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年华554 / 遥望西域 / 遥望西域 霍去病:中国战神的N个片段(上...

分享

   

遥望西域 霍去病:中国战神的N个片段(上)

2017-04-23  金色年华5...

遥望西域  霍去病:中国战神的N个片段(上)

作者:陆开武

公号:春风巷

一、帝国好青年

汉武帝很喜欢私生子。

“罢黜百家,独尊儒家”的孔子是私生子;一手提拔的大将军卫青是私生子;卫青的外甥霍去病也是私生子。

汉朝的风气很开放。

不过,霍去病可没有像舅舅卫青一样从小放羊,寄人篱下,遭人白眼吃尽苦头。出生后的第二年,小姨卫子夫就被汉武帝“得幸”带回宫。

这有点儿乱。

霍去病的妈妈叫卫少儿,是卫子夫和卫青的二姐,生父是平阳府中的一名小吏,叫霍仲孺,这位小吏与当时还是平阳公主的女仆卫少儿私通,又不敢承认,于是霍去病只能以私生子的身份降世。

没想到,卫氏家族因卫子夫上位瞬间发生逆转,成为皇家贵戚,所以,襁褓之中的霍去病成长于绮罗之间,皇家贵族。

古时孩子长大不是件容易的事,即便出水痘、天花也往往极易夭折,所以家人为他取名“去病”,祈愿健康成长。

卫少儿后来嫁给陈掌,名门之后,就是开国元勋,当年为汉高祖刘邦献奇谋解“白马之围”的陈平的孙子。

霍去病出生后没见过自己的亲爹,慢慢长大后才知道了自己的身世,直到被授予骠骑将军后才第一次见到。当时霍去病率大军出征时顺道到了平阳(今山西临汾),命下属将霍仲孺请到大营相见。

见到霍仲孺后,小霍跪拜道:“早先不知道自己是大人(古时“大人”指父亲)之子。”

惴惴不安的霍仲孺愧不敢应,匍匐叩头说:“老臣得托将军,此天力也。”随后,霍去病为霍仲孺置办田宅奴婢,并在领军归来后将同父异母的弟弟霍光带回长安。

这个霍光,就是日后权倾朝野,辅佐昭帝,废昌邑王,另立宣帝的大将军霍光。(前不久南昌出土的海昏侯墓的主人,就是被霍光迎来继帝位仅27天,又被废掉的昌邑王刘贺,海昏侯是汉宣帝后来给封的。)

作为皇室成员的霍去病前程似锦,完全可以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但他偏偏喜欢到舅舅卫青的营帐,看将士操练格斗,对军戈铁马的军旅生活心向往之,自幼练就了娴熟弓马,通晓战略。

用现在的话来说,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偏偏要过刀口舔血的日子。

这是一个为战争而生的人。

正处于上升时期的汉帝国,青春健朗,朝气蓬勃,崇尚铁血军功,马上封侯。

年轻的霍去病,正渴望一场与匈奴人的淬炼。

后来,汉武帝给已是骠骑将军的霍去病建了一所豪华府邸,但被霍去病拒绝了,留下了一句名言:“匈奴未灭,何以家为?”

这样的好青年,汉武帝能不爱?

二、战神崛起

遥望西域  霍去病:中国战神的N个片段(上)

战马嘶鸣,号角连营,旌旗猎猎,征尘漫天。

公元前123年,“漠南战役”打响。大将军卫青统帅十万大军出兵定襄,与匈奴左贤王部主力对决。

年方十八的霍去病以“剽姚校尉”身份跟随卫青出征,并拨八百轻骑归其指挥。

但在这场战役中,汉军主力部队伤亡惨重,右将军苏建和前将军赵信率部与单于大军遭遇,“与战一日,汉兵且尽”,苏建只身逃回,赵信投降匈奴。

谁也没想到,都以为是来镀镀金的公子哥霍去病率领八百轻骑,脱离大部队,长途奔袭匈奴腹地,杀敌两千多,其中就有单于的爷爷辈王侯,以及相国、当户等高级官员,还俘虏了单于的叔父罗姑比。

这一幕,与当年初上战场就直捣匈奴龙城的卫青是多么的相似!

翩翩少年,勇冠三军,脱颖而出的霍去病被汉武帝赐封“冠军侯”。

更让汉武帝高度关注的是这个少年将军以轻骑兵快速突袭的战术。

汉帝国的一颗新星闪亮升起。

“漠南战役”之后,匈奴单于将王庭远迁漠北,以避汉军锋芒。汉帝国的北方边疆迎来难得的安静。

战事稍息的汉武帝把目光投向了西边的河西走廊。

夹在青藏高原与蒙古高原之间的河西走廊,是汉帝国向西拓展国土纵深的唯一通道。张骞出使归来向他提供的情报,令汉武帝意识到,只有实现河西走廊这个战略通道的疏通与控制,“断匈奴右臂”,辽阔的西域才能纳入帝国的版图。

这是汉武帝两千年前的“西部大开发”版。

当时,河西走廊是匈奴右贤王的管理辖区,由浑邪王、休屠王占据。浑邪王据河西西部,今甘肃酒泉;休屠王据河西东部,今甘肃武威。

为帝国开疆拓土的重任落在了刚立战功的霍去病身上。

公元前121年,阳春三月,汉武帝任命霍去病为骠骑将军,率领一万骑兵精锐出征河西,历时六天,荡平陇西五个匈奴部落,“过焉支山(今甘肃山丹)千有余里”,迂回行军,在今兰州皋兰山击杀匈奴卢侯王、折兰王,俘获浑邪王王子及相国、都尉,斩敌八千九百六十,抢到了休屠王的祭天金人,国之神器。

千里大漠,长途奔袭,打了一场漂亮的大迂回战。

汉帝国再没有人怀疑这个皇家贵胄天生的的军事才华。

河西首战稍显遗憾的是,浑邪王和休屠王逃之夭夭,没有实现围歼匈奴主力的目标。

同年夏天,汉武帝决定乘胜追击,展开收复河西之战。

战役策划很完美:由老将公孙敖从东面进攻,佯装主力,吸引匈奴人的注意力,霍去病则率主力长途迂回匈奴后方,发动闪击。同时,博望侯张骞、老将李广各率一彪人马,分两路纵队切断匈奴援军。

这是一个要在河西走廊彻底合围、聚歼匈奴右贤王部的计划。

霍去病率领精锐骑兵开始了中原军队从未有过的千里奔袭:从北地(今甘肃静宁县)出发,在灵武(今宁夏银川)渡过黄河,翻越贺兰山,穿过巴丹吉林沙漠,到达居延海(今内蒙古额济纳北部,靠近新疆哈密)。稍作休整后,沿额济纳河南下,行至敦煌、张掖一带,然后快速急行两千里,到达祁连山脚下。至此,霍去病已经迂回到了匈奴军队的背后,只要公孙敖部按时到达指定地点,将腹背前后同时发起攻击。

偏偏这时,从陇西(今甘肃临洮)出兵的公孙敖掉链子了,这个已多次跟随卫青出征的义渠人老将又迷路了,未能到达预定地点。

战局瞬间发生大逆转,孤军深入的霍去病兵团境地非常危险,极有可能被匈奴军队反过来围歼。

局势危在旦夕,战机稍纵即逝,刻不容缓。关键时刻,霍去病展示了一名优秀军人的勇敢和决断,独立向匈奴军队发起攻击。

随着号角响起,霍兵团果断发起总攻,汉军铁骑潮水一般涌向匈奴人背后。措手不及的匈奴人没想到自己的后防线遭到突袭,根本组织不起来有效的抵抗,

风卷残云,气吞如虎,浑邪王和休屠王再次落荒而逃。

此时,作为援军先锋的李广正与驰援而来的匈奴左贤王部四万多骑兵遭遇鏖战,李广人马只有四千骑,1:10的悬殊。

苦苦支撑之际,张骞带领的人马终于来的,匈奴人不知虚实,撤兵回去。张骞因贻误战机,免去博望侯,当斩,花钱赎为庶民。

战报显示:霍去病一部俘获匈奴酋涂王,纳降两千五百人,斩敌三万两百人,同时还“获五王、五王母,单于阏氏、王子五十九人,相国、将军、当户、都尉六十三人”。

接到捷报的汉武帝大喜,加赐霍去病食邑五千户,凡征战至敦煌的校尉以上,一律加官进爵。

此役,十九岁的霍去病成了令匈奴人闻风丧胆的战神,汉武帝青眼有加,霍去病一时风头超过了大将军卫青。

闻知河西惨败,伊稚斜单于快气疯了,准备把浑邪王找回来杀掉,惩戒立威。前边河套被卫青夺了回去,现在河西又被霍去病抢走,丢了两个富庶粮仓,人和马只能喝西北风去了。

浑邪王听到风声后,又气又怕,找休屠王商量,干脆投汉,反正被霍去病打得没地方躲了。

正在黄河边筑城的汉将李息得浑邪王密报后,急报朝廷。汉武帝多了个心眼,怀疑二王会不会诈降,于是派霍去病率精骑去会一会。

这是霍去病第三次出征河西。

果真,汉武帝还是老辣,休屠王反悔不想干了。走投无路的浑邪王干脆把休屠王宰了,带领部众出迎汉军,准备归降。

霍去病率军刚渡过黄河,军容齐整、威风凛凛,与浑邪王部遥遥相望。这时,一些不想降汉的死硬分子临阵哗变,策马逃走。霍去病快速驰入军营与浑邪王见面,接受归降,对哗变者就地解决。

一时,汉军策马追击,干净利落,八千首级,刀起头落。

麻烦解决之后,霍去病专门给浑邪王安排了一辆“专车”护送,把四万多匈奴人全部带回长安。

汉武帝接见浑邪王,封其为漯阴侯,归降部众分驻秦长城一带,作属国管理。

一并带回的休屠王的儿子入宫养马。日后,这个被汉武帝赐名“金日磾”的“弼马温”,成了与霍光一起辅佐朝政的帝国要员。

至此,连续三次发动的“河西战役”落下帷幕。被霍去病击溃的匈奴人远遁,悲凉泣息:

忘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

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

这一年年底,汉武帝首次设置武威、酒泉两郡,河西走廊正式并入汉帝国版图,中原王朝通往西方世界的大门打开了。

(待续)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