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江灣機場的前世今生【圖文】

2017-06-19  還舊樓主.
 
    你知道江湾机场,但你知道江湾机场的前世今生吗? 
    江湾机场在哪里,谁也不知道,自从九十年代初动迁到中原地区后,在1999年夏天的一个下午骑自行车从五角场淞沪路骑到底,那时还没有闸殷路(闸殷路路名地图上是有的,可现场是一片高高的垃圾山,无路可走)。
  从淞沪路进去,朝北穿过西侧有部队厂房的机场里面的淞沪路延伸段,再向北骑,后沿着一条沙土小路朝东北走,两旁都是半人多高的草丛,隐约看见草丛后的小河,记得穿过一处废弃的一排房屋后,小路成了一条浅河,骑着自行车在水里过,向东拐个弯,小路又出现了,再骑过去向北,看见东面不远处有一片北部被水淹没的水泥地坪,长两百多米,宽一百多米,一看,大概是原机场的跑道了,靠南部无积水处有小车在练习开车。
    再沿着跑道西侧小路向北,翻过新建的殷行路西端的土丘,再朝西走,又看见一大片水泥地坪,而且延伸很长,估计有两三百米,宽近五十米,上面长有稀稀拉拉的草丛,这大概就是当年的江湾机场的主跑道,停下后,走在废弃的跑道上,走走看看,周围一片空旷,安静极了,望着远处,向北是一片芦苇荒草,向西是荒草后的逸仙高架,向东北也是一片荒草,还有小河浜,向东南是一片废弃积满水的水泥地坪跑道,抬头望天空,云层呈带状,夕阳在云里时显时出,望四周,只有我一人在此,感到自己真的在环抱大地,真美!
  现在估计机场跑道大致在今新江湾城的政和路西侧,淞沪路东部(跨殷行路的西北-东南方向两侧),机场东北有一条小路叫机场东一路,向内走就能走到闸殷路(今国伟路附近),过一座护场河小桥就到闸殷路了。可是进去一段时间发现路被水淹了,只能回头走到新建的殷行路,当时殷行路自世界路向西修至今明山路(政和路附近)(当时还没有明山路和政和路)。之后推着自行车翻过一个小坡,向东就是已修好的殷行路,除自己外空无一人,骑自行车延殷行路向东,南侧有稀疏树木和大片的一人多高的荒草,荒草后面有小河,北边为一片刚刚种植的人工林木,过了政悦路,就又回到人间世界来了,这是人生第一次到江湾机场。
     2003年到殷高路逸仙路去,抄近路骑着自行车从殷行路进去,到尽头看见新修建的明山路望南已通,就骑了下去,看见东侧原机场跑道大部分没有了,只剩下一小部分,为一个基建单位的临时场地,刚修建的明山路空无一人,明山路到底是规划的殷高路,当时还没有殷高路,只有一条两米宽的土路,向西通往淞沪路机场中路,机场中路(淞沪路)口有个横杆,该处以西为部队所有,横杆一直横着,横干东北边有个土包小道,只能一辆自行车推行通过和行人通行,机场中路两侧全是外地人办的小工场或租借的房子,里面还有集装箱仓库,路宽不到7米,集装箱卡车开来,铺天盖地的灰层扑面而来,行人和自行车赶紧躲开,沿着机场中路向西到底就是国权北路。
    讲到江湾机场,就要说到殷行镇。
 
 
    殷行镇原属宝山,一九八四年划归杨浦区。
    殷行镇,又名殷家行,名称来自明朝人殷清。
    殷清,字西溪,松江府上海县人。明正德年间任上林苑录事。嫌官小没劲,弃官返里从商。他看好虬江这一片土地的发展前景。在此开店形成集镇,称为殷行镇。
    殷行地在衣周塘内,东西一大街,长不及一里,最盛时有三里长。袁长河直贯其中。大小商店四十余家,早市寥寥,日晡(晡,音bu ,申时,即下午三到五点)以后,始行交易。凡茶蔬鱼肉,均于隔日购备,虽盛暑亦然,故称“夜市”。
 
地图上比较清晰的殷行镇图
 
    殷行镇最盛时,东西向镇街有三里长。殷行镇上建有葛尚书庙、白衣庵、玉泉庵、信民庵、鹅艬土地庙、江申土地庙、文昌阁等。可见当时人烟何等稠密。清乾隆以来,沿用原名,称“殷行厂”、“殷行乡”、“殷行区”。境内有东西流向的六条河流;南北向有随塘河。河流多淤塞不通,遇暴雨即泛滥成灾,天旱又难以引灌农田。
    殷清富甲一方,但乐善好施。明嘉靖元年殷行地区遭受灾害,殷清出粮六千担賑灾民。但又不愿显名邀功,便号于众曰,有能负土舍后者,以粟易之。灾民知其善意,纷纷背负肩挑送土堆山。麦收时节,土山堆成。又依乡名命名曰:“依仁山”。
    殷清以善举庇护了一方百姓,让灾民度过了荒年。
    嘉靖四年,又逢天灾,殷清则开仓济贫。明代邱集在《依仁山记略》一文中称,父老语往事,相与流涕,引子孙拜西溪翁遗像。
    殷清的善举,让灾民度过了荒年,又为宝山增添了一个景观。
 
图为1851年殷行镇
 
    宝山县历史上曾有过两座山。
    一是明永乐十年(公元1412年)平江伯陈瑄在清浦寨堆起的宝山。二是明嘉靖元年殷清在殷行镇堆起的依仁山。陈瑄堆起的宝山存世一百六十九年,但那山毕竟在江东清浦(浦东)。而殷清堆起的依仁山在殷行镇,据清代《光绪宝山县志》记载推算,依仁山至少存在了三百多年。
    殷清去世后,筑墓依仁山。山在殷行镇东侧。
    殷行镇南有明朝参政侯尧封祖坟,名园沙墓。后来的浣沙村,浣沙浜即由园沙谐音变化而来。浣沙浜现还有明万历年间的古银杏树一棵,树高二十多米,已有四百多年的历史。浣沙浜已填,即今安波路。
    侯尧封的孙子侯峒是明末抗清英雄,侯峒与二子皆被清兵杀害、枭首于嘉定城。清代文人刘玉田《过虬江望侯氏三忠墓》诗云:
    残碑零落见荒阡,忍对行人说往年。
    热血尽拼埋碧草,栖鸦空复噪寒烟。
    曾余胜国孤臣恨,已沐兴朝圣主怜。
    曲折虬江回流处,暮潮呜咽白杨边。
 
    民国二十六年时(公元1937年)侯墓还有荒冢十多座。有翁仲、石兽散卧草树间。日军侵占殷行后,曾掘墓盗宝,盗走了墓中的木乃伊,墓前的翁仲、石兽,还有明代著名书法家董其昌所书的石碑。
    原殷行镇的位置在江湾机场的东北端,今闸北电厂西南。
    民国初期,殷行镇还是殷行镇。由于腹地宽广,交通便利,殷行地区开始走向城市化。民国十五年(公元1926年),闸殷路建成商办闸北水电公司。民国十九年(公元1930年)建闸北发电厂和开成造酸厂。民国二十七年(公元1938年)前,殷行镇为乡、区公所驻地。
    然而这一切在1939年变成了历史。
    民国二十八年(公元1939年)有四百余年历史的殷行镇毁在日军手中。侵华日军从虬江码头登陆、沿途居民,惨遭杀戮。
 
 
    日军在这方圆七千亩的地方建了江湾机场。当初的江湾机场是远东最大的军用机场,飞机可以从各个方向起飞,跑道宛如英国米字旗。
 
拆殷行镇建江湾机场
 
江湾机场位置图
 
江湾机场位置图
 
江湾机场位置图
 
 
2004年拍摄机场废弃后剩余的水泥跑道
 
    殷行镇及其四周六十八个自然村,民房四千九百另三间,小学一所,庙宇、祠堂六处全部被日军焚毁,沿江滩地被日军占为海军农场。
 
日军入侵
 
 
    村民被强行驱逐,数以千计的村民流离失所。民国二十二年(公元1933年)九月时,殷行镇有正户三千六百二十九户,附户三千四百二十五户,共四万二千二百十九人。至民国二十九年(公元1940年)居民减为四千一百三十户,共二万另一百十四人。人口的锐减,是日军杀戮无辜和强行驱逐村民建造机场所致。
 
 
 
 
    古镇殷行的消失是日军侵华罪行的铁证。
    历史就是这样,既已发生就无法改变。日军对中国施行的暴行真是异常愤慨,同时也对殷行的消失感到深切的遗憾。
    小时候只知道江湾机场是解放军的,后来长大了才知道解放前是国民党的,再后来才知道这个机场是日本人入侵上海时建的。原来这里有个殷行镇,1939年侵华日军强行圈占民田,将这个镇拆平,建起当年远东最大的军用机场,飞机可以从各个方向起飞,跑道宛如英国米字旗。当时机场占地7000亩,有4个指挥台,跑道长1500米,用三合土与沥青混合浇铸。跑道成字形,飞机可以从各个方面起降,机场地理坐标31°19′51″N  121°30′28″E。
    日军将殷行镇夷为平地建立江湾机场。而日军侵入上海后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上海城市格局发展的轨迹,今天以殷行镇的变化为参照,为您带来格局变迁。
    造江湾飞机场的前第7年,1932年,日本人发动一二八事变,在闸北虹口大打出手,然后再打江湾和吴淞,指挥日军的海军陆战队司令部就在现在的虹口足球场不远,靠近四川北路。
    造这个飞机场的前第2年,1937年,八一三淞沪会战,从 8月13日打到11月12日,中日双方参战军队超过一百万人,日军25万,伤亡4万,中方国民党精锐部队75万,伤亡25万。日本军舰的大炮炮弹与航空母舰起飞飞机的炸弹将闸北、虹口、杨浦几乎夷为平地,大场、月浦、吴淞、江湾成为血肉磨盘。冯玉祥说:“我们的部队,每天一个师又一个师投入战场,有的不到3个小时就死了一半,有的支援5个小时死了三分之二,这个战场就像大熔炉一般,填进去就熔化了!”
    三个月的淞沪会战改变了上海城市格局发展的轨迹,从此,闸北、虹口、杨树浦、吴淞成了下只角,上海城市的精华完全集中于苏州河以南的租界地区。
    抗战胜利后机场由国民党军队接管。二战期间(1942-1945),美军第十四航空队(飞虎队)对驻扎在江湾(Kiangwan)机场的日军进行多次轰炸。战后,该机场也是美国航空技术服务指挥部上海航站驻地,该机构在194510月成立,监督管理被在中国缴获的日本飞机。 19471231日美军撤离江湾机场。
 
旧江湾机场
 
旧江湾机场大转盘、四站连、航材仓库、南头值班分队宿舍
 
旧江湾机场地勤大楼、修理厂、北机窝、飞机停机坪
 
旧江湾机场跑道北头停机坪
 
旧江湾机场跑道东侧的场务连和三个机库
 
旧江湾机场跑道南头和南机窝
 
    建国后由中国人民解放军接管,经改建成为亚洲占地面积较大的机场之一,并归空军航空兵部队管理使用。装备歼-8II战斗机。19946月起江湾机场正式停飞,1997430日机场用地交还上海市人民政府。原址将进行城市规划建设。
    杨浦区是1945年建立的,当时叫杨树浦区,1949年(一说1950年)改叫杨浦区。从老的地图看,杨浦区的北部界限是1922年造的翔殷路(据说用引翔区和殷行区各一个字组成,从1928年地图看,应该是两区交界,这两个区现在大部分是杨浦区),现在翔殷路上的第二军医大学原是47年建立的国民党国防医学院。杨浦与宝山之间的地带划过来划过去,要弄清楚蛮费脑子的。
 
 
     该图拍摄提起为2010年,这房子现在还是解放军使用着。也是奇怪,日本人当年在中国的军事建筑,现在往往还是军事管制区,是因为建筑的质量好还是地理位置好?
 
说明牌就嵌在墙上,这条是黄渡路,与四川北路平行,走出去就是411医院
 
 
    这个建筑确实很怪的,整个一个口字型,里面是个大操场,外面找个门也困难。这是四川北路与东江湾路的交界口,东江湾路1号。32年的一二八事变与37年的淞沪战役,都是这里开始的,换句话说,江湾飞机场也是从这里开始的。
 
卫星地图上这个建筑的口字模样
 
秦始皇的年代,上海还在大海里,嘉定、闵行已经上岸了
 
 
     1928年(民国十七年),杨浦区的北块叫殷行区,有殷行镇。已经有淞沪铁路。
 
 
     1952年杨浦区非常小,其余的叫榆林区(榆林路附近)和江湾区。那时的上海被江苏包围着。
 
 
    1956年杨浦变大了,估计北界在翔殷路,宝山嘉定叫北郊区。江苏省还是包着上海。
 
 
    1960年的地图宝山县里划出吴淞区,上海从江苏省包围中解脱,与浙江交界。
 
 
     1966年文革时期吴淞区又没有了。
 
 
    1981年吴淞区又出现了,到88年撤销。这时候五角场和殷行地区还是归宝山县,84年划归杨浦区。
 

     1991年杨浦区地图上的江湾机场范围属于宝山县。
 
2007年江湾机场地图
 
 
    占地10平方公里的江湾机场,江湾机场跑道大致位于明山路两侧,西北东南方向,跨殷行路南北。
    现在的杨浦区,新江湾城街道将江湾飞机场全部划进。
    江湾机场已不复存在,上海却依旧在时间的流里成长变化。也许这就是历史,用来回忆纪念,过去的已经远去。
    上海江湾机场(Shanghai Jiangwan Airfield)曾经是日军侵华时建的远东最大机场,长期以来是军事用地,解放后是空军航空兵(空四军)第二十六师驻扎的军用机场,1994年,空军航空兵部队迁往上海崇明机场后江湾机场关闭废弃。19946月正式停飞,1997430日机场用地正式交还上海。
 
荒草与芦苇的世界,人在其中基本看不见。(20041月)
小河中芦苇中不时有小动物的跑动   (2004年1月) 
 
原淞沪路东侧、机场中路东南大绿岛边的小河  (2004年1月)
 
当时最主要的湿地已经栏上铁丝网  (2004年1月)
 
不用说明了,但只有0.2平方公里  20041月)
 
左边大树里是机堡,但是走不进去,太难走了(2004年1月)
 
2004年需要完工的施工告示  (2004年1月)
 
这是上海城投公司承建的  (2004年1月)
 
机场跑道   20041月)
 
已经建成的道路   (2004年1月)
 
 
    2011年版上海城区交通图,十号线以西(左边)是部队的,已经在大批建设商品房,十号线以东(右边)是上海城投公司,北面是复旦大学新校区,靠十号线终点站。
 
 
    军事区域造起的商品楼,4万一平米,每套1千万左右,在淞虹路殷高西路口。(2011年9月)。现在最起码翻个倍。
 
 
    这样的1千万一套的房子,楼下就是地铁10号线。(2011年9月)
 
野趣盎然的小径,现在已看不见了。
 
骑着自行车,在空无一人的小路上溜达休息。
 
大片的草地,现已没有了。
 
 
    镜头拉近的浦东环球中心、金茂大厦和东方明珠,右边是五角场复旦大学的双楼,现在该地块成为高楼了。
 
 
    镜头拉近的浦东环球中心、金茂大厦和东方明珠,右边是五角场复旦大学的双楼现在该地块成为高楼了。
 
仿造的茅棚,现已没有了。
 
多漂亮的湿地!现在已看不见了现在该地块成为高楼了。
 
池塘里的浮萍,现在已看不见了。
 
色彩斑斓的植被现在已看不见了。
 
虽是人工打造,还是有些野趣,比那个新江湾城公园好多了,现已没有了。
 
如果整个新江湾城的9平方公里都是这般打造现在已看不见了。
 
  由于长期以来人为干扰相对较少,而1994年后更处于废弃状态,江湾机场慢慢恢复了自然生态。上海现存的四种生境,湿地生境、林灌生境、农田生境和城镇生境,在江湾机场都有。上海本土的北亚热带植被正在茁壮成长,昆虫、鱼类、两栖、爬行动物、鸟类、小型兽类正在欣然回归。也有人依靠这里的生态发家致富。大约有数百人之多的外来人员,有捕鱼捉虾的、捕鸟的、开荒种地的、割芦苇的、采金银花的,他们以这块地为生,据保守估计,每年至少有300万元的经济收入。
  现在江湾成为上海市区唯一一块自然生态"绿宝石"。江湾新城城区中规划了江湾天地、复旦大学江湾校区、新江湾城公园、自然花园、都市村庄、知识商务中心等六大板块,以及生态走廊、文化中心、极限运动中心等特色生活配套。杨浦新江湾城作为一个以中、高档住宅为主的知识型、生态型大型花园式国际社区,在第三代国际社区的建设中备受瞩目,比肩之前的古北与联洋。以"生态、人文、信息、低碳、资源"五大指标为评判体系的国际化社区标准论,决定了新江湾城土地的稀缺性和价值空间。
 
江湾新城
 
静静的“天鹅湖”,现已没有了
 
穿越沼泽,现已没有了
 
“桑树王”,现有没有不知道了
 
好大一片湖泊,现已没有了
 
都市中的“绿宝石” ,现已没有了
 
 
 
 
  空军江湾机场留用土地二期(副中心用地)市政工程内的主要道路:
  殷高东路:国安路~淞沪路段,城市主干路,长约272.23米,红线宽度50米,双向6车道;
  国舟路:国安路~淞沪路段,城市支路,长约197.12米,红线宽度24米,双向2车道;
  民府路:国安路~淞沪路段,城市支路,长约181.36米,红线宽度24米,双向2车道;
  国航路:国安路~淞沪路段,城市支路,长约222.66米,红线宽度16米,双向2车道;
  三门路:国安路~淞沪路段,城市支路,长约351.09米,红线幅宽度25米,双向2车道;
  国霞路:国舟路~政高路,城市支路,长约924.81米,红线宽度16米,双向2车道;
  政恒路:国安路~淞沪路段,城市支路,长约411.95米,红线宽度16米,双向2车道;
  政高路:国安路~淞沪路段,城市支路,长约461.24米,红线宽度16米,双向2车道;
  国亮路:政高路~政立路段,城市支路,长约152.35米,红线宽度16米,双向2车道;
  国通路:政高路~政立路段,城市支路,长约156.7米,红线宽度16米(局部40米,近政立路段),双向2车道。
  总共10条道路,合计总长约3.33公里。
 
复旦新校区(2011年3月17日摄)
 
摄于规划抚苏路(2011年3月17日摄)
 
摄于规划抚苏路(2011年3月17日摄)
 
摄于规划抚苏路(2011年3月17日摄)
 
 殷行路政和路(原机场跑道位置)(2011年3月17日摄)
 
复旦新校区(2011年3月17日摄)
 
复旦新校门口(2011317日摄)
 
国帆路(2011317日摄)
 
国帆路看闸北电厂(2011317日摄)
 
国帆路边的河(2011年3月17日摄) 
 
国帆路新江湾城路桥看闸北电厂(20113月17日摄)
 
国帆路河边(2011年3月17日摄)
 
国帆路2011317日摄)
 
新江湾城路(2011317日摄)
 
新江湾城路旁(2011年3月17日摄)
 
新江湾城路2011317日摄)
 
新江湾城路底,围墙外是铁路和军工路2011317日摄)
 
殷行路淞沪路2011317日摄)
 
 殷行路北淞沪路2011317日摄)

殷行路西,通往何家湾路的便道,现为辟通的殷行路(2011317日摄)
 
殷行路西(2011317日摄)
 
自行车停在殷行路西(2011317日摄) 
 
 淞沪路(国帆路口)(2011年3月17日摄)
 
淞沪路近国帆路)复旦新校2011317日摄)
 
淞沪路(殷行路北)(2011年3月17日摄)
 
国江路2011317日摄)
 
国江路2011317日摄)

殷高东路北侧,政青路口朝西向北(2015年10月17日拍),未来的河道。

2015年10月17日拍摄,殷高东路与国权北路还没有打通
 
2015年11月8日殷高东路与国权北路正式开通日的下午拍摄
 
 民府路国青路西侧机场护场河
 
民府路国青路西侧
 
民府路国青路西侧机场护场河
 
殷高东路一角
 
殷高东路
 
殷高东路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