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桂苓 / 文件夹1 / 健脾通络汤慢性萎缩性胃炎脾胃虚弱(虚寒...

0 0

   

健脾通络汤慢性萎缩性胃炎脾胃虚弱(虚寒)证

2017-05-20  柴桂苓
慢性萎缩性胃炎
脾胃虚弱证( 脾胃虚寒证):胃脘胀满或隐痛,喜按或喜暖,食少纳呆,大便稀溏,倦怠乏力,气短懒言,食后脘闷,舌质淡,脉细弱。


党参15g、干姜15g、炒白术20g、茯苓20g、法半夏9g、黄连6g、甘松20g、砂仁6g、炒枳壳15g、丹参20g、当归尾15g、白芍20g、灸甘草6g、大枣10g
加减:反酸者加浙贝母,煅瓦楞子;嗳气者加旋复花、代赭石:腹胀甚加炒莱菔子,厚朴;纳差加炒鸡内金,炒二芽;嘈杂加乌梅、木瓜。


党参、白术、干姜、灸甘草取《伤寒论》“ 理中汤"之意,有温中散寒、补气健脾之功。用党参易人参,性平味甘,为补气之要药,合用炒白术、茯苓、灸甘草,取四君之意,白术苦温,补气健脾燥湿,茯苓甘淡,健脾利水渗湿,参、术相合,益气补脾之功著,苓、术为伍,除湿运脾之效彰;干姜味辛性热,主入脾胃,长于温中散寒健运脾阳,“ 主心下寒痞,目睛久亦” 有“ 守而不走’’的特点;灸甘草甘平,和中益土,兼以调和诸药。
半夏、党参、干姜、黄连、党参、大枣、灸甘草取《伤寒论》“ 半夏泻心汤” ,为治疗寒热错杂之痞证要方。半夏苦辛温燥,干姜辛热,二药皆辛燥温中,既散结消痞,又和胃降逆;本证以虚寒为主,郁热不显,故去原方黄芩,并减少黄连用量,黄连苦寒清降,与半夏、干姜相伍有辛开苦降、寒热平调之功,且能制约其温燥之性而防伤阴,少量应用兼有清热除烦止呕之效;配以党参、大枣甘温补气以和中而生津,既可防黄连之苦寒伤阳,又可制约半夏、干姜之辛热伤阴;灸甘草补脾和中,调和诸药。
丹参、当归尾、砂仁、甘松取《时方歌括》“ 丹参饮” 之意,有活血祛瘀、行气止痛之功。方中丹参微寒味苦,活血祛瘀,能“ 破宿血,补新血"(《本草纲目》),有活中兼养,祛瘀不伤血之长,归尾辛甘温,尤善活血祛瘀,与丹参合用则活血祛瘀力著,使宿血除而新血生;砂仁为“ 醒脾调胃要药” ,甘松:“ 芳香能开脾郁” ,二者均主归脾胃经,且味辛性温,气味芬芳,辛主散温主通,合用有辛温通络助丹参、归尾祛瘀调胃络之功。
另外,取枳壳麸炒后健胃消胀作用增强,与“ 四君"相配则补而不滞,与“ 丹参饮” 相伍则助血行而不留瘀,且与炒白术合用,取《脾胃论》“ 枳术丸” 之意,行气消痞,健脾扶正;白芍炒后酸寒性减,养血力增,与丹参、归尾相配,助其活血通络而不伤正,与半夏、干姜、甘松、砂仁相伍,可制约其辛燥伤阴之弊,芍药与甘草合用有“ 芍药甘草汤” 酸甘化阴之功,能制嘈杂且缓急止痛。



①脾胃虚寒证
《素问· 异法方异论》:“ 脏寒生满病” 。程郊倩谓:“ 胃口之上为心下……? ? 何由凝浊而见痞满?知有所填也。冷则生气,寒则冱血,为痰为食,所填不一。俱宜温以豁之,先使上焦开发,阳气得伸,然后导除其下。” 素体脾虚或阳虚之体,遇起居失常,熬夜劳倦,伤阳耗气,加之贪凉,中焦常为寒湿所困,久致脾胃虚寒,脾不升清,胃不降浊,运化失常则生“ 痞满"。
脾胃虚寒证,临床常见胃脘痞满,纳后胀闷,喜暖喜按,畏寒肢冷,食少纳呆,神疲气短,大便稀溏,舌淡暗胖大,边多齿印,苔薄白或白腻,脉沉弱。日久由脾及肾,脾肾阳虚,可见腰膝酸软,畏寒肢冷,五更泻等症。
治疗以健脾温胃散寒为法。药用:党参、茯苓、炒白术、蜜甘草、法半夏、干姜、高良姜、娑罗子、荜茇、砂仁、丹参等。日久由脾及肾,脾肾阳虚,见腰膝酸软,畏寒肢冷,五更泻者可酌加黑附片、煨肉豆蔻、补骨脂、制吴茱萸、肉桂、淫羊藿等。


②气阴两虚证
《普济方· 虚劳心腹痞满》中云:“ 夫虚弱之人,气弱血虚??故中气痞塞,胃胀不通,故心腹痞满也” 。叶天士认为“ 太阴湿土,得阳始运,阳明燥土,得阴自安。” 平素胃弱,或阴亏血少之人,因劳倦,或抑郁恼怒,或过食辛辣香燥之品,暗耗阴津,气无所生且郁结化火,中气受损,不能为胃行其阴津,遂成气阴两虚。
气阴两虚证,临床常见胃脘嘈杂隐痛,饥不欲食,纳后胀满,口干喜冷,潮热盗汗,倦怠乏力,大便干燥或不干,舌红瘦薄,中有裂纹,苔薄少或光剥无苔,脉弦细数。
“ 独阴不生,孤阳不长” ,体现了阴阳的互根互用,脾胃虚寒证者长期失治误治,导致脾胃阳气亏损,日久阳损及阴,成气阴两虚证或阴阳两虚证。这部分患者既有阴虚的表现又有阳虚的表现,但以阴虚表现为主,如口干喜饮但不喜凉,舌边尖红,少津少苔但舌质暗淡等。
治疗以健脾益胃养阴为法。药用:太子参、紫苏梗、茯苓、生白术、蜜甘草、清半夏、砂仁、丹参、乌梅、天花粉、北沙参、天冬、麦冬、白芍、木瓜等。此证应用甘润养阴或酸甘化阴之法,切不可用滋腻碍胃、苦寒伤阳之品,以免伤及脾胃。


③辨兼证“ 久病致虚,因虚致实” 反映了本病的病程变化特点,即常在本虚,即“ 脾胃虚寒"、“ 气阴两虚” 的基础上出现肝郁气滞、郁热内阻、痰湿凝结、宿食内积等兼夹次证,临床亦当仔细辨别。
兼肝郁气滞者可见胁肋胀满,攻窜作痛,嗳气频频,舌边尖红,脉弦细或弦数等,可酌加醋柴胡、醋香附、香橼、佛手、橘核、荔枝核等以疏肝理气;兼郁热内阻者可见胃脘灼热,口苦口臭,心烦易怒,小便短黄,大便秘结等,可酌加酒黄芩、黄连、六一散、夏枯草、蒲公英、郁金等清热解郁;兼痰湿凝结者可见胸膈痞闷,面油如垢,渴不喜饮,大便黏滞,舌苔白腻,脉滑等,可酌加瓜蒌、法半夏、枳实、厚朴、生苡仁、泽泻、陈皮、竹茹等利湿化痰;兼宿食内积者可见纳呆食少,食则腹胀,嗳腐恶心,舌苔厚腻,脉弦涩等,可加炒鸡内金、神曲、炒山楂、炒二芽、炒莱菔子等消食导积。此外,反酸嗳气者可加煅瓦楞子、乌贼骨、浙贝、旋复花、代赭石等;烧心嘈杂者可加木瓜、芍药、甘草等。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