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學仁 / 文件夹1 / 女书字符成为国际标准字符“新丁”

分享

   

女书字符成为国际标准字符“新丁”

2017-03-25  許學仁


“我们终于成功了,女书字符成功申报国际标准字符,女书的保护掀开了崭新的一页。并为女书走向世界奠定了基础!”3月23日,江永县女书抢救保护领导小组负责人、县政协主席刘忠华激动地说。当天,从北京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传来喜讯:2015年,中国代表团向国际标准化组织ISO/IEC JTC1/WG2第64次会议提交的《关于将女书编入国际通用字符集的提案》获得一致通过。从此,女书成为国际标准字符集大家庭的一员。

女书研究专家、清华大学赵丽明教授介绍:“国际编码提案通过后的女书,将和汉字、英文、日文等一样,作为世界上重要的文字进行国际编码储存。人们在电脑、手机上可以随时输入、输出女书,实现女书单字与相对应的文字互译,方便大家更好、更直观地了解和学习女书。”

鲜为人知的是:女书字符申报国际标准字符之路经历了16年的艰难历程。

民族责任

早在2001年,国际标准ISO/ IEC10646工作组已经在该标准框架中为女书预留了编码空间。也就是说,从这时起,国际社会对女书,这一世界唯一的性别文字,给予了关注与肯定。

清华大学教授赵丽明说:“这既感慨感动,更多的是感到一份沉甸甸的责任。”赵丽明教授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研究女书,她多次到江永进行田野调查,与当地女书传人深入交流,与其他女书专家互通有无,在江永县政府和群众的支持下,获得了大量第一手资料。

本世纪初,在赵丽明的组织下,清华大学成立了清华大学抢救女书 SRT 工作组,该小组经过数年的艰苦工作,从近千篇女书原件中,抢救、翻译、整理出可识读的640篇作品,计22万字,并进行扫描、影印、解读,出版了《中国女书合集》(中华书局,2005年)。编制了《女书字表》,进行初步数字化处理,建立了《女书字库》。其数据来源于女书传世佚名经典文本,以及截止到20世纪末,可见到的最后一代女书自然传人的全部作品。因此,《中国女书合集》反映了女书用字的基本原貌。

清华大学抢救女书SRT工作组,根据五卷本《中国女书合集》中的女书作品,进行了全面、穷尽性的女书用字比较,形成了研究专著《女书用字比较》,系统地介绍了女书是一套成熟的表音文字体系,有着记录江永特定区域方言的手段和特点。

赵丽明说:“2007年9月,在国际标准化组织ISO第51次会议上,中方得知美国已出版了有关女书的专著,其中已经整理出女书单字(包括异体字)490个,如果我们不及时提出申请提案,很可能会被美国人捷足先登,致使我国文化主权丧失,造成很大被动。”

因此,由国家信息产业部电子工业标准化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清华大学计算机学院、清华大学中文系以及中国女书研究会共同研制撰写,完成了《关于将女书编入国际通用字符集的提案》,该提案中的女书字表就是赵丽明主持编纂的《女书用字比较》、《传奇女书》中的字表。ISO/IEC JTC 1/SC 2/WG 2/IRG 成员、美国加州伯克利大学语言中心教授 Deborah Anderson称赞《关于将女书编入国际通用字符集的提案》:“可作为其他文种国际编码的借鉴和示范”。ISO/IEC JTC 1/SC 2/WG 2/IRG 成员、汉字编码召集人、时任香港理工大学计算机系副系主任的陆勤教授对赵丽明教授说:“我在中文标准化方面工作了十几年,接触了很多内陆的学者,您所提供的关于女书标准化的资料,是所有中文标准化的提案里最全面的,也是最神速的。”

从2007年9月至2008年4月的数次会议上,女书 ISO/UCS 国际编码提案及补充提案获得了认可,女书修订提案正式被接受,并进入投票阶段。

“一票”之憾

2013年,在斯里兰卡召开的国际标准化组织ISO/IEC JTC1/WG2第62次会议中,中方提交的女书提案得到了与会各国代表的称赞。但是,日方专家却投了反对票,提案未获通过。日方专家的理由是,根据日本的女书研究专家远藤织枝的意见,认为提案中有33个女书字的用法存在争议,建议先不列入,推迟到以后再进行扩展。

2014年9月底,在马尔代夫召开的ISO/IEC JTC1/WG2第63次国际编码大会上,中方提案吸收了美国伦斯勒理工学院季姮教授,BLENDER实验室Bulent Yener教授,以及原美国计算语言学会会长、加州大学Kevin Night教授的意见,利用计算语言学、计算机图像处理等新技术,对女书的文字编辑作出了新的修改。但日方专家仍坚持反对意见,提案仍未通过。

2015年7月,江永县女书抢救保护领导小组负责人、县政协主席刘忠华,女书传人胡欣应赵丽明教授的邀请来到清华大学,商量出版女书书籍。期间,赵丽明介绍了两次会议的“一票”之憾:日方提出反对的理由来源于33个字用法的争议,而引起争议的原因却是女书用字,因字音不同会有不同的写法。日方引证的只是一个女书传人的书写样本。

凭着近15年抢救保护女书文化的工作经历和数理统计的专业知识,刘忠华向赵丽明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方案:专业学术支撑与文化传承互相映证,提案中的女书字符由江永县现有的女书传人再作一次校正比较,以全部传人的认可,来攻破日方只以一个传人的样本而提出的异议。

共同攻关

为维护我国的文化主权和文化自尊,江永县女书抢救保护领导小组从2015年8月中旬开始,组织女书传人和当地专业人员,在赵丽明的指导下,依据以前的女书提案,撰写了《关于将女书编入国际通用字符集的提案》补充提案。此次提案的撰写充分汲取了以往数次提案编制的经验,修正了以前女书提案的一些不足之处,认真研究了日方反对的理由,对其中合理的成分,作了相应修改回应。此次提案的编制,认真分析《女书字表》的数理统计结果,在组织政府部门认定的女书传人逐字辨别、认读的基础上,获得全体女书传人一致签字认同,最终形成了提交国际标准化组织ISO/IEC JTC1/WG2第64次会议的《关于将女书编入国际通用字符集的提案》补充提案。该提案包含396字的女书字符,即女书国际标准字符。

2015年10月19日,参加国际标准化组织ISO/IEC JTC1/WG2第64次会议的中国代表团女书字符工作组成员赵丽明、刘忠华、陈壮、胡欣等来到日本岛根县松江市后,立即马不停蹄地与各国专家广泛接触,介绍《关于将女书编入国际通用字符集的提案》补充提案的主要内容和重要意义。对中国保护和研究女书的工作,各国专家给予充分肯定。

10月21日,中国代表团女书字符工作组全体成员与日本女书研究专家远藤织枝教授进行了充分地交流,转达了全体女书传人对提案认同的签字意见,并向她解释了33个文字有异议的原因。

10月22日至23日,赵丽明在正式会议上就补充提案作了详细说明。她介绍说:“这次提交的女书字符补充提案,按照尊重原始原件、女书传人个人独立校正、女书传人群体集中讨论达成共识的原则,以《女书用字比较》《女书读本》《传奇女书》为依据,参考二十一世纪以前的女书作品,对原提案的女书字符进行了认真修改,提交女书字符396个作为女书标准字。”女书传人胡欣对各国专家提出的文字修改问题一一作了回应。刘忠华代表江永县政府说明了专家证论与女书传人证论的过程。日方没有再提出异议,各国专家为中方提出高质量的提案鼓掌。

会后,中国代表团女书字符工作组根据各国专家的建议,整理完善了《女书国际通用字符集方案》,呈送各国专家审核、表决。今年以来,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陆续收到各国专家历时一年多时间,给出的审核意见及赞同回复。

女书字符成功申报国际标准字符的消息传到女书的发源地江永,大家无不欢欣鼓舞。该县女书研究管理中心主任肖萍难抑兴奋之情:“女书文字成功申报国际标准字符,这对女书文化的保护传承、女书文字的推广应用,都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今后,我们要更加注重女书文化原生态的保护,更加注重女书知识产权的保护,使女书文化永续发展。”

今年83岁的国家级女书传承人何静华高兴地说:“今后,世界各国的人们可以借助电脑、手机,用各自的语言文字翻译女书了,我要进一步办好静华女书院,传承好女书,多培养女书传承人。”

知识链接:

(一)ISO/IEC JTC1/WG2,是ISO(国际标准化组织)/IEC(国际电工委员会)/JTCl(第一联合技术委员会)/SC2(第二分技术委员会)/WG2(第二分技术委员会第二工作组)的简称。工作范围包括:图形字符及其特性的标准化;包括字符串排序、相关控制功能信息交换用字符的编码显现以及代码的扩充技术,不包括音频和图片的编码。

截止到2005年12月,共有33个P成员(permanent member:永久成员)和13个(Observer:观察员)O成员,中国是P成员之一。

(二)、字符编码的国际标准化组织ISO/IEC JTCl/SC2/WG2,成立于 1984 年 4 月,由来自世界各国的语言学家和信息技术专家组成的这个工作组,针对各国文字、符号进行 ISO/UCS 统一性编码工作的具体指导和严格审订,力图对全世界所有文字统一编码,实现多文种的统一处理。国际标准ISO/IEC10646《信息技术通用多八位编码字符集》的研制工作,我国是该工作组中最活跃的成员之一。

(三)ISO/IEC 10646的重要性:任何文字或图形符号必须经过编码才能被信息处理设备识别并处理,编码字符集标准是一切文字信息处理的基础,无论是何种文字信息的处理,信息处理设备中的编码必须是统一的,只有采用了统一的编码字符集,信息处理设备之间的信息交换和共享才能实现。

采用该标准后,世界各地不同的电脑系统之间便能更准确地储存、处理、传递及显示各种语文的电子资讯,从而加强各地间电子资讯的流通及推动电子交易的进行。

(四)会用电脑就能“阅读”女书:原始的女书文本基于湖南江永方言,只有精通女书文字和当地方言的人才能读懂。而女书提案获得通过,标准确立,计算机能够真正识别女书单字、完整地“阅读”女书,才有可能实现女书单字与相对应的文字翻译,从而提升外来研究者的可理解程度,提升女书的国际化研究。



本文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