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yavijnana / 思想文化 / 潘金莲身上可堪入画的细节

0 0

   

潘金莲身上可堪入画的细节

2017-03-23  alayavijn...

编者按:上一回说到《金瓶梅》的版本选择,这一次就着重讲讲潘金莲,这位追逐爱情,有着与时代思想相悖的“真”美人儿。

小说作者用了诸多笔墨描绘潘金莲在面对西门庆、武大、武二时的言行举止,一颦一笑。而这些看似日常的句子里,暗藏了诸多古典诗词意象,犹如电影中的“梗”,用一些不断闪过的画面和情景带动着观者的感受,将彼时的情景和心境缓缓道来。



《金瓶梅》的好处是古典诗词意象满处皆是,却又不仅是一种再现。他给予了碎挼花打人、打相思卦、斜倚阑干、帘儿下翘首这些唐诗宋词中的佳人形象一种新的活力,他让它们与故事、有血有肉的人物发生关联。我们跟随着潘金莲、李瓶儿、庞春梅、孟玉楼这些女子记住了这些意象,随之成为我们的一种文化基因。 


田晓菲在《秋水堂论金瓶梅》里说得极好,她说古典诗词记载生活中的一个短小的瞬间,不给出人物的来龙去脉,只是描绘他们在一个片段时空中对一件事情的反应。小说《金瓶梅》却像填空一样,把古典诗词限于文体与篇幅而没有包括进来的东西提供给读者。


《金瓶梅》继承了古典诗词的优美抒情世界,如同后来的继承者《红楼梦》,在前人的基础上用属于自己的诗性语言构建了一个世界。继承的同时,《金瓶梅》也做了极大的颠覆。今天我们要说的就是潘金莲的宋词美人与恶妇形象的交叉。一方面,潘六儿十分聪慧,是全书中为数不多识字的妇人,弹得一手好琵琶,也识得唱曲,自有一段伶俐。她有着旺盛的生命力,是西门庆的另一面。对金钱没有那么在意,自始至终第一目标都是找个才貌与之相配的,一家一计过日子。另一方面,她有自己的恶毒处,也有属于自己的“死鱼眼睛”时候。如同“郑元和风雪打瓦罐 ”,风雪虽美,终要打瓦罐这样过活。




- 1 -

 那妇人独自冷冷清清立在帘儿下,望见武松正在雪里,踏着那乱琼碎玉归来。


《戏叔》这一段一直是历朝人民喜欢的。沈璟作《义侠记》,本是着意写武松,从打虎一直到上梁山娶妻完婚接受招安,全本36折。但是后来除了武大的丑角尤其受人喜欢外,剧情上,武松、潘金莲、武大、西门庆这段故事成了最受欢迎的折子戏,《戏叔》《挑帘》《裁衣》直到《捉奸》《服毒》《显魂》《杀嫂》,上世纪20年代,欧阳予倩作的五幕剧《潘金莲》,更是着眼于这几回。潘金莲雪日温酒戏叔,成了色香味俱全的一场戏。开场却是带着阴影的。


武松自从入住到武大家后,每日早上去衙门点卯上班,回家吃早饭,到傍晚再回家。《戏叔》这段,先是连日朔风紧,飘起大雪,下了整整大半夜。次日武松早早去衙门,直到日中未归。武大早饭吃了,便被金莲赶出做买卖。她让王婆买了酒肉,去武松房子簇了一盆炭火,下了决心要在这一日撩逗武松,不怕他不动情。


这样自信的潘金莲一方面应是对自己才貌相当自信,另一面也是对武松察言观色后的一个基本判断,毕竟初见潘金莲的武松是一连低头的,还送过一匹彩色缎子与她做衣服。这样一个伶俐的行走江湖的武二郎,日常应对金莲并没有特别的抗拒。于是她要下手撩拨他。


可惜接下来却是一句:那妇人独自冷冷清清立在帘儿下,望见武松正在雪里,踏着那乱琼碎玉归来。下文里有一句武松自把雪拂了。这应是一幅风雪归人的景象。有两面好看处,一是妇人雪中独自立在帘儿下。


倚门帘儿下便是想说的第一个古典佳人的意象。想想风雪中,满世界皆裹白装,那妇人便是这世界唯一的亮色,她却冷冷清清立在帘儿下。怎不怜惜?可惜武二非此人。


说回这倚门、帘儿下,宋词惯会用此语。“不如向、帘儿底下,听人笑语(此首是我最爱的一首易安词,小时候看电视剧背下来的),“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别后妆台镜懒开,倚门日日望书来。西风吹过衡阳雁,雁已归回郎未回。”“落花寂寂黄昏雨,深院无人独倚门。”


唯莺莺道得众人心声:官人此去。得官不得官。早早回来。休使妾倚门而望。


可惜很多时候倚门而望,帘下独立总是难免的。西门庆与潘金莲激情过去后,潘很快便又一次尝到这滋味:三朝九日,足乱了一个多月,不曾往潘金莲家去。把那妇人每日门儿倚遍,眼儿望穿。使王婆往他门首去寻,门首小厮知道是潘金莲使来的,多不理他。 


风雪归人便是另一幅入画处。红楼梦是落入白茫茫大地真干净。风雪一面驱赶着人往暖处去、家里去,一面掩盖着无数罪恶与隐秘。如接下来的戏叔。




- 2 - 

轻唤郎一声,低头弄裙带


不敢对视,心里不在翻江倒海也是藏着无数情绪。


武二郎面对潘金莲的直视,几次低头。潘金莲对着西门庆的调戏,更是低头,低头笑道,低头弄着裙子儿,咬着衫袖儿,斜着溜他一眼儿。这是一个第一次偷情妇人的正常描写。与武二在嫂嫂调戏时一味低头应对互相参看,十分有趣。武二的低头一面是拒绝,一面是了解。他一早就知道了这嫂嫂对他有意。因此《水浒》与《金瓶梅》文本里,妇人筛酒,说道:“天气寒冷,叔叔饮过成双的盏儿。”武松的未拒绝,直到最后都吃了七八分,却仍然是将酒洒了。还有用意识流解释的匹手夺过来,把手只一推,这一点点肢体接触算是武松的潜意识。


而两次低头:


那妇人陪武松吃了几杯酒,一双眼只看着武松的身上。武松吃他看不过,只得倒低了头。


那妇人也有三杯酒落肚,哄动春心,那里按纳得住。欲心如火,只把闲话来说。武松也知了八九分,自己只把头来低了,却不来兜揽。


是心底波澜的表现。其实武松并非潘金莲所想,武大所说的那般不解事,看他与孙二娘那场近乎色情残暴的对峙便知道,武松所不解的并非是风情。


相较而言,潘金莲的低头是风情无限。徐志摩说得最精当: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 3 -

 雪夜弹琵琶,碎挼花打人


潘金莲身上可堪入画的细节还有很多。雪夜弹琵琶,叹为人莫作妇人身,百般苦乐不由人。醉闹葡萄架一连串儿的对花的铺陈。金莲初入西门家,与西门庆、孟玉楼下棋,下不过便起意儿把棋子扑乱。如那《开元天宝遗事》里所载的杨贵妃与唐明皇之事,唐明皇与亲王对弈,贺怀智独奏琵琶,贵妃立于局前观之。上欲输次,妃子将康国猧子放之,令其局上乱其输赢。见皇帝要输,放哈巴狗把棋盘弄乱,旁边所配音的是琵琶声。放至善弹琵琶的金莲这里,又是一对应。


把棋子扑撒乱的金莲,一直走到走到瑞香花下,倚着湖山,推掐花儿。西门庆寻到那里,说道:“好小油嘴儿!你输了棋子,却躲在这里。”那妇人见西门庆来,昵笑不止,说道:“怪行货子!孟三儿输了,你不敢禁他,却来缠我!”将手中花撮成瓣儿,洒西门庆一身。


这是“牡丹含露真珠颗,美人折向庭前过。含笑问檀郎,花强妾貌强?檀郎故相恼,须道花枝好。一面发娇嗔,碎挼花打人”的真人版。却带有世俗的欢乐。只是再“热”的局都要冷下去。




- 4 -

 帘内听言语


小说里佳人有雅样,就也有许多俗戏,刚刚下完棋,下一秒便打算吃煮的猪头。但是大处讲,与古典诗词最相悖的还是《金瓶梅》里的死亡,从开篇死亡的阴影便笼罩在潘金莲身旁,与之相对的白玉莲似乎无故事只为与之相对,便已死去。潘金莲用砒霜毒死武大,王婆帮其收尸,亦是鬼魅。但都不及最后武二杀金莲。除了现场惨不忍睹,更因着我们跟着《金瓶梅》目睹了潘金莲的一生,再来去想她的死。


可是在瘟神武松又来到潘金莲面前时,她在做什么呢?如那次雪夜的等待。她依然是:


那妇人在帘内听见武松言语,要娶他看管迎儿,又见武松在外出落得长大身材,胖了,比昔时又会说话儿,旧心不改,心下暗道:“我这段姻缘还落在他手里。”就等不得王婆叫他,自己出来,向武松道了万福,说道:“既是叔叔还要奴家去看管迎儿,招女婿成家,可知好哩。”


有人说这是潘金莲的天真之处,也是潘金莲从头到尾都爱武松的明证,可惜无论是《金瓶梅》,还是《水浒传》,潘金莲都脱不了一死。《金瓶梅》里武松从炉内挝了香灰塞在金莲口中,揪住脑袋摔翻在地,金圣叹说这是杀虎之法。妇人挣扎,狄髻簪环滚落在地。武松妨她挣扎,先用油靴踢她肋肢,后用两只脚踏她两只胳膊,嘴里说的是:淫妇,自说你伶俐,不知你心怎么生着,我试看一看。一面用手去摊开她胸脯,说时迟那时快,把刀子去妇人白馥馥心窝内,只一剜,剜了个血窟礲,那鲜血就邈出来。那妇人就星眸半闪,两只脚只顾登踏。武松口噙着刀子,双手去斡开他胸脯,扑扢的一声,把心肝五脏生扯下来,血沥沥供养在灵前。后方一刀割下头来,血流满地。连作者都不得不叹一句武松端得好狠也。


水浒传里比金瓶梅要精简写:


说时迟,那时快,把尖刀去胸前只一剜,口里衔着刀,双手斡开胸脯,取出心肝五脏,供养在灵前。肐查一刀,便割下那妇人头来,血流满地。四家邻舍,吃了一惊,都掩了脸。见他凶了,又不敢动,只得随顺他。


只是《水浒传》里的杀与《金瓶梅》里的杀却隔着漫长的时间。《金瓶梅》让金莲又偷生了几年,在这浮世里晃荡了些时日,受宠也争宠,也哭也笑,害人也被这俗世害。却还存着一寸天真,以为那一段姻缘仍然落在武松这里。


开场时门帘儿下磕着瓜子看人,历经百劫后仍然是帘儿下看人,似乎一切都未发生过。黄粱米未熟,南柯梦未醒。可是这在已清醒的看客看来,却是另一番滋味。


马伯庸曾说“角色再光彩成就再大,一想到接下来的时代悲剧也暗淡无光”,他指的是《清明上河图密码》系列,我当时想的是他写的《长安十二时辰》,放到这里也是潘金莲的一生。可堪入画的每一个细节,都必须笼罩着她的天真以及最后的死亡,当然如果继续追究,还有她身上的恶。


所以我喜欢孙述宇对潘金莲的点评,他说:


《水浒传》是一本天真的书,读水浒时不大反对杀人,是由于在这夸张的英雄故事的天地间,我们不大认真,只是在一种半沉醉的状态中欣赏那些英雄;但《金瓶梅》是个真实的天地,要求读者很认真,一旦认真,杀人就不能只是一件痛快的事,被杀的潘金莲,无论怎么坏,无论怎样死有余辜,这个拖着一段历史与一个恶名而把自己的生活弄得一团糟的女人,我们是这么熟悉,她吃刀子时,我们要颤栗的。


而这也是让古典佳人意象重换生机的重要原因。毕竟美人总是不同的。


文中插图均来自高马得


本文作者:齐婴宁 · 读库编辑 |个人订阅号:古文观不止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