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与华无极‖许宏泉带你解密全形拓

 Zhanggx 2017-04-18

与华无极‖许宏泉带你解密全形拓

许宏泉 字昉溪,别署和州、留云草堂主人。1963年生于安徽和县,现居北京。涉及史论研究、写作、艺术批评、绘画。《边缘·艺术》主编,简社社长。著有《戴本孝》、《黄宾虹》、《寻找审美的眼睛》、《留云集》、《听雪集》、《乡事十记》、《燕山白话》、《一棵树栽在溪水旁》、《醉眼优孟·画戏说戏》、《边缘语录》、《近三百年学人翰墨》、《壹壹集》等。并出版《当代画史·许宏泉卷》、《许宏泉花鸟画集》、《新安纪游》、《闲花野草》、《分绿》、《清影如许》、《一棵树》、《百草园》、《流浪的猫——画家许宏泉和他的喵友们》、《春色如许》、《规矩之外》、《香泉消夏录》等画集。

与华无极‖许宏泉带你解密全形拓

珠宝燦然 纸本水墨 138cm×48cm 2015年

与 华 无 极

朱良志

许宏泉先生是当代著名艺术家、收藏家和学者。我初知先生是在十多年前,当时我做石涛研究,涉及石涛好友戴本孝,便读到宏泉先生的著作《戴本孝评传》,给我启发很大,此书实为当代研究这位艺术家的奠基之作。后读其《管领风骚三百年》三巨册,深感他在清初以来文人艺术研究领域的精湛造诣。他将研究、收藏和创作三者融为一体,是一位当代不多见的学者型艺术家。他承其乡贤黄宾虹之职志,致力于中国传统艺术的传播,主编《边缘·艺术》《艺观》和《神州国光》等多本杂志,具有很高的艺术品位,为当代艺坛所称道。

与华无极‖许宏泉带你解密全形拓

有凤来仪 纸本水墨 240cm×90cm 2015年

他在艺术创作领域,是一位绝不附庸时尚的艺术家。于画兼工山水、花鸟。近读其新作《香泉销夏录》,更给人全新的体验,它引出了一个近世以来并不多为人知、却具有很高艺术价值的全形拓问题。

作为一种独特的金石摹拓方法,全形拓产生于清代嘉道时期,它是将器物原貌复制到平面拓纸上的一种特殊技艺,满足人们在金石文字、局部图形等之外了解全体器形的愿望。它延展了金石本身所具有的潜在审美意趣。金石拓片本身就具有一定的审美特性。唐代诗人韦应物《石鼓歌》云:“今人濡纸脱其文,既击既扫白黑分。”如金如石,黑白分明,既击且扫,如大匠斫石,具天然古朴之质感,有笔墨所不能尽之意味。而至全形拓,不仅画面感增强,有了立体感,更将金石拓片中的文字、纹饰等还原到具有的空间中去。正像金石学家陈邦怀评价周希丁的全形拓所说:“审其向背,辨其阴阳,以定其墨气之浅深;观其远近,准其尺度,以符算理之吻合。”全形拓已然具有境界呈现方面的考量了。

与华无极‖许宏泉带你解密全形拓

挹取清香 纸本水墨 100cm×34cm 2015年

真正将全形拓引入艺术创作领域的,是一种被称为“博古清供”的创作方式。它将金石与丹青相融合。此法以全形拓拓出古器之形,再以笔墨画插花,复题以诗文、钤印而成一整体画面。诗书画印与拓本浑然一体。全形拓成为这个整体画面的一部分,也是最为关键的部分,是一幅画的灵魂。宋元以来以笔墨所绘博古清供者多矣,高妙之作也不在少数,然却缺少以全形拓入画所具有的金石趣味。融全形拓而成的博古清供,源于拓,又超越于拓。貌如插花,又与寻常插花图有异。

与华无极‖许宏泉带你解密全形拓

乡事 纸本水墨 136cm×51cm 2015年

《香泉销夏录》记载着在一个长夏里,宏泉先生与一批朋友,在西山的香泉小筑中,赏玩金石、挥汗摹拓、吟诗作画之乐事,其间创作的数十幅作品记载他们与古器、笔砚、山花等对话的经历。这批作品将清嘉道以来画僧六舟等全形拓博古清供之类的作品又向前推进一步,具有艺术新质,有感人的艺术魅力。

融全形拓之博古清供,其趣在博,其意在古。山斋有清供,古陶插红梅,古与今合,静以动参,以活络化沉寂,变古物为呈现心灵的意象。以自我充满细腻、温情的感觉,唤起沉睡的古器,通过自己的智慧,照亮幽邃的时空。正如宏泉兄所言:“花卉与博古器物,旧典新题,古艳相和,方得佳趣。”正所谓古彝新花两相欢,胜作汉家承露盘。

与华无极‖许宏泉带你解密全形拓

田家野趣 纸本水墨 138cm×34cm 2015年

古,不是复古,也不是好古物,是幽深寂歴中的跃出。宏泉先生说:“少时尝见淝上孔氏博古图,为其逼真吓倒,见闻既广,遂觉其媚。卅年后,偶作清供,始知博古之雅,雅在其古,古艳沉静,惟气使然,故曰吾善养金石气也。”此一体会尤为精审。博古清供,追求古趣是当然之意。然而,古趣非时愈久而意愈古,而是在与今的相对中的唤起。

与华无极‖许宏泉带你解密全形拓

赏心乐事 纸本水墨 138cm×34cm 2015年

《销夏录》所载《清秋》,此作中青铜彝器颖拓,倍极生动,墨花如雪,苔痕历历,又有杂花野卉,随意点缀,有一种透骨的清冷,给人满纸惊秋的感觉。右上题:“秋花锦石谁能数,高栋层轩已自凉。”正点出画中意境。图中二古铜器参差错落于画面中。上一觚,幽香馥郁。下一鼎,秋花正红。鼎器上凌厉的龙形纹理与鼎中绰约的殷红形成鲜明对比,将冰冷与热烈、往古与当下糅合在一起,时间的界限泯然尽矣,其高古之意凛凛而出。

与华无极‖许宏泉带你解密全形拓

淇园秋声 纸本水墨 138cm×34cm 2015年

有一图画彼岸花,一种俗称龙爪花的平常花朵,乃画家幼年村头习见之花,插于一全形拓之古器中,艳艳绰绰,其高蹈绝尘之意隐然可感。另有一作全拓东汉陶井,以井栏之形寓二十八宿中之井宿,陶器周边之“东井”、“戒火”契刻即示此意。而此器之上以野草点缀,井栏边际着一昆虫正探身井中,盎然有机趣。大胆的时空对比,给人以不知此年何年、不知斯世何世的感觉。

与华无极‖许宏泉带你解密全形拓

六月荷香 纸本水墨 180cm×97cm 2015年

宏泉先生这批全形拓博古清供又饶有静气。视其所作,静雅非常,静而至于浑穆,静而至于寂寥。佛经上说,法固寂然,此中正有所得。此风或受黄宾虹之影响。前数日,我曾与诸友人至京中一藏家处看画,见宾老一山水小幅,渴笔焦墨,纵横施行,视之如入太古之境,静气扑面。我们前后看了百余幅元明以来大家之作,踏月归来的路上,谈论的却全是此小幅。

与华无极‖许宏泉带你解密全形拓

独立池上月 纸本水墨 138cm×34cm 2015年

《销夏录》所录这批作品还有一种野逸的风味,如灌园老圃,莳花艺草,颇见散淡。与销夏之闲颇为契合。他的博古清供,摹拓对象并非博物馆收藏之重器,多出于他与友人之收藏,一些两汉以来普普通通的缶罐陶器,却成为他们挚爱的对象。这与我们平常对金石气的感觉完全不同,名器转而为寻常之物,堂皇的叙述变而为轻松的细语。在这些寻常古器边,宏泉兄多“补”些山花野卉,以寄其山林之思,以契其田园情怀。试图在与“全形”拓本形式的统一中,更多地张扬草卉本身的自由。金农画梅,不喜画官梅、名梅,喜欢画江路野梅,所谓野花香满路,幽鸟不知春。宏泉先生这批作品与此风味相似。

《销夏录》中有一幅《挹取花香满衣裳》,图上中位置拓有汉铜熨斗之柄,稍下全拓此熨斗。画家画几朵茉莉花由斗盆内抖出,轻轻洒落,幽绿的叶,白色的花,黑白分明的古物,形成奇妙的关系,直抖出一片清幽。

与华无极‖许宏泉带你解密全形拓

春色如许 纸本水墨 138cm×39cm 2015年

全形拓的要旨在“全”。全,全其意也。《销夏录》的旨趣,与嘉道以来一些金石家的趣味稍有不同。这里所追求的全,非为图之全。在创作者看来,图之全者不可贵,再全也无法胜过照相之术,而在意之“全”。意何以全?在于有一个气韵贯通的内脉在,如同一笔划、一笔书,墨拓、补笔、题诗、小印,各各自在,又统之有元,合之有意,总以境界为尚,总有一种独特的人生体验于焉有在,总有一种诗情画意荡漾其间。初视其形,并不全,拓不全,只是一个平面;画不全,约略有几个表面互不相关的孤零零的存在,画面甚至可以说是残缺的,没有背景交代,没有起承转合。以意会之,方使其气脉通畅,彼此回互。“全”在于活,乐意相关禽对语,生香不断树交花,此中似可见之。这些博古清供,秉持一种“活泼泼地”的创造法。大而言者,见天地之生机流荡,见时历之往古来今。小而言之,则一室之欢,与花草虫鱼同在,与幽深岁月中曾经存在的事实同在,将古物、古意引到我的案头,引到我的心灵。我使世界活,我也因世界的活泼而深心往还。

《香泉销夏录》所记诸图,引进全形拓这一传统形式,精心创作博古清供,寄托艺术家的理想世界,强调超越世俗的态度,瓣香重视生命体验的价值。册中有一汉代的瓦当,篆“与华无极”,此四字可当《销夏录》之主题。“无极”,没有时间之极,没有目的之极,没有终极的依归,没有一个可以确定的指谓,就在自己心中,就在当下,就在朴实的山家小院,就在南窗下休憩的片刻,我成就了自己的大全。“极”在我手中。意义由我而起,价值在乎胸中。你不见,篱墙边的野花正开,清池里的菡萏初举。

金石气,一在历时久远,一在恒定不变。历时久远为表,恒定不变为里。以时之远,说理之常,说那亘古不变的幽渺,说那脱略芸芸的凡常。我于宏泉先生的博古清供有所得焉。

二〇一五年十月三十日于北京大学燕南园

朱良志,一九八二年毕业于安徽师范大学并留校任教,一九九三年破格晋升为教授,曾任安徽师范大学文学院院长,现为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浙江大学兼职教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