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子666 / 待分类 / 我眼中的崇祯

0 0

   

我眼中的崇祯

2017-05-11  甲子666



朱由检

出生日期:1611年2月6日

背景:明朝第十六位皇帝。明光宗朱常洛第五子,明熹宗朱由校异母弟,母为淑女刘氏。于1622年(天启二年)年被册封为信王。年号崇祯(1627年-1644年),后世称为崇祯帝。

不知道大家对崇祯的感觉是什么,反正小时候小编总觉得崇祯是末代皇帝,觉得应该不是个好皇帝。

但是实际上,崇祯却是个不可多得好皇帝。

让我们看看过去那段历史,了解一下这位皇帝吧。



面临崩溃的皇朝——明朝

◆旱灾不断

自崇祯元年(1628年)起,中国北方大旱,赤地千里,寸草不生,《汉南续郡志》记,“崇祯元年,全陕天赤如血。五年大饥,六年大水,七年秋蝗、大饥,八年九月西乡旱,略阳水涝,民舍全没。九年旱蝗,十年秋禾全无,十一年夏飞蝗蔽天……十三年大旱……十四年旱”。

崇祯朝以来,年年有大旱,百姓多流离失所,不少人成为匪徒。崇祯二年五月正式议裁陕北驿站,驿站兵士李自成失业。

瘟疫爆发

崇祯十四年七月,疫疾从河北地区传染至北京,病名叫“疙瘩病”,崇祯十六年,北京人口死亡近四成,十室九空。

崇祯十六年八月,天津爆发肺鼠疫:“上天降灾,瘟疫流行,自八月至今(九月十五日),传染至盛。有一二日亡者,有朝染夕亡者,日每不下数百人,甚有全家全亡不留一人者,排门逐户,无一保全。”


◆江南在崇祯十三年遭大水,崇祯十四年有旱蝗并灾,十五年持续发生旱灾和流行大疫。

◆内忧

明末因为各种天灾,民不聊生,许多百姓流离失所,有的百姓活活饿死在饥荒中,而更多的百姓落草为寇。

为剿流寇,朱由检先用杨鹤主抚,后用洪承畴,再用曹文诏,再用陈奇瑜,复用洪承畴,再用卢象升,再用杨嗣昌,再用熊文灿,又用杨嗣昌,十三年中频繁更换围闯军的将领。这其中除熊文灿外,其他都表现出了出色的才干。然用人存疑,以至责无成效皆功亏一篑。李自成数次大难不死,后往河南聚众发展。

由于天灾不断所以匪乱一直没彻底剿灭过,也有说是有些将领怕剿灭了匪患,自己无用武之地,因此对匪寇一直有放生路。

◆外患

北方皇太极又不断骚扰入侵,明廷苦于两线作战,每年的军费“三饷”开支高达两千万两以上,国家财政早已入不敷出,缺饷的情况普遍,常导致明军内部骚乱哗变。朱由检求治心切,《春明梦余录》记述:“崇祯二年十一月,以司礼监太监沈良住提督九门及皇城门,以司礼监太监李凤翔总督忠勇营”;中后金反间计,自毁长城,冤杀袁崇焕

小编觉得崇祯生性多疑也是明灭的原因之一,他曾经多次变换对满清的将领,后更是杀了袁崇焕。



一心相中兴的崇祯


说实话,小编对崇祯的了解并不多,仅有的改观还是看《明朝那些事儿》后才产生的。在当年明月对他的评价中,他确实是一位好皇帝,一直想要中兴明朝。生活中的的崇祯很节俭,他的衣服、袜子,都打了补丁,此外,崇祯还有个特点:走路慢,因为走得快,里面的破衣服就会飘出来——节俭是节俭,脸面还是要的。

但是即使如此也没能换来一个美好的结局,明朝还是在他的手上覆灭。

小编总想,崇祯他该是知道明朝会在他的手上覆灭,这不是偶然,国力在之前的挥霍中已不堪重负,加上天灾人祸,这个国家早已风雨飘摇。

但明知这条路的终点是毁灭,崇祯依然没有放弃,依然日以继夜、夜以继日、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一直到最后结局到来,依然没有放弃,直到兵临城下的那一天,依然没有放弃。

这也是小编最佩服他的一点: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综合评价——志大才疏

尽管崇祯志向远大、励精图治、宵衣旰食、事必亲躬,但他既无治国之谋,又无任人之术,加上他严苛、猜忌、多疑,对大臣动辄怒斥、问罪、砍头、凌迟,其残忍和冷酷与魏忠贤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因为不相信文武百官,崇祯还频繁地调整官吏,17年间他竟然换了17个刑部尚书和50个内阁大学士。造成国家人才匮乏,有心报国的志士既不肯也不敢请缨效命。

无奈之下,崇祯只好培植私人势力,重新起用大批更加腐朽无能的太监,最终导致“十万太监亡大明”的历史悲剧。

与此同时,朱由检虽屡下罪己诏,然苛捐杂税层出不穷,民不聊生,而明末的众多农民起义也正是其贪财苛政最严重的后果。此外,在辽东战局屡败之时,不纳周皇后迁都之谏而丧失了最后的机会;而从南明诸政权观之,朱明皇室在满清的背景下号召力依旧不容小觑。故而,朱由检尽管勤政,却错误百出,不仅不可能中兴明帝国,其亡国也几乎是必然。

自缢于歪脖子树

1644年三月十九日凌晨,李自成起义军从彰义门杀入北京城。然后朱由检手执三眼枪与数十名太监骑马出东华门,被乱箭所阻,再跑到齐化门(朝阳门),成国公朱纯臣闭门不纳,后转向安定门,此地守军已经星散,大门深锁,太监以利斧亦无法劈开。三月十九日拂晓,大火四起,重返皇宫,城外已经是火光映天。此时天色将明,朱由检在前殿鸣钟召集百官,却无一人前来,朱由检说:“诸臣误朕也,国君死社稷,二百七十七年之天下,一旦弃之,皆为奸臣所误,以至于此。”最后在景山歪脖树上自缢身亡,死时光着左脚,右脚穿着一只红鞋。时年33岁。身边仅有提督太监王承恩陪同。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