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隨身 / 儒家儒教 / 族规家训文化

分享

   

族规家训文化

2017-06-11  願隨身

族规家训文化





家训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组成部分,是家谱的重要组成部分,其意义是对子孙立身处世、持家治业的教诲在中国历史上对个人的修身、齐家发挥重要作用。

远古时代,人类社会经历了氏族、家族、家庭的变迁,然这些都是形成一个国家的基石。在国家不安定和国法不明确之际,家训即可发挥稳定社会秩序的作用。因为家族为了维持必要的法制制度,就拟定一定的行为规范来约束家族中人,这便是家规家训的最早起源。

自汉初起,族规家训著作随着朝代演变渐丰富多彩。家谱中记录了许多治家教子的名言警句,成为人们倾心企慕的治家良策,成为“修身”、“齐家”的典范。族规家训之所以为世人所重,因其主旨推崇忠孝节义、教导礼仪廉耻。此外,提倡什么和禁止什么,也是族规家训中的重要内容,如“节俭当崇”、“邪巫当禁” 等。总之,每个姓氏家族都有不同的族规家训。

[转载]族规家训文化

追溯族规家训的起源,数周姓最早最久。据史籍记载,早在西周时期,成王封周公儿子伯禽于鲁时,周公“往矣,子其勿以鲁国骄士。吾文王之子,武王之弟,成王之叔也,又相天子,吾于天下亦不轻矣。然一沐三握发,一饭三吐哺,犹恐失天下之士。吾闻德行宽裕,守之以恭者,荣。土地广大,守以俭者,安。禄位尊盛,守以卑者,贵。人众兵强,守以畏者,胜。聪明睿智,守之以愚者,哲。博闻强记,守之以浅者,智。夫此六者,皆谦德也。夫贵为天子,富有四海,由此德也。不谦而失天下,亡其身者,桀、纣是也。可不慎欤?”

清朝乾隆年间,贵州贵筑人周奎《家训》记载

道光壬午(1822)八月朔,忽不怿,医者谓心脉过耗,必不治。时三子际华、四子有章、孙儿顼,皆以薄宦寄京师,不克一见,乃力疾据床,援笔而嘱之曰:予生八十有一矣,回忆生平,忽忽若梦,以至于今,其间辛苦万状,矢志为人,大惧儿辈不克肖也,因书其大约如左:乾隆甲子(1744)科永思府君举于乡时,予仅两周耳。越丙子(1756),明域弟生,仅八月,除夕日,府君顿殂。

予甫十四岁,有曾王父仲器公在堂,年八十有奇,母鲜于率,予营葬府君,事事皆不称意,惟有饮泣而已。问其居,茅屋三椽也,其产荒山五亩也,其衣短布单衣,无棉絮也。菽水何以承欢,窀穸焉能尽礼。兼有两妹一弟,仰事俯畜之间,不知作何究竟矣。王父时以忍苦相教诲,谓吾家以诗书继世,虽奇穷不可废读,督予执经辩难,每枵腹以从事焉。窃见母氏操作劬劳,心不能忍,尝于诵读之下,于弟妹则襁之,于刈麦则负之,于洒扫奔走则兼之。王父冬日畏寒,无炭无煤,则日掘草茨根以供之,如是者有年,王父殁,棺敛欠然,吾母几不欲生,其如后嗣何也?于是乞地而葬,菜根作食,此情此境,人何以堪!萧公晟过而怜之,召读两载,十八岁始得蒙馆资之。又以目疾,经年不瘳,方忧危中,而母氏遂以劳苦致死矣。何辜于天,我罪伊何?惟日对弟与妹号哭而已。七年之间,强营三葬,仲子所云:“生无以为养,死无以为礼也。”天乎,复何言!

二十一岁,甫入学,先后嫁两妹去,韦寨张公怀贽,巨家也,青睐忽及,谓予笃孝友,理得发祥,且能贫不弃学,志士也,他日必以贫贱终老,遂妻焉。二十四始成室,井臼借内助,乃得益治其文,而文名渐启,馆谷亦渐多矣,如是者又有年。弱弟资仅中人,性喜游玩,予授之读,日则共食,夜则共寝,晦明风雨,如影随行,及长,为之授室,文理亦觉可观,而予心乃稍为慰藉。

乾隆庚子(1780)予获乡荐;壬子(1792)科,弟亦幸中副举。每悼葬地之不安,乃取形家言而申讨之,又历览黔中名冢印证之,奋然为改葬计,踏破铁鞋,盖无山不履矣。读泷阡而陨涕,痛骸骨之播迁,实风水之殷忧,岂荣华之是卜。予心可白也,而予罪其何逭?予生性以利济为乐,自食饩后,稍可过活,便力为施与,亲族间必随时饮助,有急难并称贷而给之。无如文章憎命,七试春闱而不获售,郁郁以广文自甘。实授开泰县教谕,又署麻哈州训导,虽多士景从,甄陶不少,而究不能有霖雨苍生之绩,事权不属,其如命何!然而课读一生,心力耗尽,从不敢以他之子弟自我误之。是以门下生中且贵者数十人,而儿孙辈亦借以食其报矣。

际华、有章皆举进士,孙儿顼亦官庶常,似可以酬我困顿迍邅之苦,第科名幸获,国事承时,为儿辈虑之。方谓精神可恃,听尔官声,乃忽遘厉疾,自惟不起,其何以语儿辈哉?夫人幸而为人,幸而为读书人,又幸而为读书得志之人。

天地之福,朝廷之恩,祖宗之泽,关系不小。何以不负吾君,何以不负吾亲,何以不负吾身?儿辈受诲有年,老夫己不惮详言之。今将与言家国事也。一念不可欺,一事不可苟,一言不可易,一时不可疏。充无欲害人之心,而仁不可胜用矣;充无穿窬之心,而义不可胜用矣;充无受尔汝之实,无所往而不恕矣。治事宜敬,存乎治身,治身宜约,莫先治心,心安理顺,而力往之,天下断无不举之事;而又不可自以为功,以希图声誉,所谓立身行道,扬名后世,即于此基之也。

予一生无欺人事,亦无欺人语。司马温公谓无一事无可告人者,予实有以自信,故虽身处困顿,而不肯稍易其操,虽心逢横逆,而不敢一逞其气。无苦不尝,无亏不吃;儿辈亦习闻之矣。惟予无薄德,故尔辈能有成,尔辈亦能无薄德,则子孙庶不至堕坏耳。至于儿辈之未成名者,尚有五人,孙儿辈亦十数人,苟能立志亢宗,何患不学无术,纵不能为官,断不可不为人;纵不能为圣贤,断不可为不肖。若竟以不肖自甘,败坏伦常,克狂作孽,是自弃于天恩祖泽,天下不能容,予焉得而子之孙之也。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予其逝,不再言。

周奎(1741—1822),字照域,清贵州贵筑人。其家本书香门第,至其祖父时已家道中落,陷于剧贫:仅有茅屋两间,破败不蔽风雨;荒山几亩,耕地瘠薄;家中常以菜根作食;周奎终年只能穿补了又补的短单衣,冬无棉衣裤御寒。其父则常以忍苦力学教诲,谓虽奇穷而不可废读,督促周奎执经辨难,故周奎虽饥饿难耐仍坚持苦读。乾隆二十年(1755),其父病逝,家中生计更艰。其时,祖父年已八十余,年仅十四岁的周奎遂助母亲养家糊口。冬天寒冷,周奎便天天外出捡拾干柴、挖掘树根,烧火给祖父取暖。一弟两妹年幼,周奎常背着弟妹上山打柴、下地割麦。劳动中稍作休息,周奎便拿出随身携带的书籍诵读不已,以至忘记饥饿和疲劳。晚上母亲纺织,燃麻杆以照明,周奎借机在亮光下读书,从不间断。乾隆二十五年(1760),祖父、母亲先后去世,不到二十岁的周奎,五年中三次治丧,备极哀痛,辛苦万状。

乡人萧晟见周奎贫苦而力学,便免费召入其家读私塾。二十六年(1761),周奎补为县学生,食廪饩,生活开始稳定,益加勤奋攻读。他节衣缩食,先后为两个妹妹出嫁办理嫁妆。四十五年(1780),周奎考中举人,但赴京会试落第。为节省往来旅费,他留居京城,一面教读,一面治学,再次应试又落第。回籍后,在乡设馆教读。嘉庆六年(1801)授贵州开泰县(今黎平)教谕,合署麻哈州(今麻江)训导。二十一年(1816)以年老辞职,在家课读子孙。道光二年(1822)病逝。著有《立命篇》、《励学篇》、《来西录》、《麟山记》、《仙人洞记》和《家训》等。

道光二十四年(1844),贵州巡抚贺长龄以周奎事迹格外感人,疏请入祀乡贤祠,并撰《乡贤教谕周公传》,称赞周奎虽身历极端贫苦而不改其志、力学而有成的精神;清廉自持、乐善好施的品德;严于家教、训迪子孙成才的风范;并以周奎为楷模勖勉贵州学子。贺长龄说,他来贵州任巡抚十年,“黔苦贫,士为甚。劝之读书,则逡巡有难色,说‘吾何所资以为学?’余谓贫而所以资汝学也,尚何资汝气浮,贫则能使之定;汝力脆,贫则能使之坚;汝识昏,贫则能使之澄而光明。贫之资于学也大矣。愈贫则气愈定、力愈坚、识愈明,其资于学者愈大,是乃无资之资,资之最善者也。天以有资者资常材,而以无资者资奇士,夫唯奇士乃克受资耳。”这段话,对于今天贵州的青少年克服贫困、锐意向学、为兴黔富民作出贡献,仍有积极意义。

周恩来能成为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外交家,与自身良好的家庭教育和规范严格的族规家训不无关系,其伯父周嵩尧撰写的《周氏家训》至今还留存于世《周氏家训》全书近8000字,11项,42页。《周氏家训》中心内容是教化孙辈如何做人,主题思想突出: 

读书为重,次即农桑。取之有道,工贾何妨。克勤克俭,勿怠勿荒。孝友睦姻,六行皆臧。礼义廉耻,四维毕张。处于家也,可表可坊。仕于朝也,为忠为良。神则佑汝,汝福绵长。倘背祖训,暴弃疏狂。轻违礼法,乖桀伦常。贻羞祖宗,得罪彼苍。神则殃汝,汝必不昌。最可憎者,同类相残。不念同气,偏论异乡。手足干戈,我心忧伤。愿我族姓,怡怡雁行。通以血脉,泯厥界疆。汝归和睦,神亦安康。引而亲之,岁岁登堂。同底于善,勉哉勿忘。

“逆境出英才,顺境致庸碌”。每个成名人物的背后,都有一段不平常的经历。笔者小时候,因为家里穷,穿的是破衣服烂裤子,常年光着脚丫。光脚丫夏天荆棘刺伤,冬天冻疮侵袭,加之父母忙于抢工分无暇顾及,因而肮脏得成为野人堆中的山野孩子,上学同学不愿与之为伍,没有玩伴,上课总是被排在最尾后一排的墙角角。当其他同学带着红领巾,举起右手,唱着少先队队歌:“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继承革命先辈的光荣传统,爱祖国,爱人民,鲜艳的红领巾飘扬在前胸……”笔者只得站在最后排悄悄地流淌着苦涩的泪笔者小学一年级到五年级,进不了少先队,没有戴过一天红领巾。为了满足戴红领巾的欲望,笔者悄悄偷了母亲两角钱,向同学买了一条旧红领巾,当成宝贝收藏。在家里没人的时候,戴上红领巾,对着镜子,举着右手,流着眼泪高唱:“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继承革命先辈的光荣传统,爱祖国,爱人民,鲜艳的红领巾飘扬在前胸……”笔者成长的童年少年,看牛割草掏猪菜,赶马(方言叫邀马)驮煤背带煤。家离学校不远不近,能听到上课铃声,笔者总是背着书包看牛割草,听到预铃响才背着书包跑学堂,有时候迟到了就只能在校门外听课。时至今日,每想起童年、少年往事,不由悲从中来。鉴于笔者的灰色人生,便在《一介草民周毅传·书诫儿女中写道: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这是古人形容读书带来好处的至理名言。的确,读好书,学到更多的知识,才能为将来工作事业奠定基础,即使下海经商,也离不开文化知识,难怪《资治通鉴》中孙权劝吕蒙读书道:“孤岂欲卿治经为博士邪!但当涉猎,见往事耳。卿言多务,孰若孤?孤常读书,自以为大有所益。”《晋书·凉武昭王传》引凉武昭王李玄盛《手令诫诸子》道:“汝等虽年未至大,若能克己纂修,比之古人,亦可以当事业矣。苟其不然,虽至白首,亦复何成!”南北朝颜之推《颜氏家训·勉学》也举前人勤学苦读例子道:“古人勤学,有握锥投斧,照雪聚萤,锄则带经,牧则编简,亦为勤笃。梁世彭城刘绮,交州刺史勃之孙,早孤家贫,灯烛难办,常买荻尺寸折之,然明夜读。孝元初出会稽,精选寮寀,绮以才华,为国常侍兼记室,殊蒙礼遇,终于金紫光禄。义阳朱詹,世居江陵,后出扬都,好学,学贫无资,累日不爨,乃时吞纸以实腹。寒无毡被,抱犬而卧。犬亦饥虚,起行盗食,呼之不至,哀声动邻,犹不废业,卒成学士,官至镇南录事参军,为孝元所礼。此乃不可为之事,亦是勤学之一人。东莞臧逢世,年二十余,欲读班固《汉书》,苦假借不久,乃就姐夫刘缓乞丐客刺书翰纸末,手写一本,军府服其志尚,卒以《汉书》闻。”古人尚且如此,何况今人呢?作为父母,哪有不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道理?然儿女们能否成材,父母只能引导,多半靠儿女们自身努力。正如《哲学》中所道:“外因是条件,内因是基础,内因通过外因而起作用。”若无内因基础,哪能通过外因起作用?凡事一环扣一环,环环相套。总之儿女学有所成,发挥聪明才智,为国家多做贡献,是当父母的心愿。世事多变,人心难测。我母亲吃心直口快、胸无城府的亏,我也如此,以致遭人厌恶。儿女们长大成人后,须像凉武昭王李玄盛《手令诫诸子》中所说:“节酒慎言,喜怒必思,爱而知恶,憎而知善,动念宽恕,审而后举。众之所恶,勿轻承信,详审人,核真伪,远佞谀,近忠正。”尤须做到“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遇事三思而行,胆大心细,坚持真理,把握时政,不偏离航道,不干违法犯罪的事,记住勤俭持家、修身立德、尊老爱幼、孝尽父母、精忠报国等古训,树立正确人生观、道德观和价值观。儿女们将来若能做到这些,身为父母,也感欣慰而无憾了。

周姓族规家训范文很多,诸如贵州毕节七修《周氏族谱·汝南家训十律》记载:

人生百行孝为先,父母劬劳报昊天。

学礼细研曾子问,吟诗当玩参莪篇。

膝前儿女青春日,堂上椿萱白发年。

死后椎中而祭墓,何曾一滴到黄泉。

 

连形共气本非常,翕合联荣似棣棠。

四岁让梨千古重,两人逊国百年香。

盖思大被同眠事,须读行苇具迩章。

御侮无如兄及弟,休因小忿阋于墙。

 

间阎士庶怎言忠,守分循良秉素衷。

诗礼研穷皆报绩,田园服力即趋功。

早完国课追呼免,不犯刑名德化崇。

浑噩性真敦古处,太平和气已充融。

 

不欺不贰历生平,无许无虞本至诚。

然诺未尝忘久约,琢鱼亦且感真情。

片言应念千金重,一语堪当两国盟。

易著中孚明训在,车无轮机怎能行。

 

礼是人生一大闲,何容陨越立尘寰。

尊卑名分由斯辨,交接言行外此难。

态度任天情有节,威仪定命性多娴。

洗除惰慢筋骸束,气象森严似泰山。

 

行事奚缘适合宜,个中质干应先知。

寸心裁处无差谬,毕世经营有设施。

苟得皆由斟酌少,因循便见作为卑。

从来精义推君子,简略终归不细思。

 

取合分明真学问,谁人不羡洁而廉。

非关矫饰沽名誉,是儆贪靡见性恬。

李下整冠曾有戒,瓜旁纳履也生嫌。

清操眼界多恢阔,十驷将来一个瞻。

 

不耻从来不若人,知惭定计迈群伦。

此心惕厉明无咎,尔室惊惶惧有神。

机变应羞生侮辱,殷勤常自愧因循。

一朝失足终难赎,腼面徒为世所嗔。

 

才思富贵那堪骄,但守谦冲受益饶。

矜己傲人人共嫉,虚怀下气气相调。

周公伟美犹然逊,石子豪华立见消。

试看青年轻薄侣,何须过亢首翘翘。

 

些微小忿互相争,不计身家不顾生。

酿祸却忘三自反,罹刑方悔一时横。

行凶立见前途险,忍气才知世路平。

凡事让人非我弱,温和到处喜逢迎。

上述家训诗,尽管谱备注“摘古人诗句”,据查实为摘录《张氏家训》。家训诗颇具教育意义,这里特引录以示。大定乐公底三修《周氏族谱》时,在谱中引录了许多古人的族规家训。比较典型的《朱子治家格言》:

黎明即起,洒扫庭除,要内外整洁。既昏便息,关锁门户,必亲自检点。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宜未雨而绸缪,毋临渴而掘井。自奉必须俭约,宴客切勿留连。器具质而洁,瓦缶胜金玉。饮食约而精,园蔬胜珍馐。勿营华屋,勿谋良田。

三姑六婆,实淫盗之媒。婢美妾娇,非闺房之福。奴仆勿用俊美,妻妾切忌艳妆。祖宗虽远,祭祀不可不诚。子孙虽愚,经书不可不读。居身务期质朴,教子要有义方。勿贪意外之财,勿饮过量之酒。

与肩挑贸易,勿占便宜。见贫苦亲邻,须多温恤。刻薄成家,理无久享。伦常乖舛,立见消亡。兄弟叔侄,须多分润寡。长幼内外,宜法属辞严。听妇言,乖骨肉,岂是丈夫。重资财,薄父母,不成人子。嫁女择佳婿,毋索重聘。娶媳求淑女,毋计厚奁。

见富贵而生谗容者,最可耻。遇贫穷而作骄态者,贱莫甚。居家戒争讼,讼则终凶。处世戒多言,言多必失。毋恃势力而凌逼孤寡,勿贪口腹而恣杀生禽。乖僻自是,悔误必多。颓惰自甘,家道难成。狎昵恶少,久必受其累。屈志老成,急则可相依。轻听发言,安知非人之谮诉,当忍耐三思。因事相争,安知非我之不是,须平心遭暗想。

施惠勿念,受恩莫忘。凡事当留余地,得意不宜再往。人有喜庆,不可生妒忌心。人有祸患,不可生喜幸心。善欲人见,不是真善。恶恐人知,便是大恶。见色而起淫心,报在妻女。匿怨而用暗箭,祸延子孙。

家门和顺,虽饔飧不继,亦有余欢。国课早完,即囊橐无余,自得至乐。读书志在圣贤,为官心存君国。守分安命,顺时听天。为人若此,庶乎近焉。

朱子即是朱熹(1130—1200),字元晦,号晦庵,南宋徽州婺源(今属江西)人,是一位儒学集大成者,世尊称朱子。绍兴十八年(1148)中进士,历仕高宗、孝宗、光宗、宁宗四朝,庆元六年(1200)卒。嘉定二年(1209)诏赐遗表恩泽,谥曰文,寻赠中大夫,特赠宝谟阁直学士。理宗宝庆三年(1227),赠太师,追封信国公,改徽国公。朱子是唯一不是孔子的亲传弟子而享祀孔庙,位列大成殿十二哲者。朱熹是程颢、程颐的三传弟子李侗的学生,任江西南康、福建漳州知府、浙东巡抚,做官清正有为,振举书院建设。官拜焕章阁侍制兼侍讲,为宋宁宗皇帝讲学。其著作甚多,辑定《大学》、《中庸》、《论语》、《孟子》为四书作为教本立于学宫,自宋朝至今八百年。其一生为学:穷理及致其知,反躬以践其实。

除《朱子治家格言》,还有朱熹的老师李侗的《家训八要》:

一要孝,父母面前无违拗,在生不见子承欢,死后念经有何效?尔子在旁看尔样,忤逆之人忤逆报,当为孝。

二要悌,兄长面前无使气,手足痛痒本相关,尔争我妒终何益?有酒有肉朋友多,打虎还是亲兄弟,当知悌。

三要忠,富贵贫贱本相同,譬如替人谋一事,能尽其心便是忠,一点欺心天不依,弄得钱来转眼空,当知忠。

四要信,一诺千金人所敬,譬如约人到午时,不到未时终是信,若是一事不践言,下次说来人不信,当知信。

五要礼,循规蹈钜无粗鄙,先生长者当尤尊,子弟轻狂人不敢,况我侮人人侮我,到底那个饶了你,当知礼。

六要义,事大遇幼无不及,譬如一事本当为,有才也要留余地,又如好事不向前,懦弱何无男子气,当知义。

七要廉,百般有命只由天,口渴莫饮盗泉水,家贫休要昧心钱,巧人诈得痴人谷,痴人终买巧人田,当知廉。

八要耻,好汉原来一张纸,含羞忍辱骗得来,那知背后有人指,寄语男儿当自强,甘居人下何无耻,当知耻。

    李侗(1039—1163),字愿中,南宋学者,南剑州剑浦县崇仁里樟林乡(现南平市延平区炉下镇下岚村)人,学者称延平先生、文延平,与杨时、罗从彦、朱熹并称为“延平四贤”,又尊称“闽学四贤”。其祖父、父皆以儒学起家。李侗24岁时,始学于罗从彦,尽得其所传。从学后,屏居山田,结茅水竹间,谢绝世故,教授乡里,专心圣人绝学,体验四十余年,李侗以有朱熹这样的高足而著称于世。

    历史上比较著名的族规家训首推《颜氏家训》,它是历史上第一部内容丰富,体系宏大的家训,也是一部学术著作。该书成书于隋文帝灭陈国以后,共有七卷,二十篇。分别是序致第一、教子第二、兄弟第三、后娶第四、治家第五、风操第六、慕贤第七、勉学第八、文章第九、名实第十、涉务第十一、省事第十二、止足第十三、诫兵第十四、养心第十五、归心第十六、书证第十七、音辞第十八、杂艺第十九、终制第二十。

《颜氏家训》作者颜之推(531—591),字介,是南北朝时期著名的文学家、教育家。颜氏原籍琅邪临沂(今山东临沂北),先世随东晋渡江,寓居建康。侯景之乱,梁元帝萧绎自立于江陵,之推任散骑侍郎。承圣三年(554),西魏破江陵,之推被俘西去。他为回江南,乘黄河水涨,从弘农(今河南省灵宝市)偷渡,经砥柱之险,先逃奔北齐。但南方陈朝代替了梁朝,之推南归之愿未遂,即留居北齐,官至黄门侍郎。永定元年(577)齐亡入周。隋代周后,又仕于隋。颜之推一生,历仕四朝,“三为亡国之人”,饱尝离乱之苦,深怀忐忑之虑。曾写了一篇《观我生赋》,对于自己身经亡国丧家的变故,以及“予一生而三化”的无可奈何情状,作了痛苦流涕的陈述,且悔恨道:“向使潜于草茅之下,甘为畎亩之民,无读书而学剑,莫抵掌以膏身,委明珠而乐贱,辞白璧以安贫,尧舜不能辞其素朴,桀纣无以污其清尘,此穷何由而至?兹辱安所自臻?”悲愤之情,溢于言表。

族规家训作为文化范畴,教化育人,启迪子孙,尤其对“遵德重孝”、“齐家治国”起到不可低估的推动作用。几千年前,周公制礼作乐,对国家对庶民制定了规范化的礼义制度,形成了礼乐文化,也就是“族规家训文化”。如《礼记·大学》载:“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礼记》又名《小戴礼记》、《小戴记》,据传为西汉礼学家戴圣所编,是中国古代一部重要的典章制度选集。主要记载了周王朝时期的礼制,体现了周王朝时期儒家礼教文化。主要体现在几个方面:一、哲学思想,包括天道观、宇宙观、人生观等;二、教育思想,包括个人修身、教育制度、教学方法、学校管理等;三、政治思想,包括以教化政、大同社会、礼制与刑律等;四、美学思想,包括物动心感说、礼乐中和说等。因而,《礼记》是一部研究周文化的重要文献,是一部儒家思想的精华荟萃。

《烈女传·母仪传·周室三母》载:

三母者,大姜、大任、大姒。大姜者,王季之母,有台氏之女。大王娶以为妃。生大伯、仲雍、王季。贞顺率导,靡有过失。大王谋事迁徙,必与。大姜。君子谓大姜广于德教。大任者,文王之母,挚任氏中女也。王季娶为妃。大任之性,端一诚庄,惟德之行。及其有娠,目不视恶色,耳不听淫声,口不出敖言,能以胎教。溲于豕牢,而生文王。文王生而明圣,大任教之,以一而识百,卒为周宗。君子谓大任为能胎教。古者妇人妊子,寝不侧,坐不边,立不跸,不食邪味,割不正不食,席不正不坐,目不视于邪色,耳不听于淫声。夜则令瞽诵诗,道正事。如此,则生子形容端正,才德必过人矣。故妊子之时,必慎所感。感于善则善,感于恶则恶。人生而肖万物者,皆其母感于物,故形音肖之。文王母可谓知肖化矣。大姒者,武王之母,禹后有莘姒氏之女。仁而明道。文王嘉之,亲迎于渭,造舟为梁。及入,大姒思媚大姜、大任,旦夕勤劳,以进妇道。大姒号曰文母,文王治外,文母治内。大姒生十男:长伯邑考、次武王发、次周公旦、次管叔鲜、次蔡叔度、次曹叔振铎、次霍叔武、次成叔处、次康叔封、次聃季载。大姒教诲十子,自少及长,未尝见邪僻之事。及其长,文王继而教之,卒成武王周公之德。君子谓大姒仁明而有德。诗曰:“大邦有子,俔天之妹,文定厥祥,亲迎于渭,造舟为梁,不显其光。”又曰:“大姒嗣徽音,则百斯男。”此之谓也。颂曰:周室三母,大姜任姒,文武之兴,盖由斯起。大姒最贤,号曰文母。三姑之德,亦甚大矣!

从《烈女传·周室三母》得知,太姜生了太伯、仲雍和王季三个儿子,她以身作则教导儿子,使他们从小到大,在品德行为上都没有过失。而且太王每遇到大事,必定同她商量,没出过一件坏主意。

太任生性端正严谨、庄重诚敬,凡事合乎仁义道德才会去做。嫁给夫君季历后,太任仰慕婆婆太姜的美德,孝敬婆婆。她主持后宫立身端正,宫廷上下肃穆祥和。她怀孕的时候,眼不看邪曲的场景,耳不听淫逸无礼的声音,口不讲傲慢自大的言语。从不歪着身子睡觉,也不偏斜着坐、跛着脚站。切割不正和气味不良的食物不吃,摆放不正的席子不坐,夜里就让乐师朗诵诗歌。故姬昌生下来就非常聪明,太任教他一,他就知道十。人们赞叹说,这都是太任的胎教做得好。

西伯侯姬昌的正妃太姒,仰慕长辈之德,效法太姜、太任,旦夕勤劳,以尽妇道。太姒尊号为“文母”,姬昌理外,太姒治内。太姒与姬昌生下十子:伯邑考、周武王姬发、管叔鲜、周公旦、蔡叔度、曹叔振铎、成叔武、霍叔处、康叔封、冉季载。自少严谨教诲,使他们未做过坏事。太姒的儿子中,长子伯邑考因得罪王后妲己而遭到纣王杀害,故姬昌以次子姬发为太子,姬昌死后继位,是为周武王。

正因为有这样良好的胎教和家庭教育,出了这么多圣明贤王,成就了周王朝八百多年天下。其中周文王、周武王以及周公姬旦就是历史上公认的圣贤。这些良好的家教方法,就是来自于周公礼教、族规家训。

在国家提倡精神文明建设的今天,族规家训、家庭教育仍然很重要,尤其品德教育最关键。如果品德不端,即便才华横溢,也会贪婪堕落、思想腐化,走向违法犯罪道路。因而,族规家训,说小点是“修身齐家”,说大点就是“治国平天下”。诸如周文王、周武王、周公等大贤,就真正的达到了“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历代族规家训鸿篇巨制颇多,本文仅举此以勖子孙、以飨后代,余不赘叙。(周毅)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