霃楓 / 诗词曲赋 / 这7首诗里,有分手最美的模样

分享

   

这7首诗里,有分手最美的模样

2017-04-06  霃楓


情到浓时,情转薄

世有“热恋”,自然也有“失恋”

失去的爱情

宛若夹在日记本中的枫叶

逐渐趋于黯淡

最终碎成一片红尘

 

现代人的失恋标配

是酒,是倾诉,是朋友圈

但是,对于古人来说

失恋的标配,应该是

缠绵的文字,缱绻的诗行——




当你驶向别的轨道

我们就不再属于彼此




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闻君有两意,

故来相决绝。今日斗酒会,明旦沟水头。

躞蹀御沟上,沟水东西流。凄凄复凄凄,

嫁娶不须啼。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

竹竿何袅袅,鱼尾何簁簁!男儿重意气,

何用钱刀为!

——卓文君《白头吟》




在才子佳人的故事中,有很多套路,

一见钟情是之,山盟海誓是之,

负心薄幸,自然也是一种套路。

深谙套路的司马相如,

不负众望地把这些情节都演了一遍。


而卓文君身在套路之中,却也有所不同。

她对于爱情的追求,大胆到难以想象。

身为寡妇,同意小鲜肉司马相如的追求,

私奔时义无反顾,当垆卖酒落落大方,

而提出分手时,

也有一种让人拍案叫绝的爽利。


许多新时代的女性,

都未必有这样的果敢坚决。




我为女子,薄命如斯!君是丈夫,

负心若此!韶颜稚齿,饮恨而终。

慈母在堂,不能供养。绮罗弦管,

从此永休。徵痛黄泉,皆君所致。

李君李君,今当永诀!我死之后,

必为厉鬼,使君妻妾,终日不安!

——蒋防《霍小玉传》




如果说,卓文君是断然放弃笑着活下去的典范,

霍小玉便是因爱生恨“做鬼也不放过你”的标杆。


王侯之女,沦落风尘,

在李益面前,小玉本是卑微的,

只求十年幸福(过去两年和未来八年)。


但李益却“引谕山河,指诚日月”

立下山盟海誓要娶她,

那时的她,一定很快活。


就像电视剧里说着“打完仗回老家结婚”的人肯定回不来一样,

李益说完这话,也没再回来。

他娶了表妹卢氏,一个标准的“白富美”。


相思成病的霍小玉在弥留之际,

爆发出生命中最后的火焰,那却是一段恶毒的诅咒:

我死之后,必为厉鬼

使君妻妾,终日不安

做鬼也不放过你和你的小三小四!


后来,大约小玉的诅咒应验,

李益一生家宅不宁,在他疑神疑鬼时,

也许会后悔他对小玉所做的事情吧!


然而这一切,都已经晚了。




我们不能在一起

却不是因为我和你




君既为府吏,守节情不移,贱妾留空房,

相见常日稀。鸡鸣入机织,夜夜不得息。

三日断五匹,大人故嫌迟。非为织作迟,

君家妇难为!妾不堪驱使,徒留无所施,

便可白公姥,及时相遣归。

                  ——《孔雀东南飞》




既会织布做衣服,又擅长乐器知书达理,

可见兰芝是个很优秀的姑娘,

但是这样才情、品性、美貌都无可挑剔的佳人却遇上了一个百般刁难的恶婆婆,

哪怕夫妻恩爱,也不能白头到老。

 

虽然“自挂东南枝”已经被网友们玩坏,但它本身是一个悲剧——

揽裙脱丝履,举身赴清池

徘徊庭树下,自挂东南枝

 

分手的方式有千千万万种,

他们选择最决绝的那一种。


生不同衾,那么,死而同穴,也是团圆。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陆游《钗头凤》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唐琬《钗头凤》




殉情一事,过于惨烈,

多数被迫分飞的劳燕,还是选择活下去。

至于是否日夜尝尽相思之苦,

又是否郁郁而终,那便要看际遇了。


是的,这里要说的是一对

令人唏嘘不已爱侣——陆游与唐婉。

 

成婚后的陆游和唐婉

可谓是伉俪相得,琴瑟甚和,

然而恶婆婆的粉墨登场,

终于迫使两人分开。


两首《钗头凤》,

道尽沈园相逢难以言状的凄楚,

其中的眷恋之深、相思之切

不必言明,两人也定是心照不宣了。

 

最后的最后,一个郁郁而逝,一个几十年来念念不忘。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最可怕的“第三者”

叫做“死亡”




谢公最小偏怜女,自嫁黔娄百事乖。

顾我无衣搜荩箧,泥他沽酒拔金钗。

野蔬充膳甘长藿,落叶添薪仰古槐。

今日俸钱过十万,与君营奠复营斋。

——元稹《遣悲怀》




除却生离,死别也可以算作一种无可挽救的“失恋”。

元稹与妻子韦丛,是琴瑟和鸣的典范。


闲读道书慵未起,水晶帘下看梳头

“歪在炕上看媳妇儿梳头”不是贾宝玉的专利,元稹早就尝试过了。

那个时候,他们是何等的恩爱!

 

奈何,情深缘浅,佳人早逝。

再也没有人,可是为他拔钗换酒,可以与他吃糠咽菜。

曾经沧海,回首巫山,哀莫大于心死。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 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苏轼《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在“悼亡”这个群体中,

如果不提苏轼,大多数人都不能接受吧!


苏轼与王弗,也是一对情深伉俪。

结婚时,王弗十六岁,

放在今天不过是高中生的年纪,

却已开始孝敬公婆,相夫教子。


苏轼一度并不知道,自己娶了个才女,

直到背书忘了词,才发现王弗竟然记得。

不光如此,她还通晓人情世故,

经常给苏轼一些非常有用的建议。


这样一个聪明、贤惠、低调的女子,

怎能让人不爱呢?

她嫁给他十一年,死的时候,

不过二十七岁。

十年后,年届不惑的苏轼,

梦见她时,依旧肝肠寸断。


人世间最痛苦的,莫过于——

我年年老去,而你,永远年轻。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然而缘分一事,不知所起亦不知其所终

可叹的是,世事多半不由人

不是情深缘浅,便是多情总被无情恼

怎一个愁字了得……

 

关于失恋,是应该——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的好聚好散

还是“从今往后,勿复相思”的两不相干

是该照常喝酒、吃肉、努力加餐饭,

来证明不过消亡了一场爱情

还是该一哭二闹三上吊、呼天抢地,

来证明曾经爱得那么刻骨铭心……


其实说来,没有谁是谁非,

天地间不过少了一对相濡以沫的鸳侣

多了两个相忘江湖的陌路人,而已



本文由“诗词中国”(shicizg)原创

作者:空竹  编辑:昔昔盐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