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辽驿道钩沉

2017-04-05  QIANSHI
宋辽驿道钩沉

  


  提起宋辽时期的历史,人们恐怕一下子就会想起“杨家将”英勇抗辽的故事,从而在脑海里勾勒出那战场上的厮杀场面。其实,很多人不知道,宋辽曾经有一大段时间是结盟通好的,如此和平相处达百年。而这段历史的典型见证,就是河北境内曾经存在过的一条沟通南北的驿道。

  千年之前,也就是公元1004年,宋辽订立了“澶渊之盟”。盟约规定,宋真宗以辽萧太后为叔母,辽圣宗称宋真宗为兄;宋每年向辽输银10万两、绢20万匹;两朝罢兵,各守旧界?? 从此,宋辽边界的纷争趋于和缓,人们终于可以停下来舒口气了。

  其实,历史上的宋辽边界就在如今的河北省中部。那个时候,拒马河(即白沟河)的故道从今高碑店市白沟镇北流过,那里曾经是宋辽之间有名的界河。

  “澶渊之盟”之后,由于社会相对安定,南北经济都得到发展,宋辽之间也开始互派使者频繁往来。正是这条长长的驿道,把宋辽两国牵连了起来。

  为通使而建驿道

  回望公元1005年,宋辽之间的通好有了实质性动作:开始建立互派使者的制度。每年双方互派“贺正旦使”,向双方君主拜年;互派“贺生辰使”,在对方太后和皇帝生日前赶到,送上丰厚的寿礼。一方有大事,如皇帝驾崩、新君登位,要遣使报信,对方则回派使者;如遇双方发生争端,随时派出使者谈判解决。

  辽国南有深山峡谷、北有大漠戈壁,路途艰险遥远,为了方便双方使者往来,专门修建了驿道,每隔一段路即建有驿馆,供其食宿。

  从宋辽界河白沟,经辽南京(今北京)、辽中京(今内蒙古宁城县大明镇),到辽上京(今内蒙古巴林左旗南),共建驿道1800多里(辽代的里与现在的华里大致相同),沿途修筑驿馆32座,另外还设有支线驿道。

  那时辽帝一年四季都出巡打猎,称“四时捺钵”,并经常在“捺钵”地点接见宋使,因此,宋使并不一定必须到达上京。但从白沟到中京这段驿路,却是绝大多数宋使的必经之路。

  说起白沟到中京间的驿路,当时长约1140里,有驿馆20座。其中在今北京市境内的驿路约有350里,驿馆7座;在今内蒙古境内驿路约100公里,驿馆两座;而最为庞大的,还是在今河北省境内,驿路约690里,驿馆11座。为了方便使者途中休息,各驿馆之间还建有一些“顿馆”。

  驿路上走过历史名人

  “澶渊之盟”之后的120年间,宋辽先后派出1600多名正式使者出使对方,两朝使者均由高官担任。宋朝有不少大名鼎鼎的历史人物,曾经是这条驿道上的过客。

  1040年,宋仁宗派太常丞、史馆修撰富弼赴辽贺正旦。1042年,新继任的辽兴宗挑起疆土纠纷,富弼于4月、6月两次马不停蹄出使辽国。富弼后来官至宰相。

  1045年,时任监察御使的“包青天”包拯,受宋仁宗的派遣赴辽贺正旦。

  1055年,大文学家欧阳修被宋仁宗任命为贺登宝位使,前往辽国祝贺辽道宗登位。

  1068年和1077年,著名科学家和诗人苏颂两次作为生辰使赴辽。

  1075年,著名科学家沈括使辽,与辽谈判解决领土争端。

  1089年,担任吏部尚书的著名文学家苏辙使辽。

  其他如权臣蔡京、高俅、童贯,也分别于1083年、1105年、1111年被宋帝任命为使者出使辽国。

  从白沟到古北口

  辽驿道千里,到底从哪里经过?让我们根据史料,从南到北寻觅一番。

  当年宋使自东京开封府(今河南开封)出发,从雄州(今河北雄县)前行过白沟河,便踏上了“大辽国”的土地。

  千里驿道上的第一座驿馆设在白沟河之北。

  从白沟前行40里到新城县,辽驿道第二座驿馆设于县内,新城县是辽南京析津府涿州下辖的县,遗址在今高碑店市新城镇东南的旧新城。

  新城县前行70里到涿州,涿州城有第三座驿馆。涿州是个很古老的地方,所在地一直未变,今为涿州市。

  从涿州前行60里到良乡县,县内有辽驿道上的第四座驿馆。良乡县是辽南京析津府下辖的县,今为北京市房山区良乡镇。

  由良乡县前行60里到幽州。幽州即辽国五京之一的南京(今在北京西南),当时已是一座颇具规模的都市,据《辽史》记载,“城方三十六里”,“坊市(市场)、廨舍(官署)、寺观,盖不胜书”。内城南门外有第五座驿馆——永平馆。

  宋使路振在《乘轺录》中记载:“自幽州北行至孙侯馆五十里。”孙侯馆在今北京市通州区境内,为第六座驿馆。

  第七座驿馆在顺州。顺州是今北京市顺义区。

  由顺州前行70里到达檀州,这里有辽驿道上的第八座驿馆。当时檀州是辽南京析津府下辖的州,今为北京密云县。

  从檀州前行5 0 公里, 是驿道的第九座驿馆——金沟馆。宋使王曾《行程录》记载:“将至馆,川原平旷,谓之金沟淀。”金沟淀和金沟馆在北京密云县石匣镇,现今已经淹没于密云水库中。

  又从金沟馆前行90里到古北口,就到了驿路上的第十座驿馆古北口馆。古北口古时又称虎北口,是著名的雄关。宋使在古北口有一个必去之处,就是“杨无敌祠”(即今杨令公庙)。杨无敌即人们熟知的抗辽英雄杨继业,他不仅在中原受到崇敬,在辽邦也享有崇高的威望,辽人甚至为他立庙祭祀。当年苏辙过此,曾写下《古北口谒杨无敌祠》一诗,流传至今。

  从古北口到牛山馆

  过古北口往北,就进入了辽中京大定府北安州,今河北承德地域。

  从古北口前行8 0里到第十一座驿馆——新馆。

  在古北口与新馆之间有一座著名的山岭——摘星岭。路振《乘轺录》记载:“五十里过大山,名摘星岭,高五里,人谓之思乡岭。”苏颂《过摘星岭》诗云:“路无斥堠惟看日,岭近云霄可摘星。”摘星岭即今滦平县平坊乡境内的大十八盘梁,山梁上古道盘旋,九曲十八弯。新馆坐落在平坊乡硷场沟门,20多年前考古人员找到了新馆遗址。

  从新馆前行40里,到第十二座驿馆——卧如来馆。卧如来馆之名源自附近有卧佛。驿馆遗址在今滦平县大屯乡南沟门村平川间,正北隔兴州河有山洞,现称喇嘛洞。20多年前,考古人员在洞外发现了辽代佛寺建筑遗物,在洞中发现了13米长的卧佛残迹。

  从卧如来馆前行70里,到第十三座驿馆——柳河馆。

  在去柳河馆的途中,要翻过一座大山——摸斗岭(也写作墨斗岭)。宋使王曾《行程录》上说:“过墨斗岭,一名度云岭。”清代的文人错把今承德市区西边的广仁岭当作墨斗岭,结果使宋朝使者对驿路里程和走向的记载显得矛盾重重。其实,墨斗岭在今滦平县东北部的伊逊梁,辽驿道并未经过今承德市区。柳河馆在今滦平县红旗镇房山沟门,而柳河即今伊逊河。前些年考古人员找到了柳河馆遗址,还找到了宋使记载的附近的矿冶遗址。

  从柳河馆前行70公里,到第十四座驿馆——打造部落馆。居住于此的百十户奚人,以打造车辆和锻造兵器为生。苏颂写有一首《过打造部落》,沈括也曾经在这里考察了奚人制造的车辆。

  从打造部落馆前行5 0 里, 到第十五座驿馆——牛山馆。

  在这段驿路中途,有一座“顿馆”——会仙馆。会仙馆虽只供宋使途中休息用,但因为辽国按惯例在这里设酒宴招待宋使,所以非常有名。

  沈括《使契丹图抄》说:“使人过此,必置酒其上,遂以为常。”

  从牛山馆到辽中京

  从牛山馆前行80里,到第十六座驿馆——鹿儿峡馆。当年鹿儿峡一带风光旖旎,宋使刘敞诗咏:“朱桥柳映潭,忽见似江南。”鹿儿峡馆在今承德县东山嘴。

  又从鹿儿峡馆东行,过虾蟆岭(今名祥云岭),进入辽中京大定府泽州界。距鹿儿峡馆90里,有驿道上的第十七座驿馆——铁浆馆,遗址在今平泉县罗杖子。

  从铁浆馆前行70里,到第十八座驿馆——富谷馆。

  王曾《行程录》有这样的记载: “ 至铁浆馆,过石子岭,自此溅出山,七十里至富谷馆。”石子岭,今为乌呼玛梁。此前这段路穿越了承德一带的深山区,当年泛称“奚山”。宋使们曾写下许多诗歌咏叹奚山之美。

  从富谷馆前行80里,到第十九座驿馆——通天河馆。通天河馆位于今内蒙古宁城县境内,从这里再前行20里,即到达辽中京。

  辽中京有第二十座驿馆——大同馆。从中京向北,驿道继续延伸,直达上京。

  从“澶渊之盟”到宋辽,辽驿道使用了120年,双方使者你来我往,从未间断,这期间着实上演了不少故事。

    来自: QIANSHI > 《知识》

    以文找文   |   举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