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尘山鹰 / 待分类 / 刺死辱母案最新细节披露,于欢该死?中国...

分享

   

刺死辱母案最新细节披露,于欢该死?中国式悲哀

2017-03-26  无尘山鹰
来源: 凤凰网 2017-03-26 14:11:00 


  1

2012年吴学占成立冠县泰和房地产开发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以房地产公司名义高息揽储,招揽社会闲杂人员从事高利贷和讨债业务。

这件事在网上是被举报过的。

现在经济下行压力较大,企业很难从银行获得贷款,为了资金周转,部分企业宁愿铤而走险,互相担保向吴学占借高利贷。

一旦企业无法还清高额本息,将面临暴力催债。园区内一位企业负责人也遭遇过被卡车堵门的恐吓。

吴占学暴力催债在冠县工业园区是个众所周知的事实。

2009年苏银霞创办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主要生产汽车刹车片。

因公司资金困难,2014年7月和2015年11月,苏银霞两次分别向吴学占借款100万元和35万元,约定月利息10%。

10%的月息已超出国家规定的合法年息36%上限,吴学占从苏银霞手里获取的绝大部分本息,属于严重的非法所得。

为什么不去银行借贷?借款资格审核不通过。

截止到2016年4月,她共还款184万元,并将一套140平米价值70万的房子抵债。还剩最后17万欠款,公司实在还不起了。

2

2016年4月13日,在苏银霞已经抵押出去的房间里,吴学占让手下拉屎,并将苏银霞按进马桶里,要求还钱。

当日下午,苏银霞四次拨打110和市长热线。

民警过来了解完情况,准备离开时,苏银霞试图跟着警察一起离开,被吴学占拦住。

2016年4月14日,催债手段升级。

他们一行约十人,拉来了烧烤架、木炭、肉串、零食和啤酒,将烧烤架支在公司办公楼门口,若无其事地烤串饮酒。

此前,他们曾拉来砖头、木柴和大锅,在公司内垒砌炉灶烧水喝。“在当地只有出殡才这样烧水。”刘晓兰说。

当晚8点,11名催债人员把将苏银霞母子带到公司接待室,在场的还有职工刘晓兰。

“什么话难听他骂什么,没有钱你去卖,一次一百,我给你八十。学着唤狗的样子喊小孩,让孩子喊他爹。”职工刘晓兰回忆。

催债人员用不堪入耳的羞辱性话语辱骂苏银霞;

用手机播放黄色录像,把声音开到最大;

脱下于欢的鞋子捂在他母亲嘴上;

故意将烟灰弹到苏银霞的胸口;

催债人员杜志浩甚至脱下裤子,用生殖器抽打苏银霞的脸;

期间于欢试图反抗,被杜志浩抽了一耳光。

这个辱母过程持续了一小时。

3

外面的一名工人看到这一幕,才打通了110。

22点13分,一辆警车抵达源大工贸,民警下车进入办公楼多名现场人员证实,民警进入接待室后,说了一句“要账可以,但是不能动手打人”,随即离开。

看到三名民警要走,于秀荣(于欢姑姑)拉住一名女警,并试图拦住警车。

“警察这时候走了,他娘俩只有死路一条。我站在车前说,他娘俩要死了咋办,你们要走就把我轧死。”于秀荣说。

而警方的说法是,他们询问情况后到院内进一步了解情况。

警察离开,是因为要去做进一步调查?还是对这种催债暴力习以为常,弃之不顾?

这点非常关键,但是没有人说得清楚。

接连数月的催债恐惧,极端的辱母行为,看到警察离开,绪激动的于欢站起来往外冲,被杜志浩等人拦了下来。混乱中,于欢从接待室的桌子上摸出一把刀乱捅,杜志浩、严建军、程学贺、郭彦刚四人被捅伤。

警察的离开,让于欢最终崩溃。

唯一的救命稻草,断了,人的希望,就灭了,哀莫大于心死,而人死又次之。

重温马雅可夫斯基说:“当社会把你逼到走投无路的时候,不要忘了,你身后还有一条路,那就是犯罪,记住,这并不可耻。” 

4

杜志浩受伤后捂着肚子走出来,“他还说了句,这小子玩真的来。我的迈腾呢?”

其他人也陆续走出办公楼,开车离开。

杜志浩自己开车去了冠县人民医院。

事发后于秀荣的老伴儿曾去医院打听,杜志浩因琐事还在医院门口跟人发生争执。

最后,杜志浩因失血性休克死亡。另外有两人重伤,一人轻伤。

所以,杜志浩的致死原因,到底是因为于欢的刺刀,还是因为自己救治不当?中刀了还要开车去医院,去了医院还在门口与人闹事。

恶霸自有天来收,为什么不说是老天刺死?

5

2016年12月15日,聊城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于欢故意伤害一案。

杜志浩的家属提出,于欢构成故意杀人罪,应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并索赔830余万元。于欢的辩护律师则提出,于欢有正当防卫情节,系防卫过当,要求从轻处罚。

庭审中的争议点在于,是故意杀人还是故意伤害,以及是否构成正当防卫。

正当防卫指对正在进行不法侵害行为的人,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

也就是说正当防卫需要满足2个条件:正在遭受不法侵害。具有紧迫性和生命威胁。

法院认为,虽然当时于欢人身自由受到限制,也遭到对方侮辱和辱骂,但对方未有人使用工具,在派出所已经出警的情况下,被告人于欢及其母亲的生命健康权被侵犯的危险性较小,“不存在防卫的紧迫性”。

目前,于欢已提出上诉。

他的上诉代理人殷清利仍继续主张,在遭遇涉黑团伙令人发指的侮辱、警察出警后人身自由仍然得不到保障的情况下,于欢的被迫还击至少属于防卫过当。他还认为,于欢听从民警要求交出刀具并归案、在讯问中如实供述等行为,应当认定为自首。

自首和防卫过当的认定,直接关系到于欢的生死与刑罚程度。

引起舆论哗然的是,当一个人或其近亲正在遭受难以忍受的凌辱时,奋起反抗造成一定后果,司法应该如何认定这一行为?

此事切入了一个关于法律与伦理的命题。

“辱母杀人案”现已引起社会广泛关注。最高人民检察院已派员赴山东阅卷并听取山东省检察机关汇报,正在对案件事实、证据进行全面审查。

对于欢的行为是属于正当防卫、防卫过当还是故意伤害,将依法予以审查认定;对警察在此案执法过程中存在失职渎职行为,将依法调查处理。

6

刺死辱母者,又是一起中国式悲哀。

兔子急了也会咬人,从杜志浩被刺伤之后说的第一句话“这小子玩真的”来看,杜并没有意料到于欢会因辱母行为采取极端反抗,也许是因为讨债期间于欢一直表现得比较“懦弱”,人善被人欺,欺凌的程度也就逐渐升级。

而对于警察的表现“要账可以,但是不能动手打人”,足以说明冠县警察对此类现象见怪不怪,“法不责众”,当流氓行为得到警察的默认,警察也就成了庇护。

7

有部电影叫《盲山》,一个女大学生被人贩子卖到偏远山区的某个村子,村子里10个妇女有9个都是从外面拐卖过来的,村民都知道女大学生是被拐卖的,女大学生几次逃跑失败,都多亏了村民的“监督”。

终于在一次报警成功之后,两名警察带着女大学生的父亲来到村子,要带走女大学生,村民暴动了,用暴力行为阻拦警察,不得已的情况下,警察只好自己先走了。

只留下父亲和女大学生。

次日,父亲欲带走女大学生,但是却被“老公”阻拦,“老公”和村民对她父亲拳打脚踢,女大学生终于拿起砍刀……

一团面,发酵之后,会变得很大,然后发出酸味,变黑,最后是臭味,引来苍蝇蚊虫,它们在上面滋生繁衍,形成一个肮脏的生态部落。

为什么不在它酸臭的时候就把它扔掉?一定要等到不可逆的悲剧发生,才会想起来去深入,去弥补,去弘扬正义?

它酸臭的时候,每个人都有能力去扔掉它;但是结局往往是要发展到无可挽回的地步,才会想到扼腕痛惜。

8

东汉有个人叫董黯,他年幼丧父,母亲一把屎一把尿地带大。

董黯打小就很孝顺。家里很贫寒,他就长年累月到山上砍柴,到集市上换钱,来侍奉母亲。有一次,母亲生病了,思念起家乡的水来,董黯就每次来回20多里路,从大隐溪上游的永昌潭担水回来,给母亲饮用。

董黯的邻居叫王寄,家庭很富裕,可却秉性顽劣,对他母亲很不孝顺。有一天,董黯的母亲和王寄的母亲聊天,谈来谈去就谈到他们自己的儿子,一个是孝子,一个是逆子,两位母亲就说了一些孝与不孝的事儿。

王寄刚好路过,听到了这些话。他迁怒于董黯的母亲,当场没有发作。这天,他等董黯离家外出时,悄悄来到董黯家,对董黯母亲进行辱骂殴打。

董黯母亲无端端地受到这番凌辱,忧愤不已,从此卧病不起,不久便离开人世。

董黯非常愤怒。不过,他考虑到王寄的母亲也年老了,不必去刺激她的情绪。就准备了一把刀,日夜放在枕头下,等待报仇的那一天。

终于,几年后,王寄的母亲病逝了。董黯等王寄办完母亲的丧事,就跑去杀掉王寄,以此祭奠母亲的在天之灵。

接下来,董黯把自己捆绑起来,到官府投案自首。官府也不好处理这件事,就一级级往上报,最终来到汉和帝这儿。

汉和帝详细了解事情的经过之后,不但没有追究董黯“防卫过当”的罪责,还封他做郎中,职位仅次于尚书、侍郎、丞相等。

只不过,董黯志不在做官。他婉拒了做官,还是回到老家种田。

董黯的故事流传至今。他为母亲担水的那条溪水,人们改名为“慈溪”——这就是如今浙江很有名气、富得冒油的慈溪县。

希望高法可以做一次汉和帝吧,不求官职,但保于欢从轻量刑。

——end——

微信公众号id:mewhale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