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盆纪的鱼石螈 / 中医前辈 / 针尖上的“国王”——访国医大师石学敏院士

0 0

   

针尖上的“国王”——访国医大师石学敏院士

2017-06-13  泥盆纪的...

  俞云龙

  杨继洲,这位衢州历史文化名人,被刚评为国医大师的石学敏院士称为“中华第一神针”。我因多种机缘,去年九月开始,先后在成都、衢州、天津等地多次与石学敏院士见面,从相识到相知,被他的事迹深深打动。

  相约很久,笔者终于得到在天津采访石学敏院士机会。再次见面,石院士回忆起去年11月25日的衢江之行。他说,衢州的山水美,生态好,文化积淀也十分深厚。他的衢州之行就是冲着杨继洲来的。他说杨继洲的《针灸大成》是一本划时代意义的针灸名著,它的意义绝对不亚于张仲景的《伤寒论》,它的重要之处就是把针灸理论和针灸实践完美地结合了起来。他回忆着与衢江区委吴江平书记的愉快交谈,他说吴书记很有前瞻的战略眼光,筹建衢州针灸医院必将为衢州的健康事业注入强劲动力。我们的话题由此打开……

  独树一帜的石氏针法

  石学敏的一生与银针结缘。小小银针,细若麦芒,在他的手中,就像被赋予了生命一样,选穴、着力、捻转、提插,动作娴熟,一气呵成。

  石学敏出生在天津市西青区大寺镇。小时候便立下志向要当一名医生,解除人们的病痛。他是天津中医学院首届大学生,大学期间遍读中医古籍,遍访津门名医,成为全校第一个全优生。

  1962年,石学敏成为天津中医学院一附院的一名中医内科医生。两年后,参加了卫生部举办的全国针灸研究班深造,这是国家为加强对外交流而培养针灸人才的学习班。在全国针灸界的诸多名师前辈的精心指点,石学敏受益匪浅。1972年,石学敏援外回国后,任天津中医药大学一附院针灸科主任,当时正值“文革”时期,他不受干扰,开始选择了中风病这一世界医学的难题为突破口,潜心针灸医学深层次的研究,从而形成独树一帜的石氏针法——“醒脑开窍针刺法”。

  1982年,“醒脑开窍针刺法”获天津市科技进步二等奖;l995年国家八五攻关课题“醒脑开窍针刺法的临床及实验研究”获国家级科技进步三等奖。此后,石氏针法得到了广泛推广。2010年,石学敏带领他的博士研究生们在从分子生物学的实验角度,揭开针刺治疗中风的理论之谜,开展了临床疗效卓著的“石氏中风单元疗法”的临床应用。

  银针闪烁,凝聚世界的目光

  1968年,20出头的石学敏参加中国赴阿尔及利亚医疗队工作。当时,阿尔及利亚国防部副部长萨布骑马打猎摔伤,瘫痪已经半年之多,虽经十几位欧洲各国名医诊治,均不见好转。正当他们一筹莫展的时候,有人建议不妨让中国援阿医疗队的医生来试试。

  石学敏稍事检查便确诊这位部长患的是腰椎增生,因摔伤诱发坐骨神经痛而疼痛难忍,瘫痪在床。他取出一枚三寸银针,选准穴位扎进去,巧施手法,有顷才将针拔出,平缓地说:“请抬起腿。”萨布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石学敏又加重语气说“请您抬起腿”。萨布这才小心翼翼地把他那半年多未曾动一下的腿轻轻抬了起来。在场的人目瞪口呆、惊诧不已。

  这以后,石学敏的银针不仅令阿尔及利亚人着迷,连周边国家的病人也都找石学敏求医,每天患者达百余人,最多时每天达到300多人,石学敏每天要工作十几个小时,他在阿的三年里,诊病达十万多人次。

  石学敏的精针妙术不但留在了阿尔及利亚,还在加蓬、刚果等20多个非洲国家扎根、开花、结果,甚至受到了德国、韩国等多个国家的信赖。三十多年来,他的足迹遍及五大洲,有人赢得了各种美称。

  开创中医事业新天地

  从1983年起至2003年,石学敏担任了长达20年院长的职务。

  石院士对中医的发展有着独到的见解。他说:“中医有3000年历史,为何发展缓慢,西医不过l00多年历史,发展如此迅猛,急危重病和高级保健都在西医院手中?我们再不能墨守陈规,要主动吸取现代医学精华,把它应用到中医的发展中去,中医诊治技术只有与现代医学诊治技术结合,才能构成一个完整的圆”。

  作为我国针灸学界领军人物,石学敏院士认为,西医发展迅速,其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不断采用了物理、化学、电子、基因工程学等多种科学发展的最新成果,使得西医对人类病症的认识和治疗不断深化。石学敏说:“正像一个民族的文化一样,一方面要保持自身的特征内涵,另一方面也要被别的文化所认同一样,我们要大力发展民族医药的优势,我国传统医学要在继承与创新、扬长与补短的过程中走向世界,走向未来。其发展的重要原则是: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