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意挣扎是选择 / 知识学习 / 你恨命运不公时,有人连活着都是奢望

   

你恨命运不公时,有人连活着都是奢望

2017-06-20  愿意挣扎...

以笑的方式哭,在死亡的伴随下活着。——余华《活着》


 作者  ▎蔡尖尖   主播  ▎茶茶

你恨命运不公时,有人无法活着

来自和书

15:02

♂点上方绿标即可收听主播朗读音频

如遇音频卡断可直接下拉到阅读原文收听


大家好,今天我们将一起共读《活着》的第四部分,即本书的第127-166页。


经过前面的阅读和思考,相信我们对书里的人物有了更深刻的理解,我们可以带着几个小问题继续阅读旅程。

 

1、福贵说的做人四条,分别指的是什么?

2、春生为什么还是要死?

3、家珍的去世,为什么不再着墨重点描写?

 

我们因为有庆的离去,悲伤得久久沉默,需要一个短暂空档来恢复呼吸。到了这里,作者很人性地给读者一次呼吸的机会,甚至用插科打诨来缓解这种凄凉荒芜的感觉。

 

与我们的感觉相反的是,现在的福贵,他并没有特别悲伤,甚至还笑嘻嘻地讲了一段自编的人生哲理:“做人不能忘记四条,话不要说错,床不要睡错,门槛不要踏错,口袋不要摸错。”

 

当作者提出要他继续讲述自己的时候,他有些感激,因为自己的身世被倾听且重视感到喜悦。这对于他来说,已经就是他情感另一种形式的告慰和被理解。

01

 

福贵一家的命运,就像是海上随波逐流的一条船,有时逆水行舟,有时又被风吹雨打,但也不是没有风和日丽,顺风顺水的日子的。只不过他的风浪波谷实在太大,振幅通常超过了我们的接受范围。

 


仔细想想我们自己的生活,不也一样是在这种波峰波谷的起伏中,慢慢长大,慢慢成熟,又慢慢老去的吗?

 

然而福贵的遭遇,又太过于让人怀疑“不幸中的大幸”,是否属于我们对生活的一种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生活太苦了,以至于它给了我们应得的一点点甜头,就足够让我们成倍放大幸福,对命运之神感激涕零。

 

有庆走了之后,死神的使者秃鹫在安静等待家珍的献祭,不管是队长,医生还是福贵自己,都默认了这个即将发生的事情,甚至开始准备后事,要给家珍打口棺材。

 


凤霞不信自己的娘亲会死,那是因为她陪着自己的母亲熬过了那么长的岁月,知道人活一口气,只要让自己的娘心头还有挂念,就不会放弃这个家。她是个多么乖巧可爱的孩子,一如小时候。

 

家珍又一起自己坐了起来,让我们感受到一次生活的小甜头。

 

然而过度的情绪波动已然悄悄摧毁了福贵的身体:


“我提着的心总算可以放下了,心里一踏实,人就病倒了。其实那病早就找到我了……”


一场病,足让他白了所有青丝,猛然间,早年那个鲜衣怒马的浪荡子,已然变成一个与乡民无异的老头儿。

02


二喜的出现,真的是福贵一家灰色生活里的光,也是这个家难得的喜事,尽管他是一个偏头。

 


福贵夫妇出于一种乡里人朴素的婚恋观,认为凤霞又聋又哑,必须找个身体有残疾的对象,凤霞才不会因为这个后天的缺陷而被歧视。


作为父母福贵和家珍,都很心疼孩子因为意外就低人一等,凤霞像年轻时候的家珍,漂亮聪明又懂事,可是一场病让她很难得到一个正常的丈夫。

 


二喜虽然沉默寡言,但从第一次进了家门就尽显了诚意,不但礼数周到,还观察了一番福贵的家,该修缮的地方全部看在眼里放在心头,甚至连家珍在炕上做事的小方桌都连夜打好送了过来,是一个心里明白手里不停干活不嫌累的人,从性格上来说,和凤霞的性格非常契合。

 

“二喜是个实在人,心眼好,把凤霞给他,我心里踏实。”家珍的评价,也是所有人的评价。

 

这点上他在婚礼上就体现得非常充分,听从福贵的话,让凤霞嫁得风光,他不惜举债筹办婚事,给了凤霞足够的尊重,也一举让福贵在村里的位置抬高了不少,甚至不在乎规矩结婚十天,就手牵手和妻子回家探望思女成灾的岳母岳父,也欢迎福贵常常去城里看望自己的女儿。

 


出嫁的女儿,和睦的家庭关系,反复咂摸幸福时光的福贵夫妇,不由得让人会心一笑,生活最大的冀望,也不过就是平淡安稳如水,只有曾经动荡不安的人,才知道这份安稳平凡的幸福有多可贵。

03


在历史事件的动荡里面,人与事常常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说福贵人生多舛吧,但他还真是命大福大,残酷的战争没收割走他一条命,解放初期龙二又替他送了一命,没想到失去的地主身份,还能躲过文化大革命这场浩劫,甚至还让他家成为了庇护所。

 

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也。

 

队长在公社化的时候,经常拍脑袋瞎指挥,但他人不坏,在村里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可是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年轻的红卫兵可以随意给他安上一个罪名,把他好一通折腾,一群平时受他照拂村民都不敢上前阻拦,荒谬的历史进程再次从小人物的角度得以呈现。

 


春生,是同样和福贵穿过战争炮火的幸运儿,可谓是生死之交。他脑子灵光也在枪林弹雨里面存活下来,因缘巧合成为了县长,又阴差阳错,间接使有庆送了命,在这个巨大的冲突前提下两个人重聚,让人无法不知应该是愤怒,还是惊喜,或是哭泣。

 

福贵选择了回避,家珍则选择了不面见。

 

春生被打成走资派后,日以继夜的毒打和精神折磨,基本摧毁了他个人的尊严和活下去的信心,他几乎是又重新回到了战场上,那个随时得跨过生死线的孩子,所以才会在深夜,回头寻找比自己年长又照顾自己的福贵的庇护。其实福贵能给的,也只是精神上的支撑而已。

 

再艰苦的生活,再痛苦的打击,都没有磨掉福贵夫妇两个人的善良,他们是最有资格恨春生的人,但也是在春生最痛苦的时候,给了最大安慰的人。

 


春生虽然得到了福贵和家珍的原谅,却没能撑过精神上的折磨,上吊自杀了。


“一个人命再大,要是自己想死,那就怎么也活不了。”


这是福贵在说春生的话,也在隐喻家珍的后来,她能够从有庆的死里面振作起来,她也会在再一次失去孩子的打击里离开。

 

04

 

凤霞有孕后,二喜带着她来向福贵夫妇报喜的这一段文章,从他只言片语中,我们得以窥见,在这个年代里头,每个人身后都有着一段坎坷的身世。不但二喜已失去了对生活美好可能降临到自己身上的信心,福贵一家又何尝不是如此?

 

人逢喜事的时候,就会特别想起那个最重要但已经不在人世的人,哭哭笑笑间,生活总是要向前走,新生命即将到来让这两个家庭又重燃了少有的欢乐。可是这个短暂的欢乐,在凤霞的生产劫难后就崩塌了。

 


这一天的折磨强度实在太大了,先是保大还是保小的选择,在忐忑中又等来了大小都平安的消息,没几分钟又等来了凤霞大出血的消息,天黑了,雪下得特别大,凤霞离开了。

 

凤霞的离去对于二喜是毁灭性的打击,留给家珍是彻底的绝望,她和福贵一样已经痛得麻木了:


“我的一双儿女这样都去了,到了那种时候想哭都没有眼泪。”“那天家珍没有哭也没有喊,只是偶尔摇了摇头。”

 

有庆死的时候家珍并没有亲眼看到,冲击力度还小些。但看到凤霞的尸体,这对于一个深爱着孩子的母亲的精神折磨,已经不能用痛苦来形容。


“家珍的脑袋就低下了去看凤霞,那双眼睛定定的,像是快从眼眶里突出来了。

“她一颗泪水都没有掉出来,只是看着凤霞,手在凤霞的脸上和头发上摸着。”

 

虽然没有一点声音,但是足以让人痛彻心扉。

 

05


家珍的死,在文中已经轻描淡写了,她的离去是不可抗拒的,也是我们早有心理准备的。这个善良的女人,人如其名,是家里的珍宝,没有她,这个家早就散落了。可是她这么苦,她也说下辈子还要做福贵的女人,她死于生活的物质贫乏,更是儿女双亡的打击。

 

家珍的死很安详,或者说,因为她在死前开解了自己,同时也开解了福贵。她希望福贵明白还有苦根这个孩子,需要亲人照料,为了这个责任,他都要好好活着。

 

莫泊桑说:人生活在希望之中,旧的希望实现了,或者泯灭了,新的希望的烈焰随之燃烧起来。如果一个人只管活一天算一天,什么希望也没有,他的生命实际上也就停止了。 

 

生活能让我们不放弃一些东西,靠的就是责任和爱,不是吗?


亲爱的书友,今天的共读就结束啦。

 

在你的生活中,有没有读到过某句话,会让你重新燃起生活的希望,继续努力生活呢?不妨来留言区,与大家分享一下吧!

 

明天,我们将继续共读本书的下一部分,让我们学着和生活坐下来谈个心。


 读完打个卡呗! 

亲爱的书友,读书打卡更能让你坚持阅读下去,读完本篇文章后在下方“留言区”留言打卡吧!

任意一句话或直接留言“打卡”+读书心得或任意一句你想说的话或书摘,做个善思考、有温度、懂情趣的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