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卷绨素 / 中国现代 / 重庆老城门

分享

   

重庆老城门

2017-04-10  执卷绨素
消失的南纪门找到 重庆又多一存世城门
  2017-04-10重庆晨报35评
  下半城的大地名,除了“望龙门”,所有的“门”都对应着一个真实存在过的城门,那“南纪门”在哪里?4月8日,重庆地理地图爱好者群的史地发烧友,在“踏访重庆古城门”的活动中,根据古地图记载的方位,找到了疑似南纪门的拱门,在重庆民间史地爱好者中引起轰动。昨日,重庆市文遗院副院长、著名考古学者袁东山来到该处,认为这就是“南纪门”! (来自:重庆晨报)
  失踪的南纪门“南纪”一说,典出于《诗经·小雅·四月》:“滔滔江汉,南国之纪”,城门在重庆古城南边靠西。瓮城门西向,门额上书“南纪门”,正门朝南,上书“南屏拥翠”——隔江南望,对岸南山黛色连天如青翠屏风,拥围城郭。现存史料对南纪门的记载是:1927年重庆市整治城内交通,准备扩城的时候,因修建马路而拆毁。这一说法,并未说清是拆除了南纪门正门还是瓮城门——因军事防御的考虑,重庆九个开门中,七个有瓮城。在人和门、太平门这一闭一开两座城门近年被重新发现后,这座城市还有没有其他存世的城门,在重庆史地爱好者心中,一直是“哥德巴赫猜想”。袁东山今年在重庆地理地图爱好者群百家讲坛讲了重庆建城史后,群里组建了巡城分队,按照古地图,对重庆老城门和城墙进行踏访梳理。 (来自:重庆晨报)
  发现南纪门?按照1891年刘子如所绘的《增广重庆地舆全图》,地理群群友确认了南纪门瓮城是“外瓮”,位置在南区路石板坡公交车站下方附近。4月8日,群友们在公路下方沿着断断续续的城墙寻找,翻过一个拐角,忽然在立交桥基桩下,找到了一个门洞。几位爱好者根据经验,排除了这是防空洞的可能,并确定这是非常典型的城门形态,由于人迹罕至,露出地面的部分保存相对完好!群友们兴奋得发朋友圈,整个重庆史地爱好者圈对此也高度亢奋。市文遗院副院长袁东山是巴县衙署和钓鱼城考古发掘负责人,深谙重庆城防之道。9日,他冒雨赶往现场,当场确定,这就是南纪门!袁东山说,此门位置就是南纪门瓮城门所在,朝向长江,城门大小和券拱形态是典型的重庆古城门,石料和勾缝剂可以追溯到明清,旁边的城墙和瓮城墙走向方位清晰完整,足以断定这就是“失踪的南纪门”!券拱上方被建筑破坏,以前应有“南纪门”三个字!“重大发现!”袁东山表示,稍微向下开挖,南纪门整体就会大白于天下! (来自:重庆晨报)
  相关新闻:专家初步确认 它就是南纪门瓮城门4月8日,重庆地理地图爱好者称,在“踏访重庆城门”活动中找到了南纪门瓮城门。但要确认它就是南纪门瓮城门,需要证据支撑。参与此次南纪门瓮城门确认的专家,除了著名考古学者袁东山,还有来自市地理信息中心的历史地理专家张海鹏,他带来了该中心近年来对城门进行精确空间复原得出的成果。昨日上午,两位专家和几位爱好者一起,运用考古学和古地图研究与复原的成果,基本确定了爱好者们此次发现的城门就是南纪门的瓮城门,也就是外城门。这意味着,重庆老城继通远门、东水门、太平门(三座开门)和人和门(一座闭门)外,第五座城门重现天日,这对重庆城市历史文化的挖掘、保护和传承,意义重大。 (来自:重庆晨报)
  各方确认,这就是南纪门不久前,重庆大学的许芗斌老师,打电话给袁东山,说自己在南区路石板坡公交车站下方一带发现了一处疑似城门的门洞,邀请他去进一步考察。没想到时隔不久,“重庆地理地图爱好者群”的爱好者们也发现了它,并经过分析初判这极有可能就是“失踪”已久的南纪门。袁东山说,“这一弧一券的建筑形制,还有门洞的宽度,应该在五米左右,完全就是一个城门的建制规格。再看门洞的券石和上方及左右两侧的城墙,从砌筑的方式和风化的程度看,应该是民国前的老东西。这应该就是清代的南纪门,准确地说是南纪门的瓮城门。”在很多文献,包括重庆市文史馆老馆长、著名文史专家彭伯通所著的《古城重庆》中,都提到南纪门的瓮门西向,至于具体是正西还是偏西,则没有进一步说明。为了确定城门的准确朝向,张海鹏在现场进行了定位,测出城门和右侧城墙的朝向在西偏南20度左右,城门左侧城墙则与城门形成约130度的夹角,朝向为西偏北。这与史料文献中“西向”的说法吻合。 (来自:重庆晨报)
  昨日,袁东山指着长江来水的方向,进一步解释道,“古人重视风水,风水上又有形势和理气两种,南纪门瓮城门朝向虽然不是绝对的正西,但却正对着远处长江来水的方向,长江之水自西而来,所以文献上所说的‘向西’,其实就是面向长江水来的方向,丝毫不差。”张海鹏也对复原后南纪门瓮城门的空间位置与现存城门位置进行了详细对比,结果显示此处城门的确应该是南纪门瓮城门。至此,经过考古学和历史地理学、地图学等多方面论证,爱好者们此次发现的门洞,确系清代南纪门瓮城门(外城门)无疑。而南纪门的正门及内城门,则已在1927年拆毁。保存非常完整,十分难得此次发现的南纪门瓮城门,除了城门拱券上方所刻的“南纪门”三个大字已不在外,其余部分基本保存完好。袁东山介绍,该城门为一弧一券,目前露出地面的为顶部,高约1.5米,而其余大部分都已被埋在地下。顶部拱券露出地面的有11个,根据埋入地下部分的角度估算,实际应为13-15个。整个城门的高度应在3米以上。如果不出意外,继续往下深挖,整个城门就可重现天日。经过张海鹏和几位爱好者的测量,在城门两侧,目前南纪门瓮城城墙保存完整的长度有35米左右,其中最完整的一段,在距离城门以西约15米处,城墙连绵长度24米左右,露出地面的高度达到4.6米,保存非常完好。这应是重庆老城现存最完整的瓮城城墙。瓮城是设置在城门外的小城,又称月城,而瓮在古代指的是内部空间大的陶器。《武经总要·守城》有云:“其城外瓮城,或圆或方,视地形为之,高厚与城等,惟偏开一门,左右各随其便。”也就是说,瓮城的特点之一就是侧开门,即外城门不能和内城门相对,为的是方便从城墙与瓮城上的双向防御。《重庆府治全图》等重庆古地图上各城门瓮城内外两门都体现了这种不对位的特点,像南纪门的瓮城门就朝西,而正门则朝南。进一步细究,当年重庆古城九座开门中,除了东水门、金紫门外,其余朝天门、太平门、储奇门、南纪门、通远门、临江门、千厮门均有瓮城,也就是说这七座城门其实都是两道城门,即瓮城城门和正门。南纪门瓮城门门楣书“南纪门”三个大字,正门门楣上则书“南屏拥翠”。 (来自:重庆晨报)
  ■纵深历史上的南纪门:长江东流第一门民国以前,南纪门是长江上游来重庆城途经的第一道城门,因而该码头水运业务十分繁忙、热闹,城门与码头之间为南纪门正街,则是为数不多在城门外的正街之一。彼时的南纪门外,曾是水运木材、牲畜等货物的集散地,码头靠西是屠宰业集中的川道拐街。《商贸渝中》一书中,就记载了当时南纪门外的几个专用码头。粪码头:设在南纪门正街河边,限运送肥料船使用。老重庆没有下水道系统,全靠掏粪工上门代劳。有意思的是,掏粪工有时还要倒付钱给雇主,因为庄稼需要施肥,而那时尚无化肥,因此粪便也奇货可居,于是就有地头蛇充当粪霸。茄子码头:邻近粪码头,限蔬菜船停靠。1929年重庆建市,居民日益增多,蔬菜需求突出。柴码头:位于南纪门观音堂街河边,限柴火船卸货。到1926年,川军33师师长潘文华兼任重庆商埠督办公署督办,为筹备建市,扩建市区,提议扩充市政,修建码头,扩大码头港区作业范围。先后将朝天门、太平门、储奇门、金紫门、南纪门、千厮门等城门城墙全部拆除,改造自然岸坡,修建码头梯道,整治规范码头,使各地船帮按运输的不同物资,停靠相对固定的水域码头。经改造规范后,南纪门成为蔬菜、牲畜的集散码头。所以在《重庆十七门》和《重庆市景》两首歌中,就有“南纪门,瓜菜果,码银堆金”和“南纪门,菜篮子,涌出涌进”的说法,说明了南纪门与重庆人日常生活的息息相关。■链接重庆的城门重庆母城三面环水,明朝洪武年间,重庆守将戴鼎成为集重庆城门之大成者。史料记载,当年戴鼎经风水勘测,按“金木水火土”五行确定方位,以“九宫八卦之象”确定数量,完成了“开九门闭八门”十七座城门的最终布局与修建。重庆十七座老城门中,朝天、翠微、东水、太安、太平、人和、储奇、金紫、凤凰、南纪十座门滨长江,金汤、通远、定远三座门连陆,临江、洪崖、千厮、西水四座滨嘉陵江。本版文·图/本报记者 涂源民谣《重庆歌》记录城门的功能是这样分布的:朝天门,大码头,迎官接圣(开)。 翠微门,挂彩缎,五色鲜明(闭)。千厮门,花包子,白雪如银(开)。 洪崖门,广船开,杀鸡敬神(闭)。临江门,粪码头,肥田有本(开)。 太安门,太平仓,积谷利民(闭)。通远门,锣鼓响,看埋死人(开)。 金汤门,木棺材,大小齐整(闭)。南纪门,菜篮子,涌出涌进(开)。 凤凰门,川道拐,牛羊成群(闭)。储奇门,药材帮,医治百病(开)。 金紫门,恰对着,镇台衙门(开)。太平门,老鼓楼,时辰报准(开)。 人和门,火炮响,总爷出巡(闭)。定远门,较场坝,舞刀弄棍(闭)。 福兴门,溜跑马,快如腾云(闭)。东水门,有一个四方古,正对着,真武山,鲤鱼跳龙门(开)。 (来自:重庆晨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