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老头教师和年轻女学生的故事,我真的没有只看胸

2017-06-19  新华书店...

70

爱情电影啊,无非是两种。

要么甜蜜得让人无比憧憬,要么遗憾到让人扼腕叹息

其实说到底,都是某两个人的恋爱故事,但偏偏就能让人欲罢不能,成为了最常见也最受欢迎的电影题材。

但是爱情电影要拍出口碑却并不容易,一不小心就会变得俗套低能。

今天要说这部电影完完全全是因为喵喵的私心因为女主角的扮演者是佩内洛普,所以喵喵才下了这部片~

如果你毫不犹豫选择本片,第一个原因肯定是佩妮洛普的裸体

如果是屁股,那么一定是佩妮洛普·克鲁兹的,如果是乳房,那么一定是阿莫多瓦的……别误会,这不是阿莫多瓦和佩妮洛普的弗拉明戈,这部《挽歌》虽然是一个坦荡而无所畏惧的黄段子,但是它仍然属于美和电影本身。

噱头的真相如果不是艳照门,那么可能就是优柔寡断的人性的污点,这就是《挽歌》所讲述的老百姓自己的故事。

挽歌

Elegy: Dying Animal

《挽歌》改编自菲利普·罗斯的小说《垂死生物》,看起来是一个老套的不伦之恋,虽说性爱到了最后必然要靠反道德反伦理才能让当事人和观众一起兴奋起来,但是如今电影越来越像AV,AV越拍越像电影,想要什么限制级的内容都能在大银幕上得到爆米花式的心灵或者说身体按摩,观众还在乎一个老头教师和年轻貌美的女学生的花边新闻。

所以,在《挽歌》上线前夕,佩妮洛普·克鲁兹的裸就成了登高一呼的金字招牌,看看这个长得如同芍药一般妖冶动人的西班牙尤物,你有多久没有为她心跳加速了。

正常得很意外的开篇,直到那个老男人说:“和你在一起的未来让我害怕。”喵喵才有看下去的欲望。

62岁的老头拥有24岁有一对世上最美的乳房的美丽姑娘,产生了失去的恐惧,还是很正常。但电影抓住了人性的弱点,于是故事有了意思。

古昔之年的大卫·科佩什(本·金斯利饰)是身在纽约的一位知名文艺评论家,并受聘在一所大学任课,事业上堪称小有所成。大卫在个人生活方面始终无法与工作齐头并进,虽然与前妻卡洛琳(派翠西娅·克拉克森饰)离婚许久,但不甘忍受平静单身生活的他还是一直与前妻保持着亲密甚至暧昧的关系。

然而,一位20多岁芳龄如花似玉的女学生康苏拉·卡斯蒂洛(佩内洛普·克鲁兹饰)的出现,立马唤起了大卫心中已压抑多年的占有欲,而对大卫崇拜且爱慕有加的康苏拉也将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了。

好容易将康苏拉勾搭上手之后,大卫又开始陷入深深的自我怀疑和危机感:他怕有一天康苏拉会离他而去,会有比他年轻的情人夺走康苏拉,于是对待每一个女人都忠心耿耿的大卫决定采用王家卫的行为规范——想要不被别人拒绝,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先拒绝别人,于是,大卫决定主动和这个热风一样的姑娘告别

不过,康苏拉看起来不是逢场作戏的,康苏拉认真了,她邀请大卫出席各种重要的PARTY,她的生日的,还有圣诞节的。大家都知道如果出席这个PARTY意味着什么。

不,康苏拉不图大卫的财产什么的,说起来康苏拉家也是有身份的,从古巴流亡出来的富豪吧,纽约有着大豪宅。康苏拉任性地一团火热地想邀请大卫进入她的生活,这一次,很郑重地邀请大卫去参加她的家庭毕业PARTY。

大卫,经历了好几次婚姻的、60年代狂野过的、从来不把婚姻责任放在心上的老男人,他怎么会“上这个当”?不想自己陷住自己,不想耽误康苏拉

在他的想像里,如果他出席了PARTY,康苏拉的亲属们会投来那种怪异的眼神,仿佛在说老牛吃嫩草。他受不了。于是,在再次失约之后,他接到了康苏拉的判决:不要再给她打电话了

他大病一场。余下的两年里,朋友死了,老恋人伤心了,老式墨水笔写字还是刷刷有声的,可是壁球有些打不动了。

那种惘惘的时光的威胁,生老病死的宿命的威胁,美好的事物转瞬即逝的痛楚才是真的悲凉。

两人分手两年之后,康苏拉以短发的面貌再度出现。她每天剪一点头发,以免失去一头长发的时候不至于太过悲伤。她患了乳癌,要化疗,且即将手术,代价将是失去乳房,那么也就等同于失去美丽。将美好的东西摔破给人看,那是怎样的悲哀?她请大卫为她摄影,留下最后的美丽。

想想,也许她只能找大卫,因为只有大卫最为深刻地了解她的美丽,了解这即将失去的美丽。

在沙发上,她缓缓揭开衣衫,摆出戈雅笔下那个玛哈的姿势。大卫在结识她之初就指出她的眼睛活像玛哈。玛哈,西班牙语里是俏女郎的意思,康斯薇拉不仅俊俏,她还深情。就是那么简单纯洁的、什么也不图的、遗忘了年龄的爱情。

也只有大卫,会对她即将失去美丽的悲哀感同身受。会如捧着星月般,捧着那易碎的美,却又不可抗拒地,看着那份美在眼前分崩离析,却又无计可施。

康苏拉不在乎世俗观念,从灵魂到肉体,一门心思的爱着。倒是这个标榜不羁的大卫,掉进了自掘的陷阱。

故事到这里才圆满了。愧疚感成全了这个“不逃避”的事实。有情欲,占有欲,年华,怀疑,谎言,逃离,误解,等待,反思,眼泪,死亡,原谅,责任,一个有关于感情的故事才叫做爱情,才能称得上美丽,因为它着实占用了他们一生中漫长的时光来完成。

和影片宣传采用的最能吸引人的噱头——全裸——不同,《挽歌》正如片名一样,并非为年轻观众准备的,新鲜的肉体、狂欢的热情和年华老去的哀伤、结局时的病症对应起来,就是一幅对着无可挽回的美好事物发出叹息的矫情的画卷。

而年轻人却还没有从时间中学会讲废话,真正虚掷光阴的其实是老年人,因为他们已经失去占有的勇气,如果不是疾病,他们连吊唁青春都不敢启齿。

《挽歌》走的是标准的好莱坞文艺电影路数,定位精准,情感描写到位,品相上乘,质地优良,演员的表演非常出色,老戏骨本·金斯利和年轻貌美的佩妮洛普·克鲁兹站在一起,表现了惊人的合拍,简直比梁朝伟和刘嘉玲还能令人相信爱情。

其实年龄不是问题,要害在于拥有的美好时,人往往不敢信以为真,然后自觉或不自觉的破坏也就开始了,而对付恐惧的最好办法是让恐惧快点到来。理所当然的悲剧产生了,他一次次击碎她的心,然后是她的厌倦和消失。

情与欲无休无止又不可预测,但宿命强而有力,死亡是最冷静且不用预测的事实,小心而诙谐的死神,把人物的情欲置换成情感,一滴热泪在我的眼里翻滚,因为我不希望看到这样的置换,它温情得让我不相信又无力反驳。

其中有那么一个片段:晨光透过百叶窗映照在钢琴上,灵动的手指在黑白琴键上飞舞,悠扬的乐声如流水般叮咚流淌,这样的情境是绝美的,可惜端坐钢琴前的人是老教授而非那位美丽的女子。

依然还是偏见:心中的天平总是不由自主地倾向生命中的年轻美好而表观的老枯和丑陋,则让人生出淡淡的抗拒。

喜欢这个电影,不在于那种忘年之恋的真实与虚假,而在于其间的美学命题,那种对美的膜拜与呵护,那种对不可抗拒的宿命的接受与无可奈何的自嘲。若是设身处地地想想,那真是一种悲凉。

美丽和缺憾从来都是双生,甚至都不是一枚硬币的两面,它们可以完全重合,相互交缠。不少人匪夷所思地迷恋着缺憾带来的美。流泪的哈姆雷特,断臂的维纳斯,霍乱时期的爱情,如若没有悲剧的发生,没有阴阳相隔,没有误解背叛再破镜重圆,一切美丽都不成为美丽,一切结局都不被珍惜。

网友评论

@罂粟:也许每个人都会经历这样两段感情,一种让人感觉安全和自信,却并不让人满足,仿佛夜空的宁静潜在地期待一场灿烂烟花骤然打破,当第二种感情悄然而至,来不及收拾起信心已经掉入卑微和怯懦里,都是因为爱。

@JulyChan:爱的变奏,从第一个音符敲响就启动了挽歌。无法得到地深爱一个人,嫉妒与占有欲就成了负隅顽抗,只有当你不再完美无缺,我们的爱才平等。

@小岩菽:Penélope的曲线已经到了用任何言语赞美都显庸俗的地步。抵死深情,不过一句[我会记得你]饰以注脚。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