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鄧子 / 汪曾祺 / 汪曾祺:牛 飞

分享

   

汪曾祺:牛 飞

2017-06-15  老鄧子



第 81 期 - - 名  家

牛  飞 

● 汪曾祺

彭二挣买了一头黄牛。牛挺健壮,彭二挣越看越喜欢。夜里,彭二挣做了个梦,梦见牛长翅膀飞了。他觉得这梦不好,要找人详这个梦。

村里有仨老头,有学问,有经验,凡事无所不知,人称'三老'。彭二挣找到三老,三老正在丝瓜架底下抽烟说古。三者是甲、乙、丙。

彭二挣说了他做了这样一个梦。 

甲说:“牛怎么会飞呢?这是不可能的事!”

乙说:“这也难说。比如说,你那牛要是得了癀,死了,或者它跑了,被人偷了,你那买牛的钱不是白扔了?这不就是飞了?” 

丙是思想最深刻的半大老头,他没十分注意听彭二挣说他的梦,只是慢悠悠地说:“啊,你有一头牛?……”

彭二挣越想越嘀咕,决定把牛卖了。他把牛牵到牛市上,豁着赔了本,贱价卖了。卖牛得的钱,包在手巾里,怕丢了,把手巾缠在胳臂上,往回走。

走到半路,看见路旁豆棵里有一只鹰,正在吃一只兔子,已经吃了一半,剩下半只,这鹰正在用钩子嘴叼兔子内脏吃,吃得津津有味。彭二挣轻手轻脚走过去,一伸手,把鹰扒住了。这鹰很乖驯,瞪着两只黄眼珠子,看看彭二挣,既不鵮人。也没有怎么挣蹦。彭二挣心想。这鹰要是卖了,能得不少钱,这可是飞来的外财。他把胳臂上的手巾解下来,用手巾一头把鹰腿拴紧,架在左胳臂上,手巾、钱,还在胳臂上缠着。怕鹰挣开手巾扣,便老是用右手把着鹰。没想到,飞来一只牛虻,在二挣颈子后面猛叮了一口,彭二挣伸右手拍牛虻,拍了一手血。就在这功夫,鹰带着手巾飞了。 

彭二挣耷拉着脑袋往向走,在丝瓜棚下又遇见了三老,他把事情的经过,前前后后,跟三老一说。

三老甲说:“谁让你相信梦!你要不信梦,就没事。”

乙说:“这是天意。不过,虽然这是注定了的,但也是咎由自取。你要是不贪图外财,不捉那只鹰。鹰怎么会飞了呢?牛不会飞,而鹰会飞 。鹰之飞,即牛之飞也。”

半大老头丙曰: 

“本无所谓牛不牛,自然也即无所谓飞不飞。无所谓,无所谓。”

作者简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