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an9997 / 推荐图书 / 充满激情、梦想和创作的岁月——二十世纪...

分享

   

充满激情、梦想和创作的岁月——二十世纪是属于他们的

2017-03-13  lindan9997

2017-03-13 04:00 | 豆瓣:Julian

十九世纪末期的印象派是西方绘画史上划时代的一个美术流派,却就在十九世纪有一段令人为之动容的故事。一群一无所有的年轻人只有激情,梦想,信念和他们的画笔颜料来绘画他们正在追逐的那如同印象派一般模糊的未来。1874年一群年轻的画家在巴黎卡皮西纳大道的一所公寓里举办了第一届印象派画展,有31位印象派画家参展。当时的学院派画家们称他们这种粗糙的画为垃圾,这些人根本不懂绘画,一家报社的记者更是直接称呼这种模糊的画为“印象主义”,画的粗糙模糊,就像一个印象一般让人看不清晰。这群年轻的画家欣然接受这个不友好的贬义称谓,“印象派”随之诞生,渴望风流的他们一直不断的创作,在他们手下诞生了很多印象派名作,他们开启了美术年代史上的一个新纪元,为了印象流派的代言人,他们的画作更是视为美术史上无价的珍宝。然而在尚未接纳他们的十九世纪末期,他们面临着种种困难和挑战,却依然义无反顾地投向艺术的创作之中,充满热血、激情,渴望风流,期待认可,并倾之自己的全部努力,甚至为之疯狂,可我们的人生不就是本该如此度过吗?

“20世纪会是属于他们的。”

欧文·斯通在《渴望风流》的结尾这样写道。的确,不得不说这是一本精彩纷呈,引人入胜的经典文学传记。它使整个事件形象感观地铺展在你面前,这又是一部有血有肉的传记。它以小说的形式将时间、地点、人物细致地娓娓道来,铺展19世纪后期这一群胸怀热血的画家们的人生轨迹,从印象派大师卡米尔·毕沙罗的青年时期视角来叙述法国印象派画家们在一个单调的时代中立身奋斗,为了梦想矢志不渝的故事。从这样的角度来讲述历史故事,不但可以了解完整个确凿的历史,更能得到一种解释性的方法,能够公平对待时代不同的层面,并增加传统纪实类文体叙述的魅力,增强了一种可读性。读完它,我竟是如此的感动,甚至忍不住想要热泪盈眶,这本传记则是真真实实地向你印证了当下年轻人的这句签名:我们辛辛苦苦为之奋斗,不只是想要改变这个世界,也为了不让这个世界改变我们。

绘画在卡米尔·毕沙罗的青少年时期似乎就有着一种吸引着他的非比寻常的魔力。这更像是一种天赋异禀的能力,指引着他成为一代了不起的美术宗师。然而一无所有的年代里,卡米尔的父母更希望他能和他们一样规规矩矩的做一名商人,毕竟他们生活的地方也从来没有出来过一位画家,父母对卡米尔画画为职业这种事是相当抵触的。而绘画的欲望一直埋藏在他的内心深处,他渴望着有那么一天,他能够做的自己喜欢的事,抑或是有人能认可他的画。但卡米尔骨子里有一种自由的野性,他在一个美术馆展厅看到了当时所批判的枫丹白露画派(亦称巴比松画派,后来称作“印象派”,因为当时这个画派的画家们聚集在一处名为“枫丹白露”的法国乡村里讨论绘画,故得名),立刻就被这种绘画风格深深吸引住了,便决定了他要走的路。他不顾家人的反对,他坚定了自己的决心,他知道他即将要走上一条什么样的道路,也知道如果没有名气会有怎样的下场,但年纪轻轻的卡米尔义无反顾,也无所畏惧。因为喜欢画画,一开始他就结识了很多画友,从他们那里学习各种绘画的技巧。其中后来的就包括在印象流派齐名的大师莫奈、雷诺阿、西斯莱、塞尚等,他们经常在一块绘画,讨论美术的精神。

正如书中欧文·斯通所言:“最重要的是,他找到了一群充满活力的画家。他们试图重新确立绘画的宗旨,是一种不为人们所接受、受人辱骂的叛逆者,而正是这个事实,把他们牢牢地团结在一起。他们之间有一种友爱、忠诚、互助的精神,使得他们的斗争能够继续下去;集体的努力总有一天会取得结果,并证明他们认为浪漫主义的枫丹白露画派的情调已不能适应时代的信念是正确的,正如冷静的、赤裸裸的现实主义只能表明人与人之间的冷酷无情已不适应时代一样。他们认为在介于两者之间的某个地方,存在着人与宇宙、与自然,以及人与同胞之间关系的真谛。在他们被人们拒之门外、遭受辱骂,大多数人都在为明天的面包、房租、画布和颜料发愁的艰难时期,是信念给了他们勇气。”

卡米尔不仅认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画友,他们不时一同去法国近郊的乡村去创作,最重要的,他认识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女人——朱莉,这个最初支持他的女仆也是他一开始笔下最想描绘的模特。后来朱莉怀孕了,卡米尔毅然决定和她在一起。卡米尔一直靠卖掉自己的画作谋生,“艺术的美是沉浸在源于自然之印象中的真实。”为此作为一个好画家要创作出有内涵的作品,卡米尔一直绘画法国各处乡村的美景,不断地为了他的方向,他的梦想去创作。1863年4月,法国所有的画家都参与了一场美术展览会,卡米尔和他的朋友也带着他们的“印象派”美术作品去了,他只求这个流派能得到评审团的人的认可。却被人无情的辱骂和嘲笑他们的作品,卡米尔愤愤不平地离开画展,朱莉安慰他:“下一代人会理解你的,我们所要做的就是继续生存下去。”就这样一直到了混乱的战争开始了,卡米尔也一直没有停下他的画笔,他依旧进行创作,为生活而创作,为印象派的正名而创作。

1874年4月初,卡米尔的小女儿米奈特死于猩红热,但他和朋友举办的一次“印象派”私人画展迫在眉睫,如果这次画展得到认可,那么他们的存在也就有了意义,他的画也就会更值钱,生活也就得到了改善,卡米尔忍痛和妻子一起参展去了。画展上争议不断,思想保守的学院派完全否定这种模糊的绘图。但也有一些记者为他发声:“他们的绘画不同于以往的大师,虚中见实,极具装饰性,是对印象的描绘。”当然,更多谩骂质疑的声音袭来,这个画派一个新的名字诞生了——印象派。无论是批判他们的人还是支持他们的人都开始用这个名字称呼他们的作品,卡米尔也认同这个名字。但至少他们已经引起了轰动,他们已经引起了很多关注,展会是十分成功的,他们会坚持反对学院派,坚持自己的创作流派,毕竟有一些支持的声音了。他带着妻子孩子继续靠创作卖画为生,但生活却越来越拮据,最穷的时候他身上分文不剩,还要担负起全家人的生活。但他的画总能遇到一个赏识的买家。1878年,巴黎世界博览会再次开幕,卡米尔展出了自己的300多幅画作,这一次他的作品终于获得了一致好评,他渴望的风流时刻终于到来了——他出名了。

欧文·斯通用饱含感情的笔调讲述了法国印象派绘画之父卡米尔·毕沙罗的绘画生涯坚持不懈的感人故事。卡米尔的故事也折射了这个时代中所有的印象派画家在一片逆境中努力证明自己的存在的奋斗故事。这是一本令人动容的传记小说,它呈现的不只是大师们传奇的一生,而是一种对艺术的最高境界永不言弃,对梦想和信念坚持不懈的执着精神。有时我想,在这个是非难以再分明的物质社会上,我就像那个19世纪站在布洛涅车站站台上等候火车进站的少年,看着海平面的远处即将吞噬掉的夕阳,云彩在天边呈现出不同的形状,我的脑海里浮起很多思绪,抑或想用一张画纸把它们全都画下来,以及我25岁刚刚开始的人生。


充满激情、梦想和创作的岁月——二十世纪是属于他们的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