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诗人 / 南京 / 秦淮灯彩,今夜照无眠

分享

   

秦淮灯彩,今夜照无眠

2017-03-30  闻诗人

秦淮灯彩,今夜照无眠


再过几日就是元宵节,也就是传说中的中国古代情人节。

元宵节,古称上元节。作为中国情人节的称谓由来已久,也是古代女子最感兴趣的节日。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小家碧玉们,元宵节却可以大大方方地走出家门,还可以和心仪的男子幽会谈情。男人把妹、女人撩哥的故事,常常发生在此时。古装电视剧《大明宫词》就再现过这一场景。只见太平公主穿梭于元宵灯市,揭下薛绍的面具(不得不说盛世唐朝人真会玩,青年男女们戴着面具游走于元宵灯会,也可算作现代化装舞会的鼻祖吧),从而开启了一段纠葛的感情。




北宋文学家欧阳修的千古名句“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说的就是一年一度的元宵节。他还写过一首宋词,“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满春衫袖”。情人节与伊人旧情难续,哀伤之情溢于言表。南宋豪放派词人辛弃疾在用“东风夜放花千树”渲染元宵佳节的热闹景象后,却以“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收尾。虽是借灯咏志,也常被用以感慨男女之间的擦肩而过。



前两日在逛灯会时,无意听到导游说起王安石的故事。王安石赶考路过江宁(今南京)马家镇,看到该镇马员外以灯联征婿,“走马灯,灯走马,灯熄马停步”,暗自记下。及至京城考官出题恰有一题,对出“飞虎旗,旗飞虎,旗卷虎藏身”的下联。心中窃喜的王考生,脱口而出“走马灯,灯走马,灯熄马停步”。考官赞其才思敏捷,金榜题名不在话下。应试结束回乡途中,又途经马家镇,见灯联仍在,于是对以“飞虎旗,旗飞虎,旗卷虎藏身”,顺手牵羊抱得佳人归。几日之内人生四大喜得其二,据说这还是汉字“囍”的由来。



不过“秦淮灯彩甲天下”的说法,比宋朝还要久远。早在南朝时,南京城就有了元宵灯会。为祈求风调雨顺,从深宫禁苑到市井街巷,人们纷纷张灯结彩。“万星烂天衢,广庭翻人潮”。那位因诗词、女色误国的南朝陈后主,就曾这样咏叹过秦淮灯影。虽自隋朝以后,金陵城一度倍受冷落,但元宵赏灯的习俗从此蔚然成风。



自明朝伊始,十里秦淮的灯彩天下无双。大明开国皇帝朱元璋定都南京后,为营造盛世氛围,广招天下富商放灯十日。元宵节的张灯时间因此被延长为十夜,使秦淮灯会成为中国历史上历时最长的灯会。当时的南京城内盛搭彩楼,秦淮河上水灯万盏。永乐七年(1409)初,明成祖朱棣则“赐百官上元节假十日”(比现在的黄金周还多三天,而且没有水分),张灯结彩以营造元宵佳节氛围。




秦淮河畔的流光溢彩、桨声灯影,引得历代文人骚客吟咏不绝。“两岸红灯射碧波,一支兰桨荡银河”、“一园灯火从天降,万片珊瑚驾海来”,诸如此类的诗句不绝于耳。及至近现代,朱自清在散文《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里写到,“这灯彩实在是最能钩人的东西”,描述的虽非元宵节的秦淮灯彩,但十里秦淮的桨声灯影,着实勾起了朱自清的文思泉涌,并留下了与好友俞平伯同游并写下同名散文的佳话。



南京城的“帝都”光环渐渐褪去。曾经辉煌的十里秦淮,如今能让人们神往的,大概只剩下夫子庙那最后一段繁华了。第一次来南京的外地人,可能不知道十里秦淮究竟是何意。即便偶尔看到城内蜿蜒曲折的小河流过,眼过之处,更多的却是污浊的河水、破旧的小船,很少有人把它和风光旖旎的秦淮河联系在一起。只有走到夫子庙,坐在灯影绰约的游船上,目睹元宵灯会的盛况,才会联想到千年古城的旧时繁华。



“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被湮没的又何止是秦淮河。南唐的北门桥至今仍在,却因珠江路的车水马龙而被遗忘。明代的天子宫禁明故宫,也已长满了荒草。当下的秦淮河,不再有“隔江犹唱后庭花”的歌女。无穷无尽的市井气息,代替了曾经的贵胄名流云集。不消说六朝金粉,明清时的脂粉气也已遍寻不见。夫子庙一带的最后繁华,差不多已被一路小跑的黄包车夫和此起彼伏的吆喝声所淹没。




虽然如此,却并不影响人们坐复古画舫、赏秦淮灯彩的兴致。每年的元宵灯会,依然万人空巷。而且,夫子庙也不再是观赏秦淮灯彩的唯一核心区域。比如今年的秦淮灯会,点火仪式主会场就被搬到了香火缭绕、门票价格不菲的大报恩寺。此外,老门东、中华门城堡、江南贡院,元宵节期间纷纷挂起传统或新潮的灯笼。就连沉寂多时的明城墙、知名或无名的大小公园,也用喜庆的大红春联妆点起了门面。




秦淮灯会期间,哪怕是顶着严寒,就算在人山人海中亦步亦趋,人们也总是乐此不疲。他们逛灯会的初衷,无非是新年图个好彩头,或者扶老携幼凑个热闹。虽然商业化的孔庙,再没有过往的学者风雅。江南贡院的虚高票价,常让人们望而却步。秦淮八艳的风月故事,如今也已无迹可寻。赏灯的人们,却并不显得特别失落。新鲜出炉的小笼包子、香软可口的糯米糖藕、让人垂涎欲滴的赤豆元宵,足以让他们一边赏灯,一边大快朵颐。





虽是鸡年,仍有很多人提着兔子造型的花灯“招摇过市”。孩子们耍起猴年的金箍棒,一样可以呼呼生风。人群中不时有青年男女们追逐嬉笑着,似乎也在为两天后的西方情人节预热。至于秦淮灯彩是不是“甲天下”,灯会主会场是不是移情别恋,已经没那么重要了吧。






我给自己的职业定位是,

不以“传道受业解惑”为己任的人民教师。

不爱读书却喜欢码字,

不懂艺术却痴迷拍照。

不喜欢按剧本演戏,却又总在循规蹈矩。

公众号:rook_ie;  微信号:wendao93。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