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瑶的图书 / 老司机 / 我发誓,下辈子再也不做这苦不堪言的办公...

0 0

   

我发誓,下辈子再也不做这苦不堪言的办公室主任!

2017-05-11  唐瑶的图书

本文作于2006年,


三年后我离开办公室时作了部分修改。

应当说明,这篇文章只是本人当时一种心情的宣泄,事实是真又不能完全当真。

事实上,我可以欣慰地告诉大家,

三年前我已走上了部门领导岗位,

民主测评一关得到绝大多数领导和群众的选票,我那严苛的“老板”也显示了伯乐的风范。

而这一切,离不开办公室主任这杯苦酒垫底。我想说的是,历经风雨见彩虹。

最后,用雪莱的一句诗送给各地秘书战线的朋友们: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仕途多艰,望自珍重!


主任者,担负主要责任也



主任者,担负主要责任也。大凡一个单位或部门的主任,手中多少握有一点权力。大到中央办公厅主任,还有当时职权取代了各级党政的革委会主任,权力炙手可热,后来的中央顾问委员会主任,地位至高无上,其中官位高者可达二品以上。小到村委主任,甚至还有村妇女主任、治保主任,学校的班主任,虽然还管着百十号人,但是已经小得没有了品位。

本人一不小心,坐上了一个处级机关的办公室主任位置,推算起来,比七品县官还隔着一层,勉强算得九品。这个九品主任我一做就是九年,直从当年全省系统最年轻的科长,熬成了资格最老的办公室主任,在本系统已然是前无古人,而且很可能后无来者。个中滋味,一言难尽。造成这种僵持的局面,私下认为是自己做得太称职,如果做得优秀,早该提拔,如果不称职,早已滚蛋。


从近年的文艺作品中看来,办公室主任没有几只好鸟,作家们愿意花笔墨塑造的往往是巨贪手下的主任或秘书,全是反面角色。与肥头大耳、大腹便便的“老板”相对应,主任或秘书多半是尖嘴猴腮,一副奸诈、圆滑、谄媚、猥琐的形象。现实中的主任确有口蜜腹剑把顶头上司拖下了水的,也有活得如鱼得水、八面玲珑因而青云直上的,但还有像我等默默无言地受苦受累受气的。


主任的苦恼苦于有权



主任的苦恼苦于有权。因为办公室是一个单位部门的核心,居于“百科之首”,担负着参谋服务、综合协调、督查督办、后勤保障等多重职能。基于此,任何一个聪明的“一把手”——当然一把手几乎没有不聪明的,不然就当不了一把手——对办公室都会高看一等,对主任都会厚爱一层,因为办公室是自己的办事机构,主任是自己的“一号服务员”,即使换人也不会换思想。但是这种高看和厚爱,只是看你的思想表现,爱你的工作能力。事实上,相当一部分一把手不会对你平等相待,视为朋友。在他的眼中,你不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意识的人,只是在自己手中操纵自如的工具,做事的工具。有人说,办公室主任是一人之下,众人之上。一人之下固然不假,因为一把手的意图多半要靠主任去贯彻落实甚至亲自办理;众人之上却不尽然,现在处级以上的机关,最精干的领导班子也不会少于一桌人,在这一桌人中一把手是你大爷,其他人个个都是你的老子辈,对谁都得恭恭敬敬的供着,对谁也马虎不得。


办公室主任的“权”只是行政首长权力之碗中分的一杯羹



办公室主任确实有权,但是这种权力,万万不可乱用。如果你以为自己真是现代军中的参谋长,古代朝廷的宰相,进而狐假虎威,不可一世,干些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勾当,那么一旦“改朝换代”,就会死得很惨,直接从天堂下地狱。古语言:一朝天子一朝臣。这在现代仕途中依然有几分灵验。据我看来,办公室主任这种权,只是行政首长权力之碗中分的一杯羹,是一把手手中攥着的一只鸟,一个有经验的一把手,既不会把这只鸟掐死,更不会把这只鸟放飞,就让它在死活之间扑腾。为了不致使自己成为一只死鸟,我的心得是对爷爷辈的一把手要绝对忠诚,而对老子辈的其他领导也尽可能不要得罪,只是在大爷和老子发生冲突时,你得听大爷的。我上级的主任总结的就更加无懈可击:办公室主任要在分管领导的领导下主要为一把手服好务,同时兼顾其他领导。看来,无论大小,当主任的都有在夹缝中求生存的本领。

选办公室主任难,难就难在权力不大责任大,要有忠心、诚心、细心、耐心、慧心,还要会想事、会干事、能来事、好共事、不坏事。当办公室主任就更难,难就难在待遇不高要求高,要求脑瓜子、嘴巴子、笔杆子、腿肚子、酒杯子样样来得,要求当好传令官、联络官、督查官、外交官、粮草官,总之就是要能说能写能干能喝能唱能跳,就像“万金油”,几乎无所不能。可以这么说,一个优秀的办公室主任,本应具备一把手的眼光与能力,之所以当不了一把手,只因缺少当一把手的资历与机遇。如此一来,办公室主任这个“宝座”在机关干部的心目中就有些不尴不尬了,估计是三分之一的人当不了,三分之一的人当不下,三分之一的人不愿当或不敢当。


主任的苦恼,苦于受累



主任的苦恼,苦于受累。办公室俗称“不管部”,上管天文地理,下管鸡毛蒜皮,别人不愿管的、不想做的事,你都得管,都得做。这种累旁人无从知晓,自己却感到身心交瘁。


我当主任这些年,起码有“四怕”:一怕上级来检查,二怕地方来领导,三怕机关开大会,四怕局长作报告。每当这种时候,我定要忙得焦头烂额。我的“老板”是军人出身,还很有几分军人的霸道,官职不大脾气不小,个子不高水平不低,且有完美主义倾向。我在忙乱之中难免出错,而他一旦有大人物在场,有错无错都可能劈头盖脸地来一通臭骂。这种骂有时候清清楚楚,有时候不明不白;有时候是有针对性的真骂,有时候是虚张声势的假骂,是骂给旁人听的。尽管如此,心里终归不爽,于是乎越骂越错,越错越骂,如此步入恶性循环。因为我死脑筋不开窍,那些年,便被老板咬牙切齿、斩钉截铁地从组织上和政治上枪毙了总有三五回,所幸现今脑袋依然还在项上。


一愁喝酒,二愁写材料



办公室主任还有“二愁”。一愁喝酒,二愁写材料。办公室主任喝的酒多半是难以下咽的苦酒,无论在宾馆还是在土菜馆就餐,依例是坐在端汤送菜的“菜口”上,两眼要随时关注对方大人的一举一动,随时准备分汤、布菜、敬酒,脸部肌肉要始终保持微笑状态。我有一个副手,后来有幸到下级单位做了局长,却长时间不能适应被人宴请,经常习惯性地站在一旁,看人杯里的酒是否喝干,碗里的饭是否吃完,随时准备提供服务,搞得主人和下属好不自在。


最愁的是喝得酒酣耳热之际还要遵命作文,这可不是李白斗酒诗百篇那么浪漫和快意的事。酒是真性情,材料是假文字,二者南辕北辙,怎么也捏不到一块。我儿时最大的梦想是当一名作家,为艺术乃至为生命创作,写一些情文并茂的妙言佳句,惠及众人乃至泽被后世,如今不幸沦为御用文人、刀笔吏,整天糊弄一些速朽的文字混饭吃,想起来竟觉得有些悲壮。梦想归梦想,眼前端人碗就得受人管。每当此时,我便只好抓耳挠腮,搜肠刮肚,绞尽脑汁,瞎编乱凑。日子久了,免不了费脑伤神,有人经过仔细观察后得出结论:除了提包端杯子的事务型主任,以文秘为生的政务型主任一个个都是形销骨立,身材清瘦得就像风中的高粱杆。管文秘的主任,不到中年头发就会呈现两个特点,不是早生华发,就是顶上稀疏。


说到写材料,苦也就罢了,运气背时,还可能无端飞来横祸。兄弟市州有一个办公室主任,和文秘人员一同搞了一条网络新闻,因为稿件来源不实,造成负面影响。一向温和的“老板” 雷霆震怒,毫不留情地把主任一顿狠克,扬言要严厉处分。主任被吓得魂飞魄散,惶惶不可终日。时值严冬,他通宵达旦地睁着眼睛,越想越怕,以致冷汗淋漓,再被空调一吹自然就感冒了,次日粒米未进却又跑肚拉稀,三日之内人就瘦得像被剐了一层肉。事后他跟我哀叹道:“我为什么要读这么多书来当这个公务员,当这个主任,在家里玩泥巴也比这过得幸福啊!”


主任的苦恼,苦于受气



主任的苦恼,苦于受气。这种气叫你不能发作也无处发作,只能打掉牙齿往肚里咽。有人说,办公室主任是奔跑的马,负重的牛,看门的狗,受气的猪,总之不是人做的。因为办公室处于沟通上下、联系左右的位置,是运转的中枢,也是矛盾的焦点。主任可以做到四面讨好,但做不到八面威风;可以运筹帷幄,但无权决胜千里。一不小心就会弄得领导不爱,群众不满,落个老鼠钻进风箱——两头受气的下场。


当今世上,当办公室主任不能天真地认为自己真是领导的参谋,其实,不过是走狗而已,歪主意自然不能出,好主意也最好不要出。有观点你不能表达,有主张你不能坚持,只能以领导的主张为主张,哪怕这个主张荒谬绝伦甚至十恶不赦,因为“伴君如伴虎”、功高震主的古训你不可不听。当主任这么些年,我没能写出几篇像样的文章,但棱角被磨平了,脾气被驯没了。年过不惑之人,依然整天被人呼来唤去,对工作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对上级忍辱负重,忍气吞声。工作上如此,生活上也一样。安排活动,必须以领导的爱好为爱好;准备饭局,必须以领导的口味为口味。曾记得在席间,有领导硬把一盘鸭肉吃成鸡肉,有人不识时务地当场更正,其秘书语惊四座:这肯定是鸡肉,领导说是鸡肉就是鸡肉,我们就要当成鸡肉来吃,秘书就得这么当!虽不说阳奉阴违,恐怕阿谀奉承、溜须拍马还真是秘书、主任们的看家本领。   


除了没有自我,还在于没有自由



主任的苦恼,除了没有自我,还在于没有自由。七小时之外,别的公务员就没有了公务,尽可以喝酒打牌,唱歌跳舞,上网聊天,洗头洗脚,只要不违法乱纪就没人管得着。而主任有看不完的文件,写不完的材料,接不完的电话,忙不完的应酬,哪怕是双休日、节假日也身不由己。


时下的干部交流导致了一些异地为官的领导有家难回,没家的领导就喜欢在双休日召集开会,而有家的领导又偏偏不愿为开会耽误天伦之乐,于是主任就得在有家和无家、喜欢和不喜欢的领导之间斡旋。既当了主任,自然就难得安宁。一到工作忙时,就可能要起得比鸡还早,睡得比狗还晚。也许当你吃得正香,却要丢下饭碗招待别人吃饭;当你睡得正酣,却要爬起来安排别人睡觉。曾经不止一次,我在离城几里甚至几十里外玩兴正浓,老板只是为了找一个人或者一份资料,一个电话就把我召了回来。在当主任的九年间,我印象中只休过一次年休假,然而十天的假期只休了三天,就被催魂似地催回单位,结果仅仅是为了参加一个例会。忙起来的时候,单位就成了家,家就成了旅馆。老婆嗔怪:这么大一个单位,好像就你一个人忙,比总理还忙,总理还能天天在电视上见到,要见你,只怕连我都得预约。老娘也埋怨:你早早晚晚的不回家,也没个准信,我也不知道该不该煮你的饭。崽是娘的心头肉,老娘已年逾古稀,还坚持做饭,只为我吃惯了她做的饭菜。每次饭做少了,吃不饱的是娘;饭做多了,下顿吃剩饭的还是娘。我这个主任当的,在单位是孙子,低眉顺眼,俯首帖耳,在家里倒成了爷爷,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诚惶诚恐、失魂落魄

提心吊胆、不得安身



我知道,既做了办公室主任,就要忍人难忍之耐,任人难任之劳,承人难承之重,但是偏偏因为那一股又臭又硬的文人骨气,自己始终不肯放弃,所以这种委曲求全的滋味才显得越发难受。有时候,我觉得自己简直就像奴才,奴颜婢膝,为了温饱卖了脊梁骨;又像婊子,强颜欢笑,为了金钱任人奸淫。

九年之后,我终于脱离苦海。我的继任者是一个边远县局的局长,走马上任不到一年,他就跟我谈体会:“刚到这里时我是踌躇满志,以为可以大展宏图,老兄啊,我现在是什么想法也没有了,只要哪天不挨骂,这一天就算平安过去了。”其言语之间,显得颇为颓唐。我十分理解,深表同情,但内心又隐约有几分幸灾乐祸。反躬自问,我内心的这种阴暗心理很不厚道,但确实事出有因。

回忆那段没白没黑、没日没夜的日子,那种诚惶诚恐、失魂落魄、提心吊胆、不得安身的心情,至今仍然心有余悸。我想,即使一百个人中有三十个人愿意做办公室主任,这三十个也是为了日后的前程,一旦真尝到这做主任的滋味,可以肯定没有几个人愿意长期做主任,更不会愿意做一辈子主任。而我,发誓下辈子再也不做这苦不堪言的办公室主任。

来源:人在仕途 (ID:officialcareer)、文来文往那点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