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gbqvx13q17f5 / 文件夹1 / 白居易元稹:倘若有来生,我们做情人

0 0

   

白居易元稹:倘若有来生,我们做情人

2017-05-01  明gbqvx13...

白居易元稹:倘若有来生,我们做情人

远方

01、后生可畏白居易

杜甫病逝的那年冬天,是唐代宗大历五年。当时,李白已经去世八年之久了。两年后,河南新郑出生了一个婴儿。

他叫白居易。

接下来的几十年岁月里,白居易将会顶替李白杜甫来填补大唐诗坛的领导岗位空缺。

和杜甫一样,白居易出身官宦之家,父亲和爷爷都是政府官员。他们家是一个世世代代以教授儒学为业的家庭。

白居易同学自小就是个学霸级别的人物,他聪颖过人,读书十分刻苦。读得口都生出了疮,手都磨出了茧,年纪轻轻的,头发全都白了。

十六岁那年,他自江南入京拜访名士顾况。顾况调侃他说:'米价现在很贵的,你想在长安混下去可不容易啊。'但当顾况看到白居易写的诗作'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一句时,不禁为白居易的才华折服,大为赞赏:'这么好的才华,在京城混不成问题的。'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这首诗原本只是白居易的应试之作,不曾想经顾况推崇,竟成了他的成名之作。

三十岁那年,白居易考上了国家公务员,与他同科及第的还有一个人。

他叫元稹。

02、我的基友叫元稹

元稹出生于大历十四年,小白居易五岁。他八岁丧父,是母亲郑氏教他读书识字,培养成才的。

二十五岁那年,元稹考上了国家公务员,供职于秘书省,与白居易成了同事,并结为终生诗友。

在唐诗朋友圈里,有很多诗人因为志同道而合结为挚友,彼此间有着深情厚谊,广为后世传颂。而白居易和元稹二人便是一对关系铁的要死的好基友。

元和十年,丞相武元衡遇刺身亡,白居易因为率先上疏请求朝廷紧急捕捉刺杀武元衡的凶手,遭到朝中奸党诬陷,被降职贬为江州司马。元稹听说这件事后,当即写下了《闻乐天左降江州司马》一诗:

残灯无焰影幢幢,此夕闻君谪九江。

垂死病中惊坐起,暗风吹雨入寒窗。

白居易在江州读到这首诗后十分感动,尤其对“垂死病中惊坐起”一句感触尤深。后来,他在给元稹的回信中说:“此句他人尚不可闻,况仆心哉!至今每吟,犹恻侧耳。”

长庆二年,因朝中朋党倾轧,白居易请求外放,朝廷任命他为杭州刺史。他在杭州任职期间,元稹转任浙东观察使。因为浙东、杭州两地离得不是太远,元白二人之间常有许多往还的赠答诗篇。当白居易任满离开杭州时,元稹要求白居易交出全部作品,替白居易编辑了《白氏长庆集》五十卷。

白居易元稹:倘若有来生,我们做情人

元稹和白居易

03、好基友还是同性恋

通过二人的大体交往过程,可以看出,元白二人私交甚好。

然而,后人对于元白二人之间的关系鉴定,远不止于友情,更有“恋情”一说。

其实同性恋一说,在中国由来已久。

女性之间相恋自慰之说暂且不提,我们今天单说男性之间的恋情。

有学者通过屈原的作品,认为屈原就是个同性恋,而他的“恋爱对象”就是楚怀王。

在西汉时期,大汉天子更有遗传性的同性恋癖好。据相关史料记载,汉高祖、汉惠帝、汉文帝、汉武帝几乎都有固定的男宠。

那么元稹与白居易二人之间关系到底如何,究竟二人是不是同性恋呢?这需要我们做进一步的调查。

04、贴有渣男标签的元稹

当下有一个流行词叫渣男,意思浅显易懂,我不多做解释。

而我们熟知的大诗人元稹、陆游等人皆被贴上了渣男标贴。

陆游之事全因表妹唐婉而起,那首脍炙人口的《钗头凤》就是定罪陆游的血淋淋事实。

那么元稹呢,他的罪名又从何而来?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这首被无数少年少女、大龄男女之间用来相互追忆往昔恋情的佳作,便是出自贴有渣男标签的元稹之手。

那年元稹三十一岁,升任监察御史,眼看幸福生活就要从此开始,可是他的爱妻韦丛却在此时因病去世,年仅二十七岁。元稹无比悲痛,写下了一系列的悼亡诗。以上四句便出自元稹悼念爱妻时所作的《离思五首》中的第四首。

元稹用世间至大至美的形象来表达对亡妻的无限怀念,任何女子都不能取代韦丛。

韦丛去世两年后,元稹又作了《遣悲怀三首》追悼亡妻,可见他对亡妻韦丛的爱之深切。可是我们千万不能以王维爱妻离世后,终生不再娶的标准来衡量元稹,因为“臣妾做不到啊!”

就在元稹写下深情款款的《遣悲怀三首》的同年,他便在江陵府纳了妾,是不是二奶就不知道了。由此可见元稹这人有些言行不一,但是他对韦丛的感情是真挚的,毋庸置疑。

这是对元稹定罪渣男的罪状之一,接下来我们来看对元稹定罪渣男的罪证之二。

05、撩倒了赶紧闪人

爱妻韦丛逝世的那年,元稹三十一岁,上文已有提及。

也正是在这一年,元稹在四川成都认识了大他十一岁的薛涛。

薛涛当时已经四十二岁,是个切切实实的大龄妇女了。但是我们不能说元稹重口味,而是人家薛涛保养的好,别看薛涛已经四十二岁,可风韵仍不减当年,估计那皮肤水嫩的跟十八岁的小姑娘没多大区别,也难怪元稹想撩她。

众所周知,元稹这人是个风流才子,曾写了举世闻名的《莺莺传》,后来到明朝被改编成红极一时的戏曲《西厢记》。《莺莺传》名为莺莺记传,实为元稹给自己写的自传。书中的莺莺本是个良家淑女,可作者元稹偏偏让她深宵抱着枕头而来和情郎私会,元稹之风流可见一斑。

薛大姐这人比较矜持,一生未动过男女之情,别看人家遇到元稹的那年已经四十二岁了,可人家薛涛还是个货真价实的处女呢。但是呢,元稹有风流才子的称号,既然风流,那自然也有着一套娴熟的撩妹技能,经过元稹的一番狂轰滥炸,薛涛终于把持不住,沦陷了。她忽然就把自己那一点温柔的女性之花爆放了开来。

元稹与薛涛相好之后,二人天天谈诗,日日游玩在锦江边上,相伴于川中各地。日子快活似神仙,不知人间岁月也。

那一段日子,是薛涛一生最快活的日子。那段日子里,薛涛仿佛从四十多岁回到了十四岁以前。然而元稹却是个既风流又有头脑的人,一场轰轰烈烈的姐弟恋之后,元稹就要撇下薛涛回京城了,临别时他笑咪咪对薛大姐说:“亲爱的,我走了,但我会尽快回来的。”

薛涛心灰意懒,随口说道:“勿忘我!”

元稹说:“不会的,我即使会忘记你,也不会忘记你的诗啊。你的诗我全带了,如果你怕我忘记你,就常常写诗给我吧。”

元稹就这样带走了薛涛的诗,和薛涛的爱情。这是薛大姐一生唯一的爱情。

后来的情况就不用说了,风流才子元稹自然是踏上了他新的仕途,后又做了乘龙婿。

而薛涛薛大姐却是独自一人重回了浣花溪,整天唱着那句:你快回来,我一人承受不来……

白居易元稹:倘若有来生,我们做情人

孤影待天明

06、这个男人很正常

通过以上两点可以看出,元稹是个渣男不假,但人家性取向还是正常的嘛。

那么白居易白乐天先生的性取向又是否正常呢?

还是那句话,众所周知,乐天先生有一首成名诗作,叫《长歌恨》:

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

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不识。

一朝选在君王侧,六宫粉黛无颜色。

…………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这首《长恨歌》写的是唐玄宗和杨贵妃凄美的爱情故事,一个能写这么美妙感人的男女爱情故事的人,你若说他性取向有问题,那我也没办法,只能继续举例子。

07、包养个妓女过日子

如果说元稹的爱好是撩薛大姐那样的良家大妹纸,那么乐天先生白居易的嗜好就是泡红尘女子,说白了就是妓女。白居易不但喜欢泡妓女,而且还有包养妓女的习惯。

有个词叫:素口蛮腰,蓄妓玩乐。相必大家都听过。

素口蛮腰,蓄妓玩乐,始自东晋,唐代时比较普遍。为了涤除人生烦恼,白居易以妓乐诗酒放纵自娱。

从他的诗中可以知道姓名的妓女便有十几个,最出名的是小蛮和樊素。

唐孟棨《本事诗·事感》中记载:“白尚书姬人樊素善歌,妓人小蛮善舞,尝为诗曰: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

这段话翻译为现代语就是:白居易包养的两个妓女中,叫小蛮的这个擅长唱歌,叫樊素的那个擅长跳舞。于是老白就给她俩写了首诗,夸赞樊素是樱桃小嘴,小蛮是杨柳枝一般的细腰。

小蛮这杨柳腰可比现在的妹纸们整天在朋友圈狂晒的A4腰牛逼多了。

08、人老唯有情难忘

白居易六十多岁时,得了风疾,半身麻痹。

于是他卖掉了自己的坐骑马匹,并让樊素离开他去嫁人。

可是,他那匹马反顾而鸣,不忍离去。

樊素也伤感落泪,对白居易说:“你骑了这匹马有五年之久,衔撅之下,不惊不逸。你骑了我有十年之久,巾栉之间,无违无失。现在我相貌虽然丑陋了点,但还没有年老色衰呀。马也正是给力的时候,留下它,可以驮着你出门逛街;留下我,可以陪着你唱歌喝酒。要是我和马都走了,那定然是有去无回。所以你让我离开时,我是很苦情的;你让马离开时,它的叫声也是很哀鸣的。这就是我对你的情份,马对你的情份,难道你就对我们没有丝毫的情份吗?”

白居易默然。

白居易元稹:倘若有来生,我们做情人

舞乐共鸣

但在白居易70岁时,樊素和小蛮还是走了。白居易思念中写道:

两枝杨柳小楼中,嫋娜多年伴醉翁。

明日放归归去后,世间应不要春风。

五年三月今朝尽,客散筵空掩独扉;

病与乐天相共住,春同樊素一时归。

09、都是诗歌惹的祸

通过以上案例证明,可见白居易先生的性取向也是正常的,他也是喜欢女人的。

那么这两个喜欢女人的男人,为什么会被认为有同性恋的嫌疑呢?

善泳者溺于水,都是诗歌惹得祸。

认为元白二人关系不正常的罪证主要是来源于他们两人之间相互往来的应答诗作,譬如元稹在写给白居易的诗中是这样说的:“愿为云与雨,会合天之垂”、“今来云雨旷,旧赏魂梦知”。

而白居易写给元稹的诗中是这样说的:“好去鸳鸾侣,冲天便不还”。

啧啧啧,你说两个大男人之间你就不能谈点政治、文学、女人、美酒、歌舞之内的东西吗?天天扯什么云啊、雨啊的,半天还整个鸳鸾侣,也难怪别人会多想。

更有意思的是元稹给白居易写过这样一首诗:

夜久春恨多,风情暗香薄。

是夕远思君,思君瘦如削。

而白居易又是怎么回复的呢?白居易是这样回复的:

晓来梦见君,应是君相忆。

梦中握君手,问君意何如。

再看看这用词,写的这叫一个肉麻啊,看的我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拜托两位,你们是男人,是朋友,不是情侣好吧?

读到这里,连我这个欲为元白二人辩白几句的人都忍不住要多想了。。。

10、祝你们来世做夫妻

斯人已逝,往事权当博君一笑。

对于元白二人之间的深情厚谊,我只想说一句:倘若有来世,你们便不要再做基友了。愿天地为证,日月做媒,成全你二人百年好合,做对情人吧。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