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静好之海洋 / 精粹文字 / 张纪娥《追寻诗意的生活》

0 0

   

张纪娥《追寻诗意的生活》

2017-04-05  岁月静好...

第一次读刘亮程的《一个人的村庄》时,就被他的文字深深吸引。从此后,《一个人的村庄》就成了床头案牍必放读本。

很惊诧于一个只读过小学的人,用最朴素平实的文字,表达出的却是最深厚的人生哲思。

刘亮程用独特的视角观察并抒写村庄。他所书写的村庄,是在新疆北部沙漠边缘的一个叫黄沙梁的小村庄,他写了村庄中很多东西,有狗、驴、马、鸟,蚂蚁,有麦子、花草、炊烟、树、风等等,只要村庄存在的东西都是他的抒写对象。有生命的,无生命的,在刘亮程的笔下,所有对象都是具有了生动活泼的生命气质。它们不再是人的工具或低于人类的生命个体,它们都成了有灵魂、有思想、与人一同生活的精灵,“我”只是众多存在形式中的一员。这些题材琐碎、卑微、纯净,但又温情无限。

这些“小畜生”们与人一样拥有生存智慧,有时甚至是人的世界所不能企及的。在《通驴性的人》中,我“总觉得这鬼东西(驴)在一个又一个冷寂的长夜,双目微闭,冥想着一件又一件大事。想得异常深远、透彻,超越了任何一门哲学、玄学、政治经济学。”

“在黄沙梁做一个人,倒是件极普通平凡的事。大不必因为你是人就趾高气扬,是狗就垂头丧气。”

刘亮程用众生平等,万物一体的眼光来看待人文之外的生命世界,思维新颖,角度独特,读他的文章,犹如在广阔荒凉的沙漠发现了一片生机勃勃的绿洲,让人眼前一亮,视野和心胸豁然开阔。

刘亮程的文字朴素、纯粹、静美,含有深刻的哲理。读来感觉像走在春天清晨的田野里,一袭带着淡淡花香的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清新、温暖、馨香,又让人生出淡淡的哀愁。他用梦一般的语言讲出了人生的无奈和世事沧桑的人生哲理。

在文中,刘亮程没有用华丽的辞藻,美丽的句子,只是在用日常白话,自言自语、娓娓道来,简单的句子里面却蕴含着深厚的哲理。用他自己的话说:“我拒绝了成语,拒绝了现成的词语,拒绝了80年代90年代的各种流行语。那么我用什么来写作?就用话语,从民间汲取一些鲜活的语言来改造成自己的写作语言……一种类似说话的语音。”

这样的语言淳朴清新,一改今日流行的词藻华美、内容空虚的文风,如扑面春风,让人耳目一新。

“他过着一生中又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摆在眼前的活,还和昨天一样多、一样重,也一样轻松。生活就是这样,并不因为你生活了多少年日子就会变得好过…活是干不完的,你只有慢慢地干着活把自己的一生消磨完。”

简单的语言,挖掘出了生活的本质,人生的短暂、琐碎,在忙忙碌碌的琐碎生活中,人活着活着就走到了头,所有时间被那些看似必须要做的小事情消磨掉。我们都在自己的位置上,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过着重复的生活,直至死亡。这就是我们的人生!李陀说,“刘亮程的才能在于,他好像能把文字放到一条清亮透明的小河里淘洗一番,洗得每个字都干干净净,但洗净铅华的文字里又有一种厚重。捧在手里掂一掂,每个字都重得好像要脱手。”

读刘亮程的作品,能感觉到在诗意的文字背后,隐藏着一种深邃地孤独惆怅情绪。

他写“永远一样的黄昏”,在这样的黄昏里,所有情景都是往日情景的再现,没有新意,“日后能够等候我们的,依旧是静坐在那些永远一样的黄昏里,一动不动的我们自己。”语言里,蕴藏着让人心冷的孤独感。有一种时光流逝的荒芜和苍凉感。

海德格尔说过,人生而就具有诗意。是否我们的诗意被繁琐的生活消磨殆尽了?写《瓦尔登湖》的梭罗说,一亿人中只有一个人活的诗意而神圣。我认为,当下的文坛中,刘亮程像一抹亮丽的彩虹,开创了散文的另类抒写,把对农村的诗意感受,吹进了每一个读者的心中。他就是那个在天地间诗意行走的人!是在当下物质主宰的社会中,一位守望乡村精神的诗人。

我们很多人,曾经敏感的触角,已经被粗粝的社会磨得麻木迟钝,曾经善感的心灵,再难激起感动的水纹。看到花开花落、鸟鸣虫吟,是否还会触动心底最柔软的部位,看到袅袅的炊烟,是否还能激起那淡淡的乡愁……

精神的荒芜只能靠精神来救赎,让我们慢下来,静下来,在精神的旷野中,洒下一片种子,待到春风吹起时,自会开成遍野花海。让我们像刘亮程一样,在繁琐的日常生活中追寻诗意的生活吧!

作者:张纪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