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鸟yl / 文件夹1 / 宋人小品(花鸟卷)

分享

   

宋人小品(花鸟卷)

2017-06-18  青鸟yl

宋人小品(花鸟卷)




宋人小品(花鸟卷)


   宋代花鸟在中国花鸟绘画史中达到了一个高峰,院体花鸟画下了很多传世精品,还有大量的典藏记载。其中,花鸟小品占据了主要地位,花鸟画以小品形式迅速发展,成为美术史上的一个代表艺术之一。宋人小品花鸟画形制多为圆中见方的尺牍小幅,以内敛的结构和开合呼应的构图方式,描绘特定的场境和瞬间情态,于状物精微的同时力求构思新奇,营造格调优雅而隽永的意境,表现出独特的趣味。




『作品简介』





▲『四羊图』「陈居中」: 册页,绢本,淡设色,纵:22.5厘米,横:24厘米。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此图绘四只山羊在枯树下打斗、观望的不同动态,形象生动,逗人喜爱。全图用笔简练朴实,色调柔和中又有对比。以大面积淡墨渲染出坡地,将天地区分开来,并很好地衬托了画面的主体。图中景物高低错落,画面富于变化,不愧为陈居中的传世佳作。



 ▲『 沙渚凫雏图』「崔白」:绢本水墨  纵31.4厘米  横25.7厘米 ,现藏于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此图绘沙渚岸边,凫鸭立于溪水旁。坡岸水草点染肆意,禽鸟的描绘生动,毛羽的感觉形象逼真,册页立柱部位题签为北宋崔白所绘。 



▲『梅渓瀑布图』「崔慤」:绢本,冊頁 ,24.7×22.2cm, 大都会博物馆。

    崔,北宋画家,安徽凤阳人。北宋神宗时(1067-1085在位),在宫廷画院任职。他和哥哥崔白(11世纪),两人都擅长画花鸟,也享有极高的名声。




▲『哺雏图』「李安忠」:册页,绢本,淡设色,纵22.8cm,横24cm。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李安忠,南宋画家。钱塘(今浙江杭州)人,生卒年不详。宋徽宗宣和(1119-1125)时为画院祗候,历官成忠郎。南渡后绍兴(1131-1162)间复职画院,赐金带。子公茂,世其家学,然不逮父。


▲『晴春蝶戏图』「李安忠」:绢本,设色,尺寸为纵:23.7cm,横:25.3cm。文物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本幅无款识。钤半印一方,印文模糊不辨。原载《四朝选藻图》册,旧签题“李安忠作”。裱边钤“太上皇帝之宝”、“八征耄念之宝”。对幅有清乾隆御题七言诗一首:“蝡肖翘高复低,春园风物已昌兮。宣和画院曾经试,何未明拈逐马蹄”。钤“八征耄念之宝”、“自强不息” 等印。



▲『晴春蝶戏图』「李安忠」:绢本 设色 纵24.2cm,横 26.9cm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写秋葵一枝,盛开者两朵,含苞者三朵。用工笔勾勒填彩,即先以线条勾廓,然后填以深重的色彩,其风格特点是用笔工稳精细,重在赋色。秋葵花瓣用粉细勾,叶用重绿,重彩渲染,布局严谨,一丝不苟,姿韵生动,朵翻转之间颇见婆娑之意。此图堪称南宋院体画的精品,是南宋写生画的絕妙之作。



▲『鸡雏待饲图』「李迪」:绢本,设色,纵23.7cm,横24.6cm。北京故宫藏。

   图绘两只雏鸡一卧一立,面朝同一方向,屏气凝神,仿佛听见母亲觅食的召唤,正欲奔去。画面描绘传神,将雏鸡嗷嗷待哺的情态表现得淋漓尽致,充分反映了温馨的农家情调。画家用黑、白、黄等细线密实地描绘出雏鸡毛绒的质感,生动地绘出鸡雏幼小可人的生动神态,体现了深厚的绘画功力。此图为李迪晚年所画,构图极其简洁,无任何背景相衬,却捕捉住了鸡雏回眸的刹那间神情,动人心弦。

本幅款识:“庆元丁巳岁李迪画。”“庆元丁巳”即宋宁宗庆元三年(1197年)。鉴藏印钤宋代“张则印”,明代“项元汴印”、“墨林秘玩”、“项墨林鉴赏章”、“神”、“品”等,又一朱文印模糊不辨。裱边钤清乾隆皇帝“太上皇帝之宝”、“八征耄念之宝”玺印2方。



▲『猎犬图』「李迪」:绢本,设色,纵26.5、横26.9厘米。北京故宫藏。

犬的形态生动,造型准确,刻画细致入微,毛茸茸的细毛和脚爪清晰可见。画面右上方署有[庆元丁巳岁李迪画]年名款。此图为李迪晚年小幅画精作。本幅钤有[都省书画之印]及清代收藏家耿昭忠鉴藏印多方,对幅有耿昭忠题记一则。《虚斋名画录》著录。



▲『禽浴图』「李迪」:绢本,设色,纵24.7厘米  横24.1厘米。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此画构图简洁,仅绘一禽一木盆,然丝毫不觉画面单调,反而很是整体严密。画中小鸟采取的是李迪一贯的俯视之态,跃跃欲试的生动姿态尽现眼前,很富生机和活力。画法也细腻工整,秀丽巧密。



▲『双雀图』「李迪」:绢本,设色,纵35厘米  横34厘米。



▲『无花果图』「佚名」:绢本;设色;绢本,设色,纵24.8厘米  横25.3厘米;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红白芙蓉』「李迪」:绢本;设色;纵22.5厘米  横26厘米;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画红白芙蓉各一幅,线描有黄筌画风的精神。本画的描写极为写实,用笔纤细且色彩层次微妙,因而富于情趣。善用余白的画面空间也显得自然而静谧。



▲『花篮图』「李嵩」:绢本;设色;纵26.1厘米  横26.3厘米;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竹篮编织精巧,里面放满了各色鲜花,有秋葵、栀子、百合、广玉兰、石榴等,小小的花篮折**繁花似锦的大自然——美丽、多样、蓬勃、朝气,让人看了之后感到十分亲切,画家对自然、生命的热爱和关注亦油然绢上。画幅虽然不大,但是描绘细腻具体,线条富有表现力,敷色艳丽雅致,构图稳定饱满。画幅的左下角有款识:“李嵩画”。鉴藏印钤 “项子京家珍藏”。



▲『牧牛图』「李唐」:绢本;设色;纵61厘米  横63厘米;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秋柳双鸦图』「梁楷」:绢本;墨笔;纵:24.7cm,横:25.7cm;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此图前人定名《秋柳双鸦》,实则写唐代诗人王维五言绝句《鸟鸣涧》诗意。王维的诗“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描绘鸟鸣涧春山月出的夜景,既幽静,又有生气。梁楷的画,以渴笔焦墨绘一节断裂的枯柳,三两根枝条昂扬向上又飘拂而下,突兀地将整幅扇页中分为二,构图大胆,以奇致胜。大片空白处淡墨晕染出的薄云满月,给空谷春山平添了几分神秘。初升的月亮惊起的两只山鸟奋飞呼鸣,打破了夜空的静寂,老柳虽然细弱,枝条却仍坚韧,使观者感受到自然生命的搏动。行书署款“ 右下角行书署款“ 梁楷”二字。


▲『疏柳寒鸦图』「梁楷」:绢本;墨笔;纵26.4cm,横24.2cm;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图绘枯柳疏枝,两只乌鸦栖息于树干上,一只低头啄食,一只仰望高空,与远处的飞鸦呼应成趣,另有一只飞临树干。几枝败柳将冬季萧瑟的气氛巧妙地烘托出来,四只寒鸦形神各异。乌鸦头尾以浓墨点染,羽翼用焦墨勾写,腹部略敷白粉,更突出鸦头之黑,笔简神丰。




▲『果熟来禽图』「林椿」:绢本;设色;纵:26.9cm,横:27.2cm;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画家选取果木的一枝写秋景:寂静的山林木叶泛黄,沉甸甸的果实早已熟透却无人采摘,任由虫儿噬蚀。一只小鸟蓦然飞上枝头,打破了空间的宁静。忽而,它转颈回眸,振翅欲飞,在这收获的季节里,它是否被画面外更为诱人的景色所吸引呢?在构图上删繁就简,明洁奇巧,既保持了画院花鸟画“要物形不改”状物精微的写实精神,又表现出作者蕴藉空灵的审美追求。设色轻敷淡染,黄绿的叶子、淡红的果实、鹅黄的小鸟,分外和谐明丽。 署款“林椿”。有“宋荦审定”藏印一方。此图为清宫旧藏。


▲『枇杷山鸟图』「林椿」:绢本;设色;纵:26.9cm,横:27.2cm;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画面描绘江南五月,成熟的枇杷果在夏日的光照下分外诱人。一只绣眼鸟翘尾引颈栖于枇杷枝上正欲啄食果实,却发现其上有一只蚂蚁,便回喙定睛端详,神情十分生动有趣。枇杷枝仿佛随着绣眼的动作重心失衡而上下**,画面静中有动,妙趣横生。绣眼的羽毛先以色、墨晕染,随后以工细而不板滞的小笔触根根刻画,表现出鸟儿背羽坚密光滑、腹毛蓬松柔软的不同质感。枇杷果以土黄色线勾轮廓,继而填入金黄色,最后以赭色绘脐,三种不同的暖色水**融,从而展现出枇杷果成熟期的丰满甜美。枇杷叶用笔致工整细腻的重彩法表现,不仅如实地刻画出叶面反转向背的各种自然形貌,且将叶面被虫儿叮咬的残损痕迹亦勾描晕染得一丝不苟,充分反映了宋代花鸟画在写实方面所达到的艺术水平。钤鉴藏印“宋荦审定”、“宣统御览之宝”。裱边题签:“宋人画枇杷山鸟”。


▲『葡萄草虫图』「林椿」:绢本;设色;纵:26.9cm,横:27cm;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图绘葡萄累累垂挂,蜻蜓、螳螂、纺织娘、蝽象伏于藤蔓绿叶间,以小幅的画面抒写了一幅生机盎然的田园景致。昆虫以双勾填彩法绘制,用线刚柔相济,既准确地勾勒出秋虫或动或静的各种体态和神情,又将昆虫翅膀的轻薄或外壳的坚硬等不同的质感表露无遗,显示出作者敏锐的观察力和精于细节表现的绘画功底。



▲『山茶雪霁图』「林椿」:绢本;设色;纵:24.3cm,横:25.5cm。



▲『吉祥多子图』「鲁宗贵」:绢本;设色;纵:24cm,横:25.8cm;美国波士顿美术馆藏。

《吉祥多子图》又名《橘子、葡萄、石榴图》。这是一幅少见的有确切题款的南宋作品。画面的**堆满了橘子、葡萄和石榴,在中国传统风俗中,这三种水果均有吉祥的寓意,石榴、葡萄是多子多孙之意,中国古代以多子孙为福,多子多孙是一种美好的祝福;“桔”“吉”古音相谐,故为吉利吉祥之意。



▲『夏卉骈芳图』「鲁宗贵」:绢本;设色;纵:23.7cm,横:25.2cm;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此图表现暖风薰醉,群芳争艳,馥郁的花香似从画面中扑鼻而来。锦葵红艳,栀子洁白,百合娇黄。画家不仅工致入微地刻画出花瓣的丝丝纹理和叶片的缕缕筋脉,而且在设色上也力求逼真贴切,锦葵用白粉勾染花朵,并着曙红色由花心向外渐次晕染,丰富的色调变化增强了画面的层次感,同时也渲染出鲜花的生命活力。叶片着色虽较轻浅,然用水晕的方法表现出绿色的深浅变幻,显示出夏日的无限生机,也烘托出群芳的明媚娇艳。

     对幅有清乾隆御题五言诗一首:“夏卉弗注名,而却含至理。白白与红红,黄忘忧以喜。分明诠五千,无名名之始”。下钤“八征耄念之宝”、“自强不息”印2方。



▲『橘绿图』「马麟」:绢本;设色;纵:23cm,横:23.5cm;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图中橘子由绿转黄,满压枝头。画家以粗细匀整的用笔流畅地勾画出橘叶的外形轮廓,并以黄绿色填涂叶面,叶片虽然不多,但其充满生命力的色彩为画面增添了几许活力,而侧、转、反、正的种种姿态又为全图带来灵动的节律。橘子的画法一改平涂晕染,直接以笔着色粉戳染成形,从而生动地表现出橘皮粗糙不平的质感。虽然画作历经磨损,许多白色粉点已经剥落,并露出了黄色的绢底,但仍然可见马麟的非凡技艺。

本幅款识“马麟”。钤明代项子京朱文鉴藏印4方:“项子京家珍藏”、“墨林秘玩”、“神”、“品”。裱边题签:“南宋马麟橘绿图”。



▲『梅竹图』「马麟」:绢本;设色;纵:27cm,横:27cm。



▲『雪梅图』「马麟」:绢本;墨笔;纵:30cm,横:31cm。



▲『梅花双雀图』「马麟(传)」:绢本;设色;纵:29cm,横:28cm;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碧桃倚石图』「马世荣」:绢本;设色;纵:25cm,横:25cm;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梅石溪凫图』「马远」:绢本;设色;纵:26.7cm,横:28cm;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梅石溪凫图》是宋代画家马远创作的的一幅传世精品,画面采用对角线式构图,正是山不见巅、树不见顶的边角截景。该副图款署“马远”。钤藏印:“ 潞王宝”、“茅林心赏”、“阿蒙”、“于腾私印”。画面左上方是立于水中的峭壁一角,近处山石运用典型的大斧劈皴法,清刚猛烈,简练概括,尖梢处如铁钉一般尖利峭拔。远处坡石则先用重墨勾出轮廓,再用水笔迅速渲染、晕淡,一遍成形,产生微妙的明暗过渡。这种画法不同于南宗山水的层层积染。



▲『白蔷薇图』「马远」:绢本;设色;纵:26.7cm,横:28cm;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画中的白蔷薇花朵硕大,枝叶繁茂,光彩夺目。画家以细笔勾出花形,用白粉晕染花瓣,以深浅汁绿涂染枝叶,笔法严谨,一丝不苟,画风清丽活泼,颇具生气,代表了南宋画院花鸟画的典型风貌。本幅款识:“马远”。钤鉴藏印“勤孝堂”、“芳林鉴赏”、“毅崛珍藏”、“于腾私印”、“丁伯川鉴赏章”、“懋和真赏”、“项子京家珍藏”、“退密”、“神品”等。



▲『倚云仙杏图』「马远」:绢本;设色;纵:27cm,横:28cm;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麝香图』「毛松」:绢本;设色;纵:21cm,横:22cm。



▲『猿图』「毛松」:绢本;设色;纵:47cm,横:36.5cm;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这幅猴图在表现上非常出色,超越了单纯的写实,在众多的宋画当中亦堪称名品。据说所画的是日本猴而非中国猴,除水墨之外还使用了金泥,工笔细腻自然。南宋画院画家毛松所作的说法始于狩野探幽,但此说缺乏依据。曾由武田信玄捐赠与曼殊院觉如。



▲『鸡图』「毛益」:绢本;设色;纵:21.6cm,横:22.5cm;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藏。



▲『大豆图』「任仁发(传)」:绢本;设色;纵:39cm,横:43cm。



▲『雏雀图』「宋汝志」:绢本;设色;纵:25.7cm,横:27.5cm;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



▲『兔图』「孙隆」:绢本;设色;纵:21.2cm,横:27cm;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写生紫薇图』「卫昇」:绢本;设色;纵:25.3cm,横:23.8cm;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乌桕文禽图』「佚名」:绢本;设色;纵:27.5cm,横:26cm;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图写雪后溪边,天色晦冥,老梅初放。树栖绶带鸟一双,毛羽绚烂。自来图写文禽,多置之明媚春光中,此幅独以肃杀冬景反衬之,极具匠心。树下溪流湍急,水花飞溅,岸石上覆盖积雪。画家以水墨烘染阴天,以白粉表现积雪,以流畅的曲线描绘流水,皆具功力。最为独特的是为了表现溪岸岩石为水冲蚀而形成的蜂窝之状,另创皴法,前此未见。本幅无款识。钤鉴藏印“义斋清玩”、“宋荦审定”。裱边题签“宋人画乌桕文禽”。



▲『秋庭乳犬图』「佚名」:绢本;设色;纵:24.1cm,横:25.2cm;上海博物馆藏。



▲『竹汀鸳鸯图』「佚名」:绢本;设色;纵:25cm,横:25.4cm;上海博物馆藏。



▲『禾草虫图』「吴炳嘉」:绢本;设色;纵:49cm,横:30cm。



▲『五位图』「夏珪」:绢本;设色;纵:49cm,横:51cm。





▲『野蔬草蟲圖』「许迪」:绢本;设色;纵:25.8cm,横:26.9cm;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在这件「野蔬草虫」图里,画家简单地将白菜、蝗虫、粉蝶与蜻蜓安排在四个角落,但彼此间的关系,既生动地反映出自然界生物的常态,也充满了微妙的张力,教人印象深刻!宋代画家重视写生,草虫又易于体现造化的精微,因此画中对于粉蝶、蝗虫、蜻蜓的刻画,无论一须一脚,都相当仔细,有如将大自然捧在手中翻阅一样,相当有趣。



▲『水仙图』「佚名」:绢本;设色;纵:43cm,横:50cm;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鹌鹑图』「佚名」:绢本;设色;纵:22cm,横:25cm;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鹌鹑图』「佚名」:绢本;设色;纵:24cm,横:23.3cm;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白头丛竹图』「佚名」:绢本;设色;纵:25.4cm,横:28.9cm;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此图绘小竹数竿,枝繁页茂,青翠欲滴,布满画面。两只漂亮的白头翁栖于枝头,姿态各异。其中一只低头俯视,一只眺望前方。画中竹页用中锋细笔勾边,用淡赭和汁绿渍染页尖和页面;竹竿用双钩填彩法,笔墨缜密严谨,色调沉着。两只白头翁,先用淡彩层层晕染,然后用尖毫细笔丝出它们身上的绒羽。这样不仅刻画出丰满可爱的白头翁形象,又与挺劲的竹枝、竹页形成刚柔相济的艺术效果。本幅无款。钤鉴藏印“佟氏家藏”。





▲『碧桃图』「佚名」:绢本;设色;纵:24.8cm,横:27cm;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此图表现碧桃开放时绚丽多彩的景象。形象真实,设色柔丽。此图绘碧桃两枝,枝上的碧桃花有的吐露盛开,有的含苞欲放。花瓣用细笔勾描后多屑晕染,富有屑次变化和立体感。全图用笔精细,设色淡雅,画虽小,意趣无穷,是南宋写生妙品。画面无款。画中钤有“于腾”、“何荣精赏”二印。





▲『出水芙蓉图』「佚名」:绢本;设色;纵:23.8cm,横:25cm;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此图绘出水荷花一朵,淡红色晕染,花下亲以绿叶,叶下荷梗三枝。作者用俯视特写手法,描绘出荷花的雍容外貌和出污泥而不染的特质。全图笔法精工,设色艳丽,不见墨笔勾痕,是南宋院体画中的精品。画面无款印,传为吴炳作。《虚齐名画录》著录。图中红花绿叶占据整个画面,这种丰满的构图如肖像般使我们能直观地欣赏这娇嫩柔美的荷花。细腻的笔调把荷花的清纯高洁、出淤泥而不染的品格表现得入木三分。是我国古代花鸟画中少有的精品。本幅无款。有残印一角。裱边贴签:“吴炳出水芙蓉”。





▲『春光先到图』「佚名」:绢本;设色;纵:23cm,横:24cm;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春溪水族图』「佚名」:绢本;设色;纵:24.3cm,横:25.5cm;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此图是现存宋画中游鱼类题材画的一幅佳作。春暖花开,群鱼戏藻。鲢鱼摆尾漫游,鲶鱼回身在后,鳜鱼则迎头向上,隐喻了“连年有贵”的吉祥含义。画家通过鱼儿欢快游动时自由弯转的体态和藻类植物在游鱼冲击下漂浮不定的形状,巧妙地暗示出流水的动势以及春水的清洌透明感。3尾大鱼均施以工笔重彩,用笔沉稳工致,片片鱼鳞描绘得一丝不苟;而衬景的小鱼、小虾和水藻则纯用没骨法渍染,将鱼虾的灵动和水藻的轻盈表现得恰到好处。

 对幅有清乾隆御题七言诗一首:“庄惠曾论知弗知,传为奇语却无奇。试如驳曰我非子,便是答云彼岂斯。春水初生具春意,文鳞群泳爱文漪。漫訾意浅色鲜耳,颇类濠梁博辩时。戊申仲秋御题。”“戊申”为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钤“古稀天子之宝”、“犹日孜孜”印。





▲『丛菊图』「佚名」:绢本;设色;纵:24cm,横:25.1cm;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图绘秋菊一丛,红白相间,繁枝茂叶,生机勃发,不见肃杀秋意。花瓣用中锋细笔勾描,再以朱红或白粉晕染;**用细笔点出;茂密的叶片或用赭石、或略入汁绿、或稍加藤黄染出,以示老嫩不同的色彩。花之欲开、盛开、将残,叶之翻卷及明暗向背,刻画得恰到好处。画风工致细腻,构图丰满,但繁而不乱,密而不窒,设色艳而不俗,为南宋写生画佳作。无款印,不见著录。





▲『胆瓶秋卉图』「佚名」:绢本;设色;纵:26.5cm,横:27.5cm;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图中瓶架上置一蓝釉长颈瓶,内插菊花。花朵施以勾勒填色法,花叶用没骨法出之,刻画自然细腻,渲染柔和润泽。秋菊艳丽而不失于秀雅,此图为南宋写生画中的优秀作品。本幅无款。鉴藏印钤“交翠轩印”、“神品”、“子京父印”、“项元汴印”、“项墨林鉴赏章”、“张则之”6方。画页左侧题诗:“秋风融日满东篱,万叠轻红簇翠枝。若使芳姿同众色,无人知是小春时。”此为即景诗,描写瓶中之花轻红淡雅,叠簇于翠枝。





▲『斗雀图』「佚名」:绢本;设色;纵:24cm,横:25.4cm;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本幅绘两只小雀在平坡之上嬉戏争斗,滚作一团。画家采用虚实结合、突出重点的画法,于雀的翅、尾翎毛只是粗写动态,头、腹毛羽更是淡染轻描。着力加以刻画的是雀之爪、喙和二雀相互逼视的双目。图中占上风之雀,左爪紧抓住对方的喙,右爪紧握对方的爪,正待欲啄,其喙却也被对方死死地抓住,形成谁也啄不得的僵持局面,颇有情趣。两只小雀皆羽翼大张,动感和力度在此充分体现。此情此景万难想象而成,当是细致观察所得。

对幅有耿昭忠题记:“黄居寀能世其家学,点染具简澹野逸之致。画史以黄家富贵评之,未必无议。千山耿信公。”虽题为黄居寀作,无据。本幅无款识。鉴藏印钤“真赏”、“庞莱臣珍藏宋元真迹”、“珍秘”、“宜尔子孙”、“丹诚”、“都尉耿信公书画之章”、“信公珍赏”、“公”、“会侯珍藏”、“绍勋”。裱边钤“信公监定珍藏”印。





▲『花蓝图』「佚名」:绢本;设色;纵:47cm,横:46cm;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古柏归禽图』「佚名」:绢本;设色;纵:23.5cm,横:24.7cm;克里夫兰美术馆藏。





▲『海棠蛱蝶图』「佚名」:绢本;设色;纵:24cm,横:24.5cm;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图绘阳春三月,蛱蝶翩翩起舞于海棠花枝间。画家着重表现海棠在乍起的春风中花枝招展的动感瞬间,花朵偃仰向背,叶片翻卷辗转,枝干呈“S”形的曲张之态,通过描绘有形的花叶,成功地渲染出了无形的醉人春风和隽永的春意。图中花瓣先以墨笔双勾轮廓线,中锋行笔,线条圆润流畅。





▲『寒柯山鹧图』「佚名」:绢本;设色;纵:32cm,横:32cm;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寒塘凫侣图』「佚名」:绢本;设色;纵:16.6cm,横:20.8cm;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图左侧塘岸土坡,白梅一枝斜出,枝上梅花怒放,枝下茶花、水仙盛开。一对野鸭嬉戏于水中,顾盼生姿,逗人喜爱。对岸土坡败苇稀疏,两只蓝色的小鸟前后相随飞向远方,随之视去画有尽而意无穷。对开有清乾隆皇帝御题诗一首:“平湖已动鲤鱼风,湖岸秋花色尚红。波上双凫多乐意,依稀识者有吴融。”此图无款,旧签题为“赵昌寒凫侣”,但究其画,近似马远画法,带有南宋画风的痕迹,与北宋赵昌无涉,故改为佚名之作。





▲『河蟹图』「佚名」:绢本;设色;纵:43cm,横:43cm;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荷塘双鹅图』「佚名」:绢本;设色;纵:74cm,横:67cm;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荷塘鸂鵣图』「佚名」:绢本;设色;纵:16.8cm,横:21cm;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烟雾迷濛,一曲清溪,两岸夹植杨柳,间以红花。溪中莲叶点点,鸂鵣戏水,其乐融融。一行白鹭破空飞向远方,将观赏者的视线引向画外;蜿蜒的清溪,则将视线推向了画景深处。小小的册页画中略用了深远与高远的画法,就使画面意境达到了深远的效果。





▲『红蓼水禽图』「佚名」:绢本;设色;纵:25.2cm,横:26.8cm;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水边一枝红蓼,小花盛开。水鸟发现波中青虾,悄然飞落红蓼枝头,引喙而啄。红蓼被水鸟的体重与蹬力压弯,梢头、叶尖浸入水中。而青虾在水中灵活悠游,对眼前的危险浑然不觉。这自然界中惊险的一霎被巧妙地摄入绢素,极为生动传神。





▲『红梅孔雀图』「佚名」:绢本;设色;纵:24.4cm,横:36.6cm;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此图绘溪边春色,以近远景搭配,表现出自然界的勃勃生机。正中一树梅花盛开,两侧辅以山茶、古柏、翠竹、迎春。孔雀一对,雄者栖于树干,回首梳翎;雌者倘佯岸边,低头觅食。其毛羽斑斓,与花树汇成一片绚烂春光。此图难能之处在于布局繁密但杂而不乱;设色富丽但艳而不俗。梅、柏枝干用焦墨勾皴,苍劲古朴,与周围花卉禽鸟的纤细娇美恰成互补。作者当是擅长状写升平景象的画院高手。本幅无款识。钤鉴藏印“真赏”、“都尉耿信公书画之章”、“公”、“信公珍赏”、“丹诚”、“宜尔子孙”、“珍秘”、“会侯珍藏”、“庞莱臣珍藏宋元真迹”。裱边钤鉴藏印“信公监定珍藏”。



▲『花卉双禽图』「佚名」:绢本;设色;纵:66cm,横:72cm;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花石草虫图』「佚名」:绢本;设色;纵:24.4cm,横:27cm;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松涧山禽图』「佚名」:绢本;设色;纵:25.3cm,横:25.3cm;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图中古松苍劲,枯藤缠绕,怪石嶙峋,山泉奔流而下,水花飞溅。山鹊或凌空飞鸣,或栖止啄食于山涧之中、树石之上,形象生动。松干用浓墨画出,松针以花青勾染,竹叶采用严谨的双钩填色法描绘,而山石则用淡青加墨皴染,使之富有坚硬的质感。此图画风工整细腻,用笔苍秀劲健,展现了自然界生机勃勃的景象。本幅无款。钤鉴藏印“黔宁王子孙永保之”、“项墨林鉴赏章”、“神品”、“项元汴印”。



▲『鹡鸰荷叶图』「佚名」:绢本;设色;纵:41cm,横:42cm;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荷塘里枯枝断茎,荷叶翻卷残破,满布虫蚀的痕迹,在一只鹡鸰的停驻下摇摇欲坠。鹡鸰双爪紧握荷茎,扭颈俯视,神情专注,为萧瑟的深秋平添了几许生气。鸟羽刻画细腻,先用色渲染,然后以极细之笔勾出,笔法生动秀逸。构图疏密有致,动静结合。



▲『橘枝栖雀图』「佚名」:绢本;设色;纵:27.3cm,横:29.2cm;明尼亚波利斯艺术馆藏。



▲『枯树鸜鹆图』「佚名」:绢本;设色;纵:25cm,横:26.5cm;故宫博物院藏。



▲『梨花鹦鹉图』「佚名」:绢本;设色;纵:27.6cm,横:27.6cm;波士顿美术馆藏。



▲『蓼龟图』「佚名」:绢本;设色;纵:58cm,横:57cm;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图绘溪水岸边,泥坡碎石,红蓼吐艳,野菊轻绽。一只老龟缓缓爬上坡岸,未及出水,便被蓼花上的小蜂所吸引,驻足昂首仰望,后足仍浸于池中,其悠闲自在、与世无争的神态表露无遗。用笔兼工带写,红蓼、乌龟以中锋细笔勾描,小草、**用小写意法,工写结合,笔法灵活多样,设色淡雅清秀。本幅无款。钤一印,印文模糊不辨。



▲『柳溪鸳鸯图』「佚名」:绢本;设色;纵:33cm,横:34cm;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柳荫牧牛图』「佚名」:绢本;设色;纵:33cm,横:37cm;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梅竹麻雀图』「佚名」:绢本;设色;纵:29cm,横:32cm;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梅竹双鹊图』「佚名」:绢本;设色;纵:26cm,横:26.5cm;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绿竹丛中逶迤伸出白梅两枝,清丽冷艳。两只鸲鹆棲于枝头,翘首顾盼。鸟羽用细笔勾描,然后以墨或淡彩晕染,近似“没骨”法。梅花用白粉和淡黄色钩填,层次丰富。竹叶用双钩法勾勒轮廓,随后染以花青、汁绿、赭石等色。



▲『牡丹图』「佚名」:绢本;设色;纵:24.8cm,横:22cm;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图绘牡丹花后魏紫,花冠硕大,重瓣层叠,娇艳华贵,左右以绿叶相衬。花瓣层次丰富,刻画入微,先用中锋细笔勾花瓣,然后用胭脂红层层渲染,以浅黄色点**,以花青汁绿染花叶。此图页精工富丽,美不胜收,构图丰满,设色艳而不俗。本幅无款。钤鉴藏印“黔宁王子子孙孙永保之”。



▲『牧牛图』「佚名」:绢本;设色;纵:39cm,横:39cm;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青枫巨蝶图』「佚名」:绢本;设色;纵:23cm,横:24.2cm;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图描绘了伸出嫩绿色枫树一株,枝叶婆娑。一只赭黄色巨蝶从右上侧凌空飞临,与枫叶构成平衡的对角关系。图左下方更有鲜红色 瓢虫伏于枫叶之上,十分俏皮。画风高度写实,细致入微。画法的特点一是细线勾勒,笔若游丝,使蝶与枝、叶的形态皆极为轻倩灵秀;二是设色淡雅明快,红、绿、黄对比鲜明,给人以清新出尘之感,不落浓艳俗套。本幅无款。鉴藏印钤“大观”葫芦形朱文印以及“石渠宝笈”、“乐善堂图**”、“重华宫鉴藏宝”3印。钤清乾隆、嘉庆二御览印。



▲『秋花图』「佚名」:绢本;设色;纵:50cm,横:52cm;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秋兰绽蕊图』「佚名」:绢本;设色;纵:25.3cm,横:25.8cm;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图绘秋兰数茎,兰叶修长劲挺,兰花吐蕊,清丽雅逸。兰叶用双钩填彩法描绘,笔触粗重劲利,以深绿填彩;**用白粉加淡墨点画,墨、色交融。构图简洁。对开有清乾隆御题诗一首:“写兰反楚辞,亦足终古矣。底识其为秋,疏叶濩冷蕊。意出常人表,或远代其子。”钤“八征耄念之宝”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