定都兰陵,以长江作为屏障,占据吴越之地。后来,王翦、蒙武攻荆,破荆军,昌平君死,项燕遂自杀。楚亡。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