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荣欣个人图... / 感悟 / 为了独吞大伯哥的财产,弟媳的行为谁都没...

0 0

   

为了独吞大伯哥的财产,弟媳的行为谁都没想到

2017-03-28  叶荣欣个...

为了独吞大伯哥的财产,弟媳的行为谁都没想到

据描述权大爷比这还惨

不是亲人经历过这件事,没有人相信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婆竟然如此恶毒!能将一个七十来岁的重伤老头活活饿死!

权大爷本是一个孤寡老人,土地下放到户时他才五十来岁,身体又好,村上就给分了一块较远的山地,地周围的祡扒也分给了他。老人很勤劳,利用周围的柴扒,每年烧很多火粪,把那块山地治理的非常肥沃,粮食产量比其他坡地高将近一倍。他还把柴扒里的花栗树做成耳棒,一年收几十斤木耳,能卖好几百元钱,这在当时是个不小收入。

因为他很勤劳,虽然是个孤寡老人,但他的生活过得比较富足,比村里的正常人家日子过得好很多。特别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一家,总是想方设法霸占他的柴扒、偷他的粮食、蔬菜等。

权大爷的兄弟是个很本分老实人,他多次劝老婆孩子不要欺负他哥哥,说他哥哥也是个可怜人,当年家里穷,为了一大家人的生计和给他取老婆,哥哥一辈子没说到媳妇,现在成了孤寡,哪能再欺负他!可权二爷是个软柿子,非常怕麻脸老婆骂他没出息,甚至还打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哥哥被自己的老婆欺压。

正因如此,权大爷特别恨他兄弟媳妇,还有他那几个侄子。别人问他借钱借物,只要有他都毫不吝啬,偏偏他兄弟一家问他借啥,他都不借。两家从不来往,他人缘好,每年过年,都有人主动接他到家里过年,有时他兄弟脸面挂不住,就让哥哥到他家去,权大爷说:死都不去,平时少害他点,就算是积德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权大爷也日渐变老了。他依然很勤劳,不管什么事都很少麻烦别人,也从不找村上的事。他最不愿听“五保户“这个名字,他说,只要自己能动,绝不麻烦别人,不成为村上的累赘、别人眼里的”五保户“!

可人人都要老去。在他七十三岁那年,他在山地里干活,因年龄大了,在下坡时,一脚没踩稳,从山坡上滚到了山脚下,头碰到石头上,身上多处骨折,过路人发现他时,他几乎都晕过去了。

组长派人准备送他去医院,他坚决不同意,说自己年龄大了,该死就是要死的,有啥看场!大家只好把他台回家,请了个赤脚医生,包扎一下外伤,抓了几副草药。头几天受他平时关照的人,轮流照顾他,他还算享福,组长也准备安排人轮流值班照顾他。可让大家没想到的是:权二爷突然提出,他哥哥摔伤了,理应他们来照顾,不麻烦其他人了。而且还把组长喊到家里看,说专门给他准备了一间房,自己人伺候他也放心。

开始权大爷死活不同意,说他宁愿给别人工资伺候他,也不到兄弟家去。可组长考虑再三,还是劝他去兄弟家,那毕竟是他的亲人,如果不同意,他们会认为外人惦记他的财产,谁也不敢单独照顾他,再说:他年龄也大了,将来也需要个亲人依靠,更何况那是他的亲兄弟。

权大爷也不好再反对,只好同意搬到兄弟家养伤。刚开始,权二爷夫妇俩和那几个侄子,表现的还行,总能按时吃口热饭,屎尿没拉在裤子上,屋子里还算干净,也能进人。组长和其他人还经常去看看他,看到兄弟一家对他还好,大家也都放心了。时间一长,村民也都各自忙各县的了,很少有人去看他了。

大概权大爷到兄弟家住了一个多月后,我婶婶去看他,因为婶婶跟他同姓,权大爷把她认的女儿,大爷对这个女儿和她的几个孩子都非常好,婶婶听闻大爷邻居家说:经常在权二爷家其他人都不在时,权大爷在屋子里大喊,他要饿死了,求求哪个给他做的吃的!婶婶听到后不放心,就抽了点时间去看他。

当时权二爷的老婆在家,婶婶说想去看看大爷,权二爷老婆说他在睡觉,让婶婶在院坝里晒晒太阳、喝点茶,等他睡醒了再去看他。其实,她是害怕权大爷给婶婶告状,也害怕婶婶看到权大爷肮脏的一身和像茅房一样的臭屋子,她要先进去收拾一下,还要威胁他不准对外人说他饿饭的事,否则今后两天才给他吃一顿饭。权大爷不敢反抗,他动不了,只能听她的。

婶婶看到才刚过一个多月,权大爷就瘦得不成人形,问他吃饭咋样,他看看弟媳妇,说吃的好,只是不能动,没胃口,所以瘦了。婶婶看了看权二爷的老婆,说到:二婶您辛苦了!她心里早明白了,权大爷当着权二婶的面根本不敢说实话,权二婶在村上是出了名的麻脸混婆,谁都不想沾惹她。婶婶没多说什么,就回家了。

随后几天,她估摸着权二爷一家可能都上坡干活了,就想悄悄去看大爷,不巧的是那几天他们家总是有人在。婶婶放心不下,又坚持去瞅了几次。有一天中午,他们一家锁上大门都出去了,婶婶赶紧跑到房屋后面,大爷住的那间房的窗子外面,哪知窗子被堵死了,根本看不到里面,但勉强能听到说话。

婶婶使劲敲了几下窗户,喊到:伯伯是我,他们都不在家,你就给我说说,到底是咋搞的嘛?他们不喜欢外人来看你,还把窗子也堵上。权大爷一听是干女儿,突然嚎啕大哭,说不出一句话,婶婶在外面也哭了。过了好一阵,才听权大爷有气无力的说到:我从昨天上午到现在没吃一口东西,没喝一滴水,他们是想把我活活饿死!你二叔在家没一点发言权,他们每次吃饭时,只要他一说给我吃饭,那个坏女人就说:你敢给他吃,他吃了就窝屎窝尿,你去跟他睡,权二爷不敢再说啥了!几个侄子也希望权大爷早点死,他们好霸占他所有的财产,还免得伺候他,所以根本不闻不问,任由他们的母亲折磨他。

权大爷说,除头几天吃了饱饭外,这上个月他每天没吃到二两粮食,而且不是稀的就是冷的,没吃个一顿像样的饭菜,他说他宁愿早点死,这种活罪太难熬了!他只想死前吃顿饱饭!婶婶听了心里好难受!他说你能不能挪到窗子边上,把窗户抠个洞,我悄悄给你送点吃的。大爷说,他腿动不了,床在窗户的对面,没办法哟!

婶婶看完权大爷后,心里无比难受,就去找组长,希望他出面管一管。组长也有所耳闻,还去说过一次,权二爷夫妇俩答应的很好,说肯定不会亏待哥哥的,组长也不好多说啥。婶婶后来又悄悄去看了两次权大爷,权大爷说话已有气无力,他说:那个坏了心肠的女人说明了,就是要饿死他,看他有啥主意,有本事就去告状!谁让他以前对外人好,就是不把东西给他们,现在就是要报复他,看他能咋样!

没过几天,权大爷就去世了。村上的人去送他最后一程时,看到他的遗容都摇头叹气,他真的是成了一张皮包了一架骨头,婶婶当时也去看了,好像一具木乃伊。村上的干部问他兄弟,这才不到三个月,老权咋成了这个样子,你们没给他吃饭吗?权二爷的老婆赶紧回答:我们每天给他端三顿饭去,他自己不好好吃,我们有啥办法?

可怜的权大爷,他被亲人活活饿死,别人还没办法为他伸冤,婶婶虽然知道内情,可人死了无凭无据,他的亲人都说是他自己不吃饭,饿死的,她也没办法。村上的人更是不愿意去追究。

权大爷死后,他所有的财产顺理成章被弟弟继承了,他那个弟媳和那几个侄子高兴的对权二爷说:你那个哈怂哥哥终于死了,他的东西还不是都成了我们的,他有啥办法,说完冷笑几声。权二爷长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到:就害怕遭报应诺!

又过了几年,权二爷的几个儿子都成家了,他们嫌老家山高路远,又不通公路,连过年都不回去。两处老房子就只剩下两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子和老太婆居住,这个组上,有点头脑的也都搬走了。他们连邻居都没有了,一年四季也没啥人到他们家去,只有村上有时害怕他们死了去看看。

那年腊月,农村都杀了过年猪,他们也把猪杀了,晚上烧火熏腊肉,也不知是啥原因,他们的房子着火了,等看到火苗后,远处的村民和得知信息的村干部赶到时,房梁都烧塌下了,权二爷爬在灶房门外,已经晕过去了,老婆子不知去向。等村民把灭了后,才在灶房的门后面找到了一个烧焦的黑疙瘩,经确认就那个老太婆。权二爷侥幸没烧死,但还是被烟熏的太久,成了痴呆。

那个狠心的老太婆,当年为了房子、土地和不多的财产,狠心活活饿死大伯哥,她哪里会想到自己会被活活烧死呢?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