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素屹夏莲书屋 / 好友绝句小说... / 目光决定了文学作品的格局(转载)

0 0

   

目光决定了文学作品的格局(转载)

2017-05-09  胡素屹夏...

  目光决定了文学作品的格局
  初曰春
  
  如果没有对现实生活的深刻体验,没有对事物本质的最终追寻,没有对文学发展的宏观思考,我们只会为发表一篇文章而沾沾自喜。仔细想想,“文学”两个字包含了太多的内容,它需要理性分析,甚至还有很多令人警醒的细枝末节需要理智反思。
  以上显然都是一些题外话,而且有点过于高大上,但有些话不吐不快。实话说,想起写这篇文章,是因为感动于纪广洋老兄发起的绝句小说筹备委员会。
  绝句小说是一种新文体,仅仅一年多点的时间,就受到诸多编辑和读者的喜爱,很多报刊开设了专栏,筹委会的各位骨干为之付出了大量辛勤的劳动。
  我经常看到爱好这一新文体的朋友们在QQ群里互动,他们经常为一个字争论不休,有时会“争吵”到下半夜。有一点必须说明,他们没有任何私心杂念,彼此之间一直坦诚相待、相互尊重,这是让人羡慕的氛围。遗憾的是,由于工作的原因,得有将近半年的时间没有参与任何讨论,只是在默默地关注着它发芽、吐绿,不敢说它已经开花、结果,但其由里而外涌动的勃勃生机已经令人瞩目。
  非常惭愧,在纪广洋老兄创建这一新文体的早期,我写了四篇绝句小说,之后就再也没为它动过笔。原因有很多,归根结底还是自己不敢轻易下笔。不是我刻意谦虚,这么冗长的开头已经表明了我的态度——我要斗胆说一些话,就算是班门弄斧吧。
  绝句小说是融会贯通的新文体。它既继承了古典文学的高雅品味,又植入了现代生活的时尚元素。在追求韵律和诗意的前提下,短小精悍让它变得更有生命力。传统的缺失是令人心痛的现实,这种新文体激发人们去研究和传承历史文化的精髓。还可以想象一个画面,在生活节奏日益加快的今天,捧读一篇优雅的小文,实在是人生一大幸事。当然,不得不承认的是,在不足300字的篇幅里,完整地讲述一个故事,需要精心搭建结构、巧妙设置情节,如果再致力于内在的音韵美和节律感,那就得下一番苦功夫。可以说,能写好绝句小说的作者如练武之人,一般都会功力深厚,但如果不能兼顾好文字精炼和内在韵味,写出来的作品则不伦不类,难登大雅之堂。所幸在当下的社会环境中,有足够多的素材可以让我们去发现和书写,如果抱着谦卑的姿态去写作,打造精品并不困难。
  绝句小说是趣味横生的新文体。它既用传统文化框定了作者必须由心追求美感,又因小说这一体裁让作者可以享受天马行空的快意。这是别的体裁永远无法实现的一种高度,绝句小说也因此变得更加有张力。写作是相对自我的一种倾诉方式,但它又必须置于公众的视野里,接受审视或者批判。有人倾尽心血试图让自己的小说有诗一般的意境,他们提出散文化叙述抑或诗意写作。关于文学的一些概念化问题,我不敢妄加评论,但有一个现象众所周知,把握不好分寸就会“误入歧途”,写出来的作品三不像,甚至变成“麋鹿”。绝句小说倡导的就是内在与外在美的结合,找准其间的平衡点,是非常有趣的过程。倘若作者能够熟练驾驭这种新文体,必定会体验到一种别样的感受。
  之前提到抱着谦卑的姿态去写作,源于元旦前写过的一篇文章,题目是“做一个谦卑的写作者”。这是我的写作观。从某种意义上讲,算是我写作过程中恪守的原则。不管是为人还是作文,人都必须放低自己的位置,用美国作家考门夫人的话说,“越是用谦卑的心情,就越是能得到上帝最好的礼物。”如果甘于当个小学生,那就会有更多的收获。在跟绝句小说作者交流的过程中,很多问题挤进了脑子里,罗列出来,与朋友们分享。需要解释的是,我最近研究的是短篇小说的写作,虽然与绝句小说没有太大关系,但我深信,文学写作当中的某些困惑是相通的,它们是无法去回避而且必须要面对的。
  先说标题。先前不太关注标题,总觉得作品写好了,就算是成功了。最近发现,不注重标题会让作者尴尬和难堪。换句话说,如果标题过于直白,让读者对作品的内容一目了然,多数人那就会放弃阅读。假如作品被读者忽略,那写作就变得几乎没有任何意义。绝句小说更是如此,它的篇幅短,直截了当地抛出主题,结果不言而喻。
  再说开头。我阅读的时候有个习惯,如果开头第一段不能吸引我,我会放弃这个作品,因为它缺少了“诱惑”,干巴巴的开头已经让我集中不了精力,无法获得阅读快感的读书过程是在浪费时间,甚至耗费生命。很显然,打造一个绝妙的开头,是一种技巧,更是作者的一种态度。
  接着说结尾。个人比较喜欢结尾出其不意,说白了,就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如果结尾被大多数读者猜到了,那就是在质疑读者的智商,也可以认为是对读者的大不尊。这不是危言耸听,在阅读别人的作品时,看到乏味的结尾,我们内心里或多或少会有些抱怨。在结尾方面,我比较喜欢欧·亨利,他的大多数短篇小说结尾都非常精彩。
  还要说素材。前面说过,我们可以占有的素材是惊人的,不过,必须警醒的是,很多人不明白“生活真实”与“艺术真实”的调和之道。勾勒物体的轮廓很简单,要让它立体起来,需要光影明暗的变化;记录生活也简单,要让晦涩的文字生动起来,则需要细节和积累。没有情感的客观陈述只属于新闻,过于渲染的故事情节则近似传奇。在把素材转化为作品时,就怕看山是山,更怕作品中的细节违背了自然规律。
  最后说内核。我认为,内在美就是绝句小说的内核。最明显的例子是,我们会想尽办法让文字押韵,但很多事情都是物极必反。曾经有作者让主人公名字的韵母相同,这多少有些别扭。刻意而为的结果往往会影响乃至清除美感。有的作者在讨论作品时,会纠结于是否押韵,这是粗浅的认识。表层的韵律充其量是顺口溜,山东快书有个小段叫“大实话”,里面说“爹的爹是爷爷,娘的娘是老娘……毛驴长了四条腿,尾巴长在后腚上。”读完只会一笑而过,根本没有美感。因此,应把握住这种文体的内核,完成作品后,不妨朗读一下、体会片刻。
  关于绝句小说,想表述的内容很多。比如,它的人物、它的情节、叙述的节奏、细节的刻画,等等。这些都是作者有必要研究的课题。正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以上不成熟的意见,期待朋友们批评指正。
  “目光决定了世界。”这是法国作家菲利普·德朗的一句话。用什么样的眼光回眸过往,就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当目光凝聚到文学作品时,开阔的视野会构建一个大的格局。绝句小说篇幅虽小,但它更加考验了作者的能力,有本事用小作品展示大格局的人,才是真正的智者。
  感谢纪广洋老兄,他发起并力推的绝句小说代表了文学发展的一种方向,换言之,这一新文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这不是夸大其词。从某种角度上看,作者们为此付出的心血,势必会引起众人的艳羡。是的,他们乐此不疲地探讨、争执,已经不仅仅是普通意义上的文学盛会了,它终将为中国文学发展的光辉历程写下浓重多彩的一笔。
  显然,纪广洋老兄已经打开了一扇窗,他让更多的人把目光投向了文学世界里的一片崭新天地,那目光厚重而深远。
  2016.1.15
  山东-纪广洋(121162652)0:27:59
  我把名家们给曰春老弟的评述,也都一一抖出来,多我们的写作也是个启发
  山东-纪广洋(121162652)0:28:01
  名家评论
  初曰春视角独特,作品笔势开阔,别有洞悉,总是在社会与人性的交界处书写人间悲欢,读来令人动容,难以释怀。
  ——著名作家、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茅盾文学奖得主张炜
  小说不应是摄影,小说应该是绘画,而且属于印象派。个中奥妙,小初已经体会到了。
  ——著名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全国公安文联副主席张策(满族)
  初曰春是能够在作品中凝聚情感的作家,他的作品既浪漫又质朴,既关注当下又继承传统,文笔娴熟流畅,文字诗意盎然,这在军旅作家中并不多见。不论写部队还是公安、乡村抑或城市,他都通过对小人物的刻画,来表达对社会的关注和对人心的眷顾。
  ——著名评论家、鲁迅文学院常务副院长李一鸣
  文如其人,初曰春的作品恰如他的为人与性格,质朴而热情。他能从平淡的生活中捕捉一些不平淡的细节和诗意,并把它们诉诸文字与故事,给我们寡淡的生活增添色彩。我相信经过努力,他的写作会更给我们期待和惊喜。
  ——著名评论家、北京市作家协会理事兴安(蒙古族)
  好的小说,不仅要讲一个好故事,更重要的是故事背后承载的内容。初曰春的小说能够让读者在故事之外看到别样的风景。
  ——著名作家、北京联合大学艺术总监、鲁迅文学奖得主衣向东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