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薇院 / 社会 / 对号入座,你处在鄙视链的第几层?

0 0

   

对号入座,你处在鄙视链的第几层?

2017-05-29  紫薇院

-1-

郑开欣带着5岁的女儿在国贸玩耍,一个年龄相仿的小女孩凑到女儿面前说:“我叫Lucy,你叫什么?”女儿回答:“我叫Eva。”于是两个人开始玩耍。这时,旁边另一个男孩子也想要加入,但是得知对方没有英文名字后,Lucy拉着郑开欣的女儿跑开了。

这是凤凰周刊一则报道中的一段描述。

报道中说,在一旁目睹了全程的郑开欣略感尴尬,夹杂着一丝窃喜和满足。她给女儿报的英语补习班,每学期的学费约2.5万元,这是和Lucy交朋友的代价。

走进中产阶级的家庭,便会发现,从孩子出生开始,家长们就精心挑选更好的房子、更好的玩具、更好的早教班、更好的服饰、甚至更好的动画片、更好的旅游地……早在学龄前,因为各种自愿或不自愿的攀比,中产阶级内部就已经形成了一条条育儿鄙视链。

据说,仅就育儿来讲,中产阶级有五大鄙视链:

对号入座,你处在鄙视链的第几层?

对号入座,你处在鄙视链的第几层?

对号入座,你处在鄙视链的第几层?

对号入座,你处在鄙视链的第几层?

对号入座,你处在鄙视链的第几层?

-2-

这让人想前些日子媒体报道过的,上海民办小学入学查三代的新闻。

当时,小学生在参加面试,外面等候的家长,被要求做起了调查问卷,而问的内容,居然是难度颇大的类似于智商测试的逻辑推理题。

不但如此,学校还调查了孩子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的信息,诸如工作单位、职务、第一学历、第一学历毕业院校等栏目一应俱全。

这其实也是一种变相的鄙视,通过学费、学历甚至基因等因素,将一些不在同一层次的孩子排除在外。

-3-

上面的现象,只是说明了一个事实:这个社会是分层的。

其实,这种社会的分层不仅体现在教育方面,在任何一个方面,都存在着类似的鄙视链。

比如在坊间有一个段子说,一群人在一起吃饭,其中一位向另一位敬酒,不料却被直接拒绝:“我不和科级以下的人喝酒!”

据说,当事人是一名科级干部。虽然在我们的干部序列里,科级是最小的那一级,但在基层,比如在一个县里面,那应该算是中层干部,属于混得不错那一种。

无疑,敬酒的那位被鄙视了,但他却无可奈何。

在官场,也许很少有人会说话这么直接,但在心里,恐怕很多人都这么想。

网上曾有人贴过某些官员的照片,同一个人,陪同大领导的时候,脸上堆满了笑,腰弯得像弓一样,而在下属面前,则神色严峻,腰板挺拔如松,颇有指点江山的气概。

如果画一个官场的鄙视链,从上到下肯定是按官职排起,一丝不苟。

-4-

再比如,业余时间打打乒乓球,在球馆里也有一条鄙视链。

其链条从上到下,当然是按打球的水平高低排列。

水平低的想找水平比自己高的打一局,人家会一脸不屑。

所以,在球馆打球,一般都是高手对高手,低手对低手,就算低手低声下气求高手,对方碍于情面没有拒绝,人家打时也漫不经心。

当然,有一种情况高手愿意陪低手打,就是在另一条鄙视链上,正好位置相反。

比如单位里领导的球技差,但永远会有一堆高手在那儿陪练。

这道理,相信大家都懂。

对号入座,你处在鄙视链的第几层?

-5-

有位混社会的朋友,也曾抱怨过被人鄙视的经历。

当年哥几个一起在街面上混,自己颇有老大的感觉,喝酒,自己不到大家不喝,办事,自己不拿主意别人不说。

但这几年由于各种原因,大家都资产越来来越多,而这位哥们却在原地踏步,猛然发现自己已经被排除出了圈子,连喝酒都不再有人邀请参加同,更不用说大家不动筷子等着自己。

忽然想起了一则网上流行的段子:

市政协会议散会,几个身价十亿+的老板去打牌。某全市超市连锁企业的老板同为身家过亿的政协委员,和他们一起开过几次会,也提出去一起玩。煤老板们面面相觑,最后还是首富张嘴说话了:“我们哥几个一起玩,是因为我们都有产业,你一个开小卖店的跟着我们凑什么热闹?”然后在凛冽的秋风中,超市企业老板悻悻地回家了……

-6-

仔细想想,人生的鄙视链真的是无处不在。

我们时刻被人鄙视,我们也时刻在鄙视别人。

我们的周围,有一条又一条鄙视链,我们天天活在其中。

我们能做的,只是面带微笑,心中暗暗努力,让自己至少在某一条鄙视链的金字塔上,层级更高一些。

想不被别人鄙视,只有让自己强大,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作者:遗君明珠,时评人,自媒体平台作者。侧重于教育、美文、人生感悟。微信公众号“明珠絮语”,ID:tsliuchanghai,欢迎关注。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