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73 / 正an个人收藏... / 梁冬 | 如何与非典型雄辩症患者相处(那种...

分享

   

梁冬 | 如何与非典型雄辩症患者相处(那种与你交流时,永远要正确的人)

2017-04-20  为什么73

梁冬 | 如何与非典型雄辩症患者相处(那种与你交流时,永远要正确的人)

原创 2017-04-19 梁冬 自在睡觉

Nocturnes, No. 3 in B Major Op. 9, No. 3 李云迪 - Chopin: Nocturnes

(可仁又又又为你选了一首歌,边听边读噢~)


这是《梁注庄子》的第 84 篇读书笔记
本文共3109 字 |  预计阅读 8 分钟


 春秋经世,先王之志,圣人议而不辩。故分也者,有不分也;辩也者,有不辩也。曰:何也?圣人怀之,众人辩之以相示也。故曰:辩也者,有不见也。夫大道不称,大辩不言,大仁不仁,大廉不嗛,大勇不忮。

真理不是辩论出来的


上一篇说到“圣人议而不辩”,关于辩论这件事情,真是值得正在迈向更开放世界的中国人学习的东西。有时,我们会在公共媒体里面看到一些国家的人为了一件事争论、辩论,显得很民主、很开放、很聪明的样子。尽管我不是公知,但我认识很多公共知识分子,我了解他们是如何看待公开辩论的。

 

梁启超先生在他四十岁那年去美国,他想看一下在那种权力制衡下的民主辩论之后,华人会产生什么变化。然而,他发现华人就算到了美国社会,在那样一个游戏规则很清楚的既定环境下,还过着过着就过成了一个类宗族社会。

 

那时他有点儿沮丧。于是回国以后,就不再那么执著地想在当时去推动一个所谓的偏向美国式的政治结构。

 

梁先生曾经认为,他不对这件事情进行评价,只是跟大家分享。在谢玺璋先生的《梁启超传》里面是这样记录的:“梁启超到四十岁以后就发现,在中国这样的一个老大社会,或许更应该向英国或者像日本那样借鉴他们的政治框架,在那个时候,梁启超先生认为中国或许走一个君主立宪制的方式更合适。”

 

当然,历史不是照梁启超先生的那种设想走的,但作为一个大知识分子,他有他的观察,也有他的无力感。后来,他就不再参与太多关于应该怎么设计顶层架构上的辩论了,反而觉得与其做无用功不如回去把自己的孩子培养好。

 

你会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梁启超先生的八个孩子都非常优秀。他们无论是在学术、事业,乃至婚姻上,仍然是那个时代的文化巨子的孩子当中较为优秀的。

 

最近,微信朋友圈里有一篇很流行的文章,说我们欠梁启超的儿子——梁思成一个道歉。当年,梁思成先生就已经预言,北京如果按照那种工业化的大都市方式去设计,把城墙给拆了的话,是一件非常令人遗憾的事情。历史用了短短不到六十年的时间,证明了如果当时的北京按照梁思成先生的建议去设计的话,地球上会保留一个像古董一样美好的城市。庸俗点儿说,你到北京来别说买房子了,过来住一天都应该是买门票的,因为北京是一个巨大的公园。

 

庄子说“圣人议而不辩”,辩论这件事情到底有没有用呢?大家在一个好像很合理的框架下吵来吵去。纵观地球上各个国家,有一些国家议会辩论得沸沸扬扬,甚至一些国家和地区还引入了所谓的议会民主辩论制度,最后却变成相互指责、相互推诿、竞相作秀的结果。

 

在公司治理层面也是这样,以我小梁亲身了解的一些公司,包括美国和中国的公司,本质上是强人管制的结果。如果一个公司的老大自己没有想清楚,没能变成一个贤明的思想者和行动者的话,放手让大家自我制衡、自我平衡,结果往往带来的不是群策群力,而是相互的、过度政治化的公司管理。

 

其实,在家庭里面也是这样。如果家里面没有一杆大旗,没有一个权威,而是势均力敌的话,夫妻都觉得凭什么要听对方的。最后只有一个结果,就是听儿子的或女儿的。而儿女还小,他们有些时候未必能够站在一个相对完整的人生阅历高度来看问题。所以,这个家里面就总是充满争吵。

 

我有些时候会很羡慕那些来自农村的朋友。在他们家里,老婆一言九鼎或者老公一言九鼎,遇到事情有人拍板——就这么定了。夫唱妇随或者妇唱夫随都可以,关键是谁适合。这个家决策迅速,就算是有不对的地方,大家迅速调整也还很好。

 

我看见很多家庭,用了两年时间去看房子,老公说要这套,老婆说要那套,结果比买哪套不买哪套更糟糕的情况是,最后哪套也没有买。其实,他们看过的房子,随便一套,在北京东三环以内,或者望京,或者海淀中关村,现在就值回“票价”了。只要是拍板买了,这事儿就结束了。

 

辩论这件事情,真是一件需要反复思量,需要从不同维度来看待的事情。庄子认为,没有什么好辩论的,辩论这件事情毫无意义。

 


小心那些用嘴上的是非争辩来刷存在感的人


“圣人议而不辩”之后,庄子又讲到“故分也者,有不分也;辩也者,有不辩也。曰:何也?圣人怀之,众人辩之以相示也。故曰:辩也者,有不见也。夫大道不称,大辩不言,大仁不仁,大廉不嗛,大勇不忮。道昭而不道,言辩而不及,仁常而不成,廉清而不信,勇忮而不成”。

 

这段话有点儿长,我大致把现代文的意思跟大家讲讲:所以说辩论的发生是因为不曾见到“道”的大。大道是无可名称的,精于辩论的不用是非之论去屈服别人,治人之人的仁爱是无心的,真正廉洁的人没有东西可以贪取,真正的超级勇士并不崇尚血气之勇,更无心害人。

 

大道,如果是用在外面教育别人的,就不是真正的大道;言语,若只是靠辩论来有恃无恐,一味依赖辩论的话,事物无穷,终会有不胜辩解的时候;仁爱,如果只是置于一处,就不能普及;廉洁,如果是在外面表示出来的,内中的清白实在就不可以相信;勇气,如果是用来伤人的话,必然遭到众人的忌恨,结果一无所成。

 

最近,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大热,那个萌萌的达康书记好像成为“男主角”了。你说他参与过什么辩论吗?他跟你讨论过问题吗?他甚至在廉洁和勇气真正彰显的时候,表现的并不是谦谦君子的样子。他就是刚才说的真正廉洁的人,无物可以贪取,忘记物我之间,所以外表反而没有谦谦的样子。


“大勇不忮,道昭而不道”,慢慢慢慢地,我们会发现,在中国的文化体系里面,明白事儿的人是不需要天天打嘴炮的。

 

有什么好争辩的?事就是这个事,不管曾经说过什么,没说过什么,后来又怎么说了,因为什么,所以什么……你想一想身边是不是有这种非典型雄辩症患者,他们整天啥事也干不成,就知道跟你讲各种逻辑,参与各种理论讨论。

 

我开了太安私塾三年,见证了很多极其优秀的同学。他们最大的特点就是,每次来的时候主动帮其他同学搬椅子、搬桌子,下课之后作业写得很好,平常如果没有提问他,他就默默地写笔记、认真地读书,然后内化感受。他们写出来的文章清澈见底,直指人心,绝不喧哗。

 

我在他们身上看到了一种中国式有智慧的人的典型样子,就是不太善于用嘴上那些是非争辩来刷存在感。

 

如果我们身上偶尔也沾染了那种靠嘴炮来刷存在感的恶习,我们一定要引以为戒。



暖暖地看着别人吹牛样子


“他说的我都知道,我担心我说的他不知道。”

现在是一个视频内容非常发达的时代,用很多方式来给我们制造种种假象——一个人特别擅长夸夸其谈的话,他就能够把事做成。小梁就是这样一个反面例子,如果我把夸夸其谈的时间拿来做事的话,相信我的成就会远高于此。

 

当然,最后我找到了一个比较折中的方法,就是把说话变成我主要的事业,除非你也愿意这样做,否则,与其思考如何把事情讲得漂亮,不如思考你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在内心里面内化出一个悄悄地把事办成了而别人都不知道、没事儿偷着乐的人,暖暖地看见别人吹牛的样子,知道别人所说的一切而不予戳破。

 

在《世说新语》里面有一个故事,说有一个人在饭桌上,看着一位朋友侃侃而谈,他却默默无语。后来,有人就问他为什么不说话。这个沉默的朋友就说:“他说的我都知道,我担心我说的他不知道。”多么高级,当你知道他不知道的事情时候,你所呈现出来的沉默是一种什么样的淡定。

 

就像曾经见过朋友开了一辆超豪华的跑车,在另外一个朋友面前有意无意地低调炫耀。幸好我知道那个被炫耀的朋友家里面就是卖豪车的。真正高级的人是不需要买一辆玛莎拉蒂的,家里从劳斯莱斯到玛莎拉蒂都有,想开哪辆就开哪辆,还可以把它卖给别人,把钱收回来。

 

这种就是因为拥有了、明白了、透彻了而呈现出来的沉默,自然有一种无言的能量。

 

我建议大家哪天在一个饭局上时,不说话,但是眼睛不要睁得很大、很狰狞,而是用平常的目光看待饭桌上每个人所讲的笑话,以及对于宏观形势、海峡两岸、朝鲜局势、货币政策等的高谈阔论,暖暖地看着别人吹牛。


一顿饭局下来,你一定会觉得自己油然而生一种基于道德的成就感。如果多几次这样的经历之后,你连这种成就感都不会有。你只是觉得应作如是观,想想都觉得好智慧。


你最近睡的好吗?

如果你的觉睡得还不够自在,

扫扫二维码,

试试可仁为你准备的自在睡觉包吧。

要把最好的爱也给自己。

点击阅读原文也可购买哦~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