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多国家为什么治不了一个朝鲜?真相惊人!

2017-03-22  许兴华数学



来源掌上历史





当金正恩上台的时候,外面的世界对这个不到30岁的年轻人还有些期待,希望有西方留学经历的他能为这个破败不堪的国家带去一些朝气,然而他除了把自己吃得越来越胖并娶了个貌美如花的乐团主唱之外,还大肆清洗对自己不敬的前朝元老。尤其是前些日子,他更是连自己的亲生大哥都不放过,趁着大哥离开中国,对其下了毒手。


更让外界感到忧虑的是,他带领下的朝鲜在“宇宙第一强国”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并且愈发走向极端。


如今的金正恩已经脱去了上台之初的一脸稚气,他的照片频频登上国际媒体的版面,我们经常能够看到他被一群痛哭流涕的军民们围成一圈,仿佛被这些人活捉一样,这是他对外展现人民拥戴和政权稳固的独特方式,也是朝鲜的特色文化之一。







如果说前几次朝鲜核试验外界还是怀疑他的核技术,那么这次盛传的三十万吨核爆清楚地告诉世人,美国和韩国部署萨德吓不了我。


朝鲜在研制核武器的道路上,只用了一个策略: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嘴上反复说放弃,甚至还炸过冷却塔、允许国际组织进去核查,但实际上从来也没有住手;在六方会谈中也出尔反尔,签了停核协议,没几年就撕毁,宣布自己已是拥核国家,还要求大家都承认。在国际社会上,基本没有什么信誉可言。


或许有人闹不明白,朝鲜人连饭都吃不上,为什么他们国家还卯足了劲非要造核武器。其实朝鲜的意思非常简单明了,我就一条道走到黑,大不了最后咱们来大当量的核武器,搞个核冬天,让全世界跟我同归于尽。


他们的脑回路跟我们不一样。我们经历了改革开放,思想已经进入现代,大部分同胞基本上能跟上现代社会的步伐,而朝鲜人的思想则在现代社会显得非常另类。


朝鲜的说法是,领袖是大脑,党和军队、政府是手足,人民是躯干,领袖指哪儿就打哪儿。


而领袖这个大脑的核心,便是所谓的“主题思想”。


“主体思想”是朝鲜开国领袖金日成创立的思想体系,后被写入朝鲜宪法,成为朝鲜国家和人民唯一的活动指导理论,至高无上。甚至于在朝鲜的书店里,关于主题思想的书籍比比皆是,关于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原著却一无所有。实际上,马克思主义理论原著在朝鲜某种意义上也属于禁书之列。





金日成、金正日主体思想著作


主体思想被确立为朝鲜的立国之本,核心可以概括为四个字:独立、自主。“主体”的意思简单说,就是谁都不能信,谁也不是靠山,万事不求人,就靠自己。


乍一看这个想法还蛮“正能量”,但是,这也是朝鲜政府在国际社会上不守承诺的重要原因。因为他不相信任何国家,潜意识里就会把其他国家都当成敌人,稍不合他心意,他便觉得你背信弃义。


所以,你看他是不守承诺,背信弃义,他觉得他是理所应当,因为国际社会对不起他在前。这就是主体思想的体现,谁的面子也不给,我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爱怎么来怎么来,谁也管不着。


实际上,朝鲜之前也是靠着苏联才得以发家,可是人家愚民政策,老百姓不知道,还以为日本鬼子是金将军打跑的。类似的还有抗美援朝,人家可没有宣扬志愿军和苏联的功劳。在苏联和中国的支援下, 直到七十年代,朝鲜的经济都和韩国不相上下,甚至略有先进处。


这些“丰功伟绩”,朝鲜政府一股脑儿笑纳,向民众宣扬,成为他们主体思想的合法性依据。然而到了90年代,苏联解体,东欧剧变,朝鲜的好日子也就跟着到头了,一时饥荒连连,几千万朝鲜人连饭都吃不上了。问了维稳的需要,朝鲜领导人金正日在主体思想的基础上提出“先军政治”:


一切工作都围绕军队展开,有限的资源要优先保障军队。朝鲜政府认为,只要控制好军队,便能维持政权稳定。一来可以对外保持武力威慑,二来对内确保政权根基稳固。事实也的确如此,即便发生大饥荒,朝鲜国内也没有发生动乱。





朝鲜军队目前保持在110万人左右,数量仅次于中国、美国、印度排第四位。但是大家要知道,中国、美国、印度都是人口上亿的大国,朝鲜只有两千多万人口,每二十一人中就有一名军人,军民比例世界第一。


军队在朝鲜政治生活当中相对地位较高,生活待遇、政治待遇、社会声誉比工人、知识分子都好,年轻人一般都喜欢当兵,年轻的姑娘想找对象,也喜欢找军人。


先军政治的逻辑就是,“没有糖果可以活下去,没有子弹就不能生存”。这种丛林法则思想,从幼儿园开始就一直在灌输,以至于朝鲜人民对其他国家几乎是有一种天生的仇视和戒备。


与此相适应的,朝鲜对内也利用军队对人民进行严厉的镇压,任何试图脱北的人,都会面临边境的种种军事设施,在越过边境的时候稍有迟疑,便会被军队击毙或抓捕。活捉之后,脱北者会被当众枪毙,并且不是一枪毙命,而是让受刑者身中数枪之后在痛苦中死亡。


朝鲜最高领导人也多次公开表示“先军政治就是万能宝剑”,强化先军政治也是金氏政权维持合法性的唯一手段,一旦搞出核武器,对内可以证明先军思想和领袖的伟大英明,振奋民心,给人灌输“我日子过得没你好,但我比你厉害”的精神鸦片。


对外,则可以此作为筹码,向国际社会要粮食要原油,反正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大不了同归于尽。


在朝鲜,主体思想和先军政治无处不在,比如朝鲜不使用公元纪年,而是使用主体纪年,以金日成诞生的1912年为主体元年,今年是主体105年;平壤地标叫“主体思想塔”,在日常生活中,主体思想标语随处可见。





主体思想塔


大家要清楚,板门店的协定只是停战协定,而不是和平协议。理论上,朝鲜半岛是世界上不多的仍然处于战争状态的地方,而且这种状态已经存在了几十年。在朝鲜官方宣传中,将美国、韩国、日本树立成无时不在的敌人,现在偶尔也指桑骂槐地捎上中国。


至少在表面上,这种几十年如一日洗脑式的宣传是成功的,普通民众对领袖的爱戴与宗教信仰几乎没有分别,至少在面对国内外记者的镜头时,他们无一例外都是这样的表现:





与主体思想相对的是,朝鲜从金日成至今,都坚决抵制“事大主义”,“事大”就小国侍奉大国以保存自身的策略。古代的朝鲜半岛政权,一直奉行“事大交邻”的政策,“事大”就是侍奉中原王朝,“交邻”则是指与日本等邻国的往来。


到了朝鲜李氏王朝时期,“北不失礼,南不失信”成为一则祖训,而“事大”则成为朝鲜对华政策的代名词。


“事大”显然与主体思想是矛盾的。所以朝鲜一直在消除朝鲜民间对苏联和中国的崇拜甚至是记忆。五十年代,朝鲜对参加过中国革命的朝鲜共产党人进行了大规模的清洗。此后,朝鲜官方宣传和教科书中对中国志愿军的描述日益淡化,如今几乎匿迹。而且前面已经提到,苏联和中国对朝鲜的支援,朝鲜官方也是闭口不提。这些都是严防“事大主义”倾向的发生。





毛泽东与金日成


从70年代中美、中日关系正常化以及中国的改革开放开始,中国就从革命外交的思维中走出来,开始融入到美国主导的国际经济体系之中去。


而朝鲜则仍然致力于构建“主体思想”,反对“事大主义”,基于意识形态为纽带的亲密关系逐渐松弛了,现实利益让两国处于两个平行线上。1992年中韩建交,更引发了朝鲜对中国不满。因为此时的朝鲜对韩国,在经济、文化、科技上已经几乎没有了任何优势,中国势必在一段时间内会和经济相对发达的韩国保持非常亲密的关系。





邓小平与金正日


朝鲜深知自己对中国的战略意义,也只有在需要帮助的时候才会想起中国。钱其琛在他的《外交十记》当中,回忆了他亲自去向金日成报告中韩建交的事情,当时钱其琛一行的专机到达平壤之后,机场没有按照惯例举行欢迎仪式,钱其琛一行改乘朝鲜准备的直升机,飞到金日成夏季常住的湖滨别墅。钱其琛向金日成转达了口信。


金日成当时说,中国的事情,中国定了就可以了,你们就按你们定的做,我们自己走自己的路。需要的时候,我们再请你们帮助吧,就这样吧。在钱其琛的记忆当中,这次会见是金日成历次会见中国代表团时间最短的一次。会见之后,没有举行任何例行的招待宴会,钱其琛一行当天就返回了北京。


如今,包括美日韩在内,很多人将朝鲜日益壮大的核力量归罪于中国,认为中国没有对其施加影响力,这其实是没有认清中朝之间真实的关系。中方已经多次声明,中国和朝鲜是正常的国家关系,正常关系就是说,我跟他不存在军事同盟,也不会也难以干涉他的内政。而且,历次核试后联合国对朝鲜的制裁决议,中国都是了投赞成票的,难道这还不够明显吗?


还有一些人说,当年中国试验原子弹,美国苏联也坚决反对,如今朝鲜是一个主权国家,为啥你能有原子弹,人家就不能有?


这个逻辑忽视了一个国际道义的问题,核武器是一种终极武器,跟炮弹不一样,需要极强的控制能力,还得有大国担当,否则对全人类都是毁灭性的。


实际上,国际社会曾经一再给朝鲜机会。曾有美国为首的专家团队去朝鲜考察核设施,对他们的防护设施感到很担忧,虽然他坚决反对朝鲜搞核武器,但还是从人道主义出发,为他们提供了改进设备的技术手段,甚至帮他们提供了建设核电站反应堆的技术。


可是朝鲜却钻了空子,屡次进行脏弹、原子弹的实验。






朝鲜宁边核设施


而且,这些核试验距离中国边境不过百十公里,一旦发生泄漏,大片东北国土势必遭殃,全世界没有哪个国家在人口这么稠密的地方进行核试验。


而且以朝鲜的体制和领导人的行事风格,谁能保障他不乱来?再说,万一玩火自焚,朝鲜失控,大量朝鲜人变成难民涌入中国怎么办?


如今中国的地位很尴尬,打,不可能,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中国也绝不会允许有人在自己家门口放火,朝鲜又把2000多万人民和核武器一起绑在战车上,到时候来个同归于尽,咱们也惹一身骚。


和,也很难,六方会谈基本破产,重新启动遥遥无期,美国已经有了放弃核武器再谈判的想法,朝鲜则要求美国先承认它的核地位再说,互相极度不信任,根本坐不下来。


有人提出由中国提供核保护伞来换取朝鲜弃核,且不说这与中国一贯的不结盟政策相违背,朝鲜压根就没打算靠别人的保护伞,否则金氏的合法性在哪里?朝鲜独立自主的主体思想颜面何存?


因为主体思想,朝鲜不会允许任何大国插手本国事务,对自己施加影响,大国也很难像对叙利亚、伊拉克、利比亚那样,在他们内部扶植自己的力量。


朝鲜领导人就是在这样的地缘格局中生存了下来,比萨达姆、卡扎菲活得都好。


如果把国际社会比作丛林,朝鲜就是眼镜蛇,它全身柔软,但有两颗令人胆颤毒牙,从国家进化的角度来看,朝鲜是成功的,不管是试射导弹还是核试验,他都是在把这两颗毒牙磨得更加锋利而已,这比上面那些穆斯林国家坐以待毙要高明。


然而,这种近乎于无赖的生存方式,又能存在多久呢?即使最毒的毒蛇,也有他的天敌,一旦被天敌找到七寸,再毒的蛇也会被一击致命。无论是想驯服还是征服,找到他的“七寸之地”都是当务之急。


这个七寸在哪呢?或许就存在于朝鲜的世袭制度至上。


眼下,金正男惨死东南亚,金正恩二哥金正哲在朝鲜的地位日趋尴尬。如此时机,正是这条毒蛇暴力七寸的时候,就看是谁,先动手冒险一试了。


【摘自】首席谋略官。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