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长河(4)

2017-03-29  大陆泽文化

第六章《东周之春秋》(1)秦的兴起

 周幽王死后,犬戎被附近诸侯国前来勤王的军队击退。经过各方力量的博弈,最终由申国、鄫国、鲁国、许国(今河南许昌市东)等诸侯国拥立周幽王原来的太子姬宜臼为王,称之为周平王。犬戎虽然退兵回去,但仍然对繁华的镐京念念不忘,时不时前来劫掠一番。周平王不堪其扰,为了躲避犬戎的侵扰,最终将都城从镐京迁到东都洛邑,因此此后的周朝,在历史上被称之为东周,以与此前的西周相区别。这一年是公元前770年,既是东周的始年,也是春秋时期的开端。

    周平王在迁都的过程中,得到了秦国秦襄公的鼎力支持。那么秦国,又是何时建国的呢?

    秦人的祖先,是颛顼帝的后代。颛顼帝有个孙女名叫女脩。女脩有一天在纺织的时候,天上飞过一只玄鸟,掉下来一只卵,女脩吞下了那只卵,之后怀孕生下儿子大业。大业娶了少典氏的女子,名叫女华。女华生下大费(又名伯益、柏翳),大费曾经跟随夏禹平治水土。治水成功以后,帝舜赐给大禹黑色的玉圭。大禹接受玉圭时说:“不是我一个人就能成功的,还有大费等人帮助我。”帝舜于是对大费说:“大费你帮助大禹成功治理洪灾,赐给你黑色的旗带。你的后代将会兴旺。”于是把姚姓的一个贵族女子嫁给他。大费拜受赏赐,辅佐帝舜驯服野禽野兽,鸟兽大多被驯服,帝舜赐他姓嬴。

    大费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叫大廉,也就是传说中长着鸟类身躯但却讲人类语言的鸟俗氏的祖先;另一个叫若木,是费氏的祖先。若木的玄孙叫费昌,他的子孙有的住在中原,有的住在夷狄地区。费昌在夏朝夏桀之时,离开夏朝归顺商朝,给成汤驾车,在鸣条之战中打败夏桀。大廉的玄孙叫孟戏、中衍,他们的形状都像鸟,但讲人话。商王太戊知道了他们,想让他们驾车,占卜的结果非常吉利,于是便让他们驾车,并给他们娶了妻子。从帝太戊以后,中衍的后代子孙,代代都有功劳,以辅佐殷商,所以赢姓子孙大多显贵,于是成为诸侯。

    中衍的玄孙叫中潏,住在西部戎族地区,保卫商朝的西部边境。中潏生蜚廉。蜚廉生恶来(又叫恶来革)。恶来是个大力士,而蜚廉善于奔跑,父子二人凭着他们特有的材力,一起事奉殷纣。周武王伐纣之时,一并杀死了恶来。当时蜚廉替殷纣出使北方做石椁,等他回来之时,殷纣已经死了,他没有地方报告他的出使经过,于是就在霍太山(今山西太岳山)筑起一座祭坛祭祀殷纣,并把出使的情况报告给他。结果蜚廉获得了一副石棺,棺上有铭文说:“天帝特命你不参与殷难而死,赐给你石棺,为你的宗族族增光添彩。”蜚廉死后,便葬在霍太山。蜚廉还有一个儿子叫季胜。季胜生下孟增。孟增被周成王所宠幸,号为宅皋狼。宅皋狼生下衡父,衡父生下造父。造父因为善于驾车而被周穆王所宠幸,穆王得到八骏名马,就让造父驾着车到西方巡狩,非常逍遥快乐。徐偃王在东方作乱时,造父替周穆王驾车,马不停蹄地赶回周朝,日行千里以救乱。因为造父驾车有功,于是周穆王就把赵城(今山西省临汾市洪洞县赵城镇)封给造父,造父一族从此姓赵。从蜚廉生下季胜以下五代直到造父,独立为姓,居住在赵城。后来晋国的赵衰就是他的后代。

    恶来由于早死,他有个儿子名叫女防。女防生旁皋,旁皋生下太几,太几生下大骆,大骆生下非子。因为造父受到周穆王宠幸,所以他们都蒙受恩惠,居住在赵城,姓赵。

    大骆的封地在犬丘,所以非子也跟着居住在犬丘。非子喜欢马及牲畜,他饲养的马匹不仅长得肥壮,而且繁殖很快。当时周孝王为了振兴王室,抵御西部北部戎狄之族的侵扰,于是在汧水、渭水之间的天然草场命人大量养殖马匹,以加强国防力量。有一次周孝王前往牧场,从一个犬丘人那里得知非子特别善于养马,于是就召见了非子,让他专门为周王室养马。非子不负所望,把周王室的马养得非常肥壮,并且繁殖了不少的马匹。

    非子在当时养马的这个功劳,无疑于后世为国家制造飞机和舰艇等军事设备,意义非常重大。周孝王非常高兴,为了表彰非子,于是有意让他做大骆的嗣子,让他继承大骆,做犬丘之主。

第六章《东周之春秋》(2)嬴秦建国 

结果大骆的嫡子成是申侯的外孙,申侯为了保住外孙的继承人之位,就向周孝王讲条件,提出只要不废成的继承权,他就可以出面斡旋,不动干戈与西戎讲和。


    周孝王权衡利弊,保留了成的嫡子之位,于是说:“从前伯益替帝舜驯养牲畜,牲畜繁殖得很多,帝舜封给他土地,赐姓嬴。现在他的后代也替我繁殖马匹,我就分给他土地做一个附属国吧。”于是把秦谷(今甘肃省天水市西南)赐给非子作封邑,让他重新延续嬴氏的祭祀,因此非子又称为秦嬴。

    秦嬴生秦侯,秦侯在位十年而卒。秦侯生公伯,公伯在位三年而卒。公伯生秦仲。秦仲即位三年,正赶上周厉王之乱,许多诸侯背叛了周王室。而西戎也趁机起兵,攻灭了居住在犬丘的大骆一族人。周宣王即位之后,于是任命秦仲做大夫,让他征伐西戎。西戎兵力强大,杀死了秦仲。秦仲在位二十三年,最终死在西戎。秦仲有五个儿子,他的长子叫庄公。周宣王于是召见庄公兄弟五人,给他们七千士兵,让他们讨伐西戎。庄公兄弟凭着这七千兵力,攻破了西戎。于是周宣王再一次赏赐秦仲的后代,把包括他们祖先大骆的地盘犬丘都分封给他们所有,并任命庄公担任西垂大夫。(西垂是当时对西方边地的泛称,相当于今甘肃省东南部一带。)

    庄公居住在他们先祖的故地西犬丘,生了三个儿子,长子叫世父。世父说:“西戎杀死了我的祖父秦仲,我不杀死戎王就不敢进城居住。”于是带兵攻打西戎,把继承人之位让给他的弟弟襄公,让襄公做了太子。庄公在位四十四年而死,太子襄公继位。襄公即位之后,西戎曾经带兵攻打犬丘,世父率兵反击,结果被西戎俘虏。不过过了一年多,西戎又把世父送了回来。

    因为周幽王宠幸褒姒废黜太子姬宜臼之位,所以招致了申侯和犬戎的联合进攻。秦襄公因为和西戎结下世仇,所以在其他诸侯都徘徊观望的情况下,带兵奋力反击西戎,救援周王室,为救亡立下了大功。

    周平王继位之后,为了躲避犬戎侵扰,于是决定迁都洛邑,秦襄公于是又派出军队一路护送周平王前往洛邑。周平王对秦襄公非常感激,于是封秦襄公为诸侯,赐给秦国岐山以西的土地,并对他说:“西戎无道,侵夺我岐山、丰水(古水名,今陕西省西安市户县东南,注入渭水)地区,秦国如果能攻打并赶走西戎,就可以占有那些土地。”之后,周平王与秦襄公盟誓,并赐给他封地和爵位。从这个时候起,秦国才成为真正的诸侯国。秦国攻占岐山以西的土地之后,逐渐强大了起来。

    周平王在秦国等诸侯国的帮助下顺利迁都洛邑,但让他感到尴尬而无奈的是,竟然有人又立了一个周王,致使周王朝出现了二王并立的分裂局面。

    周幽王被杀后,在申侯等人拥立周平王继位的时候,北虢公姬翰等大小十几个诸侯也拥立周幽王的弟弟姬余臣为新的周王,定都惠邑(古地名,今址不祥,应当在陕西渭南一带),历史上称之为周携王。

    公元前760年,为了维护周王朝的统一,支持周平王的晋文侯在得到周平王允许后,带兵攻杀周携王,结束了东周时期长达10年的二王并立局面,维护了周平王的权威。周平王非常高兴,特意写下《文侯之命》一文,以表彰晋文侯的功绩。

    中国历史上的各个王朝通常都有一个规律,立国之初,君强臣强,比如周文王、周武王和他们的辅臣姜尚、周公、召公等,都是多谋善断才干优长的人物;传国至中,就成了君强臣弱,因为为了巩固王权,充满危机感的国君都会尽量限制或者是剪除来此权臣的威胁。大臣们通常都被打压得直不起腰,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自主性和创造性受到严重摧残,所以能够发挥的才能有限,自然是要么示弱要么真弱;朝代之末,又会演化为君弱臣强,因为权臣们一般也在逐步试探,能不受压制就尽量不受压制,一步一步争取权力,而国君却越来越懒惰,越来越骄奢,越来越不想过问政事,最后自然而然就会被权臣架空。而此时的东周,虽说离灭国还有500余年的时间,实际上却也已经到了比较衰微的阶段,它的存在大多是象征意义上的,只不过一些强大的诸侯为了达到一些外交目的,还必须得尊奉周王,以便赢得某种政治上的声誉或者是优势。周平王东迁之后,周王室大权旁落,诸侯们纷争加剧,周天子的威望,便每况愈下。

    周平王死后,由于他的儿子姬泄父早死,因此王位由孙子姬林继承,称为周桓王。周桓王因为和郑国的一段战事,使周王室几乎成了诸侯的笑柄,自此,王室的权威荡然无存。

第六章《东周之春秋》(3)郑庄公杀弟

郑国的首任国君是郑桓公姬友,他是周厉王的小儿子、周宣王的庶弟。周宣王在位22年之时,把姬友封在郑地(今陕西省宝鸡市凤翔县一带)。郑桓公当政三十三年,因为他把郑地治理得非常好,所以百姓都非常拥护他。于是周幽王就任命郑桓公担任司徒。

    郑桓公担任司徒之后,由于施政得当,所以百姓都和睦团结,其乐融融,黄河、洛水流域的人们,都在传扬他的好名声。

    郑桓公当了一年的司徒之后,正赶上周幽王宠幸褒姒,朝廷的政事多有荒废,许多的诸侯开始背叛周王室。郑桓公担心有一天祸及己身,于是就问太史说:“王室灾难深重,我能逃脱死难吗?”太史回答他说:“唯独洛水的东部地区,黄河、济水的以南的地区可以安居。”郑桓公不解地问:“为什么?”

    太史告诉他说:“那一带接近虢国(今河南郑州市西北)、郐国(今河南郑州市新密市东北),虢国、郐国的国君贪财好利,百姓根本不亲附他们。现在您在朝中担任司徒,百姓都非常拥护您,如果您请求居住在那里,虢国、郐国的国君见您正在朝中当权,为了讨好您,就一定会把他们的土地献给您。如果您最终能居住在那里,那么虢国、郐国的百姓都会成为您的百姓。”

    郑桓公说:“我想往南到长江之上,怎么样?”太史回答说:“从前祝融做高辛氏的火正,他的功劳是很大的,但是他的子孙后代在周王朝并没有兴盛,楚国就是他的后代。周王朝衰微,楚国一定会强盛。楚国强盛了,就会对郑国不利。”郑桓公说:“我想住到西方去,会怎么样呢?”太史回答说:“那里的老百姓贪婪好利,恐怕难以久居。”郑桓公说:“周王朝衰败了,哪一个国家会兴盛呢?”太史回答说:“大概是齐国、秦国、晋国、楚国吧!齐国是姜姓,伯夷的后代,伯夷辅佐帝尧掌管礼仪。秦国是嬴姓,是伯翳的后代,伯翳辅佐帝舜怀柔百物。还有楚国的祖先,都曾经为天下人立下功勋。周武王战胜纣王后,周成王封叔虞在唐邑(今山西省临汾市翼城市一带),那里地势险阻,凭这些有利条件与衰败的周王室并存,晋国也一定会兴盛的。”郑桓公听了非常认同,于是说:“好。”他马上向周幽王提出这个请求,把他的百姓向东迁移到了洛水东部,虢国、郐国果然献给郑桓公土地,总共是十个邑,郑桓公就在那里建起了郑国(今河南郑州新郑市一带)。

    之后发生的事情,果如郑桓公和太史所预料的那样,两年之后,西周因为周幽王怠政乱政并废长立幼,引来了犬戎和申国的攻击,周幽王被犬戎杀死,郑桓公之前的预感虽然准确,但很不幸的,他并没有躲过这场灾难,也在勤王时被犬戎兵杀死。

    郑桓公死后,他的儿子掘突被郑国人拥立为国君,这就是郑武公。郑武公即位十年的时候,娶了申侯的女儿为夫人,名叫武姜。姜是美人、夫人之意,武姜实际上也就是武公夫人之意。这样一来,郑武公就成了周平王的堂叔加姨父。

    武姜生大儿子的时候,生得不太顺利,因此武姜很不喜欢大儿子,并且就此给大儿子起了个名字叫寤生(据说是刚刚睡醒之后,发现将要分娩,没有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难产加上受了点惊吓,因此取了这个名字),后来生小儿子姬段的时候,生得比较顺利,因此武姜比较喜爱小儿子。郑武公死的时候,武姜请求郑武公把王位传给姬段,但郑武公没有答应,最后还是由长子姬寤生即位,称之为郑庄公。

    郑庄公即位之后,把弟弟姬段封在郑国的京邑(今河南郑州市荥阳东南),号为太叔。郑庄公的卿士祭仲就劝谏他说:“京城这个地方比郑国的国都还要大,不能把不是太子的姬段封在那里。”郑庄公表示很无奈:“我母亲本来想让我把姬段封在地势险要的军事重地制地(今荥阳市区西北),但我没有答应,现在她又逼我把姬段封在京城,我没有办法反对。”

    姬段被封到京城之后,仗着有母亲撑腰,因此在封地招兵买马,加强战备,郑庄公对这一切看得清清楚楚,但却隐忍不发。祭仲屡次劝郑庄公采取措施除掉姬段,但郑庄公就是不表态,对姬段一再退让。但姬段却不仅不知收敛,反而更加放肆嚣张,野心越来越大,竟然与母亲武姜里应外合,一起发动了叛乱,意图篡夺郑庄公的君位。郑庄公对姬段的行动其实早就了如指掌,提前得知了他的起兵日期,于是在他发动叛乱之日,迅速派精兵袭击姬段的封地京城,京城的百姓并不拥护姬段,因此姬段被一战击败。姬段逃到了鄢地(今河南许昌市鄢陵县),郑庄公的军队随即向鄢地进发,鄢地的百姓逃散,叔段只好逃到了卫国的共地(今河南省新乡市辉县市),最后死在共地,因此姬段又称为共叔段。

第六章《东周之春秋》(4)掘地见母


郑庄公对母亲串通弟弟阴谋反叛的行为非常痛恨,再加上此前母亲一直不喜欢他、甚至在郑武公面前怂恿废掉他而另立姬段,这些事情都让郑庄公感到难以容忍。于是把母亲武姜迁到了城颍(今河南许昌市襄城县东北)这个地方,并发誓说:“不到黄泉,无相见也。”中国的文字历来对病、老、死、灾等缺乏喜庆气氛的事件进行避讳,黄泉本来指地下的泉水,后来成为阴间的代称。郑庄公发誓的意思,也就是说,我和母亲您,除非死了之后才见面。郑庄公一下子把话说绝了,没有留下回旋的余地,因为过了一年多时间,郑庄公就后悔了,母亲毕竟是母亲,儿子毕竟是儿子,母亲的行为可以过分,儿子却不能不孝,在周礼还比较盛行的春秋时期,郑庄公放逐母亲,自然为许多人所不齿。但郑庄公也是是一国之君,话已出口,覆水难收,违背誓言又觉得难以下台。

    颍谷(今河南省郑州市登封市西)有一个名叫考叔的人前来给郑庄公进献礼物,郑庄公赐给他饮食。考叔说:“我家里还有老母亲,请求国君把您赐给我的饭赐给我母亲吧。”一句话触动了郑庄公,他向颍考叔讨教说:“我很思念母亲,但我又怕背上违背誓言的恶名,该怎么办呢?”颍考叔就给郑庄公出了个主意说:“既然您曾发誓说和您母亲不到黄泉不相见,那您挖个地道,一直挖到有泉水的地方,和老夫人在地道里见面,这不就使誓言应验了吗?”郑庄公听了非常高兴,于是通过颍考叔这个办法,把母亲迎了回来。(颍考叔后来在郑国进攻许国时奋勇作战,争先登城,结果却被嫉妒他战功的郑国大夫公孙子都背后放暗箭射死,成语“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即典出于此。)

    中国文化博大精深,连说绝的话都能找到补救的方法,真是令人叹为观止。郑庄公消灭弟弟姬段的这个谋略叫“欲擒故纵”,既是大名鼎鼎的三十六计之一,又是兵法的著名战术,为后世的许多军事家所不断沿用,可谓非常高明。而且有许多名言警句,如“多行不义必自毙”、“将欲取之,必先与之”等等,都是郑庄公的首创。不过郑庄公也因此而受到了后人的许多非议,说他明明知道弟弟的不法之举,不去阻止却故意纵容,等到罪行败露再一举消灭他,实在是有点狡诈狠毒。还有他碍于誓言与母亲在地道中相见,也显得非常虚伪。实际上,无情无义的并不是郑庄公,而是权力和政治这一只强大而无形的手。政治的可怕和凶险之处在于,不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只要跟政治沾上任何一点关系,就必须得服从于它的规律,谁要是违逆的它的规律,谁就会大祸临头。对权力的角逐从来就是不归路,郑庄公不消灭姬段,姬段就会杀死他,历史上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杨广杀杨勇,李世民杀李建成等等,就是最好的注解,因此,说郑庄公狠毒不仁,未免有些很不公平。

    在孔子所撰的《春秋》之中,将郑庄公击败共叔段叛乱这一事件称之为“郑伯克段于鄢”,认为共叔段的所作所为不像兄弟,所以不说他是弟弟;兄弟二人相争,就像两个国君打仗一样,所以用个“克”字;而把郑庄公称为“郑伯”,是讥刺他没有对弟弟尽到教诲之责;赶走共叔段,是出于郑庄公的本意,不写共叔段出奔,是史官笔下有为难之处。

第六章《东周之春秋》(5)周郑交质


 当然,郑庄公平息内乱,只是他执政生涯中的其中一件大事。而事实上,郑庄公一直都拥有双重身份,其中一个身份是郑国的国君,而另一个身份则是周王室的卿士(相当于执政官,扮演着宰相的角色)。因为周平王在被拥立为天子和迁都的过程中,郑国出过大力,况且郑桓公因为救驾死于王事,因此郑国的国君很受周王室的器重和信任。但随着郑国势力的进一步扩张,这种曾经的友好就变成了一种威胁。周平王对郑国怀有很深的戒备心理,于是找机会削弱郑庄的权力。他趁着郑国多事,郑庄公没有入朝处理政事的机会,把一些本应该属于郑庄公管理的事务交给虢公忌父去处理,想借此分庄公的权,并免掉他卿士的职位。郑庄公得知消息后非常不满,就赶到洛邑质问周平王,周平王比较畏惧势力强大的郑庄公,再三向郑庄公赔礼道歉,说没有这回事,但郑庄公仍然不依不饶。为了给郑庄公一个交代,周平王只好提出让次子姬狐到郑国去做人质。因为此举实在是有损周王室的尊严,于是大臣们又提出一个折中的办法,让郑庄公的儿子姬忽也来洛邑做人质,而姬狐前往郑国,则用前去学习的名义。这就是发生在春秋初期著名的“周郑交质”事件。从这件事情上可以看出,当时的周王室实际上已经沦落到跟诸侯国平起平坐的地步了,甚至还不如一些实力强大的诸侯国。但王室由于实力不济,对这一切也没有任何办法。

    由于周平王的太子姬泄父早死,因此在郑国做人质的姬狐又被立为太子。周平王病死之时,姬狐回朝准备继位,但因哀伤过度,加上路途劳累,结果回朝之后就病死了。于是姬泄父的儿子姬林被拥立为周天子,是为周桓王。

    周桓王即位后,也深知郑国名为周王朝的股肱,实为周王室的大患,如果不加以遏制,后果不堪设想。并且许多人将姬狐之死归咎于郑国,使周王室更加颜面无存,因此周桓王更加怨恨郑庄公,想要免掉郑庄公的卿士之位,经大臣劝谏,才采取较为稳妥的策略,先把郑庄公降为左卿士,实际上已经削夺了郑庄公的大部分权力。郑庄公表面上不动声色,但却采取了一些报复性措施,派祭仲带兵先后盗割了周王室温地、成周的谷子。周桓王非常生气,决定还以颜色,于是在三年后郑庄公前来朝见时,没有按常规性礼节接见他,既不宴请也不赏赐,倒让他拉了一车谷子回去了,说如果你国中缺粮,就把这些粮食拉回去备荒,再不要偷偷摸摸地割我的谷子好不好?着实让郑庄公大失颜面。周公见此情景,就劝周桓王说:“我们周室东迁,依靠的就是晋国和郑国。友好地对待郑国,以此鼓励后来的人,还怕人家不来,何况不以礼相待呢?郑国以后恐怕不来朝见了。”果不其然,郑庄公因为怨恨周桓王不礼遇自己,于是拿郑国的祊地(音崩,今山东省临沂市费县西南)交换了鲁国的许田(靠近许昌一带的田地)。因为祊地距离鲁国很近,而许田距离郑国很近,郑而祊地离鲁国近。两家换了之后,管理起来都比较方便。

    要说两个诸侯国换块地方,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其实不然,因为祊地是周王室赐给郑国,让郑国国君陪同周天子一齐祭祀泰山时专用的汤沐邑。而许田也是鲁国国君前来朝见周天子时专用的汤沐邑,这在礼法上不能随便调换的。但郑国却送给鲁国礼物,编了一套虚假说词,最终和鲁国换了,以示周王室已经没有能力巡狩管理这些地方。这种做法让周王室非常生气但却无可奈何。

    过不多久,郑庄公出于战略上的需要,出兵攻打宋国。为了师出有名,郑庄公宣称是奉了周王室的命令。对于郑庄公的行为,周桓王十分生气,下令免掉了郑庄公的左卿士之位,把国政全部交给虢公忌父处理,连个虚位都再不给郑庄公保留。同时,周桓王行使周天子的予夺封地之权,下令收回郑国控制的邬、刘(今河南省洛阳市偃师市南)、为(今孟津县北)、邗(今沁阳市西北)等京畿城邑,又把属于苏国(西周开国元勋苏忿生的封国)的温(今温县境)、原、郗、向、樊(都在今济源市境)、怀、显成(今武陟县境)、攒茅(今修武县北)、盟(今孟津县东)、阱(今沁阳市西)、聩(今获嘉县北)等12个城邑划给郑国。而划给郑国的这12个城邑,都在今黄河以北的河南省境内,和郑国隔着黄河,实际上处在卫、晋两国的势力范围之内,不仅增加了郑国行政管理的难度,还增加了郑国与苏国、卫国、晋国三国之间的矛盾。许多人因此评价说,周桓王将会失去郑国的支持,他拿不属于自己的土地换给诸侯,诸侯不来朝见,难道不是很正常的吗?

第五章《东周之春秋》(6)箭射周王

郑庄公对周桓王的做法理所当然感到不满,一连五年不去朝周。

    诸侯不朝天子,这就给周桓王制造了口实,周桓王立即统率周军,联合陈国、蔡国、虢国、卫国四国的军队攻打郑国。因为当时的诸侯国中,郑国是强国,如果打败了郑国,那么王室的权威便可重新树立起来,进一步加强对诸侯国的控制。周桓王这个想法很好,他也确实是一个有作为的周王,但他遇到了韬略和才能比起他来更胜一筹的郑庄公,这就使这个想法变得不切实际。因为郑庄公既然能使郑国变得强盛,那就证明他绝对不是一个暗弱无能任人宰割的国君。于是他立即带领祭仲、高渠弥等重臣率军迎战。

    双方军队在繻葛(今河南省许昌市长葛市北)这个地方相遇。郑庄公通过观察形势,发现陈**队实力最弱,于是从最薄弱环节突破,一举击溃了陈**队,蔡国和卫国一看立即怯阵,居然不战自退。之后郑庄公集中优势兵力夹击周桓王率领的周军,周军难以抵抗,立时大败。周桓王被郑庄公的部将祝聃(音丹)一箭射中肩窝,狼狈不堪地忍痛指挥周军冒死突围。祝聃射中周桓王之后,准备要乘胜追击活捉周桓王,却被郑庄公制止了。庄公说:“冒犯了长辈都会受到人们的指责,何况现在我们冒犯了天子,不要追了。”周桓王这才避免了当俘虏和全军覆没的下场。

    在这场战役中,郑庄公创造性地使用了当时最新式的阵法“鱼丽之阵”,也就是战车在前冲锋,步兵在后随行,相互掩护,整体推进,攻击性强且阵形严密,相当于现代的坦克或装甲车队,由于这样的编队就像鱼群在游,因此命名为“鱼丽”。

    仗打完了,那就必须得让天下人知道,谁胜了,谁败了,周王室教训不朝周的诸侯是否奏效,能不能给别的诸侯一点颜色看看看,就是这个时候要做的事情。但很可惜,周王室战败了,没办法跟诸侯说。不过周桓王毕竟是天子,郑庄公也毕竟是诸侯,因此虽然郑庄公打了胜仗,但以下犯上,在礼法上到底说不过去,况且他也不想跟周王室彻底翻脸,于是派上卿祭仲带着礼物深夜去看望并慰问战败的周桓王,低声下气地请求周桓王原谅。要说这一手也确实损人,把人家打了之后再把笑脸贴上去,换了气量小一些的估计早就气得金疮崩裂吐血身亡了。不过周桓王到底有自知之明,知道周王室的实力比不上郑国,在这个时候根本无力和郑国抗争,只好忍气吞声表示接受郑庄公的道歉,之后率军回国。

    回都之后,周桓王越想越气,准备传檄四方,让其他诸侯国前来一齐讨伐郑国,主政的虢公林父就劝谏说:“诸侯们之中除了陈国、蔡国和卫国,其他的都已经跟郑国结盟,您不传檄倒也罢了,您这一传檄,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您打了败仗,而传檄之后诸侯们不来,就更会让郑国当笑话看。既然郑国已派祭仲向我们道了歉,那我们也就趁机原谅他们算了。”因为好歹人家给了个台阶,再不乘势而下就会闹得更加颜面无存。周桓王想想也只能如此,只好愤愤地作罢。

    周桓王发动的这一场战争最终自取其辱,让周王室彻底威信扫地,一些诸侯国因为周桓王被射伤这一事件而开始公然蔑视王室,全不把周天子放在眼里,而郑庄公却声威大振。曾经跟随周桓王攻打郑国的宋国、卫国、陈国都来向郑国求和,郑国一时成为当时最强盛的诸侯国。

    不过郑国的强盛是相对于中原而言的,因为此时南方的楚国也开始变得强大。

本馆收录的所有小说摘自网络,纯属个人爱好并供广大网友交流学习之用,作品版权均为原版权人所有。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