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as16846 / 西汉 / 马镫发明于何时?霍去病所部骑兵杀伤力为...

分享

   

马镫发明于何时?霍去病所部骑兵杀伤力为何那么惊人

2017-04-05  sias1684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

公元前122年,汉武帝在狩猎中偶获异兽,认为是天降祥瑞,龙心大悦,改年号为元狩,该年称元狩元年。这一年的五月三十日,匈奴左贤王率万骑突入上谷郡,杀数百人。

要不要教训教训这个不知死活的左贤王呢?

实际上,匈奴单于伊稚斜在卫青的连番打击下,元气大伤,无力在漠南立足,已将匈奴本部迁到了漠北地区,即今天蒙古国南部和中国内蒙古北部的沙漠群以北地区。

伊稚斜认为,自己这一迁徙,已经远比天涯,如果汉军还要穷追不舍、赶尽杀绝,那么,汉军就必须穿越过这荒无人烟的沙漠地带,那时,早成强弩之末,能奈我何?

而左贤王,不过是伊稚斜留在漠南东线的一颗棋子,目的是拖疲拖垮汉军,为匈奴本部赢取休养生息的时间,仅此而已。

所以,经过讨论,汉朝方面的意见是:要平灭匈奴,就必须置左贤王的骚扰于不顾,先想法收取河西。

河西,又称河西走廊,地处黄河河套,地形狭长,大致包括今天甘肃省武威、酒泉、张掖等地,是连结汉朝与西域的重要交通要道,越过河西走廊西北面的敦煌,便是西域。另外,河西走廊背靠汉朝的陇西、北地二郡,其西南侧是水草丰美的天然牧场祁连山脉,东北侧则是内蒙古阿拉善高原及古称流沙地的腾格里沙漠和巴丹吉林沙漠。而巴丹吉林沙漠北缘的居延泽(今甘肃省额济纳旗东)正好与漠北交界,延伸入匈奴腹地。得了河西,则可以随时对退避漠北的匈奴本部发起攻击。

汉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春,汉武帝决定对河西用兵。

这次用兵的主帅人就是霍去病。

汉武帝觉得,这是一次闪电战,汉军必须在伊稚斜还没做出反应之前抢占河西地,霍去病在漠南之战中所表现出来的快速穿插、电闪雷击,说明他是指挥这次行动的最佳人选。

霍去病这样所运用的,是大迂回战略。

所谓大迂回战略就是进攻方为了隐蔽自己的战略企图,避开敌人的整体防御,不与敌方进行直接接触,而向敌翼或敌后实施远距离机动而成合围态势,在更大范围内对敌方战役集团进行包围,从最薄弱的环节入手对其实行毁灭性打击,是战略追击的最高阶段。

要实现这一战略意图,指挥大迂回作战的统帅者必须具有远见卓识、洞悉战争态势,知己知彼,明确敌人具体的兵力部署、进攻方向和企图,以及自己一方在迂回过程中可能会遇到的抵抗地区和抵抗方式,从而确定自己迂回的方向,以迂为直,避实击虚,逐个击破。

一句话,大迂回战略是最高军事统帅智慧与胆量的结晶。

十九岁的霍去病引军越乌戾山(今甘肃靖远县东南端之屈吴山),渡黄河,伐速濮部(匈奴名族,常与单于通婚),涉狐奴水(今甘肃武威市石羊河),在千里大漠中闪电奔袭,六日转战千余里,成功击破匈奴五部落,如秋风扫落叶一般平灭河西诸小王。

这真是一场教科书式的大迂回战。

当然,这还不是终结。

霍去病马不停蹄,继续往北疾奔,再折而向南,纵横上千里,撵着匈奴浑邪、休屠二王在焉支山(今甘肃张掖市山丹县大黄山)上满山乱跑,最后撵到了皋兰山(今甘肃临夏县东南)。

皋兰山的东南面就是黄河,过了黄河,就是汉朝陇西郡地界,匈奴人已逃无可逃。

图穷匕见,困兽犹斗。

一场生死大决战由此开始。

匈奴人疯了似的,血红着眼珠子,咿咿呀呀地挥舞着刀子,朝汉军发动了反击。

霍去病并没有被匈奴人的气势所吓倒,一如既往,冲!

双方硬碰硬,刀对刀、枪对枪,互相砍杀。

恶战空前惨烈,匈奴人死伤无数,当然,汉军也伤亡惨重。

最终,匈奴人彻底被汉军的狠劲震住,成片成片地跪倒在地,高举双手投降。

霍去病赢得了最后的胜利。

匈奴被斩首八千九百六十人,其中,卢侯王和折兰王战死,浑邪王子及相国、都尉被俘虏。

不过,汉军也战死近七千人,霍去病带来的一万精兵,所余不过区区三千人。

这是一场面对面、硬对硬的攻坚战,霍去病部毫无取巧之机,全军知难而进、知耻而后勇,咬紧牙关,玩命强攻,以视死如归的大无畏精神和血战到底的决心顶住了敌人反扑的凶猛气焰,最终以少打多、以疲打逸,打出了大汉天威,获取了战斗的胜利。

战后清点战利品,汉军除了收获堆积如山的甲仗辎重,还缴获了匈奴休屠部的圣物“祭天金人”。

美中不足的是,浑邪王和休屠王这两个老狐狸在乱军之中脱逃了。

远在长安的汉武帝闻此捷报,益封霍去病二千二百户。

这里有一个疑问。

有军事迷提出,霍去病时代还没发明有马镫,骑兵的战斗力有限,远远比不上步兵,从而对霍去病骑兵团的作战成果产生怀疑。

这种怀疑,也不无道理。

没有发明马镫前,亚历山大率军东征,他的将士们为了骑牢在马上不被因为奔跑而猛烈颠跛的战马摔下,悬垂着的双腿就不得不用力紧紧夹住马上,同时双手还不得不紧紧抓住马鬃,其艰辛可想而知,也就谈不上在马上作战了。事实上,他们的战马只是作为骑乘工具而不是作战工具,到了既定战场,这些所谓的“骑兵”就得乖乖下马,持械与敌人展开步战。以保持自身的稳定。这种艰辛可以料想。而马镫是骑马时踏脚的装置,没有它,当马飞奔或腾越时,骑士们只能用双腿夹紧马身,同时用手紧抓马鬃才能避免摔下马来。

所谓马镫,就是一对悬挂在马鞍两边的脚踏,供骑者放置双脚,也可以辅助骑者上下的马具。有了马镫,骑乘者的双脚有了强劲的支撑之点,骑者更容易在鞍上通过调节自己的重心以保持平调,更容易驾驭马匹,使人与马连接为一体,让骑乘者解放双手,如果是骑兵的话,则可以在飞驰的战马上且骑且射,也可以在马背上左右大幅度摆动,从容完成左劈右砍的军事动作。

英国科技史学家怀特指出的:“很少有发明像马镫那样简单,而又很少有发明具有如此重大的历史意义。马镫把畜力应用在短兵相接之中,让骑兵与马结为一体”。

因此,马镫的发明,在军事史上,是划时分的一件大事。很多人认为,镫是创造和传播现代文明的主要工具之一,其重要性可以与印刷术相提并论。一些历史学家甚至认为马镫的使用直接导致了欧洲封建制度的诞生。

首先,镫的发明,源于中国,这是全世界所公认不疑的事实。

1965年,考古人员在北票县北燕贵族冯素弗的墓中,就发掘出一对木芯长直柄包铜皮的马镫。这是国际上现存时代最早的马镫实物。

但是,这远不能说明马镫的发明就始于冯素弗所处的时代,其只能证明马镫发明于冯素弗所处的时代或更早。这“更早”到底早到什么时候呢?有学者专家根据陕西临潼秦始皇兵马俑推测,秦朝乃至汉初,马镫还没有出现,其依据是秦始皇兵马俑二号坑中出土了许多与真马大小相似的陶马,马身上马具齐备,偏偏缺少了马镫。

事实真是这样吗?

我们在肯定马镫对骑兵重要性的同时,就有理由相信:在没有马镫的时代,人们骑乘在马匹上会很容易感到疲劳,并且,在奔跑的马背上难以有效地使用弓箭,而在近战中,骑手也无法随心所欲地使用刀剑和长矛。一旦劈砍或刺杀落空,或者双方兵刃的撞击,就会使骑手失去重心或受到冲击从马前或马后滑下。

可是,我们看,项羽从垓下败逃,到了四隤山,“汉军围之数重,项王谓其骑曰:‘吾为公取彼一将。’令四面骑驰下,期山东为三处。于是项王大呼驰下,汉军皆披靡,遂斩汉一将。……与其骑会为三处汉军不知项王所在,乃分军为三,复围之。项王乃驰,复斩汉一都尉,杀数十百人,复聚其骑亡其两骑耳,乃谓其骑曰:‘何如?’骑皆伏曰:‘如大王言。’”

项羽能在马上腾挪冲杀,完成如此复杂的攻击动作,我们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他所处的时代已经有了马镫了?

再有,汉元光六年(公元前129年),“飞将军”李广出雁门与匈奴交战,被俘,他趁匈奴人不注意,飞身而起,夺马而逃,“匈奴追者骑数百追之,广行取胡儿弓,射杀追骑,以故得脱。”能在马上从容转身后射,是不是能说明李广所乘的马匹上已经安装有马镫了?

退一万步说,如果项羽和李广所处的时代马镫真还没被发明出来,那结论只有一个:马镫的作用被后人夸张的,事实没那么重要。

归根到底,霍去病所部骑兵的所迸发出来的战斗威力是没有什么好怀疑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