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ngongcunfu / 情趣语文 / 从两首《钗头凤》,看尽陆游与唐婉的爱情...

0 0

   

从两首《钗头凤》,看尽陆游与唐婉的爱情悲剧!

2017-03-14  nangongcu...

从两首《钗头凤》,看尽陆游与唐婉的爱情悲剧!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

  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

  ――陆游《钗头凤》

  游园惊梦,梦再难圆。时隔多年,竟在沈园不期而遇。婉儿,怕是再不能如此叫你了。

  一口苦酒入喉,道不尽辛酸泪。相看泪眼却不能执手,如今你已为人妇,我亦娶新妻,前生缘分早已尘埃落定。他待你极好,我看在眼里,你与他赏花吟诗之时,我只一阵恍惚,仿佛多年前的记忆喷涌而出,赠你凤钗,娶你进门,新婚燕尔,如胶似漆。

  千错万错,都归于我,孝道与爱情,我选择了前者,我负了你,就再不能期许你心里有我。今日,我饮了你送来的酒,我知道你唤我“表兄”深意,从今后,再没有前尘往事,你我相忘于江湖。可,叫我如何忘记?东风险恶,拆散旧日情谊,换来的只有那几年萧索难熬的分离生活。

  春日依旧,人儿却思念得削瘦,泪眼沾湿红帕,海誓山盟仍在,却物是人非,那满腔情意的锦书再不能寄予深爱的人了。罢了,就此离去吧。就让这旧日的情意化在词间,伴着沈园老去吧。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干,泪痕残。

  欲笺心事,独语斜阑。

  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声寒,夜阑珊。

  怕人寻问,咽泪装欢。

  瞒、瞒、瞒。

  ――唐琬《钗头凤》

  时隔一年,我又故地重游。记得当时你我相见的场景,你无尽惆怅,我又何尝不是?

  务观,当时几乎破口而出的“观郎”,被你转身而去的背影生生咽了回去。士程知我心意,许我与你再叙表兄妹之情,你一口饮下我送你的酒,没有半点犹豫,可我分明从你眼中看到了泪意。你还是那样逞强,一声“表兄”,我看到了你的惊诧,随即死灰般寂然。

  你何时离去,如何离去,我都忘却,只记得当时你走后,我的泪水再也止不住地流。

  轻抚你作的词,我的心愈加疼痛,君心似我心,却奈何这世间人情。我如何不懂你的苦楚,你重孝,偏偏婆婆怨我恨我,怨我是个不祥之人,会为你带来灾难,恨我与你终日吟诗作词,误你仕途。

  我以为这不过是一时说辞,却不料果真来了个永世分离。当年赠我的凤钗如今又戴在别人发间,我如何不恨你,你终究是弃了我,我又如何去恨你,对你绵长的爱意早已深入骨髓。

  你有新妇,我亦再嫁士程,本该如此度过一生。士程怜我爱我,与你分离的疼痛被他的温情渐渐抚平,我以为,我这一生与他过度,也是何其幸福。难料啊难料,与你在沈园重逢,将我旧日回忆全然勾起,我如何忘得了与你的爱情,刻骨铭心,怕是只有来世,饮了那孟婆汤才能重生吧。

  只怨世态炎凉,人情淡薄,黄昏斜雨,花易落。

  只愿一别两安,各生欢喜,挣脱不了世俗的偏见,只期盼来世的缘分。夜凉如水,我这般强忍的心思,惹得病体每况愈下,士程关切,却只能掩泪欢笑。观郎,你负了我,怕是我也要负了士程了。

  卧榻听雨,我只觉得,将要解脱了。

  文 | 三度

  品读更多经典诗词、美图、音频与精美文章,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唐诗宋词品读

  很高兴能够在这个纷纷扰扰的世界里与你相识。每天推送经典诗词、美图、音频与精美文章品读,让我们在这浮躁的年代,静下心来,和三度一起品读鉴赏那些快被时光遗忘的经典,修身养性,传承经典,约否?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