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几年微电影中的佳作,不看是你的损失

2017-06-19  新华书店...

关于微电影,有人说它是快餐式电影。


相比传统电影,有些微电影剧情交代难免仓促,成本的限制,制作不够精良,总感觉上不得大台面。


影哥倒是对微电影情有独钟,它短小精悍,尤其在创意方面,更容易擦出新火花。


《盲钻》



这部《盲钻》,称得上微电影中的一部佳作。


导演何文超最初通过《花腰新娘》、《我的教师生涯》为影迷所识。



作为80后新锐导演,何文超集编剧、导演、剪辑于一身,近几年接连奉献了多部优秀作品。


《盲钻》,是她继《下一个》、《何小光的夏天》之后,第三次入围釜山国际电影节



顾长卫担任艺术指导,张译、梁静影帝影后携手,零片酬出演该片。


这也是张译第二次接拍微电影,之前由他主演的《刷车》,播放量突破500万,受到业界一致的好评。



而梁静接拍这部作品,就是受到《刷车》影响:


我看到《刷车》时就想张译竟然能演成这样,在微电影里演员同样可以大放异彩。



《盲钻》讲述的是一个道德与欺骗的故事,剧情紧凑生动,观影时具有强烈的代入感。


影片开始,一个女人在精心装扮,挑选饰品,涂抹指甲,描画妆容,老唱片的曲调在空旷的房间里回响。



女人站在镜子前,搭配合适的帽子,这时,门铃响了。



是修水管的工人,拎着工具箱,帽檐压得低低的,遮着半边脸。



音乐早已关掉,只剩下时钟滴答滴答地摇摆,房间里,莫名弥漫着一种紧张诡异的氛围。



女人在外间屋子来回走动,坐下也带着局促不安。


梁静的表演很生动,顾盼的眼神,不时拨弄指甲的动作,也在刻画着女人此时的心境。



水管工在里间屋子修理水管,一边咬着小手电筒,一边准备着工具,这时,张译还带着帽子。



等到修理水管,他先是把帽子摘掉,然后才开始干活,这个细节,很写实。



而这个看似不经意的举动,却是一个伏笔。




就在张译修好水管,拿回帽子时,一个首饰盒掉落,剧情出现转折。



一个刚刚在物业工作三天的维修工,一套昂贵的珠宝首饰,这组对比本身就很扎眼,带着讽刺和偏见。


处理这处情节时,张译的表演拿捏得恰到好处。


珠宝掉落时,维修工先是抬头确认是否有人看见,而后一手小心翼翼地捡拾珠宝,放在另一只手上。




这个捡拾的过程,也是维修工心里自我掂量的一个过程。



张译的表情变化,从最初的惊慌,到掂量之后对现实的妥协,嘴巴一抿一松的细节,很抓人。



就在维修工准备把珠宝放回原处时,更多的珠宝出现在眼前。




抚摸珠宝的小心翼翼,意识到修理水管时,脸上有喷溅的水花,用手拭去一次之后,又用袖子再一次擦拭。


张译的表演很稳。




尽管这些珠宝充满诱惑,而维修工却独独对一个钻石戒指爱不释手,套在自己的指头上,不停地抚摸察看。


就在这时,女人在门口站立。



两人静静注视对方,看到维修工将手放到背后,缓缓拿起扳手,女人慌忙做出反应,手扶着墙走到梳妆台前。



拿起梳子,一边轻轻地梳理着头发,一边问着:师傅,什么时候能完?


对的,她装成盲人。


看似离散的眼神,又带着难掩的惊恐。



走出房间,女人慌忙报警,电话接通前,维修工下楼,女人迎来自己的第二次危机。


就在她继续装盲人签字确认时,家里的男女主人回来了。



不得不说,导演很会抖包袱,一层一层,直到出现这个极其尴尬的境地。


一个是趁女主人不在,将自己改头换面的保洁工,一个是带着偷窃企图的维修工。


面对维修工和回来的女主人,保洁工要继续装盲人,而她身上,还穿戴着一身的尴尬。



影片的镜头运用,营造出一种惊心动魄的氛围,剧情的多次反转,令影片悬念迭起。


构图方面,也很有深意。


维修工被发现时,出现两个维修工,一个是他自己,一个是镜子中的他。



当保洁和维修工在地铁再次相遇,扶手将影片画面切割成两个部分。


同样身处底层,却处于两种不同的境地,这是人性与人性的对弈。



全片充满着人性的碰撞。


修理工与保洁,所代表着的柔软与刚硬。



保洁与修理工,与珠宝、男女主人,代表着的两种社会阶层。


房间从无声到有声,灯光的明暗。



保洁装扮前后,处处,皆是鲜明的对比。




就像网友@章句小楷所评:


她假装看不见的,和他最终看见的,都是不堪的真相。


当自身丑陋的一面,被曝光在别人的眼光之下,这种对视,究竟包含着哪些意犹未尽的东西?


也许现实,就像一辆轰鸣前行的列车,由不得视而不见,更不能假装听不见,而那些被欲望掩盖住的,又该何去何从?

听说评论区撩影哥的,都找到了对象,

撩完别忘点zan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