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陇之 / 养生生活 / 盛七小姐:在最好的年华被辜负成为大龄剩...

0 0

   

盛七小姐:在最好的年华被辜负成为大龄剩女,却保持得体优雅,从容淡定过一生

2017-06-07  关陇之


来源:十点读书   微信号:duhaoshu



今夜百乐门,情钟七小姐


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在上海市中心的一处联体花园别墅区,时常有一位优雅的老太太坐在一张小椅子上,在门口抽着雪茄,静静地看路上人来人往,眼神中没有苍老的痕迹,反倒是一分从容与淡定。


附近有个菜市场,经过的人们从她手持雪茄的姿态和馥郁芬芳的雪茄香味判断,这说不准曾是哪个名门望族的富家小姐呢。


旁边的小贩就跟人解释:“她啊,就是当年大上海有名的盛七小姐呐。”



她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富二代


民国时期,上海滩有两个很出名的七小姐,一个是张爱玲的继母孙用蕃,另一个就是上海滩第一豪门盛宣怀的七小姐盛爱颐。


盛爱颐是名副其实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富二代”,是盛宣怀排行第七的女儿。


△ 盛七小姐


盛宣怀是晚清重臣,被后人誉为 “中国实业之父”、“中国商父”。他靠创办洋务实业起家,创立了轮船招商局、中国电报局、华盛织布厂、中国铁路总公司、汉冶萍煤铁总公司、中国通商银行等等,奠定了中国近代工业化的基础,同时也为盛家积累了大量的财富。 


△ 盛宣怀


母亲庄夫人,是常州大户人家的千金,自从嫁到盛家后,就住在上海的盛公馆中,接触多了新鲜事物,加上人又机灵明事理,在盛家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 盛公馆


庄夫人做人一生有两大特点:一是信佛,二是精于治家。


父亲在七小姐16岁时就去世了,家里全靠她母亲庄夫人操持着。


盛七小姐从小便长得端庄大方,又善琴棋书画,加上性格外向,年纪轻轻就出落得颇有名媛风范。


她的四哥盛恩颐当时在汉冶萍公司做事,又是出了名的败家子,经常不着家。


所以盛七就成了庄夫人的贴心小棉袄,日夜陪伴母亲。庄夫人也有意训练女儿掌家理事的能力,遇到什么私事要处理,都由女儿出面解决。


见多识广的她在各个圈子都很吃得开,伶牙俐齿的个性也让她以“盛七小姐”的身份闻名大上海。




16岁,遇上了让她纠结一生的男人


身世显赫加上才华横溢,16岁的盛七小姐待字闺中,本是等待如意郎君上门,便可安定过好这一生的设定,却被宋子文的出现给打乱了。


△ 宋子文


当时,宋子文刚从美国留学回来不久,由大姐宋霭龄引荐,给盛七的四哥盛恩颐当英文秘书。宋霭龄曾经当过盛家五小姐盛关颐的家庭教师,与盛家上下都熟,因为这层关系,23岁的宋子文虽无权势,但也可以经常出入盛家。


宋子文长得一表人才,举止谈吐十分儒雅得体,办事干脆利落,很受盛家喜欢。


他每天习惯早上准时到盛家跟老板汇报工作,但是盛恩颐应酬繁多,经常都要睡到中午才起床,宋子文只好在客厅等候。


庄夫人担心怠慢了宋子文,便让盛七出来招待,跟他聊聊天。


宋子文也是在这段时间,与七小姐接触频繁。


七小姐正当一个少女最好的年纪,不施粉黛依然气质超群,在宋子文眼中,是女神一般的存在。


听说宋子文在国外留过学,盛七主动提出,希望宋先生能够做自己的英文老师。对于宋子文来说,这是一个能进一步接触到心仪对象的绝好机会。


上英文课的时候,他不光给盛七讲解英文知识,还经常向她介绍异国风光及风土人情,这些都是盛七从未见过也未听说过的新鲜事。


一来一往,两个年轻人逐渐情投意合。时不时一起去喝咖啡,逛街。


可是,世界上最藏不住是三件事之一,便是爱。


盛七毕竟还年轻,藏着的小心思很快就被母亲看出来了。


盛家的子女个个都嫁娶了名门显贵,盛七是庄夫人唯一的掌上明珠,所以在挑选女婿的事上自然很上心,希望女儿可以嫁个门当户对的郎君。


虽然宋子文很得盛家欢心,但是对于他的家世,他们并不完全了解。


于是庄夫人差遣管家去调查宋子文的家庭背景,管家回来告知她,宋子文的父亲只是教堂里“拉琴”的,盛家大小姐怎么可以嫁给这样的人家?


就是这不完全的“家世介绍”,让庄夫人禁止两人继续交往。在盛家看来,他一个小小秘书,根本就是想要攀高枝。


很快,宋子文收到老板一纸调令,让他到武汉去当汉冶萍公司汉阳铁厂的会计处科长。


宋子文知道这是盛家的调虎离山计,去了武汉几天又不甘心地回上海找七小姐。


盛家不让他见七小姐,他在街上看到她的车子,就一踩油门追上去,在盛家的车前一横,一定要和她说话。


盛七被宋子文的执着所感动,便偷偷写了张纸条从车窗递出去,告诉他去杭州相见。

盛爱颐(右一)和姐妹读书

那时是1923年初,宋子文在宋庆龄的引荐下,被孙中山起用,孙中山催宋子文即刻南下到广州,这对于宋子文的人生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


他不可能放下自己事业,可是这一走,便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上海再见七小姐。于是想让她一同去广州。


他带着3张船票追到杭州,找到与妹妹在钱塘江看潮的盛七,对她说:“爱颐,你知道我放不下你!革命一定会成功的,我们一起到广州闯天下吧?”


说是一起革命,但在盛七眼里,这就意味着私奔。


她心里知道,得不到家人祝福与认可的感情,或许不一定会幸福,孝顺的她也不希望让母亲伤心。


她也不愿与宋子文背着私奔的名义过一辈子,希望宋子文早点功成名就,这样或许可以被家人接受。


虽然心里有太多舍不得,但是想了很久,她掏出一支金叶子递给宋子文,说:“还是你自己去吧,我会在这里一直等你回来。”


金叶子是当时上流社会送人的礼金,她知道宋子文没有钱,是送他作路费的。


宋子文失望又感动地说:“我真心地感谢您,这些就算是借给我的吧。”并告诉她,自己一定会回来。


宋子文不知道的是,七小姐给他金叶子的用意,代表着自己认定了这辈子想要跟他在一起,等着他回来定终身的。


中国第一个女权官司


宋子文走后4年,庄夫人过世,留下一大笔遗产。盛家开始了争遗产大战。


其中一笔350万两银子的财产,盛家的五房男丁们却不愿意分给自己的盛七和八小姐。


△ 盛爱颐(右)与姐妹


七小姐虽处深闺,但已经是受新文化运动启发的新女性,为了自己应有的权利和未来的生活保障,她把他三个哥哥及两个侄子告上了法庭。


她依据民国后法律上关于男女平等的条款,以及第二次国大妇女运动决议案中的有关条款,认为未嫁女子应有与其胞兄弟同等继承财产的权利,她本人与盛方颐(八小姐)均属有继承权之列。



这可是那个时代一般女子不敢做的事,一时间,盛七小姐成为了争取男女平等,争取妇女幸福的代表人物,也成为了轰动全国的第一个关于女权的官司,充分说明了她过人的胆识与气概。


最终,法院判决书下来,七小姐胜诉,她拿到了属于自己的50万两遗产,八小姐同样取得其中一份50万两。


盛七小姐为中国女性的财产继承权开辟了先河,树立了榜样。 


平静的生活,才是最终的归属


即便刚毅清醒如七小姐,心里依然有个软肋,别人始终碰不得。


自从宋子文跟随孙中山南下之后,很快便风生水起,事业得意。对于曾经与七小姐的诺言,却再也没提起过。


在离开4年后,宋子文娶了江西商人之女张乐怡为妻,并育有子女。


△ 宋子文与妻子张乐怡


可是七小姐却在上海苦苦等了很多年,对于宋子文成婚的消息并不知情,也拒绝身边很多爱慕她的男子,一直把自己等成了大龄剩女。


又过了几年,宋子文名利双收,回到了上海,带着妻子出入各种社交场合。


盛七这才知道宋子文已婚,当年的山盟海誓不过一场空,伤心得大病一场,将这多年的思念收起,心中暗誓不再与宋子文有瓜葛。


宋子文觉得对七小姐有愧,想要与她见面,她却始终拒绝,并说:“他(宋子文)正高官俸禄,春风得意,我何必去巴结他呢?”


直到32岁,盛七才嫁给了表哥庄铸九。


在新婚那年,她从自己所得的遗产当中拨出六十万两白银,建造了夜上海的开始——“远东第一乐府”百乐门舞厅,盛七小姐也成为中国第一个涉足娱乐业的女企业家。



△ 百乐门舞厅


可惜的是,经营和管理并不是她的强项。百乐门开张初期一直在亏损,额度高达六十万元,再继续开下去恐怕家底都要亏空了。盛七无奈之下,只好将百乐门转手抛售。


转手之后,正好赶上大上海舞业的兴盛期,百乐门又处静安寺附近的繁华地段,天时、地利、人和,顿时门庭若市,华灯初上,歌舞升平,变成上海最负盛名的豪华娱乐会所。


于是有了后来人们说的,盛七小姐建造了百乐门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但是靠着丈夫庄铸九不菲的收入和巨额遗产的银行定息,盛七小姐的日子依然过得滋润。她住在花园洋房里、穿着优雅的旗袍,平时喜欢抽抽雪茄,写写字。


膝下儿女双全、夫妻恩爱。对于婚姻,虽然不是与情窦初开时的心上人在一起,也少了当初的热血与轰轰烈烈,这时的平静生活,似乎更是七小姐想要的。



一生优雅,得体从容


幸福安稳的日子云淡风轻地过了很多年,一直到动荡时期,盛七的丈夫和儿子都被打成了反派,送到乡下劳改。


不久丈夫病逝,一直都过着养尊处优日子的七小姐被迫住到了工厂的汽车车间里,紧邻粪池,开门是菜场。


面对家道没落,七小姐却以平和的心态坦然接受。她积极参加文化扫盲工作,帮不识字的妇女认字,得空时依然保持曾经的生活习惯,养花,写字,读书。
每当亲友从海外寄来雪茄时,她就拖着一张小椅子坐到门口,在烟雾袅袅中看门前的车水马龙,听熙熙攘攘的人声,不喜不悲。


1983年,83岁的盛七小姐去世。临终时,她依旧穿着干干净净,脸上是看不出经历过动荡的平静从容。


她的儿女把她安葬在苏州郊区的一座山上,从那里可以看到城里著名的古典园林——留园。


△ 苏州留园


留园里有她的祖父盛康购置的一处园林式的豪华别墅,盛氏家族的祠堂当年也在那里,是盛爱颐生前住过无数次的地方。


回顾盛七小姐的一生,没有轰轰烈烈的事迹,只有一生存留的风骨:独立,高傲。


在家世富贵时始终保持优雅,面对挚爱仍存有理智与清醒,对待婚姻不选择妥协将就,即便跌落乱世依然体面从容,不卑不亢,把平淡的生活也过得精致安稳,这也是那个时代的民国贵族名媛里,难得的品质。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