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般意义上或者主观随意的法律实证主义的意义来理解并且为那些把坚持人类的基本价值作为立法意图的法律解释提供正当性证明。同时 价值论点也可以基于一种主观的立法意图 即发现真实立法者事实上的价值偏好 并将之归

 余文唐 2017-04-27
        般意义上或者主观随意的法律实证主义的意义来理解并且为那些把坚持人类的基本价值作为立法意图的法律解释提供正当性证明。同时 价值论点也可以基于一种主观的立法意图 即发现真实立法者事实上的价值偏好 并将之归诸于立法机关。因此 任何以实现或促进这种价值为基础的解释 都能以尊重立法意图 主观意图 为由显示其正当性。以上所要表明的并非立法意图的解释论点没有价值 而是它在内容上高度可变 其本身的不确定 以及它所具有的重要性要受法律理论、语言理论和政治哲学中的纷争问题的影响。这种解释论点的内容不仅取决于有关意图的对象 如普通含义、专门含义、上下文和谐、法律目的等 而且还取决于在在相关主题上 解释者或整个法律制度是赞成还是反对客观意图图概念的概念或主观意图的概念。不同的国家往往倾向于不同的立法意德国和英国似乎主要偏好于客观立法意图的概念 瑞和美国则主要偏好于主观立法意图的概念。但是 这种在理解立法意图的方式上存在的分歧 并不意味着意图论点在法律解释中没有意义。事实上 无论在个案的法律解释活动中 还是在最为抽象的法律解释理论上 两种立法意图概念都具有重要作用独立于其他形态解当然 客观立法意图和主观立法意图的区分 必然会影响意图论点的重要性。因为 只有在主观立法意图的场合 人们才必须诉诸于一种独立的论点根据或解释条件释论点所要求的解释条件。一种基于主观立法意图的解释论点如果支持的是 比方说 一种特定含义的解释 而非某种明白的普通含义的解释 那么它用作证明立法意图的证据就不会是法律系统本身的事实 而如果一种基于客观立法意图的解释论点支持这种特定含义的解释 那么它用作证明立法意图的证据只是法律系统本身的事实 因而它所要求的恰好是与有关系统论点相同的解。一、法律解释的论点与材料效性。释条件。客观立法意图的解释论点似乎不可能具有独立于它所结合的有关系统论点或其他论点的重要性 但是 如果这种解释论点被视为充分 它就会消除寻求或运用相反的主观立法意图论点的企图。客观立法意图的解释论点尽管可能没有独立的意义 但它能够消除其他某些解释论点的效力 从而强化它所结合的解释论点的效力。以上我们已经谈到各类形态解释论点在运用中所可能遇到的问题。例如 语义论点会面临歧义、模糊、评价性、笼统、情况变化等问题 系统论点会遇到法律体系不和谐、不完整、陈旧过时等问题 目的一评价类论点会面临解释者主观任意的危险 意图论点会面临确定意图的主体、认定意图的材料和界定意图的概念等问题但是 我们并不能因为这些问题而否定解释论点的意义。不同形态的法律解释论点是一个整体 对于各种解释问题来说 哪一类解释论点都不是绝对有效的 因此 我们不能在一种绝对的意义上来“追问”各种形态解释论点的有效性。同时 也不能脱离法律和法律解释的特点来“追问”各种形态解释论点的有就法律解释论点本身的构建而言 存在着两个密不可分的方面 一个是解释论点的形态 另一个是解释论点所使用的材料。上一节我们介绍和分析了法律解释论点的各种基本形态。在一些具有代表性国家的司法实践中 这些形态的法律解释论点得到普遍运用。本节要研究的是法律解释论点的材料。从内容的角度分析 任何一种形态的法律解释论点的提出或构建 都必须要有相应的材料。没有材料内容 各种法律解释论点就只能是一种抽象的形态 而不具有现实性。例如 普通含义的论点要具有现实性 就必须按照解释者依相关的语言习惯所理解的制定法语词加以制定提出 在此之前 它不过是一种抽象的论点形态。同样 实上的主观立法意图的论点在充实以材料内容、即按照证明该意图的材料 如立法准备材料 加以制定提出之前 也没有现实性可言。当然 在法律解释实践中 主张或采用一种法律解释论点 并不一定要把所有相关的材料都展示出来 有些材料必须表现在解释论点的内容之中 另有许多材料则只能是隐含的、背景意义的存在。而且 由于各国司法判决在结构和风格上存在差异 有些采取“简单归摄模式”如法国等少数国家有些采取“复杂归摄模式” 如德国、意大利等 还有的采取详尽的“对话、选择性证明模式” 如美国、英国等普通法系国家 从而在展示法律解释材料的充分程度上也不可能相同。因此 这里所说的法律解释论点的材料 是指在逻辑上包含在各种法律解释论点的内容之中的解释材料。中国的司法判决也大致如此。二、法律解释材料的分类〔本借用了〕此处。但做了页“可以料”概括说来 在逻辑上包含在一种或多种法律解释论点的内容之中的解释材料 按照对裁判者或解释者的法律解释活动的影响力大小 或者说 按照裁判者或解释者在运用这些材料时所具有的裁量权的大小 大致可以划分为权威材料和非权威材料两大类。 是对裁判者的法律解释 权威材料权威材料活动具有约束力的材料。其中 按照约束力的大小又可进一步分为具有绝对约束力的材料和具有相对约束力的材料。具有绝对约束力的权威材料 是裁判者在构建法律解释论点时必须运用的材料。由于裁判者在法律的解释和适用中考虑这类材料是一种义务 它们的运用就具有强制或命令的 性质。这类材料一般由正式的法律渊源所构成 因而其范围取决于一个国家的法律制度关于正式法律渊源的规定。比如 在许多国家 诸如被解释的制定法条文 以及相关的制定法条文、宪法考密克和萨默斯主编的《制定法解释比较研究》一书中对论前引书 点材料的分类框架 参见些不同的解说即裁判者或解释者“必须考虑的材料”虑的材料”该书把解释论点的材料区分为四类 “应当考虑的材料”和“不得考虑的材据说这种分类来自瑞典学者。参见前引页。这的前三类材料分别相当于本文所说的“具有绝对约束力的材料”、“具有相对约束力的材料”和“非权威材料”。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规定、条约规定、判例、一般法律原则等 都属于这种材料。在中国 它可以用来指法院在制作法律文书时“可引用”的各种规范性文件 包括基本法律、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以及号《关〕按照中国最高法院〔于司法解释工作的若干规定》 最高法院制定和发布的“司法解释” 也可归入这类材料。含具有权威性制定法解释的一个显著特征是 被解释的制定法原文恰恰包约束力的法律语词。对制定法的解释必定针对制定或判法所使用的语词 因此解释论点的运作总是以制定法固定的语词表达为基本材料。这一点甚至不同于在许多国家被视为正式法律渊源的判例。因为判例尽管也具有权威性约束力 但解释者在解释过程中对判例原文的阅读比较自由 这种阅读的目的是抽出 甚至重新制定 具有约束力的判决理由 在英国由制定法赋予国内法效力的国际条约 在制定法语词明确而无歧义时不应为凭 但是 如果制定法把条约作为权威文本 而它自身的措词会导致荒谬 或者包含歧义 则允许那样做。欧共体条约则具有必须遵循的特殊地位 勋爵甚至主张 英国法院“必须遵循欧洲模式。不再过分细致地考察语词 不再争论什么是准确的语法意义。必须关注目院的判决的措词归人英国法的范围……”。参见了“司法解释”作为正式法律渊源的地位。该规定第四条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制定并发布的条规定 “司法解释与有关法律规定一并作为人民法院判决或裁定的依据时 应当在司法文书中援引” “援引司法解释作为判决或者裁定的依据 应当先引用适用的法律条款 再引用适用的司法解释条款”。规范性文件的批复》。〕参见〕按照年的或意图。不必把欧洲法年月月前引书 页日最高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制作法律文书如何引用法律日最高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制作法律文书如何引用法律规范性文件的批复》 “司法解释”属于“应当贯彻执行 但也不宜直接引用”的规范性文件 因而不能算正式的法律渊源。而该规定则确司法解释 具有法律效力。”第〔波兰、瑞典、英国和美国等月决规则。。裁判者如具有相对约束力的权威材料 是裁判者在构建法律解释论点时应该予以考虑的材料。这类材料的采用对于裁判者来说尽管不具有强制或命令的色彩 但是 由于它们与有关解释论点的构建密切相关 它们具有高度的说服力 果在解释和适用法律中不考虑这类材料 就很可能出现错误。在许多国家 这类材料可能主要包括 行政机关的规定或解释 其他相关管辖体系中的相同制定法及其解释 如在联邦制国家出现的情况 被解释制定法本身的先前版本 在一些国家如德国 制定法中会反映变更情况 由解释的制定法取代的其他制定法或普通法 被解释制定法的语词所导源的其他法律 依法作出的私法安排如合同、遗瞩等。在中国 我们可以把那些法院“可在办案时参照执行 但不要引用”的规范性文件归入这种材料 它包括国务院各部委的“命令、指示和规章” 县、市人大的“决定、决议” 以及地方各级政府的“决定、命令和规章”。有研究表明 在阿根延、联邦德国、芬兰、法国、意大利、个在法律制度上具有代表性的国家 其高等法院的法官在构建或表述解释论点时都会对各种权威〕在英国 可以诉诸制定法制定以前和以后有关同一主题的立法 或者是在所解释部分的制定法具有不同含义时 可以这样做 但用作帮助的法律本身需无歧前引书 页年义。参见参见人民法院制作法律文书如何引用法律日最高法院《关规范性文件的批复》。但一般说来 所有在逻辑上与解释论点的。这是一种具有普遍性的看法。种基材料给予适当考虑 如引用制定法 引用对制定法的先前解释以及先前包含同样或类似语词的法律等。这可能是在解释论点的材料方面所表现出来的一个最明显的共同点。从这个意义上也可以说 解释材料具有权威性的一个基本含义就是这些材料将被纳入它们所影响的解释论点的内容之中。在上一节所提到的本形态的法律解释论点中 除基于实体理由的解释论点之外 其他解释论点都必须吸纳权威性材料。 非权威材料非权威材料个律解释活动不具有约束力的材料 这种材料至少在逻辑上可能存在于解释论点的具体构建过程。以上提到的同一研究表明 国家在解释论点的材料方面所存在的第二个明显的共同点是 它们对于在构建解释论点时承认或使用非权威材料 并不限制或者极少限制。虽然裁判者一般不愿意冒险超出制定法之外去寻找关于其内容的信息 构建相关的材料 都有可能被纳入解释论点。当然 在选择非权威材料和把它们纳入解释论点方面 这些国家最高法院的法官一般都拥有广泛的裁量权。这里提及的非权威材料 大致包括如下 辞典、语法书、专门术语出现的原文本等。立法准备材料 即文件、记录和其他与立法过程相关的材料。制定法针对或意图“救济”的历史情况。这类材料往往说明制定法的目的 它可能反映在立法准备材料中 如反映在于前引书 页〕参见〕参见当然这种关于社会事实的材料一般不能 在解释中虽不应为凭 但可用来肯定对制立法前提交立法机关的有关委员会的官方报告中 也可能没有反映在立法准备材料之中。 的学说使法院得社会事实。这种事实大致可以分为两类 一类涉及道德规范的存在和意义 另一类涉及可选择解释的政策结果。在道德规范或社会政策的实体考虑是一种可允许的解释论点时 社会事实显然与支持或否定这样的论点相关。当然 “社会事实”范畴除道德规范和社会政策的证据外还包括许多东西 如通货膨胀、罢工、战争等。就各国的情况而言 瑞典法院不允许提出存在于制定法之外的独立的社会事实 意大利和德国的法院虽不禁止但极少见 在英美 “司法注意”以诉诸某些众所周知的社会事实。比如 在英国 按照制定法建的计划 定法语词的解释。以口头形式呈示。。这种材料在英国、意大利等国家的法院被运影响可选择解释实际可行性的关于共同生活经验的事实和格言 它在一些案件中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制定法所指向对象如家庭、公园、银行等 所固有的规范或目的性质。这类特殊的非权威材料在德国等一些国家的法院得到承认。虽然英美法院不承认这种材料 但法官通过“司法注意”学说也使用一些非常类似的材料。制定法所指向的公民、法人的解释。其他各种相关的材料。前引书 页参见在英国 法院形成了一种不允许律师在解释论三、关于立法准备材料下面我们就立法准备材料作一专门探讨。在这方面 各国的差异比较大。〔世纪后半叶 原因多种多样 如法点中引证议会辩论记录、议会委员会报告等立法准备材料的学说。这种限制至今毫无放松的迹象 因而经常被人们所提及。有学者认为 这种态度源于因为这种材料至少可用于五种论点 即普通含义院不探寻立法过程的原则 禁止报道议会对法案辩论的情况等。当然 更主要的原因还在于运用这种材料会导致法律不确定性的大量产生。或专门含义论点 至少指出几种使用习惯中的哪一种是恰当的 上下文和谐论点 强化普通含义或专门含义 或者指出一种特定含义 立法意图论点 指出事实上立法者意图的含义是什么 是普通含义、专门含义还是特定含义 以及制定法目的的论点 作为制定法目的的证明 。但是 在英国 引证相关政府委员会调查先前立法的官方报告以便确立立法意图或目的的做法 长期来一直为法院所认可。美国最高法院极少限制使用这种材料 但并没有给予这种材料太大的重要性。最近在法院内部就此发生了争论 因为法官 他于年成为最高法院大法官 反对使用参见前引书 前引书重点参见页要来自以下有关这方面的材料 除专门注明外 这种观点是否会这种材料 至少在存在语义论点时是如此。盛行 现在还未可知 立法准备材料对于构建解释论点意义广泛 但是应该看到 这类材料的意义和效力变化甚大 取决于材料的文件形式、展示情况 辩论、听证等 取决于对材料作口头或书面表达的立法者或委员会的官方地位 等等。在一些国家 这类材料不容易取得 比如 在美国和英国 不像法国和瑞典的情况 不存在把与制定法相关的材料收集在一起的基本文件 因此 要向法院提出这种材料就颇为困难。而且 在这里还存在一种普遍而强有力的观点 即公民不应该被他们无法顺利发现的“法律”所约束。同时 在一些国家 这类材料不可能揭示在立法过程中像行政执行部门这样的主要参与者的意图。所有这些因素 都对立法准备材料的效用和意义构成制约。除英美以外 其他国家的法院一般都允许广泛使用立法准备材料。尤其在瑞典 这种材料具有很大的意义和效用。那里的人们普遍认为 充分使用立法准备材料有助于更加民主诚实地立法因为立法机关可以在官方的立法准备材料中包含更多的相关内容 这样就能更充分地体现立法意图和制定法本身的实际目的 它能使制定法更具有“弹性” 从而适用于更广的范围。不过 在芬兰和意大利等国家 参照立法准备材料的情况一般不体现在判决书中。大法官认为 法院的任务是确定制定法的意思而非法意图 而法史材料往往反映的是组织良好的利益集团的偏见 并不代表国会的一般意志 如果法院在解释法律中倚重立法史材料 那么就会增加利益集团的影响力而牺牲国会的真正意愿。立法史材料并不是法律 依靠立法史材料只会增加法前引文 页律的复杂性 不如依靠法律原文来得简明。参见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