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如酒 / 思路 / 怪阿姨给你讲一个医院里的恐怖故事

分享

   

怪阿姨给你讲一个医院里的恐怖故事

2017-05-16  微笑如酒

今天,怪阿姨给大家讲一个医院里的恐怖故事~


在医院的阴暗角落里,隐藏着一群冰冷的杀手,他们悄无声息,趁虚而入,散布瘟疫和疾病,造成浓疮和毒疱,引发炎症、肌肉坏死,让人高烧、痉挛、昏迷,失去知觉,直至死亡。而最让人绝望的是,亲人远远相望,医生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生命飞速流逝,温暖化作冰冷。。。


这个恐怖故事的主角叫作E~S~K~A~P~E~~~~~~

下面,给大家介绍一下ESKAPE组合的成员

它们分别是屎肠球菌(Enterococcus faecium)、金黄色葡萄球菌(Staphylococcus aureus)、肺炎克雷伯菌(Klebsiella pneumoniae)、鲍氏不动杆菌(Acinetobacter baumannii)、铜绿假单胞菌( Pseudomonas aeruginosa)及肠杆菌属(Enterobacterspecies)。它们是6类耐药情况极度严峻的细菌,取其各自拉丁文名称首字母而简称ESKAPE


在今年2月的时候,它们就上了WHO的黑名单!

WHO公布了最需要新抗生素的12种细菌和细菌家族清单:


细菌或细菌家族(及其耐受的抗生素)

典型影响

优先级:关键

1

鲍曼不动杆菌(碳青霉烯类)

Acinetobacter baumannii

医院感染

2

绿脓假单胞菌(碳青霉烯类)

Pseudomonas aeruginosa

医院感染

3

肠杆菌(碳青霉烯类)生成ESBL

Enterobacteriaceae

医院感染

优先级:高

4

屎肠球菌(万古霉素)

Enterococcus faecium

医院感染

5

金黄色葡萄球菌(甲氧西林,万古霉素)

Staphylococcus  aureus 

皮肤感染,肺炎,血液感染

6

幽门螺杆菌(克拉霉素)

Helicobacter  pylori

可导致胃溃疡和癌症的感染

7

弯曲杆菌属(氟喹诺酮)

Campylobacter spp.

腹泻

8

沙门氏菌(氟喹诺酮)

Salmonellae

腹泻

9

淋病奈瑟氏球菌(头孢菌素,氟喹诺酮)

Neisseria  gonorrhoeae 

淋病

优先级:中等

10

肺炎链球菌(青霉素不敏感)

Streptococcus  pneumoniae

肺炎

11

流感嗜血杆菌(氨苄青霉素)

Haemophilus  influenzae

儿童肺炎,脑膜炎,血液感染

12

志贺氏菌(氟喹诺酮)

Shigella spp.

腹泻

ESBL,广谱β-内酰胺酶。产生这种酶的细菌对某些类别的抗生素具有抗药性。

来源:WHO


WHO黑名单上的前四名的杀手都与医院感染有关,还记得《外科风云》中临近剧终时那一场可怕的耐药菌染事件么?(片子虽然槽点不少,但还行吧!改天咱唠唠?)


长期服用抗生素的病人林皓发生尿路感染,大肠杆菌在他体内出现了变种,成为了可怕的耐药菌,仁合医院的病人密度过高,无法实现有效隔离,导致了耐药菌大规模传染。最终整个仁合医院全院封闭,医院成了脆弱的免疫系统与凶悍的耐药细菌、无畏的医生与凶残的病魔殊死搏斗的修罗场,时任院长扬帆的儿子省些感染丧命,前胸外科主任修敏齐因抢救患者而感染病逝。。。


整个事件提醒我们两点:1、滥用抗生素害人害己;2、医院的环境卫生和有效监管至关重要。(真是不想吐槽现在抗生素的滥用啊,动不动就吃个阿莫西林,挂个水,就算挂水只想安安静静地挂个青霉素都不成)



世界上第一种抗生素—青霉素的发现是人类医疗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在20世纪40年代以前,若某人患了肺结核,那么就意味着此人不久就会离开人世,因为没有一种能够高效治疗细菌感染的药物,可悲的是,会不会21世纪40年代以后,某人感染了XXX超级细菌就意味着此人不久就会离开人世,同样是因为没有一种能够高效治疗细菌感染的药物。2010年的时候,南亚发现新型超级细菌NDM-1,这种细菌携带NDM-1基因,能够编码Ⅰ型新德里金属β-内酰胺酶,对绝大多数抗生素(替加环素、多粘菌素除外)不再敏感。多粘菌素作为抗生素中的王牌,目前已经陆续发现有细菌能够产生耐药性,比如多粘菌素MCR-1基因型耐药菌

细菌逐步武装到了每一个分子,坚不可摧,而我们手中的矛——抗生素的研究又是怎样的现状呢?许多制药公司将抗生素的研发看作是亏本生意。Allan Coukell(华盛顿特区Pew慈善信托基金会抗生素耐药计划监督者)说:“大多数感染仍然对现有药物敏感,如果你有一种新型抗生素,人们会想努力把它留给那些耐药菌性感染的情况。”这意味着新抗生素市场相对较小,公司可能无法售出足够的药物以收回成本。所以目前抗生素的研发远远落后于细菌的进化。WHO黑名单的前三位都是革兰氏阴性菌,它们具有双层细胞膜,这使得很难有足够高浓度的药物进入到细胞内杀死它们。唉,抗生素不够靠谱啊!利用抗生素对抗细菌或许终究不是一个长久之计。


本宫发现,很多解释不清的事用基因遗传理论一说,就很简单明了,比如本宫为何如此机智,因为父母遗传的好,本宫进化的好,同样的,细菌的耐药性是如何产生的?因为遗传进化的好。基于这一想法,通过研究耐药菌的遗传进化,必然能够找到破敌之策。


近日,Ashlee M. Earl博士通过研究肠球菌(第3号“杀手”)的遗传进化史(研究结果发表在5月18日的Cell上,'Tracing the Enterococci from Paleozoic Origins to the Hospital'),就找到了一些肠球菌的潜在“软肋”。

细菌会随宿主进化而进化,肠球菌从4.5亿年前(动物刚从海洋到陆地生活)就开始了进化,所以想要追根溯源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Ashlee M. Earl和他的同事对24种肠球菌以及5种与肠球菌属密切相关的细菌进行了基因组测序,从中发现了肠球菌共有1,037个核心基因。

基于526个单拷贝核心基因比对的肠球菌和外群种(灰色)的系统发生树。E. faecalis group (蓝色),E. columbae group (绿色), E. pallens group (红色), 和E. faecium group (黄色)。


Ashlee M. Earl博士表示,通过分析当今肠球菌的基因组和行为,我们就能够了解这种细菌最初存在的形式,同时还能够绘制出肠球菌不断变化的图谱,理解肠球菌在环境中产生“特性”的分子机制这些后来进化的“特性”或许能够帮助我们了解这种细菌适应抗生素的方式,也为开发有效控制这种细菌扩散的方法提供了新的思路。


近日,有则新闻特别火,说是一位丈夫感染了鲍曼不动杆菌(“头号杀手”),连顶级抗生素多粘菌素E都失效了,怎么办?他的妻子,一名传染病流行病专家,使用了上古奥义——噬菌体疗法,最终拯救了自己的丈夫,他也成为了美国第一例接受噬菌体疗法成功康复的人


其实这一奥义的原理大家都清楚,噬菌体的侵入会导致细菌细胞的裂解,破坏细菌的新陈代谢,并导致细菌自毁,可以说噬菌体是细菌的天敌。然而这一疗法在实际操作时还是面临很多问题的,比如说:噬菌体杀灭细菌是具有特异性的,但是噬菌体的种类过于繁多,筛选出能用于治疗特定细菌感染的噬菌体是一件困难的事;另外噬菌体通过血液循环给药时,会引起免疫反应。不过这一成功治疗的案例也算是人类对抗细菌的一次不小的胜利吧。


最后,本宫想告诉大家的是,感染超级细菌的概率跟彩票中大奖差不多,并且人类辣么聪明,总是有办法的!另外,超级细菌特别喜欢欺负弱者,面对精壮的汉子时,它们往往会威力大减,所以大家一定要注意锻炼身体,慎用抗生素!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