钰鉴咖 / 趣味户外体育 / 门球都有职业联赛了

分享

   

门球都有职业联赛了

2017-06-04  钰鉴咖

蓝色短袖运动上衣加黑色运动裤,黝黑的脸庞,壮实的体格,尤凤臣看上去就容易让人联想到运动员。真实的情况是,他是和平区军休所门球队教练,虽然不是专业的运动员,但曾经多次在全国性的门球比赛中获得冠军,还曾经带队参加了2014年在日本举办的世界门球锦标赛。


尤凤臣等人的训练场在河西区的一个居民小区内。30摄氏度的高温下,太阳的炙烤让石灰地的温度更高。训练场内的女队员都穿着长袖褂,甚至用纱巾遮住脸,以防被晒伤。虽然如此,队员们的训练热情丝毫不减。尤凤臣笑称门球其实就是“魔球”,只要爱上了,就会难以割舍。如今,他的队伍中年龄最大的队员已经88岁了。






尤凤臣在比赛中



门球起源于法国,是上世纪80年代传入中国的,目前我国的门球水平很高,赛事也多,这几年已经开始举行职业联赛了


与篮球、足球等运动项目相比,门球的职业化和“知名度”都比较低,但是在老人中普及率很高。尤凤臣告诉记者,门球起源于法国,是一种用木槌击球穿过铁门或者撞柱得分的室外球类运动。这种运动因为占地小、技术相对简单、比赛时间短、运动量不大,所以比较适合中老年人,在日本曾经作为老年人的活动项目被推广。


记者采访的第二天,尤凤臣要带队参加在大港举行的华北五省市门球精英赛。他告诉记者,这是北京、天津、河北、内蒙古、山西五省市自治区共同组办的赛事,各省市自治区轮流坐庄,参赛队伍只能是该省市自治区选拔赛中的前三名,东道主可以派四支队伍参加。今年轮到天津组织赛事。


“咱们国家的门球水平很高,赛事也多,这几年也开始举行职业联赛了。特别是今年,很多的赛事开始提供奖金,而且金额还不低。”尤凤臣说,几年前,他所在的队伍曾经获得到香港参加比赛的机会,但因为经费问题难以成行。


这种状况让他想起门球在国内刚刚普及的时候。据尤凤臣介绍,门球是上世纪80年代传入中国的,和平区军休所门球队就是在那一时期创建的。那时尤凤臣被调入和平区军休所组织老干部进行活动,其中包括门球。


“那时,打门球的人并不多,门球被看做是老干部的福利。现在呢,门球的主要器具是球杆,一支球杆从几百元到几千元不等,普通市民基本上都可以负担得起。”尤凤臣说。


2014年,尤凤臣(右一)和队员在四川彭山参加全国锦标赛获得第三名



门球比赛的技术纵然重要,但有时起决定性作用的,是心理素质,比赛时每一个球都像是罚点球,因此“一杆定输赢”的情况比较多


2000年,尤凤臣开始打门球。尤凤臣表示,门球是一种“魔球”,一打上就和中魔一样,出去度假都会带着球杆,随时找合适的场地来练习。尤凤臣在自己家准备了一小块地毯,天气不好不能出门时,他就把地毯铺在房间里练习。


尤凤臣介绍说,门球的比赛场地长度为20米,宽为15米。比赛时双方各派5名队员上场,队员按照1号到10号的顺序编号,每名队员拥有一个与自己球员号码相同的球,这个球被称为“自球”,其余的球则为“他球”,两支队伍球的颜色分别是红色和白色。所有队员按照号码顺序轮流上场击球,球穿过一门、二门、三门可以得到一分,穿过三门后撞击中间的柱子可以得两分,最后按照得分确定比赛输赢。国际比赛中满分为25分。


“在比赛过程中,击球员既可以击打‘自球’直接过门,也可以让‘自球’撞击‘他球’,有效撞击后将获得‘闪击’机会。所谓的‘闪击’,是用脚踩住‘自球’,然后将被撞击的球拿起,紧挨着‘自球’放到脚下,通过击打‘自球’将‘他球’‘闪出’,创造有利于自己一方的局势。比如如果被‘闪击’的‘他球’是对方的,则可以将其送出边界,如果是队友的,则可以送到有利于进攻或者防守的战术位置,甚至直接将球送过球门。”尤凤臣说,撞击需要相当程度的精准,“闪击”更是如此,方向、力度,差之毫厘就可能造成己方的被动,对技术要求极高。“闪击”成功和送“自球”过门,都能获得继续击球的权利。尤凤臣表示,门球运动既有打高尔夫球的潇洒,又要求有台球运动的精准。


门球看似简单,但规则其实很复杂,同一种犯规动作,根据发生情景的不同可能产生5种判罚方式。而且,据他说,门球比赛的技术纵然重要,但有时起决定性作用的,是心理素质。他以大众更为熟悉的足球和篮球举例:“足球罚点球和篮球罚篮时,运动员面临的都是无干扰的情况,但射中或投中率并不是百分之百,甚至低于平时的练习水平,为什么?就是因为比赛时心理压力太大。门球比赛中,在400平方米的宽阔场地内,成千上万的观众看着你,而且球停稳后10秒内必须将球击出,否则就算犯规。在那种压力下,每一个球都像是罚点球,能发挥出平时的水平已经相当不错了。”


正因如此,尤凤臣说,门球比赛的偶然性很大,“一杆定输赢”的情况比较多。2010年的一次比赛中,尤凤臣曾经在3分钟内拿下13分,完成了比赛的逆转。


尤凤臣(中)和他的门球队员



2006年,尤凤臣和他的两个朋友尝试把台球技术应用到门球中,并且制作出了“坡面槌头”,“坡面槌头”可以实现的最经典的打法之一,叫“梅花桩,走四方”


这些年,尤凤臣和他的伙伴们还热衷于改进工具,进而提高技术上的可能性,他如今是中国门球协会职业技术委员会的委员。


2006年,尤凤臣和他的两个朋友尝试把台球技术应用到门球中,并且制作出了“坡面槌头”。


“按照国际比赛的规定,用于击打的槌头必须是圆柱形的,齐头,而我们发明的槌头有一个角度。正因为有了这个角度,槌头在击球时,可以像打台球时那样击打到更多的点位。比如打下方的某个点时会产生回旋,也就是球撞击别的球后还能往后倒退,此外还能让球跳跃,真正实现了‘想去哪儿就去哪儿’。这是用以前的槌头无法做到的。”尤凤臣说,制作理论是当时一位叫周文彩的老先生提出的,他负责进行实验。


在尤凤臣的介绍中,“坡面槌头”可以实现的最经典的打法之一,叫“梅花桩,走四方”。尤凤臣说,这种打发是将五个球排成梅花状,击打其中的一个球可以撞到其余几个球。这种花式打法在真正的门球比赛中并不常用,但可以提高技艺——每次有效撞击都可以获得“闪击”机会,而“闪击”的成功可以获得连续击球权。


2014年在日本举行的世锦赛中,尤凤臣和他的队友用这种槌头和日本队打了一场,大获全胜。


那次比赛后,世锦赛的一名负责人通过中国门球协会找到尤凤臣,问他是怎样做到的。尤凤臣这才把“坡面槌头”展示给他看,并且当场表演了十几种花式打法,看得在座的人目瞪口呆。不过,最后尤凤臣还是被告知不能使用这样的槌头。


然而,在国内的比赛中,这种“坡面槌头”是可以使用的,尤凤臣相信,在将来的国际比赛中也会允许使用这种槌头。


“中国人的不少创新曾经改变了国际比赛的规则,比如,按照以前国际比赛的规定,打球时不能用球杆碰触到手以外的其他身体部位。球杆不接触身体,稳定性很差,后来中国人发明了贴脚打的打法。起初,国际比赛中禁止使用这种打法,但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效仿,现在国际比赛已经允许使用这种打法了。”尤凤臣说。


照片由尤凤臣提供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