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你见过早上8点的上海地铁,那你见过凌晨时分的文庙鬼市吗?

2017-05-07  泽潝先生

上海老城厢,坐落着上海城区唯一祭祀孔子的庙宇。也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文庙。

文哈庙

文庙也称学宫,始建于南宋,是古代上海的最高学府。占地约17亩,被学宫街、梦花街、老道前街、文庙路四条小街拥揽其中。

清咸丰三年(1853)小刀会起义,曾在此设指挥部。咸丰五年,清军攻上海城,文庙大半毁坏,翌年迁现址(原明代海防道署基地)重建文庙。

孔子像

民国二十年(1931)为上海市民众教育馆。1949年后,人民政府拔款对文庙大成殿、明伦堂、崇圣祠、魁星阁、棂星门及东西两庑等建筑进行三次大规模修缮。

学门

朝书

而对于老上海人来说,文庙不仅仅是古香古韵的一方建筑,更是承载着他们无数温暖记忆的地方。这份温暖来自于每周日拥挤的旧书集市

1993年,上海市民提议开办一个像法国塞纳河边书市一样的旧书集市,当时的南市区文化馆广征各方意见,在经过一系列筹备后建成了“上海文庙旧书集市”,并定为每周日开放,这个习惯一直延续至今。

买张一元的粉红色书市入场券,从棂星门而入,去文庙大成殿前的旧书集市逛一逛。

旧书市场热闹得几乎是见缝插针摆开了四列共一百多个一平方米大小的摊位,所留的过道窄得可怜。

卖书人的本职工作五花八门,企业管理、干保安的、做销售的、搞金融的……应有尽有,唯一的共同点,可能就是对书的爱好,舍不下对泛黄书卷的那份偏爱。

旧书市场里除了书,还经常能淘到过去的年历片,谁家扔掉的老相册,各色的笔记本和手抄本。

从去年还在书店里热销的畅销书到1946年的美国旧杂志,从日本漫画到金庸武侠,旧书市场书的种类可谓五花八门。

网友@青小丘:“那里简直是我儿时的乐园。看完书,2块钱买一本自己喜欢的书,多出来的钱还能去路边买一份单当。”

可是随着互联网的普及,文庙的旧书集市也从图书出版的巅峰时期,到面临实体书式微的时期。

但仍有很多人执着于对旧书的热爱,依然坚守着这份营生,让这里成为爱书人淘书人的“圣地”。热爱书籍的人也总是每周日不忘前来“朝圣”一回,过一把淘书瘾。

鬼朝

除了七点半的书市外,在“上海文庙”四字牌坊正对面的方斜支路上,其实还有一个短暂的小市场,他就是传说中的“鬼市”。

由于天色未开,淘书客们只能借着路灯微弱的光,或是打着手机电筒功能,更有甚者还会在头顶矿工照明灯.....

凌晨出现、天亮消失、灯光下泛白的脸......这些因素就是“鬼市”的由来。

半夜两三点摆摊,上午七点左右消失。看似充足的时间,摊位却没那么充足。很多摊主两点就来找地盘,因为一旦来晚了,就根本没有给你摆摊的地方。

为了能淘到好书,淘书客们自然不轻松,他们各个卯足了劲,不仅要经验丰富,一眼识别出好书、有价值的书,还必须有比抢特价商品的大妈还快的速度、还稳的脚。

当书商“哗啦”把书倒在地上时,淘书客要一边抵住后方涌动的攻势,捍卫自己的一角,一边从书堆认出自己要的那本,并以半秒地速度把它从书堆中抓出拿在自己的手里,做到了真正的眼疾手快。

在鬼市买书完全是个眼力活和体力活,不过更像是一场心理战。

书摊主与书友大多是旧相识,面对书友询价,对好的书,摊主会先报一相对高价,书友开始挑刺,此时博弈便开始了,心理战也悄然展开,双方的专业在这时便开始展现。

询价、还价,喊着行话一块、八毛讨价还价,如果书友给的价格不符合预期,议价的理由不充分,摊主便会不再出价,书快速进入下轮出价,其他书友大致了解了摊主的心理预期,感兴趣者会拿捏好价位,立马出价拿下。

Tips:

1、上海周日旧书市分为凌晨开始的鬼市和早晨开始的文庙书市,鬼市以前在文庙门外的方斜支路上,目前被禁,转移到方浜中路上海市实验小学沿街,每周周日凌晨两点开始到天亮。早晨开始的文庙书市在文庙内举行,每周周日7点半至下午4点,1元入场券

2、书市行话:一块是一百,一毛是十元,打闷包是在没见过书直接估价全要带走的意思。

虽然现在电子书以其方便地属性俘获了人心,但能够触碰、翻阅的纸质书却是能通往过去的时光机。当你打开81年出版的上海市公共交通手册时,也同时掀开了那份已沉入历史的岁月。

让我们去文庙的街头走走

拿一本泛黄的书

翻开属于自己的故事

“岁月悠悠

衰微只及肌肤”

莫要热忱抛却

颓废至灵魂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