擦破算咯出口 / 美文 / 我在印度做义工(下):神奇的印度人和有...

0 0

   

我在印度做义工(下):神奇的印度人和有趣的朋友们

2017-06-12  擦破算咯...

在上一篇文章《我在印度做义工(上):那些临终病人》(←戳左回顾上期推文)中,作者介绍了在印度垂死之家做义工的经历,在印度生活了一个月,她又遇到了哪些有趣的朋友和故事呢?



初到印度时我是很崩溃的,因为听不懂印度人说英语。落地加尔各答机场的第一个感受:好简陋,我以为至少能买个电话卡的……出了机场大门,一股压抑的热感袭来,让人心情烦躁。外面很多出租车司机拉活儿,对方一开口我都傻了!竟然完全听不懂!

 

大概十句话能听懂半句,我很着急,也只能告诉自己:冷静!经过连说带比划的沟通,司机说先带我去换钱,再办个电话卡,车费以250卢比成交(当时的汇率大概8点多)

 


印度的出租车


一系列办完,我开始联系沙发主。因为资金有限,一路我都提前在国际沙发客的相关网站联系当地沙发,在泰国一切顺利,然而来到了印度……

 

被印度式英文吓怕的我,颤抖着打出了第一个电话,还好听懂了一句,对方说不在加尔各答。第二个人,是个在校学生,联系他时,我也听得一脸懵逼,大概意思是让我去学校找他。我在泰国常用的一招就是,当你听不懂电话里对方说的地点时,就把电话给出租司机,让司机直接问目的地。到了学校,司机又收我250卢比。

 


加尔各答某大学


见到这位印度大学生,对方表示暂时还不能接待我,原因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因为没听懂……他提出先帮我找个旅馆安顿,然后又是打车。一路上,小哥眉飞色舞的跟我聊天,我大部分还是没听懂,后来聊到口音问题,他竟然还觉得印度人说的英语很标准……蛤?

 

小哥找了个400卢比的旅馆单人间,放下行李说我带你转转吧。想着已经下午了,也不急着找组织,就跟小哥去吃饭逛街,还看了场英文电影《Total Recall》,票价80卢比。印度的电影院很有意思,会有中场休息时间,小贩们会进来卖东西。


电影中场休息时间


印度的电影票

 

然而看完电影坐在麦当劳里一算钱,除了400的房费,我还要再付600多卢比给小哥,AA是没问题,但我怎么也算不出花了这么多钱,我们连餐厅都没进,吃的是路边手抓饼啊……虽然很感谢他的招待,但还是有种被骗的感觉。跟小哥沟通也不顺利,但最后还是按照他说的给了钱。

 

小哥走之前说,明儿接着找你玩啊。我心一惊,按照这个花费程度,当时我一个礼拜都待不下去。后来的小伙伴告诉我,不要试图在加尔各答找沙发,他曾天天被主人带着吃喝玩乐买单,很快就支撑不下去了。

 


繁闹的印度市场


第二天一早,我赶紧退了房,打算先找到组织Mother House再说。也发信息跟小哥打了个“不用再见”的招呼。

 

在印度打车是最让人崩溃的,简直不坑你不是印度人!我当时住的地方其实离Mother House很近,第一位司机明明说认识,绕了好久找不到地方,带错路还收了我50卢比。第二个司机是罕见打表的,计价器上显示的40,最后却收了70卢比。真是历经各种波折……

 


印度的小蹦蹦



吹拉弹唱,多才多艺的印度人



夜间市场

 

在领教了印度人的“不靠谱”之后,我已经决定不再住沙发,这样一来,经费更加紧张。最初住在Mother House附近的一栋独院小楼,是一个美国女孩带我过去的,每晚400卢比的女生六人间,里面都是欧美大妞。后来我搬到了便宜的背包客集中区,得益于我认识的第一个中国同伴Chris。他是当时的一位沙发主介绍给我的,在儿童之家注册时,我见到了这位在上海上学的男生。

 


270卢比的双人间,我住在墙壁破损这一面,后来粘上了报纸遮盖。

 

搬到这家简陋的旅馆里,我认识了很多朋友。后来聊天才知道,原来大家刚到时基本都被坑过,尤其是电话卡,比较划算的是89卢比内含80话费,或者60卢比含40话费,我买的是300卢比含50话费……听说我还不是最惨的。其他诸如打车、坐公交、买东西等等,简直是各种被坑。

 

后来我们总结,从最初被宰了还不知道被宰,到后来因为怕被宰而不敢乱买,再后来先问朋友大概价再去买,到最后只要怀疑被宰就据理力争……这才是真正融入了印度生活。



旅馆:Paragon

 

住在这片区域的亚洲人居多,偶尔也会见到一些西方人。大多数人都是独自旅行,一边玩一边做义工,也有只游玩的,比如一个打算花4年时间骑行环游世界的四川男孩,他装备齐全,有时会去印度菜市场买食材回来自己做。如今旅行结束在古巴留学。


和小伙伴儿一起在天台煮泡面吃


这里除了我和Chris这种学生,还有辞了职的上班族,抽大麻的嬉皮士……晚上我们常聚在一起聊天。这些旅行者个个身怀绝技,打鼓的、吹箫的、弹吉他的,每天都很热闹。在旅馆门口,我还遇到过一个摆摊的日本男孩,免费为你手写汉字。

 


傍晚一起玩耍的小伙伴儿,打鼓的是个日本男生



摆摊写字的日本男生“Please teach me your favorite word,I write ‘Kanzi’ (汉字) Free~”


后来,我换到了每晚120卢比的六人间。房间很破烂,门是敞开的从没关过,主要我们也没啥可偷的。浴室是公共的,每天中午回来洗个凉水澡(也只有凉水),难得的凉爽~

 


六人间的床位


我的新舍友是个神奇的澳洲老头儿,我叫他澳老头儿。他旅行过60多个国家,却生活得很原始,讨厌一切科技,没有手机、邮箱,不上网,甚至连洗衣机和冰箱这种电器都无法接受。查阅资料靠看书,需要用到网的比如买机票,就找朋友帮忙。我们那天胡扯了一个多小时,后来我送他一张明信片,留了邮箱,我说如果哪天你想通了,记得给我发邮件。然而至今也没有收到。

 

他来过印度好几次了,以前也像我们一样去做义工,后来觉得印度人不太nice,你帮助他们的穷苦人民,却被他们坑蒙拐骗(指商贩之类的),他觉得很委屈很不值。于是这次来印度,他就纯粹的玩。知道我是专程来做义工的,他也很尊重我。

 

刚做义工的几天,我每天都很累,回旅馆就睡觉,无精打采的。有天中午回来,一进门我就惊呆了!满床都是蚂蚁!床上有个小碗,里面是啥已经看不清了,黑黢黢的全是蚂蚁。我就疯了似的跟同伴一起扫蚂蚁,吃的也扔掉了!碗下面有张纸条,是澳老头儿留的,说这是给我买来补充能量的,因为我说自己很累……实在是,很贴心,但直到晚上睡觉我还是觉得床上有蚂蚁。

 


澳老头儿留的纸条


关于蚂蚁的还有一件趣事,我的小伙伴Mia送葡萄干给我吃,但被我放在窗台上忘记封口,招来了好多蚂蚁。我愣在那里不知所措,彪悍的澳老头儿一把拿过葡萄干倒在他床上,熟练地摘起蚂蚁,弄干净了又把床上的葡萄干放回袋子里,我看着那浸满汗渍和血渍的床单,默默地接过葡萄干……

 

澳老头儿喜欢在城市里乱转,找各种别人找不到的小店,经常回来给我们推荐。他带我去吃一家当地人才会去的饭馆,弯弯曲曲走了好久才到,饭馆很大,条件极其简陋,黑压压一片没有一个游客,全是本地人,我们两个人在里面显得格格不入。不过食物是便宜又好吃,可惜我自己再也没找到过那家饭馆。

 

后来六人间来了个英国人叫Jay,进门一股羊肉串味儿。他也特别有意思,喜欢Superman,每到一个国家就要买件Superman的T恤,出门四个月,到印度有六件。一边说一边往出掏衣服,一件一件给我们看,还有Superman的内裤。

 

他说话柔声柔气的,澳老头儿私下问过我他是不是gay,我说我哪儿知道。有次聊天他说喜欢漂亮姑娘,我跟澳老头儿相视一笑没说话,不过这两个人关系很好,经常一起出门。送他明信片的时候,他感动得快哭出来,活脱脱一个小公主。

 


左:澳老头儿;右:Jay

 

我们这个旅店除了六人间,楼上还有一个多人间,之前提到过的台湾小姐姐和一群韩国人住。我和台湾小姐姐相处时间最长,关系最好,大部分时间都待在一起。偶尔去楼上玩耍,还给其中一个大叔过生日。

 


给中间的韩国大叔过生日



住在楼上的小姐姐和几个韩国人,照片中间的男生离开前让我们在他本子上留言,他要送给一对在旅途中认识将要结婚的朋友,看了看上面各国朋友的祝福,我认真地写下中文:祝你们幸福!

 

在加尔各答的每一天,几乎都有离别,每天都在送人,每天都在迎接新伙伴儿。台湾小姐姐和Mia是一起走的,一个去大吉岭,一个去瓦拉纳西,她俩留了很多东西给我,什么脸盆、牙膏、洗衣粉、老干妈……我走的时候又把这些留给了新的伙伴。

 

如印度的旅游宣传册上写的:这是一个Incredible国家,有时候我们真搞不懂印度人的脑回路。六人间从来没住满过,最多也就住四个人。因为每当有人来住宿,老板只让他们住单人间、双人间,就是不让住多人间。

 

有段时间旅馆只有我一个中国人,同胞们都跑去隔壁住了,我打算在这里常住下去。有天半夜,我们都睡着了,旅馆的员工突然站在门口大喊:喂!你们两个(指我和一个日本男生)明天搬走!他(指澳老头儿)可以住……我当时迷迷瞪瞪的吼他:Why???他叽里咕噜说一堆我也没听懂。

 

我很生气,第二天一早收拾行李就去隔壁了。这一片都是背包客集中区,隔壁的旅馆叫Maria,听小伙伴说,老板也是间歇性抽风,经常赶人。我运气还算好,顺利住到了多人间, 100卢比每天,合人民币12块不到,员工少见的热情。

 


Maria 简陋的12人间

 

中午回来去原来的旅馆一看,发现六人间只有我一个人搬走了,日本男生说也没人来轰他。楼上住的几个韩国女生更惨,大早上被通知搬走,没办法也全走了……所以是真的不太懂这个旅馆老板。

 

新家的条件更差一点,12人间,两个室内卫生间。床铺之间几乎没缝隙,大通铺的感觉。除了蚊子,这里还有不知名的虫子,有个白白的韩国男生被咬的很惨,支起蚊帐都不管用。



隔壁床的德国男生,自备蚊帐,我以为只有中国人用蚊帐呢

 

附近也有环境很好的酒店,我被当时认识的一个香港女生和台湾男生叫去玩,3600卢比一晚的豪华套间,冰箱、空调、独卫全有。台湾男生叫阿彬,听说我们住100卢比的大通铺,想都没想就搬过来了,后来常常一起玩耍。

 

出来之前,我没做全攻略,对于后面印度的旅途全部未知。直到遇到一个广东的男生阿龙,我才决定接下来的行程。阿龙从西藏骑行到尼泊尔,陆路进入印度,车就放到尼泊尔了。我跟他商量,我可以陆路回国,反正路过尼泊尔,帮他把车带回拉萨,我正好也过过骑行的瘾,他一口答应。



Mother House 门前大家合影



一对西班牙情侣,在垂死之家负责刷床位号,在我之前离开,后来我接替了他们的粉刷工作

 

从印度过境尼泊尔有很多条路,参考了台湾小姐姐和Mia的信息,我决定走大吉岭,她们说,那是一个让你完全不觉得自己是在印度的地方。那里的人都好得不得了,会颠覆你对印度的印象。



印度的火车票



印度的火车,很狭小,没有地方放行李,我睡在上铺,行李放最里面,总担心自己掉下去。



下火车后去往大吉岭的路上,开挂的印度人

 

离开的时候,很多小伙伴儿来送,就如我之前送走每一个人。后来的日子,我辗转大吉岭,过境尼泊尔,带着阿龙的单车回到祖国,虽路途艰难,但终究安全回家。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栏目立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