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花开处是故乡

原创
2017-03-28  晨晖书苑


                 ……晨晖

 
 

 六点半的闹钟,磨蹭到七点才穿戴起床。推开小窗,雨丝夹杂着泥土的清凉,空气中隐隐飘来淡淡的幽香,大张着惊愕的嘴巴,眼睛紧盯在院门边的杏树上。

 去年的这个时候,驱车十几里,跑了趟农村的集贸市场。说是去买新鲜蔬菜,其实为了儿时的印象。那里应该没有岸然道貌,那里应该不须革履西装。

 三个茄子,一袋儿青椒,半斤生姜。菠菜的红根粘满泥土,芫荽梗上草叶泛黄。躲开摊点的挤挤蹭蹭,融入人群的熙熙攘攘。

 好不容易挪到集市边上,拉开车门,装好新鲜,回看人群,一位大姐来到身旁:大兄弟,我卖了一上午树苗,就剩一棵杏树了,给五块钱,你把它带上?

 也许这就是天意吧,她为我送来了杏树苗秧。

 

 现在这棵杏树杏花开的不是太多,都怪我没有悉心照料,精心护养,平时几乎把她遗忘。谁料一夜春雨杏花香,也许是淅淅沥沥小雨的缘故吧,一缕乡愁涌上心头,我想起了故乡。

 门前的杏树二十棵,大甜核双手合抱都无法拢上。春天一片粉白,盛夏满枝金黄。我最爱那棵李子杏,不仅因为长的像李子,杏果也有李子的甜香。记忆中,每年初春姥爷和妈妈都会在这课杏树下,筑一个方方正正的小土堆,挂一幅发黄的画像,烧完黄表纸,还要磕头上香。

 姥爷也总指着画像:这是孙思邈,他老人家是神仙,是药王。

 
 

 当年有个朝廷叫大唐,棋盘山在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山边住着一户劳苦人家,老两口年过半百,膝下有个叫杏花的姑娘:眉清目秀,勤劳端庄。一家人和和美美,幸福安康。不料旦夕祸福,二老突患怪病,撒手天堂。悲痛之余,杏花立下誓愿:要做好郎中,为穷苦乡亲看病,遍寻天下药方。

 杏花变卖家产,背上背篓,遍寻名医,走过八方,西昆仑,东大海,南群山,北边疆。尝遍百草,寻访药王。历尽千辛万苦,来到药王山下,却是药王已经驾鹤仙逝,杏花哭倒在地,冥冥中昏睡梦乡。突然一个鹤发童颜老人站在面前,自称孙思邈药王。杏花连忙跪拜,诉说行医天下,治病救人的终生愿望。药王感其诚心,收杏花为徒,并告诉杏花速回棋盘山,棋盘峰右侧大岩石下有我《千金药方》。

 杏花梦醒,遵着师傅嘱托,回到棋盘山,到了师傅的《千金药方》,又凭着记忆画下了师傅的画像,从此,药王功德世代传扬。杏花潜心研读,为百姓解除病痛,不收钱粮。知道师傅生前爱吃杏,就让治好的病人栽下几棵杏树,多年栽种,棋盘山杏满坡梁。

 
 

 姥爷每每讲完这个故事,妈妈总是满眼泪光。

 小学二年级,苇子沟来了一个病人,脖子肿的粗如小缸儿。姥爷说那是“砍头”,不及时治疗会把命伤。一天一夜,古稀之年的姥爷始终守在病人身旁,用传家膏药拔除了毒疔,又为以后的康复磕打了祖传的药箱。

 姥爷去了,妈妈接过了药王的画像,背起了药箱,当年的赤脚医生,村里的“春苗”姑娘。

 难怪当年计划生育,妈妈接生特别忙,当时不解为什么偏偏在晚上?妈妈为了壮胆,晚上出诊总爱拽上我,我也就拿上小木棒,挺起十岁男子汉的胸膛。

 
 
 

 五马沟离我们家不是太远,却要过两道山梁,妈妈拉着我赶到时,天已经蒙蒙亮。小孩子已经出生,只是与他母亲隔了阴阳。妈妈给大人做了护理,开了药方,千叮咛,万嘱咐:先不要把孩子幼小的身体埋葬。

 匆匆赶回家中,妈妈翻箱倒柜找出一块儿水蓝布,洗洗浆浆,亲手缝个肚兜,返回五马沟给那个死去的小孩儿戴上,把这个未开褶皱的婴儿埋在南山的杏树旁。

 妈妈流着眼泪对我讲:死去的小孩儿最是可怜,另一个世界没有爹娘,没人做饭,没有衣裳,只好去布施的粥棚,没有个小肚兜,只能抓两个小手,有这个小肚兜,就能多抓两把,把饭兜上。

 但愿那厢的孩子们都能得到杏花仙子的护佑,不再孤单凄凉。

 

所有的一切都成了过往,妈妈坟头的杏花多少度开了又落,落了又香。

 细雨如丝,每到这时,都是杏花的季节,漫山遍野,竞相开放寒梅三分骨,幽兰一品香。优美的风姿清纯的花蕊,连成片,排成行,伴着春风,映着彩云,在山坡上荡漾。

 杏花,向乾坤传递春天的信息,从来不惧寒风阻挡

 杏花,向世间展示生命的美丽,从不强拉绿叶趁芳;

 杏花,为绿叶更翠果实更香,化春泥把大地滋养!

 杏花,是正直,是勤劳,是勇敢;

 杏花,是淳朴,是智慧,是善良;

 杏花,是妈妈慈祥的目光;

 杏花,是妈妈身上的药香;

 杏花,是妈妈牵手的向往;

 杏花,盛开的地方是故乡!

        晨晖2017年3月24日夜于孔雀城

作者近照

 

作者:晨晖,本名:张曙光,内蒙古赤峰市人。

     现从事公路桥梁建设与养护工程,爱好文学、藏书、演讲,更喜欢用文字砌筑心与心的桥梁。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