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非得已丶芭拉 / 《心经》中的禅 / 《心经》中的禅 09

0 0

   

《心经》中的禅 09

2017-06-19  情非得已...

《心经》中的禅 09

 

 

好,我们今天要看第二段,《心经》第一段,我们简单的跟各位已经讲过了,这个部分是一个修行的前提,一个通盘的考量,第一段经文的部分,也就是我们要常常这样的去思考、去探讨。

我们为什么进佛门?第一个阶段进佛门的人,他是跟民间的信仰拜拜一样,没有什么意义,反正有吃有保佑,有拜有保佑,有吃有走气,罔拜就罔保佑嘛。偶尔,那偶尔就是不小心,被你偷听到了,因为也不是你要听,所以叫作偷听到。有师父在开示,讲些故事,讲一些因果,讲一些警惕的,你若有所悟,若就好像有所悟,好像就是根本没有悟。不过呢,对你还是当头棒喝,慢慢慢慢的你在探讨为什么,在追求一个为什么。你发觉人生好像在这里面有个什么东西,慢慢慢慢我们就摸索进来了。

但是呢,我们还是被一个东西把我们遮住,我们似乎发现,我是假设,不管你有不没有,假设这样,一个走在正常轨迹上面的人,他会有这种状况,我们似乎发现这里面,有一个什么真的很好的东西。可是我们以感受不到,就好像人家常常请我们喝茶,我讲喝茶比较中性,假如说抽香烟,你就会觉得这个人怪怪的,怎么当师父还说抽烟。

人家会告诉你说这个茶很好喝,你就也喝了,那么怎么样?那你就很茫然的、也很无奈的说,好喝。对不对?怎么好喝?我实在讲不出来。那个听的人也说,真的好到讲不出来,你看看。其实你实在是根本就不知道,到底好不好喝,对不对?

尤其是西洋人,这西方朋友你请他喝茶,他实在是叫苦连天,那有什么好喝,既没有奶精也没糖,有什么好喝?为什么?因为你体会不到。可是你又会觉得很奇怪,人家为什么说这个好喝。有没有这种感觉?

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感觉,人家第一次请我喝高粱,我实在是真的这种感觉,他说好,这个酒好。我们也真的很好,一杯就喝下去,哇~~!这个叫作怎么样,他问我怎么样,我说,嘴巴被火烧到了。那个叫什么好呢,可是他说好。我实在是……,也只好跟着好了,因为人家那么诚意说这个好喝,那你只好,好了。好了以后,好几天我就很怀疑,好酒就是这样吗?这个问题你会存在,对不对?

现在佛法很好,那你到底有没有感受到?还是被高粱烫到一样,你要讲清楚。那一个无心的人他就退开了,这样拜一拜有什么好嘛。

我们真的看到很多人这个样子,所以常常跟各位讲说,有朋友初发心要学佛,你不要把人家吓坏了,不要一下子就倒高粱给他。什么叫倒高粱?要去买一尊佛像,一对烛台,一个香炉,然后受五戒这就是高粱。你马上会把他吓死。

那你要怎么样让他渐进呢?知道佛法是什么呢?好,你真的要学佛吗?真的要学佛第一个条件,家庭要和谐,夫妻、跟子女要相处得很好,做得到吗?做得到,才讲学佛。

夫妻天天都在演铁公鸡,没有佛学铁公鸡经,对不对?那你这个要讲清楚,学佛先从这里来。然后第二个呢,心情要保持一种很愉快。假如你要想修行的话,那就更简单,你会讲嘛会更简单,怎么简单?遇到挫折要很高兴,遇到顺境要跟人家分享,这个就是修行的开始嘛,对不对?

遇到挫折呢,要怎么高兴呢,那入修行的地方,遇到挫折会不高兴,不高兴怎么变成高兴,那就是修行,从这里下手。人家问你说修行要怎么修?南无阿弥陀佛,吃菜孤癖。那他怎么修?

你不要老是这样子,你从实质面给他,从实质面给他。真正去进行那个生命的改造,心灵的调整的那个部分。我们知道你会遇到挫折,你会遇到困难。那就是在遇到挫折,跟遇到困难的时候,你的修行从这里开始,真正用功的地方是在这里。

那教人家学佛没有问题吧,教人家修行更没有问题吧,这里面有没有仪式,有没有仪式?有啊,遇到问题,仪式就到了,对不对?但是那个仪式呢,绝对不是弄个佛堂,摆个架子,然后要穿海青搭曼衣。

那他一精进起来,全家人就会吓坏了,我们家里怎么突然间有一只黑鬼?尤其是三更半夜,为了省电,灯都不开,点两个蜡烛,那有一个穿的全身乌黑黑的,在那边晃来晃去。那你就可以知道,那种情境像什么。

像我们习惯是用红蜡烛,这个也是意识形态,你能不能用白蜡烛?你说,不行,那只有有人这样的时候,才有白蜡烛,你都不知道白色表示纯洁,对不对?用黑色可不可以?你说,哎呀,哪有用黑色的,怎么不行?表示坚定表示你发愿,没有人要。意识形态就带在那里,就只会用红色,这不是很奇怪吗?

这就告诉我们你要怎么去超越,我买了很多这种黑色的念珠,送给这些诸山长老,有人就在骂,在我背后骂,骂说我诅咒他死。我说我送他黑念珠,是怎么会诅咒他死,我也搞不懂。

有一天我在店里碰到老板,那老板说,师父,全台湾只有你跟我买这种念珠。我吓一跳,不想讲。怎么只有我一个买这个念珠?你想想看。为什么大家意识形态那么重?我说那我不要买黑的,我买白的,你有没有白的?他说,有。他说他不敢做,我说为什么?我总共只做这一条,卖了几十年还没卖出去。

一个修行人,还有这样的意识形态会障碍你,请问你,你要怎么修?你什么时候才会超越?这都不对,都不对,基本上你已经错了。我们要懂得去克服它,这些假如你都看不到的话,那你就不用讲了,就不用讲了。

你要能看得到,然后你会去随顺,随顺,那我看到黑色没人用,我为什么要戴黑色呢?我戴两个红的在这里,把它破功,对不对?那净耀法师每次碰到我,我带另外一条木串子,我说紫檀的。紫檀不知道怎么搞的,本来是黄色的念到后来变黑色的,功夫不错。他每次碰到我,你这是什么东西,这很漂亮,我说,你要吗?他又惦惦的,我想说找个同伴看他用黑的看看,他又不敢说。

为什么?这些都是意识形态的部分,我们要懂得习惯上是这样,这只是习惯,这不是真理,那你呢,你可以选择你的嗜好,或者跟习惯是对抗,那你叫作叛逆好了。可是跟人家相处的时候,你要懂得圆融,懂得圆融,不要起冲突。自己一个人,叛逆一点,你的存在比较真实,知道吗?存在比较真实。我跟你讲,你记得。

这个存在是什么,一般人体会不到,跟各位讲体会不到,生命的存在是什么东西,只有叛逆的人他才感受得到,叛逆的人。你要知道,叛逆是作意,不作意的叛逆不算,不作意的叛逆不算。他莫名其妙就叛逆起来,那个叫作从三恶道来。

从三恶道来到人间,他那恶道的习气还在,不适合于人间,所以他随时会抓狂,抓狂不是叛逆。叛逆就是他故意要跟你不一样,所以你注意看看,你家里有那个子女,他本来就是很好,一见到你就不好,那你就要留意。那不是他不对,是你不对,你!你啊!你不对。

因为他是作意叛逆,作意叛逆是在做什么?在寻求自我肯定,寻求自我肯定。他能够自我肯定,他生命的存在就得到确认,他自己的确认。跟各位讲,这是修行的起步,没有这个修行的前提,你没有办法修。

因为这是一种我执,我执,当他能够确定我执,这个假我的存在的时候,他要破这个我执才有可能,才有可能。你没有这个我执,你到哪里去破我执,你说嘛。

现在学佛人很糟糕的一件事,就是一进佛门,听师父讲不可以有我执。我都没有我执,人家请你吃饭,其实是不想吃,我们不能有我执,随缘,随缘。我随便吃,我随便吃,不要吃那么好,吃那么好叫我执。我告诉你,你不吃那么好,也是我执,知道吗?

这个你已经当作搪塞,交际的一种搪塞词,这个是不对的,你要留意。像这一类的情况,在佛门中很普遍的存在。

今天我们跟各位讲你了解了,整个修行的前提是什么以后,就是我们在前面讲,观自在的那个“自”,那个存在是什么。假如这个存在不存在的时候,那你根本没有办法“观”,那个自己也没有存在。自己没有存在的时候,你就不可能在菩萨道上,你知道吗?

自己你不能肯定,不能定位嘛,你要留意到这一点。那么在行的时候呢,行是一个本质,修行,尤其我们一开始讲,就要讲本质在哪里呢?它就是在确认这个存在,确认这个存在。

所以经文的第二段它首先提到,舍利子,这个“子”是讲舍利弗这个人。但是在这个地方是一语双关,这个舍利子指的是每一个修行者,他能够确认自己存在的那个存在,所以这个舍利子不一定翻成,说佛死后烧出来的那个舍利子,也不一定翻成是鹫子。这灵鹫山的鹫,鹫子,舍利子就是舍利的儿子,你就翻成那个舍利弗,也不一定这样翻。

你可以这样子,以从行者的立场来看,这是一个生命存在的状态,生命存在的那个状态,就是存在的状态。其实讲存在是不能再讲状态,存在的本身就是一种状态,你知道吗?存在的本身就是一种状态,我们现在为了跟你强调才重复语,存在的状态,其实这是矛盾的。

存在的本身就是一种状态,你有没有存在?说说看,你们有没有存在?有嘛,都不该……,这个佛教徒这样都不行,也不敢说我有存在,也不敢说我没有存在,我讲我存在可能会被骂,可是要讲不存在,又好像违背良心。这个都不行。

你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状态,可是因为你对存在不认知,所以我们才再讲重复语说,存在的那个状况其实就是那个,就是那个。所以你看,这种般若经典里头,它常常有这种重复语,重复语。

这个叫作双立,两种立,存在是立,存在的状况也是立,这个就叫双立法。从这个双立当中,让你去确认它的存在是这个样子。

那么舍利子以下这个四句经文,其实就是在做这种存在的确认,它说: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这四句,加第五句,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这个五句话,是在确认这一句,确认这个存在。

那么怎么确认呢?它就用这种双立法——两个立来确认。这个语言的表达方法,它是非常特殊的,我们在要解释这个理论之前,要把这理论的背景先告诉各位。

存在跟知道不一样,跟各位讲,讲生命就讲存在,讲大脑就讲知道。我们举一个例子,以我们的年纪来讲,那个将总统你都认识,不是认识,你知道,你只是知道而已。将中正也好,将经国也好,这两位总统我们都很熟,你说他存在不存在?你讲,他存在不存在,现在根本就不存在,对不对?可是你知道,你知道,知道呢,他就还没死。

大脑里头的将总统还没死,可是事实上呢他已经不存在,有没有?所以大脑是不是假的,生命才是真的,生命它的存在,这个东西的存在(一根木头),它就是一个生命,生命无所不在,就在这里,就在于存在,所以它才无所不在。

知识的东西是虚幻的,你说我,你说的我,只是知识的你,不是生命的我,留意到吗?佛法在讲的是先把这个部分,你要分辨清楚。所以当你一带动大脑活动的时候,那你根本就是知识的,都是假我。你只有不用大脑,用生命的时候,它存在才会出现。

所以站在修行生命讲存在的时候,那过去的东西其实不用讲,因为它不存在,不存在你还一直讲它干什么?你只是知道嘛。我知道有汉武帝,我知道有唐太宗,我知道有乾隆皇帝,都知道。你知道他就还在吗?你知道他,他并不在啊,对不对?

他是过去曾经存在过,曾经存在过,大脑会去记得他,那只是知识嘛。你先留意到这一点,所以一讲到存在的时候,我们就必须把这个部分区分出来。

跟各位讲,佛法讲到这里已经超过心理学,已经超过哲学了,你知道吗?你今天是哲学博士,你听了这个,你会惊叫一已,因为各位都是行者,所以叫不起来。我不知道你是听不懂,还是真的功夫这么高,知道吗?

你要是真的有哲学训练,有心理训练的人,你就会发现,这个东西他们没有办法区别。但是我跟你讲,我们已经讲的很清楚了,已经讲的很清楚了。所以我跟你讲,这是第一手资料,将来五百年、一千年以后,所有的哲学家,都有研究这个东西。诸子百家,这个理论可以列入。

你不要以为说,来这里听经很不值得,都听不懂,你们最好这一张照个相片,一千年后这些人都是在现场,听第一资料的。你要留意到。

大脑运作的那个状况,跟生命存在的那个状况,这几千年来,人类一直在处理这个问题,无法区别清楚。佛陀很清楚,这些修行成就的人很清楚,可是他要表达,表达不清楚。

今天我们跟各位讲,已经讲的很清楚了,这是你的福报,这一份礼物可以向你自己做交代,真的向你自己做交代,这一辈子没白来了,你可以感到很庆幸。假如这一个部分,我所讲的这部分,你能够感受得到,感受得到,这一份礼物,是你这辈子来这个人间,值回票价的地方。(鼓掌)

多少人类的精英在寻找这个东西,他在知识领域里头,他有那么高的成就,他为什么会茫然,他为什么会无奈,他一直要求证这个东西,他没办法。生命那是什么,他搞不清楚,

在这个地方能够得到解脱的人,他不会茫然,他不会无奈,你留意到这一点。

佛法它可贵、它殊胜也是这个东西,佛法并不给你赚钱,佛法也不会给你权力,佛法不是教你赚钱的,也不是教你漂亮的,也不是教你什么感情的。人家世间的书籍里头还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佛法里面没有这些东西,还告诉你不要黄金屋,不要颜如玉。对不对?

那佛法是给我们什么?给我们生命的价值跟意义,就在这个地方。所以你要能够去体会到,那个存在的那个状态,感受掌握到那个存在,生命的存在,这一点你拥有十个博士,还掌握不到,还掌握不到。

所以我们说,为什么要修行,修行在哪里,就在这个地方。能够把这个部分掌握的好,这是一个关键。我们把它的这个背景弄清楚以后,我们才知道说,为什么这个经典,要在这个地方下这功夫,用这五句话来说明。这不是我们一般讲的,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这样就好了。

大家都好像有概念,这种句子大家很喜欢引用,那你注意看看,引用的人不知道,他只是说这句子没有讲过嘛,太厉害了,所以呢,我也捡一下口水Copy两下,跟人家秀一秀,你不懂,我秀给你看,对不对?尤其碰到那真的从来没听过的,啊,你讲什么,我记一下,他高兴的要死,那这样的话没意义。你要了解它的真实义。

我们现在简单的跟各位来分享一下,它这里面是讲些什么。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这两句是一对,它为什么它要重复的讲?这就牵涉到逻辑学。假如我们讲色不异空的话,那是单向的,你必须再反证,再求证回来。既然色不异空,那不异色,这样才会吻合。理论要这样讲它才负责任,这第一个。

第二个,我们修行的人你有境界也是一样,我单方面看是这样,我还要再从侧方面再看一遍,反方向要再看一遍。

那你既然有了境界,我们前面跟各位讲,你那个是状况不是境界,你只是单向看到,你还没有侧面看。很多同修说,我遇到阿弥陀佛。我说那又怎么样?就遇到阿弥陀佛。你有没有遇到?其实你遇到阿弥陀佛,不只你遇到那一次,你遇到已经无量次。但是呢,没有用。为什么没有用?因为你没有反证嘛,没有反证。

阿弥陀佛无所不在,无所不在,给你看到又怎么样嘛?就算他跟你握手又怎么样嘛?对不对?那古代的礼仪说,他跟你摩顶,摩一下你的头壳又怎么样?你根本没有受用嘛,没有受用。知道吗?

那你要怎么证明说,这一个遇到的阿弥陀佛,是真的阿弥陀佛,就是有受用,要怎么受用呢?你看看,你怎么去反证。因为你每次碰到的时候,都啊~~啊就过去了。你碰到阿弥陀佛你要跟他讲说,佛陀,请你慈悲为怀,为我开示,讲一句我可以开悟的话。你讲,对不对?我愿意顶载奉行。

我相信我们每一个,不要说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就好了,他随便跟你讲一句,你一定抱回家,终生不忘。对不对?你为什么不会跟他要一句呢?要那一句就应该会开悟你。

我们常常讲,我就是没有福报生要末法时期,我要是有福报生在佛世时代,遇到佛的时候,佛就说,善来比丘,我就发须自落,证阿罗汉去了。对不对?那现在呢,你遇到佛了,好,那你请他跟你开示,让你马上证阿罗汉。可以吗?那这个才叫作真遇到,要不然我怎么知道你是作梦妄想,或者是你遇到了假的。

你看净土人念佛常讲,临命终时阿弥陀佛来接引的时候,你要先看清楚,看清楚,真的阿弥陀佛还是魔?怎么分辨是真的是假的,那你看他胸前卍是左转还右转。对不对?万一他的项链戴的不是卍字,是一个翡翠还是红宝石,你不就昏倒了。那你怎么判断真的假的?你怎么判断?所以这叫愚痴。

人家接你去,你就要去,人家叫你去死,你怎么不去死?什么叫阿弥陀佛?它有一个反证嘛,正面是遇到了,遇到只是一个条件,充分条件,再来必备条件。阿弥陀佛要带你去坐云霄飞车,到雅哥花园还是剑湖山游乐区去,你跟着去吗?那你也跟着去玩了,玩回来又怎么样?那有什么价值,什么意义呢?

不是吧,我们遇到阿弥陀佛说,你赶快带我去极乐世界,我想你大概不会跟他讲这个,你说阿弥陀佛,我家有够阿弥陀佛,我家那个很不听话,你看要怎样让他赶快好起来?对不对?

大概你是要把你的烦恼,要倒给阿弥陀佛嘛,是不是这样?你遇到阿弥陀佛说那最好,刚好遇到你,对不对?踏破铁鞋无觅处,我孩子怎么样怎么样,或者我老婆怎么样怎么样,你赶快把他修理一顿,叫他往生极乐世界。

大概你只是求这些。我不知道说我遇到阿弥陀佛以后,我要做什么,根本没有。所以这一种情况都不对。你看它两句很简单,已经把我们可能遇到的状况,讲的很清楚。这第一个。

第二个要跟各位讲,色不异空,这已经牵涉到理论里面的东西,色为能缘起,色这个东西是能缘起,能;空是所缘起,空是所缘起。那么换句话说,由色跟空之间的关系来看,色跟空没有分开,同样的,反过来,空跟色也没有分开。这两个是一不是二,先谈这个部分。

那一个能一个所的问题,你先要弄清楚。佛法不讲逻辑,不讲哲学,但是它的思考运作的时候,它是非常清楚的,非常清楚,绝对清楚,它不会跟你糊涂。可是我们在学佛的人,常常是含糊笼统。

这古来大德就常常警告我们,你不要含糊真如,笼统佛性。含糊,把真如含含糊糊讲过去,讲佛性你不要笼笼统统的带过去,人人皆有佛性,必当成佛。那什么意思?那废话。

那个究竟成佛道,你不要这样带过去,究竟到底是什么时候?要过无量阿僧祗劫以后,等你成佛以后,你的弟子又成佛了,你的弟子所度的弟子又成佛了,如是展转五百代以后,五百代,那个第五百个孙子,假设每一个,一个佛度他的弟子,那个弟子成佛假设要五百万劫,那么五百万劫成佛以后,再度一个弟子,那个弟子再经五百万劫,如是展转五百个弟子以后,那个弟子来才度你,你还要再经过五百万劫才会成佛。这样的话,有必要吗?

你已经经过五百万个五百万劫以后,你已经到三恶道去,不知道回锅多少次了,知道吗?已经不知道回锅多少次。在无量阿僧祗劫的阿鼻地狱里头,回锅多少次不知道。那你这个听闻佛法等于没有意义,没有意义。

我们要的是我这辈子要怎么成就,那你要把这个给弄清楚,那才真的的学佛。你不要想说死后签个什么生前契约,是不是?银行跟律师跟你保证念佛,那不保证你成佛。保证会跟你念佛,没有错,这生前契约是保证会跟你念,但不保证你会成就。你要留意到这一点。

所以我们在处理这种事情的时候,你要先把这状况弄清楚,在弄清楚这些状况的时候,你会发现一个状况,你会发现一种状况,我又弄错了。告诉你,当你有这种觉知,我又弄错了,你大概要弄错一百次,把你弄错的地方矫正一百次以后,一百种状况的错误矫正以后,那大概,你不开智慧你来找我,保证你开智慧,而且会开的非常灿烂,比它还灿烂。你知道吗?

你假如都没有这种感觉,对嘛,要这样才对嘛,人家讲的都要你认可的,那个不是佛法。那叫民间信仰,你不可能成就,因为你要是人家讲好话给你听。留意,你要真正的去体会,这个是你要弄清楚的地方。

第三个,我们再跟各位讲,为什么经典在这个地方,它要用色来求空?你要注意,这个叫作以色求空。这个就不是你大脑想像的,它是用色定起来,然后用空来验证,是这样子。所以色跟空这两个基本前提,是怎么跑出来的?这本身就是一大智慧。

我们搞了老半天,人生的领域里头,我们要描述一下一些状况,你都讲不清楚。现在这是大觉者,大觉悟者,他从他的生命体验里头,他举出这样的例子,一个色一个空,知道吗?

我们也看到很多人写很多的传记,你去注意看看,他那个传记里头,到最后能不能归纳出,他一生的晶片——生命的方程式?那个晶片有没有?没有。那写一堆在干什么?赚人眼泪,没有意义。重点不在这里。

你的生命走过这一生以后,你所留存下来的这个精华在哪里?色空两法就是精华,他已经归纳出这两个东西出来了,然后这两个东西之间的关系呢?那就晶片里面的纹路,对不对?那种关系,那么他用不异即是来看。你留意,这是第三个。

归纳出色空两法,就已经不简单了,更何况他把一切万法通通立出来,到最后统归于空,统归于空。那这是穷尽了人世间的一切,也因此他能穷尽一切万法,所以他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而他所知,不是我们所知的。我们说佛是万能的,那你一定说,那佛一定可以把石头变成面包,那个叫特异功能,你吃下去照样是不能消化,因为你吃下去还是石头,不是面包。你知道吗?

佛不是指那一种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不是指那个,他是就我们的生命状态当中,你所遭遇的状况,应该如何解决你的烦恼,这个他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特异功能所能展现的那一些,没有用。

我们这个例子都跟各位讲过了,在橄榄山上,耶稣曾经变魔术,把石头变成面包,圣经上的记载,那有个妇人抱着他的孩子,说你是万能的主,我孩子死了你应该把他救起来,他也很快,咻~~,死人就活起来了。请问你,那个人还在吗?还是照死不误嘛。那个救起来只是证明那个人歹命,一辈子人家死一次,他要死两次,对不对?好在他没再去找他第二次,否则他要死三次,对不对?

救活又怎么样?他还是要死。佛陀的智慧就不一样了,同样有个妇人,在舍卫国的时候去找他,我儿子死了,我只有这个儿子,我与他相依为命,那你必须把他救起来,万能的佛陀。

佛陀说可以,我可以把他救起来,不过有一个条件,你到舍卫国去,找任何一户人家,他家里都没有死过人的,你从那边拿一把米来,我就把他救活。

这妈妈很勤快的,就进入舍卫国里头去问、去找,当时有九十万户人家,她找了三十万户以后,她回到佛陀的身边,她跟佛陀说:佛陀我知道了,天底下没有不死人的家庭。有没有?她开悟了,她的烦恼解决了。这就是佛陀的智慧。

只有那些妖魔鬼怪才会把他变活,变活了,他还是要死。我们没有看过哪个人活到两千岁,有没有?哪个活两千岁,没有。那你再把他弄活要干什么?没有意义。所以要懂得生命的价值在哪里。

色身也不过是一法而已,从这一法你把它归纳过来。它是一法,也是空,留意,所以能够这样归纳,人世间的一切有为法、无为法,究竟法、不究竟法,通通归纳起来,色空二法。而究竟法、无为法只有一个空性,其它的通通是有为法,以色来代表一切万法。你要留意到这一点,它的作用。

那我们知道,它这样归纳以后,再来呢,就是它的关系了。第四个就是不异的这个关系。不异两个字你要怎么解释?其实我们讲到这个地方,它已经不重要了,已经不重要了。

有一本书你们不知道有没有看过,因为那个叫垃圾书,所以我看完就丢了。它写的色不异空的异不是这个异,《易经》的易。人家这样写,你怎么这样写?反正他听的人,反正不易空的易都一样嘛。

好了,这个是小事,你假如说,那个易跟这个异意思一样,那你要诠释那个部分,问题它是不变异,那就不一样。

另外有一个博士,是美国留学回来的,我要跟各位讲一下,高官,他是个高官,他说,色不异空,他说你看,佛陀这么厉害。我说怎么样?色情本来就是空的嘛。我说,你去死好了。他说,对,色就是色情。我说你不要那么色,好不好。

把色解成色情,他说现在世界这么繁荣,所以八大行业才这么兴盛,就是因为色不异空。你会不会跳楼?这都是胡扯。

我们不是说知识分子不能读佛经,但是这种读法实在,不止摇头,大概会把头都给摇掉。

我们要了解到这个关系是什么,名相你要怎么去处理,我们是讲说,虽然到这个地方,并不是挺重要的,可是你不能那种差错,不能那种差错。你在解释上,不管是关系词也好,或者主词、受词也好,你做什么,有一点点差异,那是个人的证量问题,我们讲你的认知问题,这个不必太过于去吹毛求疵。可是你不能太离谱,色变成色情,不异变成变易,那变易就不叫不异。

所以这个地方,除开是这一类的过失以外,其它的诠释,我认为那个无所谓。我个人在这个地方,对于这内容的那个一些差异,我也不太介意,我不介意这些。这是各位要留意的地方。

我们要跟各位讲的是,一个比较全面性、比较宏观的问题,就是色空之间,它有这样的一个不异的关系。从正面来讲,我们通常,这两种关系是分一个充分条件,一个必要条件,是这两个。从充分条件来讲,它色跟空有不异的关系,那么从必要条件来讲,空跟色也有不异的关系。为什么要这样讲,这就第五个部分。

以色为主的话,色为能的话,那么空是所,那么色不异空它两者,从这个立场讲过去,我就是你,那从你那边讲过来,你就是我。那就不一定,就不一定。

我们注意看看,法律上有很多这种状况,这是很不公平的,先生名下的房子要去贷款,先生盖章就可以,太太名下的房子要去贷款,还要先生盖章才可以,有没有?这里面就发生这种状况,单行的这一部分,先生这部分的房子要怎么处理?先生做决定,太太可以不负责任,而且也没有权力过问,这是一种状况。可是反过来太太的房子,要处分的时候,要先生同意。

这种状况就发生了,不是《心经》逻辑上的问题,这个是人为,人为意识的东西,法令来讲这种关系就很不公平了,很不公平。我们可以从这个地方看,这个经典的这个地方已经告诉你,那一种思维模式是错误的,不是那件事情错,你的观念的想法就不对了,那种想法,那种讲法,就不对了。事情本身是另外,这个本体一错的话,你的标的那个事情,那当然是错的嘛。

可是我们现在的问题,为了那个标的的问题,把这个观念想错了,想错了。而这种东西你去看报纸更多,错得一塌糊涂,为什么?这个社会就是没有这种中心思想,这个就是中心思想。

色不异空,空不异色的这种想法,不是这两个事情,你在报纸上头条新闻登出来说,色不异空,空不异色是吗?人家全部退报,不可能。他在这个地方讲那想法,我们要讲的是那个,你那个观念,那个思维模式,你要去训练思维模式。

思维模式一正确,一正确,你兑现出来的相就会正确,现在今天台湾就是思维模式乱了,错乱了,不正确了,所以社会现象显现出来的都乱了。关键在这里。没有中心价值观,就在这个地方。

所以我们为什么要发起生命教育,就是建立这个中心价值观,它纯客观嘛,因为你的思维正确的话,那你所显现的相它就正确。你不要去推理,不要去推理。推理推到后来都歪了,推理是合理的推理嘛,你推理不可能不合理嘛。但是那就错的。

我们要的是,你的这种思维模式是正确的,好,对于任何一件事情,你都用这样的思维模式,它的结论就很正确。不是我怎么推,推到你那边去,从我这里推到那个相上去,那个推法不对。用这样推的话,大家都会推,为什么推到乱七八糟?

我们可以人这个地方看到。尤其每次选举的时候你就看到,这些人根本就乱来,为什么,因为他没有中心价值观。你可以从这个地方看得很清楚。所以这部分我们先了解它的重点。逻辑上面在运作的,那个思维模式是什么,在这个地方。内容你要怎么讲,其实并不重要。所以我们这个地方,可以看得很清楚。这已经非常核心了。

第六个,这个还是重重无尽,我们讲第六个就好了,再讲下去就雾煞煞,已经有够乱了。

他用色不异空,色是能缘起,空是所缘起,先记得。空不异色的话,空是能缘起,色是所缘起,记得,但是呢我们这两句,这两句通通要以色为能缘起。那第二句呢,怎么以色为能缘起?这个时候就是用所缘起,来验证能缘起。

第二句是这个意思,你要留意。你假如用片段的话,色不异空色是能缘起,空是所缘起,那第二句空不异色,空就变成能缘起,色是所缘起。对不对?这两句的话要这样才相等,可是现在不是,色不异空,色是能缘起,空是所缘起。那么空不异色呢,色也是能缘起,空是所缘起。

但是呢,它的关键就在于用反证的方法,所以第一句话是充分条件,第二句话是必要条件。必要条件就是以所缘起,来作为能缘起。那再看一看,这个所缘起变成能缘起以后,能缘起变成所缘起以后,他们是不是跟前面的,能缘起、所缘起相吻合?是这个样子。

所以它角色是有变化,可是它的本质是一样,因此这两方面,我们学数学叫作验证,我用能缘起、所缘起这样验证以后,那所缘起跟能缘起对调一下来验证。前面是求证,求证以后现在后面我来验证,验证证明也不错的时候,那这个命题、这个答案才叫正确。

所以现在这两句话的用意,是命题上面的一种求证跟验证,要去留意到。讲生命不讲逻辑,没有错,可是讲生命是比讲逻辑更逻辑,比讲逻辑更逻辑。

所以你看,生命本身是有些矛盾,有些矛盾,可是这个矛盾很美,很美。留意到吧,留意到吗?这个就是生命存在的状态。

这是第一句,色不异空,空不异色,我们对于这三个词,总共三个词:色,不异,它的文字相的意义,并没有跟各位讲,但是呢,你要能够抓到,这样的一个思维模式出来的时候,你的生命已经非常的活泼,你的生命能量已经相当相当的高。

    我们休息一下,再讲下面的部分。

《心经》中的禅 09

 

 

好,我们今天要看第二段,《心经》第一段,我们简单的跟各位已经讲过了,这个部分是一个修行的前提,一个通盘的考量,第一段经文的部分,也就是我们要常常这样的去思考、去探讨。

我们为什么进佛门?第一个阶段进佛门的人,他是跟民间的信仰拜拜一样,没有什么意义,反正有吃有保佑,有拜有保佑,有吃有走气,罔拜就罔保佑嘛。偶尔,那偶尔就是不小心,被你偷听到了,因为也不是你要听,所以叫作偷听到。有师父在开示,讲些故事,讲一些因果,讲一些警惕的,你若有所悟,若就好像有所悟,好像就是根本没有悟。不过呢,对你还是当头棒喝,慢慢慢慢的你在探讨为什么,在追求一个为什么。你发觉人生好像在这里面有个什么东西,慢慢慢慢我们就摸索进来了。

但是呢,我们还是被一个东西把我们遮住,我们似乎发现,我是假设,不管你有不没有,假设这样,一个走在正常轨迹上面的人,他会有这种状况,我们似乎发现这里面,有一个什么真的很好的东西。可是我们以感受不到,就好像人家常常请我们喝茶,我讲喝茶比较中性,假如说抽香烟,你就会觉得这个人怪怪的,怎么当师父还说抽烟。

人家会告诉你说这个茶很好喝,你就也喝了,那么怎么样?那你就很茫然的、也很无奈的说,好喝。对不对?怎么好喝?我实在讲不出来。那个听的人也说,真的好到讲不出来,你看看。其实你实在是根本就不知道,到底好不好喝,对不对?

尤其是西洋人,这西方朋友你请他喝茶,他实在是叫苦连天,那有什么好喝,既没有奶精也没糖,有什么好喝?为什么?因为你体会不到。可是你又会觉得很奇怪,人家为什么说这个好喝。有没有这种感觉?

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感觉,人家第一次请我喝高粱,我实在是真的这种感觉,他说好,这个酒好。我们也真的很好,一杯就喝下去,哇~~!这个叫作怎么样,他问我怎么样,我说,嘴巴被火烧到了。那个叫什么好呢,可是他说好。我实在是……,也只好跟着好了,因为人家那么诚意说这个好喝,那你只好,好了。好了以后,好几天我就很怀疑,好酒就是这样吗?这个问题你会存在,对不对?

现在佛法很好,那你到底有没有感受到?还是被高粱烫到一样,你要讲清楚。那一个无心的人他就退开了,这样拜一拜有什么好嘛。

我们真的看到很多人这个样子,所以常常跟各位讲说,有朋友初发心要学佛,你不要把人家吓坏了,不要一下子就倒高粱给他。什么叫倒高粱?要去买一尊佛像,一对烛台,一个香炉,然后受五戒这就是高粱。你马上会把他吓死。

那你要怎么样让他渐进呢?知道佛法是什么呢?好,你真的要学佛吗?真的要学佛第一个条件,家庭要和谐,夫妻、跟子女要相处得很好,做得到吗?做得到,才讲学佛。

夫妻天天都在演铁公鸡,没有佛学铁公鸡经,对不对?那你这个要讲清楚,学佛先从这里来。然后第二个呢,心情要保持一种很愉快。假如你要想修行的话,那就更简单,你会讲嘛会更简单,怎么简单?遇到挫折要很高兴,遇到顺境要跟人家分享,这个就是修行的开始嘛,对不对?

遇到挫折呢,要怎么高兴呢,那入修行的地方,遇到挫折会不高兴,不高兴怎么变成高兴,那就是修行,从这里下手。人家问你说修行要怎么修?南无阿弥陀佛,吃菜孤癖。那他怎么修?

你不要老是这样子,你从实质面给他,从实质面给他。真正去进行那个生命的改造,心灵的调整的那个部分。我们知道你会遇到挫折,你会遇到困难。那就是在遇到挫折,跟遇到困难的时候,你的修行从这里开始,真正用功的地方是在这里。

那教人家学佛没有问题吧,教人家修行更没有问题吧,这里面有没有仪式,有没有仪式?有啊,遇到问题,仪式就到了,对不对?但是那个仪式呢,绝对不是弄个佛堂,摆个架子,然后要穿海青搭曼衣。

那他一精进起来,全家人就会吓坏了,我们家里怎么突然间有一只黑鬼?尤其是三更半夜,为了省电,灯都不开,点两个蜡烛,那有一个穿的全身乌黑黑的,在那边晃来晃去。那你就可以知道,那种情境像什么。

像我们习惯是用红蜡烛,这个也是意识形态,你能不能用白蜡烛?你说,不行,那只有有人这样的时候,才有白蜡烛,你都不知道白色表示纯洁,对不对?用黑色可不可以?你说,哎呀,哪有用黑色的,怎么不行?表示坚定表示你发愿,没有人要。意识形态就带在那里,就只会用红色,这不是很奇怪吗?

这就告诉我们你要怎么去超越,我买了很多这种黑色的念珠,送给这些诸山长老,有人就在骂,在我背后骂,骂说我诅咒他死。我说我送他黑念珠,是怎么会诅咒他死,我也搞不懂。

有一天我在店里碰到老板,那老板说,师父,全台湾只有你跟我买这种念珠。我吓一跳,不想讲。怎么只有我一个买这个念珠?你想想看。为什么大家意识形态那么重?我说那我不要买黑的,我买白的,你有没有白的?他说,有。他说他不敢做,我说为什么?我总共只做这一条,卖了几十年还没卖出去。

一个修行人,还有这样的意识形态会障碍你,请问你,你要怎么修?你什么时候才会超越?这都不对,都不对,基本上你已经错了。我们要懂得去克服它,这些假如你都看不到的话,那你就不用讲了,就不用讲了。

你要能看得到,然后你会去随顺,随顺,那我看到黑色没人用,我为什么要戴黑色呢?我戴两个红的在这里,把它破功,对不对?那净耀法师每次碰到我,我带另外一条木串子,我说紫檀的。紫檀不知道怎么搞的,本来是黄色的念到后来变黑色的,功夫不错。他每次碰到我,你这是什么东西,这很漂亮,我说,你要吗?他又惦惦的,我想说找个同伴看他用黑的看看,他又不敢说。

为什么?这些都是意识形态的部分,我们要懂得习惯上是这样,这只是习惯,这不是真理,那你呢,你可以选择你的嗜好,或者跟习惯是对抗,那你叫作叛逆好了。可是跟人家相处的时候,你要懂得圆融,懂得圆融,不要起冲突。自己一个人,叛逆一点,你的存在比较真实,知道吗?存在比较真实。我跟你讲,你记得。

这个存在是什么,一般人体会不到,跟各位讲体会不到,生命的存在是什么东西,只有叛逆的人他才感受得到,叛逆的人。你要知道,叛逆是作意,不作意的叛逆不算,不作意的叛逆不算。他莫名其妙就叛逆起来,那个叫作从三恶道来。

从三恶道来到人间,他那恶道的习气还在,不适合于人间,所以他随时会抓狂,抓狂不是叛逆。叛逆就是他故意要跟你不一样,所以你注意看看,你家里有那个子女,他本来就是很好,一见到你就不好,那你就要留意。那不是他不对,是你不对,你!你啊!你不对。

因为他是作意叛逆,作意叛逆是在做什么?在寻求自我肯定,寻求自我肯定。他能够自我肯定,他生命的存在就得到确认,他自己的确认。跟各位讲,这是修行的起步,没有这个修行的前提,你没有办法修。

因为这是一种我执,我执,当他能够确定我执,这个假我的存在的时候,他要破这个我执才有可能,才有可能。你没有这个我执,你到哪里去破我执,你说嘛。

现在学佛人很糟糕的一件事,就是一进佛门,听师父讲不可以有我执。我都没有我执,人家请你吃饭,其实是不想吃,我们不能有我执,随缘,随缘。我随便吃,我随便吃,不要吃那么好,吃那么好叫我执。我告诉你,你不吃那么好,也是我执,知道吗?

这个你已经当作搪塞,交际的一种搪塞词,这个是不对的,你要留意。像这一类的情况,在佛门中很普遍的存在。

今天我们跟各位讲你了解了,整个修行的前提是什么以后,就是我们在前面讲,观自在的那个“自”,那个存在是什么。假如这个存在不存在的时候,那你根本没有办法“观”,那个自己也没有存在。自己没有存在的时候,你就不可能在菩萨道上,你知道吗?

自己你不能肯定,不能定位嘛,你要留意到这一点。那么在行的时候呢,行是一个本质,修行,尤其我们一开始讲,就要讲本质在哪里呢?它就是在确认这个存在,确认这个存在。

所以经文的第二段它首先提到,舍利子,这个“子”是讲舍利弗这个人。但是在这个地方是一语双关,这个舍利子指的是每一个修行者,他能够确认自己存在的那个存在,所以这个舍利子不一定翻成,说佛死后烧出来的那个舍利子,也不一定翻成是鹫子。这灵鹫山的鹫,鹫子,舍利子就是舍利的儿子,你就翻成那个舍利弗,也不一定这样翻。

你可以这样子,以从行者的立场来看,这是一个生命存在的状态,生命存在的那个状态,就是存在的状态。其实讲存在是不能再讲状态,存在的本身就是一种状态,你知道吗?存在的本身就是一种状态,我们现在为了跟你强调才重复语,存在的状态,其实这是矛盾的。

存在的本身就是一种状态,你有没有存在?说说看,你们有没有存在?有嘛,都不该……,这个佛教徒这样都不行,也不敢说我有存在,也不敢说我没有存在,我讲我存在可能会被骂,可是要讲不存在,又好像违背良心。这个都不行。

你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状态,可是因为你对存在不认知,所以我们才再讲重复语说,存在的那个状况其实就是那个,就是那个。所以你看,这种般若经典里头,它常常有这种重复语,重复语。

这个叫作双立,两种立,存在是立,存在的状况也是立,这个就叫双立法。从这个双立当中,让你去确认它的存在是这个样子。

那么舍利子以下这个四句经文,其实就是在做这种存在的确认,它说: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这四句,加第五句,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这个五句话,是在确认这一句,确认这个存在。

那么怎么确认呢?它就用这种双立法——两个立来确认。这个语言的表达方法,它是非常特殊的,我们在要解释这个理论之前,要把这理论的背景先告诉各位。

存在跟知道不一样,跟各位讲,讲生命就讲存在,讲大脑就讲知道。我们举一个例子,以我们的年纪来讲,那个将总统你都认识,不是认识,你知道,你只是知道而已。将中正也好,将经国也好,这两位总统我们都很熟,你说他存在不存在?你讲,他存在不存在,现在根本就不存在,对不对?可是你知道,你知道,知道呢,他就还没死。

大脑里头的将总统还没死,可是事实上呢他已经不存在,有没有?所以大脑是不是假的,生命才是真的,生命它的存在,这个东西的存在(一根木头),它就是一个生命,生命无所不在,就在这里,就在于存在,所以它才无所不在。

知识的东西是虚幻的,你说我,你说的我,只是知识的你,不是生命的我,留意到吗?佛法在讲的是先把这个部分,你要分辨清楚。所以当你一带动大脑活动的时候,那你根本就是知识的,都是假我。你只有不用大脑,用生命的时候,它存在才会出现。

所以站在修行生命讲存在的时候,那过去的东西其实不用讲,因为它不存在,不存在你还一直讲它干什么?你只是知道嘛。我知道有汉武帝,我知道有唐太宗,我知道有乾隆皇帝,都知道。你知道他就还在吗?你知道他,他并不在啊,对不对?

他是过去曾经存在过,曾经存在过,大脑会去记得他,那只是知识嘛。你先留意到这一点,所以一讲到存在的时候,我们就必须把这个部分区分出来。

跟各位讲,佛法讲到这里已经超过心理学,已经超过哲学了,你知道吗?你今天是哲学博士,你听了这个,你会惊叫一已,因为各位都是行者,所以叫不起来。我不知道你是听不懂,还是真的功夫这么高,知道吗?

你要是真的有哲学训练,有心理训练的人,你就会发现,这个东西他们没有办法区别。但是我跟你讲,我们已经讲的很清楚了,已经讲的很清楚了。所以我跟你讲,这是第一手资料,将来五百年、一千年以后,所有的哲学家,都有研究这个东西。诸子百家,这个理论可以列入。

你不要以为说,来这里听经很不值得,都听不懂,你们最好这一张照个相片,一千年后这些人都是在现场,听第一资料的。你要留意到。

大脑运作的那个状况,跟生命存在的那个状况,这几千年来,人类一直在处理这个问题,无法区别清楚。佛陀很清楚,这些修行成就的人很清楚,可是他要表达,表达不清楚。

今天我们跟各位讲,已经讲的很清楚了,这是你的福报,这一份礼物可以向你自己做交代,真的向你自己做交代,这一辈子没白来了,你可以感到很庆幸。假如这一个部分,我所讲的这部分,你能够感受得到,感受得到,这一份礼物,是你这辈子来这个人间,值回票价的地方。(鼓掌)

多少人类的精英在寻找这个东西,他在知识领域里头,他有那么高的成就,他为什么会茫然,他为什么会无奈,他一直要求证这个东西,他没办法。生命那是什么,他搞不清楚,

在这个地方能够得到解脱的人,他不会茫然,他不会无奈,你留意到这一点。

佛法它可贵、它殊胜也是这个东西,佛法并不给你赚钱,佛法也不会给你权力,佛法不是教你赚钱的,也不是教你漂亮的,也不是教你什么感情的。人家世间的书籍里头还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佛法里面没有这些东西,还告诉你不要黄金屋,不要颜如玉。对不对?

那佛法是给我们什么?给我们生命的价值跟意义,就在这个地方。所以你要能够去体会到,那个存在的那个状态,感受掌握到那个存在,生命的存在,这一点你拥有十个博士,还掌握不到,还掌握不到。

所以我们说,为什么要修行,修行在哪里,就在这个地方。能够把这个部分掌握的好,这是一个关键。我们把它的这个背景弄清楚以后,我们才知道说,为什么这个经典,要在这个地方下这功夫,用这五句话来说明。这不是我们一般讲的,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这样就好了。

大家都好像有概念,这种句子大家很喜欢引用,那你注意看看,引用的人不知道,他只是说这句子没有讲过嘛,太厉害了,所以呢,我也捡一下口水Copy两下,跟人家秀一秀,你不懂,我秀给你看,对不对?尤其碰到那真的从来没听过的,啊,你讲什么,我记一下,他高兴的要死,那这样的话没意义。你要了解它的真实义。

我们现在简单的跟各位来分享一下,它这里面是讲些什么。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这两句是一对,它为什么它要重复的讲?这就牵涉到逻辑学。假如我们讲色不异空的话,那是单向的,你必须再反证,再求证回来。既然色不异空,那不异色,这样才会吻合。理论要这样讲它才负责任,这第一个。

第二个,我们修行的人你有境界也是一样,我单方面看是这样,我还要再从侧方面再看一遍,反方向要再看一遍。

那你既然有了境界,我们前面跟各位讲,你那个是状况不是境界,你只是单向看到,你还没有侧面看。很多同修说,我遇到阿弥陀佛。我说那又怎么样?就遇到阿弥陀佛。你有没有遇到?其实你遇到阿弥陀佛,不只你遇到那一次,你遇到已经无量次。但是呢,没有用。为什么没有用?因为你没有反证嘛,没有反证。

阿弥陀佛无所不在,无所不在,给你看到又怎么样嘛?就算他跟你握手又怎么样嘛?对不对?那古代的礼仪说,他跟你摩顶,摩一下你的头壳又怎么样?你根本没有受用嘛,没有受用。知道吗?

那你要怎么证明说,这一个遇到的阿弥陀佛,是真的阿弥陀佛,就是有受用,要怎么受用呢?你看看,你怎么去反证。因为你每次碰到的时候,都啊~~啊就过去了。你碰到阿弥陀佛你要跟他讲说,佛陀,请你慈悲为怀,为我开示,讲一句我可以开悟的话。你讲,对不对?我愿意顶载奉行。

我相信我们每一个,不要说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就好了,他随便跟你讲一句,你一定抱回家,终生不忘。对不对?你为什么不会跟他要一句呢?要那一句就应该会开悟你。

我们常常讲,我就是没有福报生要末法时期,我要是有福报生在佛世时代,遇到佛的时候,佛就说,善来比丘,我就发须自落,证阿罗汉去了。对不对?那现在呢,你遇到佛了,好,那你请他跟你开示,让你马上证阿罗汉。可以吗?那这个才叫作真遇到,要不然我怎么知道你是作梦妄想,或者是你遇到了假的。

你看净土人念佛常讲,临命终时阿弥陀佛来接引的时候,你要先看清楚,看清楚,真的阿弥陀佛还是魔?怎么分辨是真的是假的,那你看他胸前卍是左转还右转。对不对?万一他的项链戴的不是卍字,是一个翡翠还是红宝石,你不就昏倒了。那你怎么判断真的假的?你怎么判断?所以这叫愚痴。

人家接你去,你就要去,人家叫你去死,你怎么不去死?什么叫阿弥陀佛?它有一个反证嘛,正面是遇到了,遇到只是一个条件,充分条件,再来必备条件。阿弥陀佛要带你去坐云霄飞车,到雅哥花园还是剑湖山游乐区去,你跟着去吗?那你也跟着去玩了,玩回来又怎么样?那有什么价值,什么意义呢?

不是吧,我们遇到阿弥陀佛说,你赶快带我去极乐世界,我想你大概不会跟他讲这个,你说阿弥陀佛,我家有够阿弥陀佛,我家那个很不听话,你看要怎样让他赶快好起来?对不对?

大概你是要把你的烦恼,要倒给阿弥陀佛嘛,是不是这样?你遇到阿弥陀佛说那最好,刚好遇到你,对不对?踏破铁鞋无觅处,我孩子怎么样怎么样,或者我老婆怎么样怎么样,你赶快把他修理一顿,叫他往生极乐世界。

大概你只是求这些。我不知道说我遇到阿弥陀佛以后,我要做什么,根本没有。所以这一种情况都不对。你看它两句很简单,已经把我们可能遇到的状况,讲的很清楚。这第一个。

第二个要跟各位讲,色不异空,这已经牵涉到理论里面的东西,色为能缘起,色这个东西是能缘起,能;空是所缘起,空是所缘起。那么换句话说,由色跟空之间的关系来看,色跟空没有分开,同样的,反过来,空跟色也没有分开。这两个是一不是二,先谈这个部分。

那一个能一个所的问题,你先要弄清楚。佛法不讲逻辑,不讲哲学,但是它的思考运作的时候,它是非常清楚的,非常清楚,绝对清楚,它不会跟你糊涂。可是我们在学佛的人,常常是含糊笼统。

这古来大德就常常警告我们,你不要含糊真如,笼统佛性。含糊,把真如含含糊糊讲过去,讲佛性你不要笼笼统统的带过去,人人皆有佛性,必当成佛。那什么意思?那废话。

那个究竟成佛道,你不要这样带过去,究竟到底是什么时候?要过无量阿僧祗劫以后,等你成佛以后,你的弟子又成佛了,你的弟子所度的弟子又成佛了,如是展转五百代以后,五百代,那个第五百个孙子,假设每一个,一个佛度他的弟子,那个弟子成佛假设要五百万劫,那么五百万劫成佛以后,再度一个弟子,那个弟子再经五百万劫,如是展转五百个弟子以后,那个弟子来才度你,你还要再经过五百万劫才会成佛。这样的话,有必要吗?

你已经经过五百万个五百万劫以后,你已经到三恶道去,不知道回锅多少次了,知道吗?已经不知道回锅多少次。在无量阿僧祗劫的阿鼻地狱里头,回锅多少次不知道。那你这个听闻佛法等于没有意义,没有意义。

我们要的是我这辈子要怎么成就,那你要把这个给弄清楚,那才真的的学佛。你不要想说死后签个什么生前契约,是不是?银行跟律师跟你保证念佛,那不保证你成佛。保证会跟你念佛,没有错,这生前契约是保证会跟你念,但不保证你会成就。你要留意到这一点。

所以我们在处理这种事情的时候,你要先把这状况弄清楚,在弄清楚这些状况的时候,你会发现一个状况,你会发现一种状况,我又弄错了。告诉你,当你有这种觉知,我又弄错了,你大概要弄错一百次,把你弄错的地方矫正一百次以后,一百种状况的错误矫正以后,那大概,你不开智慧你来找我,保证你开智慧,而且会开的非常灿烂,比它还灿烂。你知道吗?

你假如都没有这种感觉,对嘛,要这样才对嘛,人家讲的都要你认可的,那个不是佛法。那叫民间信仰,你不可能成就,因为你要是人家讲好话给你听。留意,你要真正的去体会,这个是你要弄清楚的地方。

第三个,我们再跟各位讲,为什么经典在这个地方,它要用色来求空?你要注意,这个叫作以色求空。这个就不是你大脑想像的,它是用色定起来,然后用空来验证,是这样子。所以色跟空这两个基本前提,是怎么跑出来的?这本身就是一大智慧。

我们搞了老半天,人生的领域里头,我们要描述一下一些状况,你都讲不清楚。现在这是大觉者,大觉悟者,他从他的生命体验里头,他举出这样的例子,一个色一个空,知道吗?

我们也看到很多人写很多的传记,你去注意看看,他那个传记里头,到最后能不能归纳出,他一生的晶片——生命的方程式?那个晶片有没有?没有。那写一堆在干什么?赚人眼泪,没有意义。重点不在这里。

你的生命走过这一生以后,你所留存下来的这个精华在哪里?色空两法就是精华,他已经归纳出这两个东西出来了,然后这两个东西之间的关系呢?那就晶片里面的纹路,对不对?那种关系,那么他用不异即是来看。你留意,这是第三个。

归纳出色空两法,就已经不简单了,更何况他把一切万法通通立出来,到最后统归于空,统归于空。那这是穷尽了人世间的一切,也因此他能穷尽一切万法,所以他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而他所知,不是我们所知的。我们说佛是万能的,那你一定说,那佛一定可以把石头变成面包,那个叫特异功能,你吃下去照样是不能消化,因为你吃下去还是石头,不是面包。你知道吗?

佛不是指那一种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不是指那个,他是就我们的生命状态当中,你所遭遇的状况,应该如何解决你的烦恼,这个他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特异功能所能展现的那一些,没有用。

我们这个例子都跟各位讲过了,在橄榄山上,耶稣曾经变魔术,把石头变成面包,圣经上的记载,那有个妇人抱着他的孩子,说你是万能的主,我孩子死了你应该把他救起来,他也很快,咻~~,死人就活起来了。请问你,那个人还在吗?还是照死不误嘛。那个救起来只是证明那个人歹命,一辈子人家死一次,他要死两次,对不对?好在他没再去找他第二次,否则他要死三次,对不对?

救活又怎么样?他还是要死。佛陀的智慧就不一样了,同样有个妇人,在舍卫国的时候去找他,我儿子死了,我只有这个儿子,我与他相依为命,那你必须把他救起来,万能的佛陀。

佛陀说可以,我可以把他救起来,不过有一个条件,你到舍卫国去,找任何一户人家,他家里都没有死过人的,你从那边拿一把米来,我就把他救活。

这妈妈很勤快的,就进入舍卫国里头去问、去找,当时有九十万户人家,她找了三十万户以后,她回到佛陀的身边,她跟佛陀说:佛陀我知道了,天底下没有不死人的家庭。有没有?她开悟了,她的烦恼解决了。这就是佛陀的智慧。

只有那些妖魔鬼怪才会把他变活,变活了,他还是要死。我们没有看过哪个人活到两千岁,有没有?哪个活两千岁,没有。那你再把他弄活要干什么?没有意义。所以要懂得生命的价值在哪里。

色身也不过是一法而已,从这一法你把它归纳过来。它是一法,也是空,留意,所以能够这样归纳,人世间的一切有为法、无为法,究竟法、不究竟法,通通归纳起来,色空二法。而究竟法、无为法只有一个空性,其它的通通是有为法,以色来代表一切万法。你要留意到这一点,它的作用。

那我们知道,它这样归纳以后,再来呢,就是它的关系了。第四个就是不异的这个关系。不异两个字你要怎么解释?其实我们讲到这个地方,它已经不重要了,已经不重要了。

有一本书你们不知道有没有看过,因为那个叫垃圾书,所以我看完就丢了。它写的色不异空的异不是这个异,《易经》的易。人家这样写,你怎么这样写?反正他听的人,反正不易空的易都一样嘛。

好了,这个是小事,你假如说,那个易跟这个异意思一样,那你要诠释那个部分,问题它是不变异,那就不一样。

另外有一个博士,是美国留学回来的,我要跟各位讲一下,高官,他是个高官,他说,色不异空,他说你看,佛陀这么厉害。我说怎么样?色情本来就是空的嘛。我说,你去死好了。他说,对,色就是色情。我说你不要那么色,好不好。

把色解成色情,他说现在世界这么繁荣,所以八大行业才这么兴盛,就是因为色不异空。你会不会跳楼?这都是胡扯。

我们不是说知识分子不能读佛经,但是这种读法实在,不止摇头,大概会把头都给摇掉。

我们要了解到这个关系是什么,名相你要怎么去处理,我们是讲说,虽然到这个地方,并不是挺重要的,可是你不能那种差错,不能那种差错。你在解释上,不管是关系词也好,或者主词、受词也好,你做什么,有一点点差异,那是个人的证量问题,我们讲你的认知问题,这个不必太过于去吹毛求疵。可是你不能太离谱,色变成色情,不异变成变易,那变易就不叫不异。

所以这个地方,除开是这一类的过失以外,其它的诠释,我认为那个无所谓。我个人在这个地方,对于这内容的那个一些差异,我也不太介意,我不介意这些。这是各位要留意的地方。

我们要跟各位讲的是,一个比较全面性、比较宏观的问题,就是色空之间,它有这样的一个不异的关系。从正面来讲,我们通常,这两种关系是分一个充分条件,一个必要条件,是这两个。从充分条件来讲,它色跟空有不异的关系,那么从必要条件来讲,空跟色也有不异的关系。为什么要这样讲,这就第五个部分。

以色为主的话,色为能的话,那么空是所,那么色不异空它两者,从这个立场讲过去,我就是你,那从你那边讲过来,你就是我。那就不一定,就不一定。

我们注意看看,法律上有很多这种状况,这是很不公平的,先生名下的房子要去贷款,先生盖章就可以,太太名下的房子要去贷款,还要先生盖章才可以,有没有?这里面就发生这种状况,单行的这一部分,先生这部分的房子要怎么处理?先生做决定,太太可以不负责任,而且也没有权力过问,这是一种状况。可是反过来太太的房子,要处分的时候,要先生同意。

这种状况就发生了,不是《心经》逻辑上的问题,这个是人为,人为意识的东西,法令来讲这种关系就很不公平了,很不公平。我们可以从这个地方看,这个经典的这个地方已经告诉你,那一种思维模式是错误的,不是那件事情错,你的观念的想法就不对了,那种想法,那种讲法,就不对了。事情本身是另外,这个本体一错的话,你的标的那个事情,那当然是错的嘛。

可是我们现在的问题,为了那个标的的问题,把这个观念想错了,想错了。而这种东西你去看报纸更多,错得一塌糊涂,为什么?这个社会就是没有这种中心思想,这个就是中心思想。

色不异空,空不异色的这种想法,不是这两个事情,你在报纸上头条新闻登出来说,色不异空,空不异色是吗?人家全部退报,不可能。他在这个地方讲那想法,我们要讲的是那个,你那个观念,那个思维模式,你要去训练思维模式。

思维模式一正确,一正确,你兑现出来的相就会正确,现在今天台湾就是思维模式乱了,错乱了,不正确了,所以社会现象显现出来的都乱了。关键在这里。没有中心价值观,就在这个地方。

所以我们为什么要发起生命教育,就是建立这个中心价值观,它纯客观嘛,因为你的思维正确的话,那你所显现的相它就正确。你不要去推理,不要去推理。推理推到后来都歪了,推理是合理的推理嘛,你推理不可能不合理嘛。但是那就错的。

我们要的是,你的这种思维模式是正确的,好,对于任何一件事情,你都用这样的思维模式,它的结论就很正确。不是我怎么推,推到你那边去,从我这里推到那个相上去,那个推法不对。用这样推的话,大家都会推,为什么推到乱七八糟?

我们可以人这个地方看到。尤其每次选举的时候你就看到,这些人根本就乱来,为什么,因为他没有中心价值观。你可以从这个地方看得很清楚。所以这部分我们先了解它的重点。逻辑上面在运作的,那个思维模式是什么,在这个地方。内容你要怎么讲,其实并不重要。所以我们这个地方,可以看得很清楚。这已经非常核心了。

第六个,这个还是重重无尽,我们讲第六个就好了,再讲下去就雾煞煞,已经有够乱了。

他用色不异空,色是能缘起,空是所缘起,先记得。空不异色的话,空是能缘起,色是所缘起,记得,但是呢我们这两句,这两句通通要以色为能缘起。那第二句呢,怎么以色为能缘起?这个时候就是用所缘起,来验证能缘起。

第二句是这个意思,你要留意。你假如用片段的话,色不异空色是能缘起,空是所缘起,那第二句空不异色,空就变成能缘起,色是所缘起。对不对?这两句的话要这样才相等,可是现在不是,色不异空,色是能缘起,空是所缘起。那么空不异色呢,色也是能缘起,空是所缘起。

但是呢,它的关键就在于用反证的方法,所以第一句话是充分条件,第二句话是必要条件。必要条件就是以所缘起,来作为能缘起。那再看一看,这个所缘起变成能缘起以后,能缘起变成所缘起以后,他们是不是跟前面的,能缘起、所缘起相吻合?是这个样子。

所以它角色是有变化,可是它的本质是一样,因此这两方面,我们学数学叫作验证,我用能缘起、所缘起这样验证以后,那所缘起跟能缘起对调一下来验证。前面是求证,求证以后现在后面我来验证,验证证明也不错的时候,那这个命题、这个答案才叫正确。

所以现在这两句话的用意,是命题上面的一种求证跟验证,要去留意到。讲生命不讲逻辑,没有错,可是讲生命是比讲逻辑更逻辑,比讲逻辑更逻辑。

所以你看,生命本身是有些矛盾,有些矛盾,可是这个矛盾很美,很美。留意到吧,留意到吗?这个就是生命存在的状态。

这是第一句,色不异空,空不异色,我们对于这三个词,总共三个词:色,不异,它的文字相的意义,并没有跟各位讲,但是呢,你要能够抓到,这样的一个思维模式出来的时候,你的生命已经非常的活泼,你的生命能量已经相当相当的高。

    我们休息一下,再讲下面的部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