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照子 / 修真 / 张三丰《道言浅近说》

分享

   

张三丰《道言浅近说》

2017-05-03  神照子

《道言浅近说》


夫道者,其层次须知三候三关。大抵不外四言:“无爲之后,继以有爲;有爲之后,复返无爲”而已。


内丹功夫亦有小三候,积精累气爲初候,开关展窍爲中候,筑基炼己爲三候。下手于初候求之,大抵清心寡欲,先闭外三宝,养其内三宝而已。


《系辞》:“穷理尽性,以至于命”,卽是道家层次,一步赶一步工夫。

何谓穷理?读眞函,访眞诀,观造化,参河洛,趁清闲而保气,守精神以筑基。一面穷理,一面尽性,乃有不坏之形躯,以图不死之妙药。性者内也,命者外也,以内接外,合而爲一,则大道成矣。“以至于”三字明明有将性立命,后天返先天口诀在内,特无诚心人,再求诀中诀以了之也。


“凝神调息,调息凝神”八个字,就是下手工夫。须一片做去,分层次而不断乃可。凝神者,收已清之心,而入其内也。心未清时,眼勿乱闭,先要自劝自勉,劝得回来,清凉恬淡,始行收入气穴,乃曰凝神。凝起神了,然后如坐高山而视众山众水,如燃天灯而照九幽九昧,所谓凝神于虚者,此也。调息不难,心神一静,随息自然,我只守其自然,加以神光下照,卽调息也。调息者,调度阴蹻之息,与吾心中之气,相会于气穴中也


心止于脐下曰凝神,气归于脐下曰调息神息相依,守其清净自然曰勿忘,顺其清净自然曰勿助。勿忘勿助,以默以柔,息活泼而心自在。卽用钻字诀。以虚空爲藏心之所,以昏默爲息神之乡,三番两次,澄之又澄,忽然神息相忘,神炁融合。不觉恍然阳生,而人如醉矣。


眞消息,玄关发现时也。凡丹旨中有“先天”字、“眞”字、“元”字,皆是阴阳鼎中生出来的,皆是杳冥昏默后产出来的,就如混沌初开诸圣眞一般,以后看丹经可类推矣。


学道甚难,传道亦不易。传道者甚勤,学道者可懒乎?传道者耐烦,学道者可不耐烦乎?学不精,功不勤,心不清,神不眞,以此入道,万无一成。孔子曰:“知几其神乎”。不曰其念其意,而曰其神,可见微动之息,非神不知也。今爲分之曰:微动者几,大动者直。欲知其几,使心使意使念终不得见也。神乎!神乎!


神要眞神,方算先天。眞神者,眞念是他,眞心是他,眞意是他。如何辨得眞?诀曰:玄关火发,杳冥冲醒,一灵独觉者是也。丹家云:“一念从规中起”,卽眞神、卽眞念也。又云:“微茫之中,心光发现”,卽眞神、卽眞心也。又云:“定中生慧,一意斡旋”,卽眞神、卽眞意也。眞神从不神中炼出,学者知之。


学道人原有常格宜破,乃能引心入理,热心去则冷心来,人心绝则道心见。此吾所以撇功名势利,弃儿女家园也。顶眞学道,要把道当爲奇货可居,乃有效验。


大道以修心炼性爲首,性在心内,心包性外。是性爲定理之主人,心爲栖性之庐舍。修心者,存心也;炼性者,养性也。存心者,坚固城郭,不使房屋倒坍,卽筑基也;养性者,浇培鄞鄂,务使内药成全,卽炼己也。心朗朗,性安安,情欲不干,无思无虑,心与性内外坦然,不烦不恼,此修心炼性之效,卽内丹也。


世有学道数月,而不见其寸进者,爲无眞心向道也。人若有心于道,自然无事于心;人若心重于道,自然心轻于事;人若心浓于道,自然心淡于事。守其性兮不散乱,存其神兮不昏沉,又安有渴睡杂念之扰哉!咄!理胜欲则存,欲胜理则亡。


潜心于渊,神不外游;心牵于事,火动于中。火动于中,必摇其精。心静则息自调,静久则心自定。死心以养气,息机以纯心。精、气、神爲内三宝,耳、目、口爲外三宝,常使内三宝不逐物而游,外三宝不透中而扰,呼吸绵绵,深入丹田。使呼吸爲夫妇,神气爲子母,子母夫妇,聚而不离,故心不外驰,意不外想,神不外游,精不妄动,常薰蒸于四肢,此金丹大道之正宗也。


大道从“中”字入门,所谓“中”字者,一在身中,一不在身中。功夫须两层做:第一寻身中之中,朱子云“守中制外”,夫守中者,须要回光返照,注意规中,于脐下一寸三分处,不卽不离,此寻身中之中也;第二求不在身中之中,《中庸》云“喜怒哀乐之未发”,此未发时,不闻不见,戒愼幽独,自然性定神清,神清气慧,到此方见本来面目,此求不在身中之中也。以在身中之中,求不在身中之中,然后人欲易净,天理复明,千古圣贤仙佛,皆以此爲第一步功夫。


打坐之中,最要凝神调息,以暇以整,勿助勿忘,末有不逐日长工夫者。


凝神调息,只要心平气和。心平则神凝,气和则息调。心平“平”字最妙,心不起波之谓平,心执其中之谓平,平卽在此中也。心在此中,乃不起波。此中,卽丹经之玄关一窍也。


修炼不知玄关,无论其他,只此便如入暗室一般,从何下手?玄关者,气穴也。气穴者,神入气中,如在深穴之中也。神气相恋,则玄关之体已立。


古仙云:“调息要调眞息息,炼神须炼不神神。”眞息之息,息乎其息者也;不神之神,神乎其神者也。总要无人心,有道心,将此道心返入虚无,昏昏默默,存于规中,乃能养眞息之息,得不神之神。


初学必从内呼吸下手,此个呼吸,乃是离父母重立胞胎之地,人能从此处立功。便如母呼亦呼、母吸亦吸之时,好象重生之身一般。


大凡打坐,须将神抱住气,意系住息,在丹田中宛转悠扬,聚而不散,则内藏之气与外来之气交结于丹田。日充月盛,达乎四肢,流乎百脉,撞开夹脊双关,而上游于泥丸,旋复降下绛宫,而下丹田。神气相守,息息相依,河车之路通矣。功夫到此。筑基之效已得一半了,总是要勤虚炼耳。


调息须以后天呼吸,寻眞人呼吸之处。古云:“后天呼吸起微风,引起眞人呼吸功。”然调后天呼吸,须任他自调,方能调得起先天呼吸,我惟致虚守静而已。眞息一动,玄关卽不远矣。照此进功,筑基可翘足而至,不必百日也。


《道德经》“致虚极,守静笃”二句,可浑讲亦可析讲。浑言之,只是教人以入定之功耳。析言之,则虚是虚无,极是中极,静是安静,笃是专笃。犹言致吾神于虚无之间,而凖其中极之地,守其神于安静之内,必尽其专笃之功。


人心者二,一眞一妄。故觅眞心者,不生妄念,卽是眞心。眞心之性格最宽大、最光明,眞心之所居最安然、最自在。以眞心理书,千条一贯;以眞心寻道,万殊一本。然人要用他应事,就要养得他壮大,就要守得他安闲,然后劳而不劳,静而能应。丹诀云:心走卽收回,收回又放下,用后复求安,求安卽生悟也。谁云闹中不可取静耶?


游方枯坐,固非道也。然不游行于城市云山,当以气游行于通身关窍内乃可,不打坐于枯木寒堂,须以神打坐于此身妙窍中乃可


学道以丹基爲本,丹基旣凝,卽可回家躬耕养亲,做几年高士醇儒,然后入山寻师,了全大道。彼抛家绝妻、诵经焚香者,不过混日之徒耳,乌足道!


保身以安心养肾爲主,心能安则离火不外荧,肾能养则坎水不外漰。火不外荧,则无神摇之病,而心愈安;水不外漰,则无精涸之症,而肾愈澄。肾澄则命火不上冲,心安则神火能下照,神精交凝,乃可以却病,乃可以言修矣


凡人养神养气之际,神卽爲收气主宰。收得一分气,便得一分宝,收得十分气,便得十分宝。气之贵重,世上凡金凡玉,虽百两不换一分,道人何必与世上争利息乎?利多生忿恚,忿恚属火,气亦火种,忿恚一生,气随之走,欲留而不能留。又其甚者,连母带子一齐飞散。故养气以戒忿恚爲切,欲戒忿恚,仍以养心养神爲切。


功名多出于意外,不可存干禄之心。孔子曰:“学也,禄在其中矣。”修道亦然,不可预贪效验。每逢打坐,必要心静神凝,一毫不起忖度希冀之心,只要抱住内呼吸做工夫。


炼心之法,自小及大。如今三伏大炎,一盏饭可也,再求饱不可也;一片凉可也,再求大凉不可也;数点蚊不足畏也,必求无蚊不能也。自微及巨,当前卽炼心之境。从苦中求甘、死里求生,此修道之格论也。


金丹之道,虽曰易知难行,然不可不求其知,以爲行之地也。知苟不正,行于何往?知苟不精,行安所入?知且未熟,奚云口诀


学道之士,须要清心清意,方得眞清之药物也。毋逞气质之性,毋运思虑之神,毋使呼吸之气,毋用交感之精。然眞精动于何时,眞神生于何地,眞气运于何方,眞性养于何所,是不可不得明辨以晳者,而细言之也。


气慧者神自清,气卽人身之时神表也,有何难知?特患心不静定耳。进气是修道第一步要紧工夫,若不静心细参,则不能知终知始,如何使得下手?懵懂下手,知此不知彼,心中忙了又忙,遂时时有琐碎之心,而不团聚,故本一心分作数心,何能一心做工夫?凡学道总要诚一,一枪下马,免得另来打战


凡下手打坐,须要心神两静,空空寂寂,鬼神不得而知。其功夫只宜自考自信,以求自得。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也。诚于中自形于外,是以君子必愼其独。




(编者微信号)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