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nshanyuquan / 当代国画 / 王子武:画不出奇画到死,不负自身了自身

分享

   

王子武:画不出奇画到死,不负自身了自身

2017-04-23  xianshany...


王子武:

画不出奇画到死

不负自身了自身

整理编缉_《当代国画》

文章来源_网络




如果有人问我,在20世纪中国美术领域,哪门艺术成就最为显著,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中国画人物画。理由是,它打破了我国数百年来人物画沉沦的状况,不仅恢复了魏晋、唐宋人物画写形传神的光辉传统,塑造了许多有血有肉、有时代气息的人物形象,而且在语言上有新的突破和拓展,予人以强烈的艺术感染和精神鼓舞,从而推动了社会的变革,成为中国现代文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艺术形式。


王子武《梅妃》66×43cm


绘画是一种视觉艺术,大众通过观看受到某种刺激,引起感情和心理的变化,转而对思想产生影响。画作中被观看的对象,必须要有某种形的展示,尤其是人物画,具体的形象不可或缺。早在南齐时期,谢赫便在他的著作《画品》中把“应物象形”和“气韵生动”作为“六法”的重要内容。从此,写形传神、形神兼备便成为中国历代绘画的品评标准。


王子武《杜甫》133×68cm


绘画不以简单的写形为目的,而是要通过写形来传达神韵,表现内在精神。绘画中抽象的神或精神不可能独立存在,而是寄寓实在的形之中。就形与神两者之间的关系而言,中国画与西画有共同的追求,都讲究写形不忘传神。然而中国画对这一点更为关注、更加强调,这与在先秦诸子哲学影响下的古代美学观念有密切关系。中国文论中的意象说,突出“意”的作用。“意”,主要是指创作者对客观物象的认识、体会和感受,强调艺术家在把握对象过程中主观意念的作用,有相当的主观性。又由于中国画运用笔墨的勾、勒、点、擦、皴、染来写形写神,传达作者的感情和趣味,显然比起西画来,就更具主观意识,更具哲学意味,这也是中国画的魅力和独特的价值所在。


王子武《齐白石像》135×68cm


但是一切理论和主张都有某种规定性和制约性,中国画的意象说和写意理论如果忽视或忘记它存在的前提,即是在对客观物象深刻观察和研究基础上的追求,就容易走向反面,丢掉对物质形态、结构和内在意义的生动表现,或导致画面的概念化,或造成笔墨语言的符号化。晚清以来末流的文人画即落入了这样的陷阱而不能自拔。绘画的衰退,尤其是人物画的式微,当然难以避免。


王子武《梅妃》136×65cm


现代中国画的人物画崛起于20世纪初,其时中国社会正面临摆脱封建、殖民、贫穷和走向独立、民主、解放的大变革。社会大众需要艺术作为推动社会前进的助力,人们要求在艺术中看到有血有肉有思想的人物形象。受文人画漠视的写实方法,被画界先驱们重新认识其价值和意义,并受到大力提倡,有力地催化了人物画的复兴。西学东渐和西画写实方法的引进,虽然对传统文人画有所压制和产生了一些负面影响,但也刺激了中国画的革新步伐。摆在中国人物画家前面的任务是艰巨的,因为人物画的勃兴不是仅靠写实造型功力的提高便可以达到,只有使传统的笔墨语言和西画的素描造型融合于一体,形成具有中国传统文化内涵的绘画语言,方能产生有时代气息和民族风采的新体人物画。这绝非易事,需要几代人的不懈努力。令人感到自豪的是,20世纪初以来的中国几代杰出画家,经过奋力拼搏,终于取得了可以被称之为伟大的成就,他们创造了光辉灿烂的中国画人物画画廊,毫无愧色地展现在当今世界艺坛,为中国艺术争得了荣誉。本文论述的王子武,是其中耀眼的一位。


王子武《齐白石》80×59cm


王子武的作品大多为写生人物画。写生,在古典绘画理论中,往往被看成是为艺术家搜集素材的一种方法,是创作的准备阶段。但从19世纪末开始,这种理论被颠覆,写生也被视为创作的一种形式,人们把这种形式称为“写生-创作”。因为画家面对客观物象的直接写生所必须具备的功力与修养,以及最后完成的画面,毫不逊色于任何一种其它形式的创作,甚至具有更直接更生动的艺术感染力。


王子武的写生人物画首先以富有感情而引人注目,画工人、农民或知识界人士,需要艺术家与描写对象真切的感情交流,除了他们相互之间的默契和配合外,更重要的是画家对描写对象释放的理解、同情和赞赏,这种感情会在画家的动作中表现出来而形诸于画面。这就是王子武所说的:“要画好人物,首先对要表现的对象须有强烈的感情和表现的欲望,才会笔墨之间有情有意有内容。”这里说的内容,主要是指人物性格、精神气质和思想情绪。


王子武《小男孩》67×45cm


在与对象接触和作画过程中,王子武细心观察、体验对象的心理活动,并十分注意这些心理活动在人物外部表情和动作中的自然流露。这也是他写生中关键的一步,即所谓“立意”。由此出发,他集中刻画人物的面部,从被视为人物内心活动的窗户—眼,到眉、口、鼻、耳、发。他善于抓住人物这些部位的特征加以细心地描写,他重视刻画的具体准确,更注意表现的生动和概括,十分注意这些细节的相互呼应和形成的整体感。在把握对象特征时,他强调夸张有度,严格遵守和谐的原则。


王子武《水深鱼儿乐》69×45cm


笔墨语言的洗炼和丰富是王子武人物画另一鲜明特征。一幅人物画之所以能感动人,主要在于传神,人物形象的神韵,要依靠笔墨语言来传达,在某种意义上说,笔墨语言能左右一幅画的成败。王子武有很强的以线为主的造型功力,这不仅得益于他学习西画素描所获得的精湛技巧,更由于他对传统笔墨语言有深入的研究。他用有节奏有韵律的墨线勾勒,以强调形象的结构,用富有浓淡虚实微妙变化的墨色,赋予形象以动人的情趣。总之,王子武用沉稳、厚实、含蓄而富有变化的笔墨语言,塑造出一幅幅形神兼备、气韵生动和富有诗意美的人物形象,如《老农》《老陕》《民兵连长》《越南归侨》《东海渔民》《艺术家杨祥麟》》《蒋兆和像》《凉山少妇》等等。


王子武《曹雪芹》44×66cm


除写生人物像外,王子武创作的古今人物画像如《李白与晁衡》《钟馗》《曹雪芹像》《鲁迅像》《张大千像》等,或用彩墨塑造,或用简笔勾勒,无不以形象刻画的深入和微妙的而令人赞叹。至于他的花鸟、山水画,遵循源于自然、高于自然的艺术法则,借物抒情,也有自己独立的面貌。


王子武是经过长期艰苦探索才取得如此卓越成就的,青年时期他考入西安美术学院,勤奋练习基本功,虔诚地向古代经典作品学习,并到北京等地拜访许多名师,聆听教诲。这时,他已清晰地认识到绘画手艺和艺术修养两者同等重要,他坚实的造型功力是经过长期磨练才获得的,在此基础上他努力提高全面文化涵养,追求作品的艺术格调和个性特色。


王子武《金鱼》70×45cm


一九七六他在一幅自画像上的题诗中说“画不出奇画到死,不负自身了自身。”所谓“奇画”即与别人不同面貌、具有深厚文化内涵和独特个性的画。要画出这样的画,除了他个人天赋和他出生、成长的有雄厚文化传统的西安地域这样得天独厚的条件外,还需要他勤勉、虚心和不畏艰辛的上下求索。他的笔墨语言来自于他对传统书法的长期钻研,他从碑石铭文和诸名家书法中吸吮养分,形成自成一格的书体,并以此锤炼和提高自己绘画作品的笔法墨法。在当代中国画坛,许多画家在把西画素描造型融入笔墨语言的探索中,都取得了可喜的成绩,而王子武在这方面成就突出,突出在由笔墨造成的形式语言的品质、格调和趣味,他的画能久久夺人视线和拨人心弦。就此一点,在中国现代美术史上也应该是可圈可点的。


王子武长期以来一心潜心求艺,淡泊名利,这也是他成为当代人物画大家的重要原因。在当今浮躁风气盛行的中国画坛,这尤其难能可贵,值得我们大家尊敬和向他学习!





整理编缉_夕月慕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