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右_逢源 / 名人 / 梁启超:为父当如我,一门九子皆才俊

0 0

   

梁启超:为父当如我,一门九子皆才俊

2017-03-19  左右_逢源

梁启超:为父当如我,一门九子皆才俊

司母戊工作室
百家号|02-23 22:07

关注
1873年的今天,梁启超出生。他曾领导戊戌变法,是清华四大国学导师之一;他一生勤奋,每年平均写作39万字;他以一篇《少年中国说》激励了无数年轻人,还培养了建筑学家梁思成等9位杰出子女。晚年专以著述讲学为务,又深研佛学,1929年病逝。
梁启超:为父当如我,一门九子皆才俊
01
一门三院士,九子皆才俊
梁家子女当中最为人所熟知的,应属长子梁思成。他是我国著名的建筑学家,被英国学者李约瑟称为"研究中国建筑历史的宗师"。1948年,他与梁启超的次子,中国近代考古学的开拓者之一梁思永同时当选院士,传为一时佳话。
年轻时的梁启超
除了三位院士,梁氏其他子女也都各有所成。长女梁思顺擅诗词,通古文,国学功底十分深厚;三子梁思忠与兄长不同,立志从军报国,毕业于美国弗吉尼亚军事学院和西点军校,参加过淞沪会战,25岁时就因病早逝;次女梁思庄是我国图书馆学领域首屈一指的专家。
梁启超九个子女
梁启超去世时,家中还有四子梁思达、三女梁思懿、四女梁思宁、五子粱思礼四个未成年的孩子。他们受父亲的直接教导不多,但凭借自己的努力,都成为各自领域的佼佼者。四子梁思达南开经济学硕士出身,一直从事专业工作;三女梁思懿一度留学美国并任教,得知新中国即将诞生的消息后立即回国,长期从事对外友好联络工作;四女梁思宁在抗战爆发后投奔新四军参加抗日,亲身经历了前线的流血牺牲。还有去年去世的火箭专家、老幺梁思礼。
"一门三院士,九子皆才俊。"当人们历数梁氏子弟时,心中会升起一个共同的疑问:是什么样的"秘诀",造就了这样一个群星闪耀的家庭?
梁启超九个子女都成为各自领域的佼佼者
02
在子女面前十分"肉麻"
即使以今天的眼光来看,梁启超也是个另类的父亲,他常常热情洋溢地向孩子们"表白",让他们知道自己有多爱他们。在家书中,他曾如此写道:"你们须知你爹爹是最富于情感的人,对于你们的爱情,十二分热烈"
在子女面前,他十分"肉麻"。特别是对女儿们,他常把"宝贝"二字挂在嘴边。在给次女梁思庄的信中,他就曾这样写:"小宝贝庄庄:我想你得很,所以我把这得意之作裱成这玲珑小巧的精美手卷寄给你小乖乖,你赶紧收好吧。"
在儿子们面前,虽然没有这种亲昵的称呼,但父子间也常常逗趣。三子粱思忠在美留学,担心父亲身体,写了六页的长信来提醒他注意健康,他便故作嫌弃:"好碌暮⒆樱认壬苎寡希盅崽盅帷"
这位在思想界和政坛叱咤风云的大人物,甚至还会向女儿"撒娇卖萌"。晚年病中苦痛,他在给长女粱思顺的信中写道:"我平常想你还自可,每到病发时便特别想得厉害,觉得若顺儿在旁边,我可以撒撒娇,苦痛便减少许多。"
03
先有爱,才谈得上教育
粱家共九个儿女,梁启超会有意识地确保每个孩子都能感受到父亲的关爱。在家中,每个孩子都被他取了专属爱称,比如小儿子思礼就被他俏皮地称为"老白鼻"(英文"老宝贝"的谐音)。梁启超去世时,梁思礼不到5岁,对父亲几乎没有什么记忆。但在长大后读到梁启超当年兴致勃勃记述"老白鼻"儿时趣事的文字时,他总能感受到独属于自己的那份父爱。
先有爱,才谈得上教育。而教育总是需要耗费大量心力。梁启超工作极其繁忙,但即便再忙,他依然将极大的热情和精力倾注在孩子们身上。
晚年时,他忙于演讲、办学,自觉对思达、思懿、思宁的教育关注不够,于是决定让三个孩子休学一年,聘请家庭教师,专补国学、史学课。根据孩子们的表现,梁启超会给他们发奖品,通常都是他自己亲笔写的对联,横幅,内容大多是为人处世的道理。
梁启超与长女思顺、长子思成、次子思永
梁启超对子女的学业十分关注,但他从不把自己的意愿强加给子女,总是倾听孩子们的想法,给出自己的建议,让他们自主选择。本来,他很希望次女梁思庄学生物,但思庄尝试之后,自觉兴趣不大,他忙写信道:"听见你二哥说你不大喜欢学生物学,既已如此,为什么不早同我说。凡学问最好是因自己性之所近,往往事半功倍不必泥定爹爹的话。"
对于一时的考试成绩,梁启超也并不在意。他曾忧心忡忡地叮嘱梁思成:努力学习固然是好事,但不可"用力过猛",若是"把将来一身健康的幸福削减去,这是何等不上算的事呀"。梁思庄刚到加拿大时读高中,一次考试在班上只得了第十六名,十分沮丧。梁启超得知后,立刻写信说:"庄庄:成绩如此,我很满足了好乖乖不必着急,只需用相当努力便好。"
04
人生若无乐趣,要来何用
如果梁启超生活在现在,绝不会去写《我的儿子读哈佛》之类的畅销书。因为"读名校""升官发财"之类,从来就不是他对子女教育的目标。
梁启超的子女中,读过所谓世界名校的不在少数,但大多学的不是什么"热门专业"。梁思成修建筑史,梁思永投身考古学,梁思庄学图书馆学,都不是能赚大钱的行业。对于子女的选择,梁启超鼎力支持。梁思成毕业时,他专门筹集5000美元,资助梁思成和林徽因到欧洲实地考察西洋美术、建筑。
事实上,梁启超也并非不食人间烟火,也会担心子女的前裎。他本希望梁思成改学建筑工程,因为更容易找工作,但梁思成坚持要学建筑史,他便尊重儿子的决定。兴趣比什么都重要,他自称信仰"趣味主义",曾说:"凡人常常活在趣味之中,若哭丧着脸挨过几十年,那生命便成为沙漠,要来何用?"
除了要在自己的学业、职业中找到乐趣,还要在生活中寻找乐趣。他总是告诉儿女,在专业之外,要选一两样"娱乐的学问",因为"太单调的生活容易厌倦,厌倦即为苦恼,乃至堕落之根源"。在他影响下,梁氏子女有着广泛的兴趣爱好。比如梁思成除了绘画功底极好,还会钢琴、小提琴、小号等数种乐器,曾在全校运动会上获得跳高第一名。
梁启超是个天性乐观风趣的人,"什么悲观咧、厌世咧,这种字眼,我所用的词典里头可以说完全没有"。他曾向儿女"自夸":你们可曾见爹爹有一天以上的发愁,或是一天以上的生气?
这些,或许是梁启超留给子女们最宝贵的人生礼物。在此后漫长的岁月中,梁家人经历过战乱、贫困,经历过政治运动的残酷冲击,无论遭遇何种困境,这份坚韧与乐观,都支撑着他们的尊严。
05
心中绝未忘一"国"字
在很多方面,梁家的教育是西式的,九个子女七人都曾出国留学或工作。但骨子里,他们是传统的。这种传统来自祖辈,已浸入家族的血脉。
在距离梁家约30公里的地方,有个称为崖山的出海处,也是南宋亡国时水师与元军最后激战并覆灭的古战场。从梁启超记事起,祖父就常常讲起历史旧事:南宋忠臣陆秀夫,为保护幼主奋战元兵,最后走投无路,背起小皇帝投海就义,士兵等也跟着投海,无人投降。上元节到庙里,祖父也会一一讲解:"此朱寿昌弃官寻母也,此岳武穆出师北征也。"这些民族英雄的故事激励着童年的梁启超,长大后,他的思想不断发展变化,但正如民国政界人士徐佛苏对他的评价:"四十年中,脑中绝未忘一'国'字。"
梁启超书法
06
言传身教,铭刻在子女心中
'国'这个字也随着他的言传身教,铭刻在子女心中。孩子们小时候,梁启超也喜欢在茶余饭后讲宋元崖山海战的故事。待他们长大懂事,梁启超便会与之探讨国家前途、民族命运。他对时局之混乱、前途之未卜,都有着清醒甚至悲观的认识,但从未放弃过救国的信念:"中国病太深了,症候天天变,每变一症,病深一度,将来能否在我们手上救活过来,真不敢说。但国家生命、民族生命总是永久的,我们总是做我们责任内的事,成效如何,自己能否看见,都不必管。"
这段话,似乎也是他一生的写照。他一生主张变革,上过书、参过政、四处疾呼,终不改其志。这份百折不回的爱国热血,同样流淌在他每一位子女身上。
抗战期间,梁思顺陷在北京,丈夫去世后,独自抚养四个孩子,生活极为艰辛。她会说一口流利的日语,但始终坚决不为日本人做事。三子梁思忠、四女梁思宁都走上抗日一线。
梁启超所有出国的子女,无一例外都在抗战中或新中国成立前夕回到祖国。"报效祖国"这四个字,在梁家从来不是一句说来好听的空话,即便为此颠沛流离或蒙受冤屈,他们都如父亲当年,绝未忘一"国"字。
这正是世人如此敬慕梁氏一家的原因--国士风骨。在迭遭巨变的20世纪之中国,这般风骨撑起了民族的存续;在岁月已安稳,"各有稻粱谋"的今日之中国,这种风骨似已渐远。
恰恰是粱家后人至今仍勃兴于各行各业的精英身份,仍镌刻于心灵的家国情怀,骤然提醒了我们,这风骨不曾离去,就在我们身边,是真正值得我们仰望的星空。
梁任公晚年为什么只专学术,不谈政治?
梁启超与胡适之间究竟有何纠葛渊源?
作为国民大孝,梁启超为何未能见上父亲的最终一面?
一门三院士,梁启超教育子女的成功秘诀是什么?
面对种种困惑、不解,夏晓虹先生历时八年,推出新著《梁启超:在政治与学术之间》。在依托新史料的发现的基础上,对一生徜徉于政治与学术之间的梁启超提出自己的新观点和新发现,更是有别于市场的泛泛读物。
近年来关于梁启超的研究著作颇多,有些侧重其政治生涯的讲解分析,有些则更倾向于研究其学术方面之成就。《梁启超:在政治与学术之间》对梁启超政治生涯以及文学成就进行综合研究,填补了梁启超综合研究领域的市场空缺。
本文摘自网络,作者不详。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