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浩然 / 家庭文章精选 / 娶个老婆是“扶弟魔”,哪里去找“降魔大...

分享

   

娶个老婆是“扶弟魔”,哪里去找“降魔大法”

2017-05-25  王浩然

2017年春节期间,上海遭遇了一股寒流的袭击,凄风冷雨绵绵不绝。三十二岁的许娣媛孤独地躺在某妇产科医院的病房里,以泪洗面。她刚刚遭遇了一场意外,失去了三个月大的胎儿,而在此前不久,丈夫林竞因她长期无度资助娘家,已正式向她提出离婚,带着两岁的女儿回无锡父母家过年去了。她给老家的父母和弟弟打电话,请他们过来照顾一下自己,并帮她付清医药费,却遭无情拒绝——因被过度索取,她的银行账户上已所剩无几,痛苦、愤怒、悔恨与绝望轮番吞噬着她的心——

美女嫁给“矮冬瓜”

2014年春天,28岁的上海女白领许娣媛通过相亲的方式认识了同岁的销售林竞。林竞出生于江苏无锡一个小康之家,是独子,而许娣媛的老家在江西农村,家境贫寒,还有一个小她六岁的弟弟。

第一次见面,林竞对高挑靓丽的许娣媛很有好感,他开玩笑地问道:“你爸妈是大S小S的崇拜者吗?不然你的名字里怎么会有'娣’和'媛’两个字呢?”许娣媛被逗乐了,说她爸妈都不知道大S小S是何许人也,父母当初给她取的名字其实是“许弟缘”,因为他们太想要一个儿子,后来连怀两个女胎,全部打掉了,后来好不容易才有了她弟弟,被全家视若珍宝。

林竞从事建筑工程销售工作,收入不菲,个性阳光,缺点是个头不到一米七,长相也很普通。许娣媛是一家银行的部门主管,长相学历都优于林竞。林竞对许娣媛穷追不舍,许娣媛逐渐被他的善良体贴所打动,坠入爱河。她悄悄收起了所有的高跟鞋,为的是与男友站在一起时显得更般配,她的温柔细心使林竞對她更添爱意,下决心好好呵护她一生。

许娣媛告诉林竞,自己工作这些年的积蓄基本上都贴补了家里:“我弟读书不上心,高考落榜后打了好几份工,不是嫌累就是嫌挣得少,都干不长久。现在他在南昌帮别人卖电脑,每个月除去房租也能挣个两三千块,但每次回家还是跟我爸妈要钱,买衣服买手机,不是名牌还不要。他们哪有钱啊,没办法,少不得让我帮他。”许娣媛说,每次母亲给她打电话哭诉这个家的种种难处,她就知道:又该寄钱了。林竞看着许娣媛一身朴素的打扮,很是怜惜:“你弟弟今年二十三了,总会越来越懂事的,再工作、锻炼几年,他自己就不好意思伸手向家里要钱了。”许娣媛点了点头。

两人恋爱期间,林竞常带许娣媛去影院咖啡厅游乐场,隔段时间还来次出游。许娣媛嗔怪他太不知道节俭:“去公园不就行了吗?这钱留着干什么不好?”林竞开玩笑地说:“不如把这些开销折成现金给你存着算了。”

相比于其他女人疯狂的物质欲,林竞打心眼里喜欢许娣媛的单纯质朴:给她买了一条贵重的金镶钻项链作为定情信物,她戴了一次就收起来了,说自己不习惯穿金戴银,还叫林竞省着点花钱,在上海成家开销非常大。林竞让她放心,他父母颇有投资眼光,几年前已在上海为他购置了一套120平方米左右的婚房,装修、家具和酒席这些费用他自己出钱来搞定,样样都不用她操心。

说到婚事,许娣媛吞吞吐吐地说,按他们老家的规矩,结婚前他还得给她家三十万元的彩礼。看到林竞很吃惊,她解释说,他们当地农村初中毕业出来打工的女孩,结婚彩礼都要十万,她一直读到硕士,三十万不算多。林竞这才明白,为什么许娣媛这么漂亮能干,却把自己拖到快三十岁了还没嫁人,原来她结婚娘家不仅帮不上什么忙,还要白拿这么一笔巨款,一般人真是消受不起。虽然不情愿,但为了未来的幸福生活,林竞决定向父亲开一次口,当然,这三十万是要有借有还的。

“扶弟”着了魔

婚后,林竞和许娣媛度过了一段“二人世界”的甜蜜时光。许娣媛怀孕后,林竞对她照顾得无微不至,对娘家的要求也基本是有求必应,除了每月寄一千元生活费,看病或大一点的开销还需另外给。至于那三十万彩礼,许家二老要全部留给儿子,林竞的想法是:随他们吧,他这个女婿把该做的做好就行了。

然而,2015年元旦前夕,林竞在打扫卫生的时候,竟发现了一张数额高达五万元的汇款单,是许娣媛汇给老家的。原来,她弟弟最近要结婚,女方说要先买房,她爸总打电话催她拿钱,并且还要瞒着林竞。也就是最后他们要出两份钱,一份林竞知道的,一份是许娣媛偷偷寄的。林竞头一次发火了:“你结婚前往家里没完没了打钱我不管,可如今你也有自己的小家了,也该有个底线了!你用自己的钱补贴你弟,家里的开销都堆到我头上。说到底,还不是你弟弟在揩我的油?别忘了,我们还欠我爸妈三十万呢,等孩子出生以后,压力会更大!”许娣媛哭了:“我就这么一个弟弟呀,你别说这么难听行吗?就算咱借给他行吗?”林竞心软了,毕竟妻子怀有身孕,只得气呼呼一走了之。

林竞咽不下这口气,也知道妻子太过于顺从,便背着她给岳父打了一个电话,表示他知道这件事情了,看对方怎么说。许父刚开始有点尴尬,说这钱算是借的,然后就批评林竞不讲亲情:“都是一家人,怎么还分那么清楚?你们做哥哥姐姐的难道不懂得照顾小的?”说完就挂了电话。这顿“道德大棒”打得林竞毫无还手之力,可他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你女儿嫁给我的时候,分文不给,一轮到你儿子,我们就要无偿帮助呢?!

第二年,伴随着女儿呱呱落地,夫妻俩的平静生活宣告结束。许娣媛坚持说亲妈照顾比婆婆照顾更好,而且老人从来没在大城市里生活过,很想来看看,林竞不愿让妻子受委屈,便痛快地答应了。

许母一进女儿女婿的家门,乐得嘴都合不拢,这里生活水平跟农村比起来,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她来了没几天,就叫女儿把工资卡放在她那里保管,方便她买菜购物,许娣媛乖乖照办了。她从小就得看父母脸色,害怕他们会不让她继续上学甚至不要她了。虽然她早已长大成人,完全不需要依赖父母了,内心却仍然渴望得到他们的认可与爱……

许母数次向林竞诉说老家条件太差,希望他们能帮助改善一下。虽然不情愿,林竞还是拿出一万五千块钱给岳母。当然,他也知道,这笔钱很有可能是进了许娣媛弟弟的腰包。长此以往,这样的婚姻真的能幸福吗?他第一次产生了怀疑。

几个月后,许母把儿子也叫来了上海,说是也打算在上海发展,先借住在姐姐家里找工作。小舅子一住下来就没有走的意思,工作没着落,没事就关起书房门打游戏。家里多了个大小伙,一下变得逼仄拥挤,很不方便,林竞委婉地提出能不能让小舅子出去租房子住,许母一听就拉下脸来:“看你们混得好才来投奔你们,住在外面像什么话!”林竞没办法,只得千方百计托人给他找了一份包食宿的工作,总算请走了这尊瘟神。就是这样,许娣媛还偷偷给了弟弟好几次钱,对此林竞假装不知道,只求过几天太平日子。谁知有一天林竞下班回家,发现弟媳妇竟住了进来,许娣媛向他解释:因为弟媳妇怀孕了,丈夫和婆婆都在上海,所以打算来这里把孩子生下来,这样对孩子有好处。林竞的忍耐已到极限,不由大怒:“谁允许她住进来的?”许母忙说:“这不是看书房空着呢吗?她生完了坐好月子就走,吃用都花媛媛的钱,不麻烦你!”林竞大吼:“不麻烦?说得好听!我今年炒股赔了钱,你肯借给我钱让我翻本吗?这是我的房子,我没有义务配合你!”

冷血对待终于醒悟

当晚,林竞没有住家里,而是在一家宾馆开了三天房。他对许娣媛说,从今往后他只想在这个家里看见妻子和孩子,其余的人必须在三天内离开。另外,鉴于妻子疯狂补贴娘家的不理智行为,他必须掌握这个家的财政大权,她家人再要什么钱,必须通过他,否则他俩好聚好散。为了避免使年幼的女儿受到家庭不良气氛的影响,他第二天就将孩子带到了无锡爷爷奶奶家中。

在父亲的追问下,林竞再也无法隐瞒他所面临的窘境。听完儿子的讲述,林父长叹一声:“媛媛的父母重男轻女,从没真正疼爱过她,她只能不断付出,以此博得父母的一点关注和重视。这个魔咒,只能靠她自己去打破!”

到了第三天,林竞给许娣媛打电话,问她们商量得怎么样了。“妈妈和弟妹可以不住这里,但我弟弟以后想留在上海,他现在那份工作没什么前途,我想以咱们的房子为抵押向银行贷款,让他开个店做生意,贷个五六百万是不成问题的。”许娣媛的声音很平静,似乎这是个再合理不过的要求。林竞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答复,事到如今,他们竟然还敢打他房子的主意!他意识到,跟一个超级强大的“扶弟魔”是无法理性对话的。“我们离婚吧。”他也非常平静地说。“你说什么?”许娣媛的情绪终于控制不住了:“跟你商量一下都不行了?你还要把我也赶走,休想!”

许母二人回老家去了,这个家庭总算恢复了暂时的平静,但夫妻感情大不如前,两人常常几天都不说一句话。

经历了这些事情,许娣媛憔悴了许多。一天,她接到母亲的电话,本以为又是跟她要钱,不想母亲竟是给她出主意来了——许娣媛略施小计,“意外”怀了二胎。林竞得知妻子又怀孕了,欣喜若狂,两人恩爱如初。

得知女儿与丈夫和好,母亲打电话来催着要钱。许娣媛无奈,只得硬着头皮跟林竞说,只要给她弟弟一笔做生意的本金,就生下这个孩子,不然她就去做掉……林竞彻底寒心了:“孩子还是打掉吧。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生活了。”他铁青着脸,摔门而去。许娣媛精神恍惚地下楼去追,不慎脚下一软从楼梯上摔了下来,孩子流产了……

这个身心遭受重创的女子,这个为原生家庭盲目牺牲的女儿,在人生最艰难的时刻,依然没能得到父母、弟弟的关怀。母亲一再给她打电话强调家里没钱,“实在不行,你就先找同事借点吧。”“那,你和爸爸过来看看我总行吧?”“哎呀,这大过年的,家里这么多事,我们怎么走得开呢?”

“我为这个家,为弟弟付出了那么多,你们就不能分一点爱给我吗?”许娣媛拿着电话,像个孩子一样地哭得喘不过气来。母亲后面又说了些什么,她不想再听下去了。突然间,她透过自欺欺人的迷雾,清楚地看到,哪怕她付出再多,父母也是不可能对她多一点爱的,这是她的宿命。只有放弃不切实际的幻想,才能摆脱这种宿命对她的无休止的伤害与控制!她感到血肉撕裂般的极度痛苦,然而与此同时,也终于产生了一种脱胎换骨的新生之感。

不知何时,病房的门开了,林竞牵着女儿的手走了进来。“妈妈!”女儿一头扑进母亲的怀抱,许娣媛紧紧抱着多日不见的爱女,恍如隔世,痛哭失声……

编后:环顾四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有许多“扶弟魔”女性的存在。对于正常家庭长大的人来说,她们这种牺牲自我迎合弟弟的行为非常诡异,但确实是有内在心理根源的——因为儿时父母对她们太冷淡,所以她们习惯了用奉献來换取关心,而且认为“奉献”是能与父母拉近关系的唯一方式。

所以那些最被父母忽视的人成家后,常常严重牺牲配偶和自己孩子的利益,却对父母百依百顺。而父母却总是把她们奉献出来的钱财再转送给一直溺爱的弟弟。

所以,明智的扶弟魔,应当放下对改变父母的渴望,接受无论如何父母都不会更爱她的事实。一旦接受了这个痛苦的事实,扶弟和愚孝的行为就可以终止了!最终才能获得自我的重生!

编辑/平凡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