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阿尔巴尼亚:难忘地拉那

 老鱼49 2017-03-26
阿尔巴尼亚:难忘地拉那X
阿尔巴尼亚美女
地拉那,一个遥远、神秘又陌生的地方,她是阿尔巴尼亚的首都,曾与中国的北京相提并论。北京—地拉那,这是六七十年代传唱的一首歌,对于那个时代过来的中国人而言,地拉那是一个熟悉又亲切的地方,而今,我们真的从北京来到了地拉那。
从都拉斯到地拉那,不过半个小时车程,通过谷歌导航,我们找到了市中心斯坎德培广场旁边的国际饭店,时间还早,稍事休息,便出来散步。斯坎德培广场是地拉那的城市中心,四周围绕着国家歌剧院、埃塞姆贝清真寺、教堂、政府办公楼及历史博物馆等建筑,我们游览的脚步顺理成章从这里开始。
阿尔巴尼亚:难忘地拉那
国际饭店阿尔巴尼亚:难忘地拉那
斯坎德培广场
广场规模比我想象的要大,附近行人和车辆川流不息,一大片绿茵草坪中,民族英雄斯坎德培的骑马青铜雕像兀然耸立。在15世纪,斯坎德培曾经领导阿尔巴尼亚人反抗奥斯曼帝国统治长达20多年,是阿尔巴尼亚的民族英雄,他使用黑色双头鹰作为自己的标志,这个标志后来演变为今日的阿尔巴尼亚国旗。1985年霍查去世后,其接班人阿利雅在广场建了一个十米高的霍查雕像,但在1991年的民主浪潮中被愤怒的示威群众推倒,如今,只剩下斯坎德培在此横刀立马,他才是所有阿尔巴尼亚人公认的英雄。
阿尔巴尼亚:难忘地拉那
广场俯瞰
广场的
东西两侧,分别有一座清真寺和一座东正教堂,清真寺有两百年多的历史,是奥斯曼帝国时期的遗迹,东正教堂看上去很新,是后来重建的,它的前身也有一百多年的历史。这两座宗教建筑,折射了阿尔巴尼亚的宗教历史,最早,阿尔巴尼亚属于拜占庭帝国,这时期的阿尔巴尼亚人信奉的是东正教,后来奥斯曼土耳其统治了巴尔干半岛,所以许多阿尔巴尼亚人被迫接受了伊斯兰教,到了上世纪,霍查发起了“无神论”运动,让许多人没有了信仰,如今,不少人又开始回归伊斯兰教或者东正教。
阿尔巴尼亚:难忘地拉那
清真寺
阿尔巴尼亚:难忘地拉那
教堂
比较现代一点的建筑,是国家歌剧院和国家历史博物馆。国家歌剧院建筑宏大,有点像中国文革时期的建筑,是欣赏歌剧和音乐的最佳场所。国家博物馆珍藏着这个国家大部分的古代文物,其正门墙上的马赛克壁画颇引人注目,那是“阿尔巴尼亚人”,描绘了从二千多年前的祖先伊利里亚人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阿尔巴尼亚人的荣耀与光辉。
阿尔巴尼亚:难忘地拉那
歌剧院
阿尔巴尼亚:难忘地拉那
博物馆
广场周边,人来人往,男人有棱有角,女孩身材玲珑,虽说是穆斯林人口占多数的国家,但从女孩子的穿着打扮上完全看不出来,她们走在街上,一个个魅力十足,是地中海浓郁的海风,把她们孕育成了一个个香艳个体。走在地拉那的街头巷尾,很少见到浓郁欧洲风格的古典建筑,现代化高楼大厦也不多见,倒是几座原苏联风格的大楼,让人想起这个国家曾经有过一段激进的革命历史。大街上,车水马龙,奔驰等名车随处可见,路边散落着许多露天咖啡店和小酒馆,三三两两地坐着悠闲的人们,一边聊天一边观看街景,这一点,倒是和欧洲其他国家有些相像。同时,一些破旧的房子,街边的地摊,坑洼不平的道路,又在提醒你这是欧洲最穷的国家。
阿尔巴尼亚:难忘地拉那魅力四射阿尔巴尼亚:难忘地拉那
两姑娘
阿尔巴尼亚:难忘地拉那
两女子
阿尔巴尼亚:难忘地拉那
一家仨
阿尔巴尼亚:难忘地拉那
牵孩子阿尔巴尼亚:难忘地拉那警察
阿尔巴尼亚:难忘地拉那小孩
阿尔巴尼亚:难忘地拉那
老人阿尔巴尼亚:难忘地拉那
酒吧
阿尔巴尼亚:难忘地拉那
年轻人
据说,阿尔巴尼亚国内失业率很高,很多人在国外打工,主要在希腊和意大利,也可以说,是打工经济维持了阿尔巴尼亚民众的基本生活,一个家庭若有多人在外打工,在当地就算富裕了。有人说,阿尔巴尼亚是全世界人均奔驰轿车拥有量最高的,我仔细观察,发现此话果然不假,因为我看到的小车,十有六七都是奔驰、奥迪,甚至连出租车也是以奔驰为主,这些车,多为打工者从国外带回的二手车。
阿尔巴尼亚:难忘地拉那
小摊
阿尔巴尼亚:难忘地拉那
书摊
阿尔巴尼亚:难忘地拉那
打牌
阿尔巴尼亚:难忘地拉那
菜摊
阿尔巴尼亚:难忘地拉那
满街奔驰
从广场往南走,过了拉那河,看到一座“金字塔”,塔前有一个巨大的和平钟,那是用成千上万个子弹壳熔化铸成的。1997年,一场非法集资事件,导致无数阿尔巴尼亚人一夜之间倾家荡产,破产群众走上街头游行示威,从政府机构中抢夺成千上万的枪支与军警对峙,进而演变成武装冲突,许多公共设施被捣毁,最终约有两千人死于骚乱,为悼念死者,更期盼永久和平,市政府用小学生收集的骚乱中的子弹壳铸造了这口和平钟。再看“金字塔”,这是原来的霍查纪念馆——曾经的权势与个人崇拜的象征,但是使用没几年,就随着东欧剧变而遭到废弃,如今,斜面的大理石玻璃幕墙已沦为人们的滑梯和涂鸦墙,它的唯一价值或许就是记录了一段历史吧。
阿尔巴尼亚:难忘地拉那和平钟阿尔巴尼亚:难忘地拉那
“金字塔”
恩维尔·霍查在中国也曾家喻户晓,我对他当然好奇,于是驱车来到地拉那市郊区,在一个阿尔巴尼亚小伙子的热心引领下,我在几万个平民墓中找到了霍查墓。只见,墓上摆放了几束花,碑前有一个山鹰标志,下方刻有“ENVERHOXHA1908—1985”字样。霍查统治阿尔巴尼亚长达41年,生前风光无限,为什么死后沦落到与平民为伍?这大概是因为他生前推行残酷的政治肃清,处死和流放他的政治敌人,所以死后备受争议,乃至于政权倒台后,墓被人从烈士陵园挖开,草草地移到了平民公墓,世事变化无常,真是令人嗟呀。
阿尔巴尼亚:难忘地拉那
带路小伙
阿尔巴尼亚:难忘地拉那
恩维尔·霍查墓阿尔巴尼亚:难忘地拉那
地拉那之夜
入夜,斯坎德培广场灯火通明,站在国际饭店的房间里,窗外的地拉那夜色一览无余,一幢幢房子以斯坎德培广场为中心四散林立,闪烁的灯光像一颗颗星星从天而降,夜景真是美不胜收啊,这是我在巴尔干难忘的一天。
微信号:pytravels

扫二维条码,关注PY游记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