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同室操戈:袁崇焕竟诛杀毛文龙,竟成了大明的“千古罪人”

 昵称21399464 2017-05-29

u=2253039923,224001851&fm=23&gp=0.jpg  千古奇冤,

  东江一毛;

  同室操戈,

  相煎何急。

  崇祯初年,崇祯皇帝启用袁崇焕,袁崇焕夸下海口,五年平辽,袁崇焕在辽东统一事权,并与后金进行秘密通信之后,紧接着干了一件震惊中外的事情――诛杀毛文龙。

  自从辽东有事以来,从军就成为一个高风险、高回报的行业。

  如果干得不好,就会身败名裂,甚至性命不保,因此很多人都畏葸不前,唯恐避之不及,特别是一些身居高位,将要退休的领导,干得好也提拔不了多少,干不好可能身家性命都保不住,因此不愿冒这个风险。

  但对于年轻的、职务低的人来讲,从军就是一个获得快速提拔的好机会。比如袁崇焕,1622年从军前只是一个七品芝麻官。到辽东先后任正六品主事、正五品佥事、正四品兵备道,仗还没打就连升三级,1626年宁远战役后任正三品的辽东巡抚,一年一个台阶,此次复出后任成为正二品的督师。这哪是坐直升飞机呀,简直是坐火箭。

u=1140060159,62230933&fm=23&gp=0.jpg

  坐火箭上来的还有毛文龙。毛文龙是杭州人,早年生凭不详,后通过其舅沈光祚介绍给辽东巡抚王化贞,在其手下任职。当时辽东己经落入努尔哈赤手中,努尔哈赤在辽东实行高压统治,辽东人民奋起反抗。

  王化贞利用辽东人民对后金的不满,派毛文龙到辽东收集流民,策动组织反抗后金的活动,创建敌后抗金根据地,开展游击战争。

  毛文龙具有较强的生存能力和组织能力,他白手起家,在敌占区和敌后方亲冒矢石,无中生有,取得了不俗的成绩,把白区工作搞得有声有色。

  1621年5月,毛文龙奉命率军丁200余名到辽东发展,7月毛文龙带领新旧家丁、屯民等偷袭后金鸭绿江边的镇江堡成功,活捉后金守将佟养真。

  王化贞十分欣喜,提请朝廷任命他为副总兵,命他镇守镇江。此后,汤站、险山一带的城堡相继降明,方圆数百里内望风归附。

  毛文龙的活动引起了后金的注意,努尔哈赤派阿敏、皇太极带兵往攻,毛文龙抵挡不住逃入朝鲜境内,阿敏率军追入朝鲜,明军损失惨重,毛文龙仅以身免。后朝鲜害怕毛文龙引火烧身,将其驱逐到鸭绿江入海口附近的皮岛,明朝称之为东江。

  皮岛位于山东、辽东和朝鲜之间,战略位置重要。毛文龙到皮岛后,召集流民,创建部队,发展生产、筹备器用、开展贸易,将皮岛建设成为敌后抗金根据地,明朝因此提拔他为平辽总兵,人称“毛帅”。

  1623年毛文龙率部将张盘等攻下金州,朝廷提拔他左都督挂将军印,赐尚方宝剑,设军镇于皮岛,号“东江镇”。毛文龙以皮岛为根据地不时对后金发动小规模进攻。

  毛文龙雄踞皮岛以后,受到了很大的争议,有冒功的嫌疑,但毛文龙无疑是功大于过,其在皮岛上的作用最少有两点:

  一是存在即威胁。因为皮岛屿在后金的后方,后金在采取军事行动时不得不有所顾忌,从而起到牵制的作用。

  二是为辽东人民提供避难所。正是因为有了这个去处,辽东人民能大量逃亡。人口对后金来讲是战利品,没有人口,也就无人从事生产,土地荒芜。

  崇焕在上任以后就开始精心策划,认真组织除掉毛文龙。

  他首先从经济上卡毛文龙的脖子。一是实行海禁,不许登州、莱州通往东江的私船出海。

  二是控制毛文化的粮饷、军械。凡是朝廷运往东江的物质,都必须受蓟辽督师衙门的节制、转发与核查,运送路线不再由登州、莱州直接运往东江,改为由山海关起运至宁远近海的觉华岛,经督师衙门挂号,再转运至东江。

  这样一来,袁崇焕控制了毛文龙粮饷装备供给渠道,而且切断了他海上贸易的命脉。

  对此,毛文龙也做出了激烈的反应,他向皇帝上疏说:这是“拦喉切我一刀”。他以岛兵哗变相威胁索饷,并谋划派兵到登莱抢劫。另一方面,他亲自到这宁远去参见袁崇焕,希望能够改善与袁崇焕的关系。

  袁崇焕在宁远会见了毛文龙,出于种种考虑,他并没有在自己的地盘上杀毛文龙,为了显得光明磊落,也为了防止岛内发生动荡,他决定在皮岛诛杀毛文龙,于是他以检阅东江官兵的名义,和毛文龙约定在双岛再次会面。

  5月25日,袁崇焕从宁远出发,走水路于29日到达双岛。毛文龙也从皮岛赶来迎接,6月1日,双方在袁崇焕的督师船上进行了会晤,此后双方进行了几天的交谈,袁崇焕提出了许多节制东江、统一事权的想法,毛文龙均予婉拒。

  袁崇焕劝毛文龙解甲归田,他说:“你在边塞辛苦这么多年了,你老家杭州西湖是个好地方,不如回家享享福吧。”然而毛文龙并不接受这个建议,他说:“我早有这个想法,但我有灭后金的办法,灭了后金,朝鲜文弱,可以袭而有之。”袁崇焕说:“朝廷没有那么长远的规划,应该有人能够代劳。”毛文龙说:“在这个地方谁能代替得了我?”双方不欢而散,于是袁崇焕决心除掉毛文龙。

  6月5日,袁崇焕传令在岛上举行射箭比赛,优者给赏,随行参将谢尚政号令各营兵四周摆围,将毛文龙及其随行部将与士兵隔离开,然后将毛文龙及其部将召入帐中,当着毛部将的面,突然翻脸,将毛文龙逮捕,宣布了毛文龙的十二条罪状,然后拿出尚方宝剑,说道:“皇上赐尚方剑正是为此”,然后令旗牌官张国柄用尚方剑将毛文龙斩于帐前。

u=3952390359,3714062359&fm=23&gp=0.jpg以上图片均来自于网络

  袁崇焕杀毛文龙这件事,在当时和现在,都是一件令人诧异的事情,许多人认为袁崇焕杀毛文龙的理由不充分,是自毁长城,这种看法不无道理。这也是后来崇祯皇帝杀他和人们反对他的一个重要原因。

  袁崇焕给文龙列的罪名有十二条,这些罪名大多不符合事实,有些是通病,有些微不足道,都不能作为诛杀大将的理由。我们来逐条驳斥:

  一、九年以来,兵马钱粮不受经略、巡抚管核;――毛文龙孤悬海外,有许多困难,经略巡抚鞭长莫及,后勤有一定独立性,有其特殊原因。

  二、全无战功,却报首功;――“全无战功”不符合事实。“却报首功”,袁崇焕在宁远战役中造成觉华岛伤亡巨大还报功受赏。

  三、刚愎撒泼,无人臣礼;――吹毛求眦。

  四、侵盗边海钱粮;――有过登陆登莱抢掠,这主要是对袁崇焕实行海禁的抗议。

  五、自开马市,私通外夷。――这事袁崇焕后来干得比谁都欢。

  六、亵朝廷名器,树自己爪牙。――袁崇焕督师用祖大寿、何可纲都是自己人。

  七、劫赃无算,躬为盗贼;――言过其实,扣屎盆子。

  八、好色诲淫;――作风问题是通病,不只是毛文龙有这个问题。

  九、拘锢难民,草菅人命;――事实上皮岛收集难民,为难民提供了避难所。

  十、交结近侍;――袁崇焕在宁远为魏忠贤建祠。

  十一、掩败为功。――毛文龙多次袭扰后金,有牵制之功。

  十二、开镇八年,不能复辽东寸土。――包括袁崇焕在内的督抚没有一人复辽东寸土。

  通过分析我们可以看出,不能说毛文龙一点毛病没有,但是罪不至死。袁崇焕对毛文龙的过错无限放大,对毛文龙的功劳却绝口不提,只看一面,不看另一面,完全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的做法。

  袁崇焕杀毛文龙后,对其部下进行了安抚,改编了东江军队,分四协,分别由毛文龙子承禄、旗鼓中军徐敷奏、游击刘兴祚、副将陈继盛统辖。陈继盛代管东江一切事权。

  第二天,袁崇焕为毛文龙举行祭礼,在他的灵柩前说:“昨天我杀你,是朝廷大法,今天我祭你,是我辈的私情。”办完这些事情之后,袁崇焕扬帆起锚,启程返回宁远。

  袁崇焕诛杀毛文龙的原因

  知道一个人干了什么很重要,知道一个人为什么这么干比知道一个人干了什么更重要。

  袁崇焕为什么要杀毛文龙?他的目的是什么?这是一个很值得认真研究的问题。所谓“正史”总是对此避重就轻,含糊其辞,顾左右而言它。这不是一个好现象。

  有必要把这个问题摆在太阳底下晒一晒。

  有些人认为,袁崇焕杀毛文龙的理由“可以有”,比如毛文龙跋扈,袁崇焕要统一事权等等。

  但我认为袁崇焕杀毛文龙的理由是“真没有”,因为以上理由虽然有一定道理,但顶多可以作为处分毛文龙的理由,以此诛杀毛文龙就说不过去了。这些理由如果与毛文龙不能杀的理由比起来,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一、毛文龙在敌后方开辟了第二战场,起到了牵制作用。单凭这一点,毛文龙就不能杀。

  二、毛文龙有天启皇帝赐予的尚方宝剑,任何人不得任意诛杀。天启曾经在辽东发放过三个尚方宝剑:一个给了王之臣,一个给了满桂,一个给了毛文龙。崇祯继位后,收回了王之臣和满桂的尚方宝剑,但是没有收回毛文龙的。袁崇焕将天启的尚方宝剑视若咸鱼干,采取诱骗和突然袭击的方式诛杀了毛文龙,他完全没有资格这样做。

  三、袁崇焕杀毛文龙是“矫诏”,这是杀头之罪。袁崇焕之所以敢理直气壮地到毛文龙的地盘杀他,因为他假冒圣旨,拿皇帝作挡箭牌,扬言“皇上赐尚方(剑)正为此也”,毛文龙的部下因此才不敢表示异议。

  可以看出,诛杀毛文龙的阻力实在太大了,不仅冒天下之大不韪,而且是冒了杀头之罪,如果是为了统一事权,因为看不惯毛文龙跋扈,不可能去冒这么大风险,因此这些理由基本可以排除。

  肯定一件事情要比否定一堆事情难得多,因此说不行的人总是说怎样行的人多。否定一件事情也不能肯定另一件事情,要想回答袁崇焕为什么杀毛文龙的问题,我们还得另找原因。

  原因在哪里?我认为可以从两个方向去探索事情的真相:一个是与朝廷的党争有关,一个是与后金有关。

  种种迹象表明,毛文龙虽然孤悬海外,但是无孔不入的党争并没有放过他。毛文龙是王化贞的人,王化贞后来被目为“阉党”,因此毛文龙与东林党的关系很不和谐。

  崇祯继位后,东林党人布列朝堂,对魏忠贤集团实行“除恶务尽”的政策,毛文龙因远在天边,是唯一的漏网之鱼。

  但是近在眼前的朝臣不时在崇祯面前做他的文章,毛文龙的日子很不好过,他多次上疏自辩,抱怨道:“臣一介末弁,孤处天涯,曲直生死惟命是从,岂敢哓哓取憎?实在是文臣误臣,而非臣误国!”

  他预感到了处境的危险,怒斥道:“诸臣独计除臣,不计除奴,将江山而快私忿,操戈矛于同室”。可见毛文龙与东林党朝臣的矛盾己经十分尖锐。

  迫于形势,毛文龙开始为自己找后路,他通过叛逃到皮岛的王子登搭线,同后金密谋和谈,以缓解双方的敌对关系。

  对魏忠贤集团奉行“宁可错杀一千,不可使一人漏网”的崇祯皇帝对毛文龙却网开一面,继续奉行优容政策。他就群臣批评毛文龙虚冒军饷一事批示道:“辽东人民到海岛避难,拿起锄头就是民,穿上盗甲就是兵,与内陆的情况有所不同,毛文龙只管好好干,干出成绩,谁还能拿冒饷说事!”

  毛文龙看到崇祯仍然支持他,就毁约绑后金使者阔科上京,以表忠心,使得两者的交通中断数月。袁崇焕上台后对毛文龙采取了一系列限制措施,毛文龙再次骑到了墙头。崇祯元年九月到崇祯二年四月,毛文龙加强了与后金的交往,先后通书五封,后金回书至少三封。可见毛文龙对袁崇焕上台的反应是非常大的。

  袁崇焕离京出关之前,内阁辅臣钱龙锡亲自到其住所,咨询袁崇焕“五年复辽”的方略。袁崇焕说:“首先从东江做起。”钱龙锡诧异地问道:“为什么不从陆地进攻,而从海道呢,而且毛文龙用起来也未必很得力。”袁崇焕解释说:“毛文龙可用就用,不可用就杀了他。”可以说他早己下定决心杀毛文龙。他还说:“入其军,斩其帅,如古人作手,臣饶为也。”可见他不仅考虑了杀不杀的问题,还考虑了如何杀的问题。后来他杀毛文龙正是采取了“入军斩帅”的方式。

  通过这段史料我们可以判断,袁崇焕去辽东前曾和有东林色彩的大臣商量过毛文龙的问题,并己经定下了“入其军,斩其帅”的即定目标。

  因此袁崇焕对毛文龙的处理有可能是朝堂上围剿“阉党”的延续。

  通往真相的另一个重要方向是后金。

  袁崇焕两次与后金接触的受害者都是毛文龙。第一次接触造成了后金出兵攻打朝鲜和毛文龙,毛文龙损失极大,袁崇焕下台也与此有关。第二次接触时,毛文龙己经呆在海岛上,后金鞭长莫及,而袁崇焕却出人意料地做了后金“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情”。

  第一次体现了后金的战略利益,第二次则实现了这个目标,很难说这两者没有联系。

  毛文龙被杀几个月后,金兵从喜峰口长城入关,威胁北京,发生了震惊中外的己巳之变,人们将此事与毛文龙被杀联系起来,认为毛文龙被杀与后金发动的事变有关,从而形成了对袁崇焕诛杀毛文龙事件的官方看法――“斩帅践约”。

  这种观点认为,袁崇焕许下了“五年平辽”的海口,却又实现不了,为了避祸,袁崇焕与后金秘密和谈,企图通过和平谈判解决问题,但是由于朝廷不同意和谈,袁崇焕不得不铤而走险,进行“胁和”。袁崇焕与后金商定,由后金出兵包围北京,迫使明朝签订城下之盟,从而达成议和,这样袁崇焕就不用再背负“五年平辽”的重担,后金也不用再担心明朝发大兵来攻打。

  毛文龙一死,袁崇焕就顺利掌握了辽东所有的军事力量,但是就在三个月后1629年十月份,后金大汗皇太极越过袁崇焕的防线,率军突袭北京,史称“己巳之变”。也就是在这场战斗中由于袁崇焕的失误和明朝大军勤王的不利,再加上后金在袁崇焕和崇祯中间用的反间计,多疑的崇祯终于发作,袁崇焕入狱、凌迟。

  不能说袁崇焕之死是因为误杀了毛文龙,但毛文龙的死,却也是袁崇焕的一道催命符,毕竟大敌当前,临阵杀将,自毁长城的事情是最为忌讳的,何况毛文龙也不是一无是处,唇亡而齿寒,辽东的其他武将又该如何看待这位杀将的袁督师,虽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可是皇帝始终是皇帝,杀了袁崇焕也像是毛文龙被杀一样容易。

  这种想法符合后金和袁崇焕双方的利益,但是后金要冒一定的风险,因为长途奔袭北京的话,后方容易被明军抄袭。因此,袁崇焕诛杀毛文龙正是为了取信于后金,同时在军事上消除后金的后顾之忧。

  这个观点一点也不新鲜,在明代,这是人们普遍接受的一个主流观点。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