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人都变老了? 难道社会道德是由老人和孩子败坏的吗?

2017-06-21  轻舞飞扬1...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老人变坏了”,就成了一个隔三岔五会出现的高频词。他们的事迹,主要是黏附在几件事上面:


一,摔倒后,讹诈把他们扶起来的年青人甚至孩子。


二,毫无顾忌地进行扰民的广场舞。


“扶老人”,在民间已约定俗成地变成了一件高风险的事。事实上,这样的事件每个月都有,你随便上网搜一下,首页的“扶倒地老人被讹”之类的新闻,几乎都不带重样的。


据《人民日报》(见2015年10月21日)的统计,2015年(10月前)的149起因扶人引发争议的案件,80%左右的案件真相最终被查明,诬陷扶人者高达84例。




早些年间,“彭宇案”被司法界称为“墓碑式判决”(事实上此案至今仍有不同说法),法官裁决彭宇赔偿的依据就是:“如果老人不是你碰倒的,你怎么可能去扶?”据此,网友们推导出,只要老人摔跤,一定是要讹诈:“如果你不是想讹诈,怎么会摔倒?”


另一方面,广场舞,又成了老人们的一大罪状。最近,某篮球场长期被一群跳广场舞的老年人占领,寸土不让,并推搡、殴打前来打篮球的年青人;音乐响起,篮球场再度成为老人的天下。而且,凡是那些适合广场舞的小区广场,被老人长期占领、并开着大功率音乐翩翩起舞之后,附近的楼价都会大幅下跌。


老人也很委屈啊。为什么我就不能占领广场、占领篮球场?我要锻炼身体!那能不能不大声播放音乐、不扰民呢?不能啊,这样就不够爽了!



还有一种更恶心、更令人愤怒的“老坏人”的典型,就是琳琅满目的猥亵犯。新闻中常见老年人用一包糖或五块钱,就能对女童实施性侵或性骚扰;包括前不久所谓的经济学家仲大军,在地铁上猥琐一位年轻女孩,还把女孩打成尿潜血了。他还声称,自己打女孩,是因为女孩不尊重老人,他要弘扬正能量。


这一代的“老人”,而且是还有力气作恶的“老人”,基本上都是青春期间经历了旧时代的斗争。他们要么自己就曾是斗争的急先锋,要么就是经历了人性倾覆、黑白颠倒的洗礼,塑造出他们扭曲如蛆的价值观。并不是他们青壮年的时候没有做过错事,只不过在他们老了的时候,正逢网络时代,他们的所作所为有机会被放大罢了。这就是典型的“坏人变老了”。 


毫无疑问,没有人会都认为“所有老人都是坏人”,但不是老了就一定值得尊重,却渐渐成为一种常识。现在新的说法是,我们不该“尊老爱幼”,而应该“尊贤爱萌”。可爱的孩子我们应该保护,难道没教养、不懂事的熊孩子我们也要纵容吗?


道理是没错的。不过,当“坏人变老了”和“熊孩子”成为满天飞的标签的时候,也到了我们该反省的时候了。


动辄就称别人是“熊孩子”,动辄就是“不能惯着他”,“要是我就一巴掌呼过去了”的语境之下,同样也会滋生出更为深重的暴戾。对一些做得不好、缺乏自控力的孩子,如今,正在以一种“一个也不放过”“绝不原谅”的正义方式来围剿,动不动就“替你妈管教你”,已经近乎一种妖魔化的程度了。在这种舆论氛围之下,居然有人发微博称,有些父母很体谅别人,因为怕两岁的孩子坐飞机哭闹,出发前都会喂他们安眠水,让他们睡着。她想以此证明,好的父母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孩子影响他人的。


真的是这样的吗?如果对小孩的憎恶和惧怕到这种程度,这样的父母根本不应该生孩子。



让我来理解今天这些无所不在的标签的话,那只能说明,在这个大家空前地重视起了社会公德的时代里,“老人”和“小孩”,是最容易被当成靶子的。也是因为他们的身份更鲜明,更好被欺负。


我并不是说这些“坏老人”和“熊孩子”没做错,而是说,在那些做错事、恶事的人当中,这两类人更容易被贴标签,更容易被单拎出来痛骂;而那些青壮年、中年人,虽然作恶更多、更严重,仅是因为不好归类,容易被忽略。这样的结果,就仿佛是社会道德是单独地由老人和孩子败坏似的。


可以肯定,这个社会主体上是由一代又一代的十八至六十多岁的中年人和青年人共同建造的。它的法律法规、社会制度,它的文化与科学,它的先进与落后,它的腐朽与没落,都是青壮年们干的。除了极少数的功成名就的老先生之后,这个社会的资源,绝大部分就是掌握在青壮年手中的;不管是好是坏,这一年龄段的人,都应该全面承担责任。


就算干坏事,老人与孩子干的坏事,也只是拣一点碎屑罢了。而且,真正的责任,仍然掌握在成年人手中。


比如说,为什么“老人碰瓷”几乎成了一个普遍现象?因为法律不彰,好心扶老人的随时要赔钱;即便被识破了,老人照样拍拍屁股就走。敲诈没有任何成本,收益极高,风险极低。真正要怪,不是怪老人想敲诈,而是执法者把法律玷污了。而那些讹诈的老人,确实面临着高额医药费、随时看不起病的风险。医保无法覆盖这样的人群。


而对于严重噪音污染、甚至动手打人的老人,为什么不能规规矩矩地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条例,该罚钱罚钱,该拘留拘留?反而一再让别人迁就他们的违法行为?至于性侵、猥亵罪行, 基本上就接近法律不想管的地带了。



而说到熊孩子,我们知道,真正的祸害社会的“熊孩子”都有一对“熊父母”;很有可能,这样的“熊父母”在养出这样的孩子之前,自己也是为祸社会的,只不过因为不容易被贴标签,不能成为谈资而已。


在一个法律失灵、全民皆堕落的时代里,拥有资源最少的那群人,是最容易暴露出他们的堕落的;因为他们没有其他东西(例如金钱或权势)可以延缓堕落,他们也更容易被看见。


有权势的人可以贪污腐败,穷人只有偷办公室厕纸;有权势的人以权势占有女明星或女主播,无权势的人便在地铁上猥亵妇女;有权势的人老了可以几年如一日地免费住在高干病房里,病房大得像宫殿,无权势的人老了便霸占年青人的地盘跳广场舞……


一级一级的恶,就这样传染下来了。大恶不彰,小恶不断。如果只知道抱怨老人为老不尊,那么,你真是错过了关键问题了。


欢迎关注我的大鱼号:侯虹斌
微信公众号:侯虹斌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