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慎用“正能量” ──一个物理学家的担忧 阮耀钟

2017-05-28  喁哚
  
  
     不知什么时候出来一个新名词──“正能量”。最近我们党支部传达一个关于离退休干部的文件,我对这个文件本身没有意见,但文件中三、四处提到“正能量”,我作为一个物理学家,对“正能量”的说法实为担忧。
  
第一个担忧是怕误导子女,严格说是怕误导孙子辈,因为我们的子女,他们只要上过高中的都知道,能量是标量,没有正负之说,“正能量”的说法不科学。只怕以后物理老师告诉孩子能量是标量,没有正负之说时,让孩子疑惑不解,误认为能量还有“正能量”,“负能量”,以为物理老师教错了。
  
第二点令我担忧的是,怕那些赶时髦的知识分子帮倒忙。“正能量”本是物理学名词[1]一文中说:“‘正能量’本是物理学名词,而‘正能量’的流行源于英国心理学家理查德·怀斯曼的专著《正能量》,其中将人体比作一个能量场,通过激发内在潜能,可以使人表现出一个新的自我,从而更加自信、更加充满活力。‘正能量’指的是一种健康乐观、积极向上的动力和情感。当下,中国人为所有积极的、健康的、催人奋进的、给人力量的、充满希望的人和事,贴上‘正能量’标签。它已经上升成为一个充满象征意义的符号,与我们的情感深深相系,表达着我们的渴望,我们的期待。”在此首先要指出,物理学中本没有“正能量”这个词!我查了一下英国心理学家理查德·怀斯曼的专著《正能量》,原本的书名是《Rip it Up》,直译是《把它撕开》,与《positive energy》毫无关系,不知译者为何把书名译成《正能量》?译本是2012年8月出版的,我担心译者是不是为了赶时髦,误导人们,对这些赶时髦的知识分子,实在令我担心。我对钱学森先生很尊敬,但他在大跃进时写的那篇文章,我认为缺乏科学精神。李锐《反思大跃进》记载,毛泽东秘书田家英问毛泽东:“你也不是没当过农民,你应当知道亩产万斤是不可能的”。毛泽东说:这是我看了大科学家钱学森的文章,才相信的。后来毛泽东检讨说,他是上了科学家们的当(中国青年报:理性照耀中国)[2]。我怕那些赶时髦的知识分子帮倒忙,是我第二个担忧。
  
第三点令我担忧的是,怕科学技术被意识形态化。我高中时生物课学的是苏联的米邱林、李森科学说,摩根的遗传学说是遭批判的,现在证明摩根的遗传学说是正确的,人的遗传基因也搞清楚了。马寅初的人口论也曾遭批判,现在证明马寅初先生的意见是正确的。能量本是物理学名词,我希望不要贴上政治标签。
  
第四点令我担忧的是,担心有人把一切不同意见全看作负能量加以压制。彭德怀59年庐山会议上给毛泽东写了封信,提了点不同意见,被打成“反党集团”,彭德怀个人的悲惨下场我们老的都知道,实在痛心。尤其是由于随后的反右倾,使全国多饿死上千万,这是血的教训,决不能忘!
  
习仲勳说:“我长久以来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就是怎样保护不同意见。从党的历史看,不同意见惹起的灾祸太大了!‘反党联盟’、‘反革命集团’、‘右倾投降’、‘左倾投机’等等,我经历过的总有几十起、上百起,但最后查清楚,绝大多数是提了一些不同意见,属于思想问题,有不少意见还是正确的。我们对党的领导人,应当热情拥护,对党的方针、政策应当坚决执行,但是对领导人的主张,对党的方针、政策,不是不可以提出不同意见。因此,我想,是否可以制定一个《不同意见保护法》,规定什么情况下允许提出不同意见,即使提的意见是错误的,也不应该受处罚。” [3]习近平也说:“对中国共产党而言,要容得下尖锐批评,做到有则改之、无则加勉”。[4]我希望社会能宽容和保护不同意见,切不可把不同意见统统当作“负能量”看待,这是我的第四点担心。
  
我知道,我的意见在当今社会属于少数,我作为一个物理学家仅仅对“正能量”这个词的提法和用法提了点不同看法,希望社会对我这种少数的不同意见,给予宽容。
  
我写这篇拙文的目的是希望大家造词、用词也不能违背科学,请大家慎用“正能量”这个词,最好是不用“正能量”这个词。我的意见若有不妥之处,欢迎批评指正。
  
  
参考文献:
  
[1] “正能量”本是物理学名词
  
[2] 毛泽东看了钱学森的文章才相信亩产万斤
  
 [3] 习仲勳谈保护不同意见
  
[4] 外媒:习近平“容得下尖锐批评”讲话迅速传播
  

    来自: 喁哚 > 《待分类》

    以文找文   |   举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